【影日】戏之*01

◐架空,黑手党,前期甜后期虐,影日线HE

副CP涉及大菅、及岩、月山,如有OOC请见谅

◑内含私设,请勿考究,禁止转载,谢谢合作

初次尝试暗黑风故事,预计25章完结,请小天使们慎重跳坑

————————————————————————————

酒吧里只有他一个人。

昏暗暧昧的光线里,到处都是玻璃渣子。

  

倾洒的红酒淌了一地。

  

唱片的乐声在酒吧内流转。

日向给自己倒了杯酒,坐到桌边。

  

他闭上眼,跟着音乐轻声吟唱——

  

“Pretend that you were happy”

“I am alone as hell”

“Then let’s go in circle”

 

歌声中藏着些许玩味。


“对不起啊,影山先生。”

  

日向呢喃着,睁开眼。

仰头将美酒一饮而尽。


他往后仰的时候,手肘撞到了桌子边沿。

 

痛感袭来,他却咧着嘴角笑了。

 

 

 

 

 

乌野家族的指挥官把Soleil酒吧的老板给揍了。

这条消息,很快就传遍了宫城。

  

【情报贩子不归属任何家族,他们手上的消息公平买卖,价高者得】

【无论真假不得对他们出手】

  

这条黑手党内的不成文规矩,被影山破坏了。

 

暴雨毫无征兆地落下。

上班族将公文包护在胸口,撑开伞。

整座城市都步履匆匆,空气中升腾起狂躁因子。

 

蛰伏在黑暗中的生物蠢蠢欲动,伺机等待着向乌鸦们发起攻击。

 

 

 

 

 

砰——

  

泽村踢翻了沙发。

木地板被磨出一道痕迹。

  

“别拿沙发出气嘛,大地。”

  

菅原绕过翻倒的沙发,慢慢靠近。

他拿出了一盒香烟,抖出一支递给泽村。

  

“和影山谈过了?”

“嗯。”

“不是他做的,对吧?”

  

菅原笑着按下打火机。

  

“看来是有人买通了那个情报贩子让他散布假消息。”

“你打算怎么做?坐视不理的话,其他家族可是会来找我们麻烦的噢。”


泽村脱下自己的外套,披在菅原身上。

顺势替他扣上了衬衫的最后一粒纽扣。

 

“找个伙伴。”

“结盟?”

  

菅原伸手拿过泽村的烟,自己吸了一口。

  

“你不会是想去找他们吧?”

“你怎么想?”

“我?”

  

菅原的右手还夹着烟。

他抬起手臂,搭到泽村的肩上。

  

“你是乌野的老板,听你的。”


泽村抚上菅原的侧腰。

稍稍用力捏了一下。

  

“你好歹是我的顾问律师,打算拿钱不做事吗?”

“不可以吗?”


菅原又深吸了一口香烟,笑起来。

烟圈在两人之间飘散。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岩泉无言地听着及川夸张的笑声。

他们面前的桌上,冰块渐渐融进威士忌里。

  

“你就为了这个把我叫出来?”

“这个可是不得了的大事欸!”

  

及川用手肘捅了捅岩泉。

  

“乌野的指挥官揍了情报贩子,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意味着你又有得玩了吧?”

  

及川笑着喝下一口威士忌。

他眯起眼,毫不掩饰心里的期待。

  

放在桌上的手机震了震,他瞥了一眼。

是来自泽村的邮件。

  

“看来会很有趣呢。”

 

岩泉没有接话,起身穿上了搭在一旁的外套。

  

“以后别为了无聊的事情叫我出来。”

“欸~为什么?”

“我们可不是能喝酒谈天的关系。”

  

及川单手拿着酒杯摇晃。

看那杯中的冰块相互碰撞。

  

“可是我喜欢找小岩玩啊。”

  

侍者又开了一瓶酒。

拔出酒塞的闷响异常沉重。

 

岩泉看了一眼及川,仰头灌下自己的那杯酒就要走。

  

“你就要走了?难得我们这么其乐融融。”

“其乐融融这种氛围,不应该在我们之间出现吧。”

“也是。”

  

侍者走来,问及川需不需要续杯。

  

“要是续了这杯酒能延续我们之间虚假的融洽就好了。”

  

岩泉不再接话,整理好外套迈步离开。

告别的声音从身后传入他耳中。

  

“再见啊,岩泉警官。”

 

 

 

 

 

“阿月?”

  

山口迷迷糊糊地坐起身,看向恋人。

  

“我出去接个电话,你睡吧。”

“唔,嗯。”

  

月岛为山口掖好被角。

直到他的呼吸再度变得平稳,月岛才起身离开。

  

手机被丢在一边。

  

月岛从口袋里翻出香烟,点上。

他扯了扯针织衫的领口,有点热。

  

电话还没有挂断,他终于拿起来放到耳边。

  

“喂?”

“啊啊,你真是慢死了。月岛医生。”

  

月岛用食指点了点,抖落烟灰,问道:

  

“新的手术刀呢?”

“已经放在你邮箱里啦。”

“噢。”

“对了对了,你听说了吗?那家伙又搞出了个大新闻。”

“听说了。”

  

对面没了动静。

月岛等了会儿,正准备挂断却又传来了声音。

  

“那我们说好的事情呢?你要拖到什么时候?”

“快了。”

“月岛医生啊,我可等不了那么久。当然了,他也等不了。”

  

挂绳套在他的左手小指上,手机往下坠左右摇晃。

屏幕上显示着通话结束的界面。

  

月岛往后倒,靠在门上。

  

他闭上眼,眼前满是山口的睡颜。

右手攥成了拳,香烟也被捏得变形。

  

烟灰落在细长的手指上,烙下红印。

 

 

 

 

  

路灯闪烁着,忽明忽暗。

影山低头看着落在他指尖的红蛱蝶。

  

它翅膀上的暗橙色与深黑融在一起,在黑夜里显得危险又妖冶。

  

影山眨了眨眼,蝴蝶也扇了扇翅膀。

它离开了他的指尖,绕着灯杆萦回而上。

  

扇动的翅膀扇得他心烦。

  

影山继续朝前迈步。

转过了这个街角再次驻足。

  

钢琴乐声,嬉笑人声,全都藏在这扇暗色玻璃门后。

  

似乎还有什么其他的声音?

影山转头望着来路。

  

他静静听着,终于辨清了那声音。

 

是动物示威的低吟。几秒一次,愈发强势。

透着骇人的敌视意味。

 

他不再去关注那声音,伸手握住眼前的门把。

 

门上的铃铛轻响。

酒吧内归于沉寂。

  

影山顿了顿,迈步走进那些视线里。

不同的视线有着不同的态度,却无一不是带着防备。

  

他看见几个熟悉的面孔,点点头和他们打了招呼。

 

钢琴边的乐手终于继续演奏,影山也走到了吧台边。

侍者脸上还挂着微笑,微微颤抖的右手却暴露了他的恐慌。

  

“影山先生,晚上好。”

“老板呢?”

  

侍者犹豫着该怎么回答。

下一秒就如释重负般松了眉头。

  

有人走到了吧台边。

  

影山还没转头就听见了那轻快的嗓音——

“欢迎光临啊,影山先生。”

  

假面与服饰相配,遮去了他的眉眼。

 

影山不曾见过他面具下的容貌。

即使如此,橙黄色的卷发也足以彰显他的身份。

  

日向将左手握成空拳,轻打在影山肩上。

  

“想喝什么?”


就像他们是昨天刚一起打过球的好友一样。

  

影山看着日向将拳头收回去,直视他的眼睛。

赤裸裸地表达着探究的意味。

  

他侧过身,手肘压在吧台上,另一只手松了松自己的领带。

用平缓又略带笑意的语调回了句:

  

“Gin Fizz。”

 

—— To be continued


 

2016年6月30日
我发了第一篇影日《他闻》
满打满算 写影日已经一年了
作为纪念掐着今天开新连载

我写的东西,一直以小甜饼居多
“还能再玩出什么新鲜的花样呢?” 

就是这么想着,选择了和以前写的梗大相径庭的黑手党,选择了以前没有写过的暗黑风。这对我来说是个全新的尝试,更是一种挑战。刚起笔那会儿,反复修改了好几次,一章的情节就废了两三个版本。
我觉得自己就像蹲在地上,拎着浇水壶,看着这从野蛮生长的植物倍感无奈的种花人。啧,这玩意最后到底会长成什么样啊?我也不知道【笑

所以希望大家慎重跳坑,因为这从植物的最终样貌很有可能会让你们受到惊吓,或是感到失望。
如果你决定继续往下看——

谢谢。

谢谢你愿意陪伴我。

写影日的这一年,谢谢你的关照
今后也请多多指教♥

ありがとうございます
药师寺郁子敬上

评论 ( 19 )
热度 ( 90 )

© 药师寺郁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