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日】戏之*03

  游戏厅内人声嘈杂。

  

  几枚游戏币有序地滑入了机器里。

  屏幕上便有一辆摩托赛车出现在起跑线内。

  

  影山脱下外套搭在旁边的赛车上。

  他握住了身下那辆车的手柄,身体前倾。

  

  游戏开始。

  

  右手稍稍发力一扭,屏幕上的赛车就迅速冲了出去。

  影山猛地朝左偏,赛车也贴着弯道边沿甩尾而过。

  

  身下机器微微振动,让人感觉如临赛场。

  

  节奏十足的音乐似疾风一般掠过耳边。

  游戏画面里的赛车也飞驰着驶向了终点。

  

  “技术不错嘛。”

  

  掌声从身后传来,影山闻声回头。

  正好看见他摘下连帽衫的帽子,露出橙色的卷发。

  

  “下午好,影山先生。”

  

  日向说完,又把棒棒糖送回嘴里。

  他鼓着腮帮子吃糖,歪头看着影山。

  

  此时的日向并不是平时那副西装革履的样子。

  而是穿着休闲风的连帽衫和中裤,配上一双运动鞋。

  再叼着根棒棒糖,活脱脱一个跑来游戏厅玩乐的中学生。

  

  影山上下打量着他,穿上自己的外套,离开了赛车。

  

  “慢死了。”

  “被约的人总要有迟到的特权吧。”

  

  日向把糖从嘴里拿出来,舌尖舔了舔晶莹的糖果。 

  他从口袋里又翻出一根糖,拆开递给影山。

 

  影山看着那根糖很久,最后还是弯了腰,张嘴含住。

  

  日向笑了。

  

  有人从他们身边经过,撞了日向一下。

  日向顺势往前倒,几乎要贴在影山的身上,仰着头看他。

  

  “影山先生也会吃糖果啊。”

  

  带有挑逗意味的笑容,就伏在胸口。

  影山忍不住躲了一下,避开这过于明显的撩拨。

  

  “正经点。”

  “我很正经啊。”

  

  日向转了个方向,和影山一起背靠着赛车。

  等到那群学生从他们面前走过,日向才开口问道:

 

  “乌野也会有那么蠢的人?”

  “底层免不了会有些蠢货。”

  “一般会怎么处置他们?”

  

  影山咬碎嘴里的棒棒糖,将糖棍扔掉。

  

  “打到半死,再做掉。”

  “真是毫不留情啊。”

  

  日向舔舔唇,将甜味卷进嘴里:“我喜欢。”

  

  他将衣衫的帽子罩到头上,扔掉糖棍。

  走向那个正站在游戏厅角落的青年。

 

 

 

 

 

  乌野的规矩很多,不沾染药品交易就是其中一条。

  北原却已经不是第一次背着家族贩药。

  

  买家虽然是个瘾君子,但好像还是学生,选在游戏厅交易倒也更易掩人耳目。

  

  等得久了,北原有些焦急。

  他开始频频转身,寻找买家的身影。

  

  手上也忍不住玩起了游戏币。

  

  “啊!抱歉!”

 

  几乎是在被撞的一瞬就听见了道歉声。

  他回头,却见对方的脸上毫无歉意反而挂着笑。

  

  “能给我几个游戏币吗?”

  “翔太?”

  

  北原略带迟疑地发问,就见对方点了点头。

  这让他有些讶异,眼前这人看上去可一点都没有瘾君子的样子。

  

  钱最重要,北原也没再深想,将手上盛着游戏币的罐子递给了对方。

  

  拿到罐子的人笑得更灿了。

  却不是瘾君子如饥似渴的笑容,而是带着些嘲讽。

  

  与此同时,北原听见身后传来了熟悉的声音——

  

  “垃圾。”

 

 

 

 

 

  “好厉害!我还以为是把药埋在游戏币下面呢,原来是夹在游戏币里啊。”

  

  日向又掰开了一枚游戏币。

  饶有兴致地玩着从中漏出的白色粉末。

  

  他掰开罐子里的最后一枚游戏币,这一枚里没有粉末。

  

  玩够了,他转身背靠着窗台。

  俯视趴在地上被踢打得奄奄一息的人。

  

  楼梯间内阴森冰凉,泛起一股血腥味。

 

  “你还吃糖吗?”

  

  影山闻言停下动作,接过递来的糖果。

  又狠狠给了北原一脚。

  

  北原艰难地抬头,朝日向望去。

  他的眼球已经被打得充血,看不清瞳色。

  

  日向蹲下去看他: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我不是乌野的人噢。但我是帮助影山先生的人。”

  

  影山无言地看着日向。

  

  “忠于黑夜。”

  

  北原扯着喑哑的嗓子,一遍遍重复着这句话。

  影山听得烦了,揪住他的头发把他往墙角撞。

  

  “你还有脸说这个?”

  

  日向把糖果从嘴里拿出来,问道:

  “忠于黑夜,是乌野的信仰?”

 

  “嗯。”

  “这样啊。”

  

  影山一脚踩在北原的肚子上,转头问:

  

  “你呢?情报贩子的信仰又是什么?”

  “我?”

  

  日向朝门边走去,握住门把。

  

  “一个看戏的人哪有什么信仰。”

  

  影山顿住,回头望着那个单薄的背影。

  又一次嗅到了楼梯间里浓重的血腥味。

  

  “我回去玩会儿,你打够了来找我啊。”

 

  日向说着,推门离开。

  空留沉重的关门声。

 

 

 

 

 

  手帕细致地抹掉了指间的鲜红。

  

  影山将带血的手帕收进口袋里。

  迈步混入嘈杂中,在人群里找见了日向。

 

  “好了?”

  “嗯。”

  “丢哪了?”

  

  他们旁边的少年把纸团扔进了垃圾桶里。

  影山盯着晃动的桶盖说道:“垃圾当然是扔进垃圾桶。”

  

  日向笑出声,拍了拍影山的肩膀。

  

  “影山先生你也太见外了,这种重活可以喊我帮忙的嘛。”

  “我走了。”

  “急什么,来玩两把赛车。”

  

  日向晃了晃手中的罐子,随即跨坐上旁边的摩托赛车。

  影山不想跟着他闹,转身就要走,却被扯住了外套的一角。

  

  “来玩啦。”

  

  两辆赛车同时出现在游戏屏幕上。

  按下Ready,影山开了口:

  

  “我问你。”

  “嗯?”

  “为什么是我?”

  

  赛车迅速冲出去,在赛道上飞驰。

  

  “音驹是指名要你陷害我的吗?”

  “不是。他们只是指名了乌野。”

  “那你为什么会选我?”

  

  甩尾擦过弯道,一阵颠簸后闯入丛林。

  

  “宫城县内从来没有找我买过情报的人不多,而你就是其中之一。”

  “所以呢?”

  “所以会让人很想一探究竟啊。”

  

  画面变得阴沉可怖,障碍物越来越多。

  

  “想要看看影山先生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

  

  影山紧握着手柄,用力一扭,将另一辆车远远地甩在后面。

  对方却瞬间就追赶了上来,游戏里的两辆赛车彼此追逐,不甘落后。

  

  “这局结束我就回去了。”

  “恐怕我们都走不了了,影山先生”

  

  赛车滑过了终点。

  Game Over。

  

  影山转过头,顺着日向的目光看去。

  几名警察正在朝柜台出示证件,随后往游戏厅内大喊了一声:“例行检查。”

  

  影山和日向一同离开了赛车,缓步走到一群学生身后。

  

  “你丢完垃圾盖盖子了吗?”

  “废话。”

  “那就没问......糟了!”

  “怎么?”

  “我口袋里有药。”

  

  影山低头看着日向,希望能从他的脸上看出开玩笑的意思。

  可惜没有。

  

  “你这......白痴!留着药干嘛?!”

  “忘记扔了。”

  “你真是......”

  

  太阳穴一阵刺痛。

  影山揉了揉眉头。

 

  “塞到那群学生身上。”

  “不要。”

  “哈?”

  “殃及无辜是不好的,影山先生。”

  “你在开玩笑吗?”

 

  警察注意到了争执的两人,朝他们走去:

  “你们,证件拿出来。”

  

  日向瞥了眼警察,又转向影山。

  他将双手插回衣衫口袋里,微挑下巴笑起来。

  

  直到今天,影山只不过第二次接触日向,却已经看出了他的行为模式。

  

  这家伙的表情很丰富,尤其爱笑,不同的意思会用不同的笑容表达出来。

  这家伙的好奇心很强,只是“以前从没接触过影山”就能成为他招惹影山的动机。

 

  这么一想,这家伙大概非常单纯。

  他可能只是因为“我想那样做”,就那样做。

  

  不经大脑,完全靠本能。

  

  影山稍微有些明白了,为什么眼前这家伙会被称为“宫城县最难搞的情报贩子”。

  在他们这个尔虞我诈的世界里,“单纯”才是最难以捉摸的。

  

  警察被晾在一边,有些恼怒。

  他拔高了声音再一次重复:“证件!拿出来!”

  

  日向笑得越发灿烂,影山大概猜到了他的想法,无奈地翻了个白眼。

  

  “你们听到了吗!”

  “完全没有。”

  

  警察怔了怔,还没反应过来就被那两人同时挥出的拳头打得后退了几步。

  

  他踉跄几下站住,揉了揉疼痛的双眼。

  才勉强睁开就见他们已经冲向了楼梯间。

  

  “站住!”

  

  影山走了几格楼梯,觉得太慢。

  于是抓住扶手就往下一层跳。

  

  “喂!你作弊啊!”

  “这算哪门子的作弊?”

  “看谁先到停车场!”

  

  又是比赛。

  ▪ 这家伙还真是喜欢比赛。

  

  影山先推开楼梯间的门,转头冲身后的人笑笑,颇有些得意。

  他直接朝之前停车的地方跑去,却猛地被拉住了外套,整个人都往后仰。

  

  “这边!”

  

  警察从楼梯间里冲出来,停下,左右张望。

  偌大的停车场里看不见任何人影。

  

  “山崎你去那边!松井跟我走!”

  

  他们三两散开,朝不同的方向跑去。

  经过垃圾桶时没作任何停留,垃圾桶却在他们走远后发出了丝丝动静。

  

  影山最先忍不住,猛地推开了桶盖。

  熏天臭气呛得他猛咳起来。

  

  “咳!咳咳咳——”

  “哈哈哈哈哈哈!影山先生你头上顶着块香蕉皮哈哈哈哈!”

  “你找死吗?!”

 

 

 

 

 

  转过这个街角就是Soleil酒吧。

  身旁的笑声却还在继续。

  

  影山猛地揪住日向的衣领。

  

  “你要笑到什么时候!”

  “抱歉!我不......噗!哈哈哈哈哈——”

  

  影山狠狠甩开日向的领子,居高临下地看着他。

  

  “我还特地送你回来,你却笑了一路。”

  “欸?”

  “已经做好觉悟了吧?”

  “喂喂!别那么认真嘛!”

  

  日向双手做出防御的动作,举到胸前。

  惊恐地连退了几步。

  

  余光瞥见几双鞋子。

  

  影山和日向同时侧目看去。

  铁棍与砍刀反射了阳光刺进他们的眼睛。

  

  “影山先生,你得罪了什么人吗?”

  “太多了。”

  “啊,我得罪的人大概比你还多。”

  

  他们又看向对方,在彼此的眼中看见了浓厚的兴致。

  

  两人同时转身,面向来者。

  日向抬手罩上了衣衫的帽子,影山伸手扯了扯胸前的领带。

  

  翘起的唇角都染上了相同的笑意。

 

—— To be continued


这章提到的药都不是普通的“药”

为了防河蟹 后文也将用“药品”代替“X品”

用“制药”代替“制X”

大家懂就行了【笑

评论 ( 13 )
热度 ( 49 )

© 药师寺郁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