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日】戏之*04

  勇者击倒了怪物,宝剑归鞘。

  

  屏幕上跳出一个提示框:

  是否挑战下一关?

  

  少年按下确定,等待游戏加载新关卡。

  他一直低着头没有看路,手捧游戏机拐过这个街角。

  

  哐啷——

  

  一根铁棍滚到他的脚边。

  恍惚间,他还以为自己真的跑进了游戏里。

  

  迷茫地抬头,又一根铁棍擦着他的侧脸飞过去。

  

  “啊......啊啊啊啊啊——”

  少年一下跌坐在地,连滚带爬地落荒而逃。

    

  日向狠狠挥拳,打得男人连退了几步。

  他揉揉发疼的拳头,又踹向身旁那人的下腹,才转过头去:

  

  “喂,影山先生,刚才那根铁棍差点打到我啊。”

  

  影山侧身躲开从旁挥来的砍刀,又挥拳打向面前的人。

  他转身抬腿,踢掉了身后人的武器,才继续接话道:

  

  “我是给你送武器,没接到是你的问题。”

 

  再一次躲开正面挥来的铁棍,日向往前走两步,抄起垃圾桶的铁盖一扔。
  影山险险闪开,铁盖便直接砸到了来袭的人脸上。

  他扭头看去,就见日向挑了挑眉:“我是在帮你啊。”

  “你这家伙。”
  “怎么?”


  日向笑得更灿了。


  影山舔舔唇,摇了摇头。

朝后抬腿踹了偷袭的人一脚,转身捡起那人掉落的铁棍。

  又一人朝影山冲去。

  影山手持武器却并不攻击,而是连连后退把攻击者往前引。
  就在男人开始感觉奇怪的时候,影山突然往旁边一闪,男人挥出去的铁棍眼看就要打在影山身后的日向身上。

  日向正应付着眼前的攻击,突然感觉到后面有动静便下意识地下蹲,巧妙躲过了由影山引来他这里的袭击。

  他扭头看去,就见影山也笑了起来。
  两人都从对方的笑容里读出了挑衅。

  影山手持铁棍打在面前人的手臂上,打落他的砍刀,脚下用力将它远远踢去一边。

  • 这家伙还真是爱玩

  日向抓住面前人的手臂反向朝后拧,一脚踹向他的膝盖,迫使对方跪下后便迅速松手后撤。

  • 这家伙还蛮有意思的嘛。

  两人的后背撞在一起。
  相互紧贴着,各自面对不同的敌人。

 

  来袭的人一共七个,将影山和日向围在中间。

  

  影山率先冲出去,挥动铁棍打在一人的额头上,踹向左边那人的下腹,闪开来自右边的攻击绕到对方身后,将铁棍狠狠甩向他的脊梁骨。

  日向下蹲挥拳打在一人的肚子上,贴地侧翻滚到一旁后迅速捡起了地上的砍刀,砍伤右边的男人,又朝左边的人追击而去。

  

  身穿夹克的男人最先落荒而逃。

  

  影山挥了空,愣愣地看着刚才和他交手的人转身就跑。另外几人也先后放弃了攻击。

  日向一下没了兴致,丢掉手里的砍刀,拍了拍身上沾染的灰尘。

  

  还剩一人没有逃走。

  

  男人手持砍刀却面带惊恐,微张着唇双腿止不住地发颤。

  “啊啊啊啊啊——”

  他突然挥着砍刀朝日向冲去。

  

  日向愣了愣,才反应过来闪躲。

  往后退的时候不小心将地上的砍刀踢去了一边,他心下一惊。

  

  • 糟了。

  

  锋利的刀尖反射阳光,让日向晃了眼。

  只一瞬的分神,砍刀就落了下来。

  

  眼睛还在刺痛,他本能地抬手去挡。

  

  痛感袭来,日向连退了几步。

  细长的伤口渗出鲜血。

  

  影山用铁棍击中男人的后背,将他踹倒在地。

  男人瞥见砍刀上的血渍,回头看了日向一眼便连滚带爬地逃走。

 

  “伤口深吗?”

  “嘶......”

  “看起来有点深啊。”

 

  有人经过,停下往巷子里看。

  影山望了眼巷口,侧身挡住日向流血的手臂。

  

  “走吧。”

  “嗯。”

  

  不用过多地商量。

  遇上这种情况,他们都知道应该去哪里。

 

 

 

 

 

  “怕疼吗?”

  “怕。”

  “打麻药吗?”

  “打。”

  “五十万。”

 

  日向高声大喊起来——

  “五十万?!你抢......啊!疼!”

  

  大幅度的动作扯到伤口,疼得他又躺了回去。

  月岛将手术工具排列整齐,转头瞥了眼病床上的日向。

  

  “你到底缝不缝?”

  “缝!但是!不打麻药!”

  

  月岛将工具车推到床边。

  

  “等等!还是打个麻药吧......”

  “啧,麻烦死了。”

  

  月岛又起身进了隔间去配液。

  他手握针管出来的时候,和影山擦肩而过,停住看了他一眼。

  

  “无关人士请去外面等着。”

  

  对上那副眼神,影山有些不满,却还是老老实实出了门。

 

  黑手党犯罪记录累累,即使是受了伤也不能去医院,地下医生也就应运而生。

  月岛是其中最出名的一个。他的诊室用药特殊,药效极好。

  即使收费高得离谱,也还是有很多人将他这里作为受伤后的首选去处。

  

  针管里的药剂缓缓推进身体。

  

  日向咬住牙,把疼痛挨了过去。

  右半边身体渐渐发麻,失去知觉。

  

  他由着月岛拉过他的手臂,放进一个黑色的装置里。

  

  “这是什么?”

  “刚买的新设备,固定住你的手臂会比较好缝合。”

  “你这里还真多奇怪的东西啊。”

  

  半封闭的装置呈长方形,卡在日向的腋窝位置固定住他的右手臂。

  只在上方留有一个可移动的空缺。

  

  月岛将缺口移到日向受伤的位置,拿起手术工具开始工作。

  

  因为有装置遮挡,日向看不见他缝合伤口的动作。

  索性往后一瘫放松了身体,闭目养神。

  

  月岛瞥了眼日向,目光从他的面具上移到那头卷发。

  稍作停留后再次挪回了眼前的伤口上。

 

 

 

 

 

  第三杯茶已经见了底。

  

  影山盯着杯底的茶叶,思考着刚才袭击他们的那帮家伙究竟是什么人。

  他起身,准备再泡一杯,眼前的手术室门却突然打开了。

  

  “可以进去了。”

  

  月岛说着,脱下了手套扔进垃圾桶。

  他给自己倒了杯水,却没有喝,而是捧着杯子拿起了手机。

  

  影山和他擦肩而过,瞥了眼手机的屏幕。

  

  邮件的来件人一栏显示着:

  山口。

  

 

 

 

 

  “你觉得袭击我们的是什么人?”

 

  影山缓步走进手术室,站在床边。

  俯视靠着枕头坐在床头的日向。

  

  “谁知道呢。”

  “还有什么人见过你的样子?”

  “当然都是我的人。”

  “所以......”

  “所以他们应该是冲你来的。”

  

  日向往后一靠,摇了摇头:“我还真是无辜啊。”

  

  纱布将手臂缠绕得严严实实。

  影山盯着日向的受伤处出神,突然问了句:

  

  “痛吗?”

  “现在是不痛,但是等麻药劲过了会痛死吧。”

  

  影山顿了顿,伸手抚上日向的头顶。

  日向一怔,不明白他要做什么。

  

  “你干嘛?”

  “......”

  

  影山抿了抿唇,手上用力揉乱了那头卷发。

  

  “影山先生,你该不会是想安慰我吧?”

  

  调侃没有得到回应,反而印证了日向的猜想。

  他愣了愣,左手捂着肚子浑身发颤,笑得前仰后合。

  

  影山用力捏住日向的脑袋,一字一顿地说道:“你再笑。”

  

  “疼!疼疼疼!放开啊!”

  “还笑不笑?”

  “可是,真的很有趣啊!”

  

  日向挣脱影山的手,将枕头抱在身前阻挡袭击。

  面具下的眼睛也弯成了一轮双月。

 

  “会吃糖果,会玩摩托赛车,会跟我一起跳进垃圾桶里,现在还这样安慰人。影山先生,你比我预想的要有趣多了。”

  

  影山顿了顿,没有接话。

 

  宫城县内的每个家族都有固定且可信的情报来源。

  以前为乌野提供情报的那个男人,在两个月前死于一场恶战。

 

  泽村对影山下达的指令是:把日向变成我们的人。

 

  日向对影山很感兴趣,十分好奇。

  稍稍顺水推舟便能拉近两人之间的距离。

 

  人总会情不自禁地偏向与自己关系好的一方。

  影山正在一点点接近目的。

 

  喜悦之情由心而生,却似乎不止如此。

  

  影山慢慢抬起手,轻柔地抚了抚那头卷发。

  眼前的人又戴上了假面,但他先前已经见过了这副面具下的容颜。

  

  ▪ 这家伙,其实非常好看啊。

  

  日向捕捉到了影山眼中一闪而过的柔情。

  

  他微微发怔,感到有些难以置信。

  随后扬起狡黠的笑,取下了面具,跪到床边。

  挺直了身子往前倾,用没有受伤的左手臂揽住影山的脖子,把他往下拉。

  

  影山没反应过来,被带得身体下沉。

  

  日向离他太近了,近得几乎唇瓣相贴。

  他看见日向目光朝下,眼睛稍稍眯起来。

 

  平日里的爽朗不见了,眼里满是挑逗的意味。

  

  他看见日向咬住了下唇,只一瞬又松开。

  柔软的唇往回弹,粉色的小舌透过微张的缝隙露出来。

  

  他听见那软糯的嗓音用异常缓慢的语速在他耳边说:

 

  “影山先生,我们说好的,我帮你换你帮我。现在交易才完成了一半,我们,应该继续了吧?”

 

 

 

 

 

  烙铁滚烫,在手臂留下了一块印记。

  青年咬牙忍住疼痛,却还是哼出了声音。

  

  冷汗从额上低落,他虚弱地抬头,看向面前的人。

  

  “我将永远忠于青城。”

  “好久没见过眼神这么棒的新人了。”

  

  及川伸长腿搭在茶几上,吹起了泡泡糖。

  他吹出一个泡泡,眼中盛满浓厚的兴致。

  

  “我刚才交给你的事情,你能做到吧?”

  “可以。”

  

  青年应完,勾起了嘴角。

  发白面容上的冷笑,显得扭曲又骇人。

  

  “那我就等你的好消息了,金田一君。”

  

  及川从外套口袋里翻出手机,编辑了一封邮件。

  邮件发出去后,手机被他扔到了茶几上那封宴会邀请函的旁边。

  

  亮着的屏幕显示着邮件的内容。

  

  【收件人:小岩

    Game Start。】

 

—— To be continued


嗯 打戏真难写啊......

评论 ( 14 )
热度 ( 41 )

© 药师寺郁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