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日】戏之*05

  青年从事这行并不久,也是第一次参加这种宴会的工作。

  

  又一位同事接过了客人递来的钥匙,前去为客人泊车。

  惹得他也躁动起来,脚尖稍稍踮起,期待着下一位客人。

  

  黑色的轿车停在他眼前。

  青年兴奋地舔了舔唇,上前打开车门。

  

  “感谢您的到来,先生。”

  “嗯。”

  

  一串钥匙落在他的掌心里。

  他鞠了一躬,客人已经走远。

  

  青年转头望着男人和挽着他手臂的少女。

 

  香槟色的裙摆拖至地面,绽着繁复的花纹。

  巨大蓬松的蝴蝶结缀于腰部,丝带垂落,华美又灵动。

  

  青年还在直勾勾地看着,少女突然转过来,嫣然一笑。

  

  他一下慌了神,赶紧坐进车里。

  打着方向盘驶远,企图以此平复乱了的心跳。

  

  影山用力夹了夹手臂,拉回身旁人的注意力。

  

  “专心点。”

  “我知道了啦。”

  

  两人缓步走上阶梯。

 

  四周皆是西装革履的男士与身着礼裙的女子。

  受邀者成双走向那扇流光溢彩的门扉。

 

  离宴会厅越近,爵士乐声越强。

 

  门扉轻启,短暂的刺目过后,他们便彻底融进了一室的璀璨里。

  舞台上的乐手捧着萨克斯风,闭着眼摇晃身体,深情演奏。

  

  乐声流转,滑过水晶吊灯,卷起礼服的裙摆。

  

  侍者走来呈上酒水。

  影山拿了一杯香槟,递给自己的舞伴。

  

  县内家族轮流做东,每隔半年举办一次宴会,邀请各家族高层参加,是黑手党的传统之一。

 

  觥筹交错间,达成交易。

  相互交换舞伴,谈成合作。

  

  大家也乐于在这样的夜晚,舍去刀枪,享受和平。

  扬着虚假的笑容,将自己眼中的白痴玩弄于股掌之间。

  

  这次宴会,轮到伊达工家族做东。

  

  影山远远地就看见了伊达工的二老板青根。

  以及他身边那个吊儿郎当的家伙。

  

  “小青根真的不来一点吗?朗姆配洋葱可是超棒的噢。”

  “不了。”

  “那我刚才的提议呢?你要参加吗?招惹条子可是很有趣的哟。”

  “疯子。”

  及川扬起嘴角:“谢谢夸奖。”

 

  “青根先生,及川先生,晚上好。”

  及川看见影山,笑得更欢了。

  

  “啊,小飞雄,你来了啊。”

  “很高兴见到您。”

  “不要这么客套嘛,我会伤心的。”

  

  影山轻咳一声,强压下心里的不适。

  

  “这次乌野的代表是你啊,我还以为会是爽朗君来呢。”

  “菅原先生工作繁重。”

  “嘛,算了,你来也挺好玩的。”

  

  及川的目光落在影山身旁的人身上。

  

  “小飞雄的舞伴真可爱啊。”

  他说着,食指勾起对方的一缕发丝,轻轻摩擦。

  “晚上好,Young lady。”

  

  少女偏了偏头,不着痕迹地让长发从及川的指尖滑落。

  又提起裙摆微微欠身,恰到好处地行礼,没有过多表露自己的态度。

  

  影山见状,又和青根客套了几句。

  便带着舞伴转身离开,融进宾客群中。

  

  及川抿了一口朗姆,微笑着看那两人渐渐远去:

  “总觉得,我好像在哪里见过Young lady呢。”

 

 

 

 

 

  门扉轻启,华丽的宴会厅出现在他眼前。

  这是他第一次出席县内家族宴会。

  

  对于刚升为指挥官不久的松原而言,无疑是一项殊荣。

  

  他的喉结上下滚动,难掩此刻的兴奋。

  正想步入宾客群中,就听见身旁有个声音响起:“你来了啊。”

  

  二口背靠着墙,将一粒花生抛进嘴里慢悠悠地嚼着,转头看向松原。

  

  “老板,晚上好。”

  “这次宴会,有很多家族都是派指挥官来的。你过去吧。”

  “是。”

  “别给我丢脸。”

  “是!”

  

  二口瞥了松原一眼,继而转身离去。

  松原这才放松下来,在西服上蹭掉掌心的细汗。

  转头在人群中寻找着各家族的指挥官们,迈步朝他们走去。

  

  “影山先生,晚上好。”

  

  影山放下刀叉,抬眼看向这个突然出现的人。

  

  “晚上好。”

  “我是松原一。”

  

  松原伸出去的手悬在半空中,没有得到回应。

  他看着影山脸上疑惑的表情,有些尴尬地抿了抿唇,讪讪收回手。

  

  “我不久前刚上任指挥官。”

  “噢,伊达宫的新指挥啊。”

  

  影山咽下口中的食物,举起高脚杯抿了口酒:

  “抱歉。我没去继任仪式,所以不认得你。”

  放下杯子,他才朝松原伸出手:“恭喜。”

  

  松原扯了扯嘴角,努力保持着笑容。

  握手本是意味着认同与恭贺,现在却让他感到一丝羞辱。

  

  他看向坐在影山对面的人,继而问道:

  “影山先生,可否允许我邀请您的舞伴共舞一曲?”

  

  影山和舞伴对视一眼后,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小姐,可以请您跳一支舞吗?”

  “乐意至极。”

  

  一曲刚停,一曲又起。

 

  松原领着少女步入舞池,转身与之相对,抚上她的后腰。

  少女眨眨眼,扬起了嘴角。

  她看起来不过十七八岁的模样,笑得爽朗又毫无防备。

  

  “请问,应该怎么称呼您呢?”

  “樱井。”

  “樱井小姐。”

  “嗯?”

  

  樱井提起裙摆,在松原身前转了一圈。

    

  “恕我冒昧,请问您是乌野家族的成员吗?”

  “不是呢。”

  “那您和影山先生是什么关系呢?”

  “欸,这个问题还真私人啊。”

  

  两人同时放开对方,向后退了一步。松原向左侧身,樱井向右侧身。

  相互侧身的同时,樱井开口道:“我是他的情人啦。”

  

  松原的舞步顿了顿。

 

  他不是没想过这个可能性,却还是有些惊讶。

  三年前,影山上任指挥官,不到半年就在宫城县内声名大噪。

  他的冷静、狠辣、彬彬有礼几乎是人人皆知,可他的目中无人松原也是深有体会。

  • 那样的影山飞雄,竟然有情人?

 

  松原一下兴奋起来。

 

  感情本就是人类的死穴,对他们这样的人而言,更是命门。

  一旦被掐住,就只能任人宰割。

  

  松原眯起眼,低头盯着眼前这娇小的可人。

  不禁为她的天真无知默哀,却又暗自窃喜。

  

  一舞结束,松原牵起樱井,准备将她送回影山身边。

  正盘算着该如何进一步接近她的时候,却突然被扯住了衣服的一角。

  

  “松原先生,可以陪我去那边拿点东西吗?布丁看起来很好吃的样子啊。”

  樱井鼓了鼓嘴,模样有些委屈:“影山他都不准我四处走。”

  

  眼尾上挑,暗送秋波。

  松岛将这些小动作归结为樱井的年龄所致。

 

  • 你不该选择这么稚嫩的情人啊,影山先生。

  

  松原稍稍欠身请樱井先走,勾起了嘴角。

  却因为角度所致,看不见对方唇边狡黠的笑容。

 

 

 

 

 

  厚重的门扉隔绝了宴会厅的音乐,厅外长廊显得安静又空荡。

  影山推门迈入长廊,走到了尽头拐角处才摘下耳里的通讯器。

  

  “我虽然做事很麻利但是人烂又薄情?”

  

  他冲面前的少女挑了挑眉,等对方给出一个合理的解释。

  

  “不要这么较真嘛,影山先生。你也知道这些都是说给那个白痴听的。”

  “那刚才那句‘简直是个面瘫’呢?”

  “呃......”

  “嗯?”

  “哈哈......”

  “樱井小姐。”

  “喂!不要那样叫我啦。”

  

  日向强忍住立刻摘掉假发的冲动,咽下最后一口布丁,将纸盘子扔进垃圾桶里。

  他撩起裙摆,从别在大腿的工具包内翻出一张极薄的纸片。

  

  影山蹲下身去,将昏倒在地的松原翻过来,扒开他的眼皮。

  日向将纸片覆在松原的眼睛上,又取出一支黑色的笔杆。

  

  按下按钮,笔杆一端便出现了一道蓝光,从上至下缓缓扫过纸片。

  

  复制完成,纸片上呈现出一只眼睛的图样。

  日向收好纸片和笔杆,冲影山挑了挑下巴。

  

  “你解决一下他。”

  “为什么是我?你呢?”

  “我穿着裙子不好搬人啊。”

  

  影山没有回话,直直地盯着日向。

  日向不但不躲,还歪了歪头扬起嘴角,笑得一脸无辜。

  

  搬完人回来,影山就见日向快速敲击着手中的小型操作板。

  

  “这是在干嘛?”

  “关监控。”

  

  话音刚落,日向探出头去看了眼拐角墙上的监控器。

  他将操作板收回工具包内,大步走到监控器下,做了个鬼脸。

  

  随后转身,招呼起影山:“走了。”

 

  迈步的瞬间一阵眩晕感袭来,日向下意识扶住了墙。

  影山走到他身边,皱起眉。

 

  “怎么了?”

  “没什么。大概是这裙子的束腰太紧了。”

  

  解决这一路的巡视安保对影山来说并不难。  

  他站在那房间门口,回头看着日向,有些得意地笑了笑。

  

  这里就是他们的目的地。

  

  房间没有门把,用的是瞳孔识别系统。

  日向从工具包内取出那张薄纸,覆在自己的右眼上面对房门。

  房门中央忽然出现了一块屏幕,一连串复杂的代码飞速闪过。

  

  片刻过后,咔哒一声。

  日向推门进入了房间。

  

  文件堆积如山。

  

  大大小小的箱子堆了一地。

  纸张装订成册累在里面。

  

  “伊达工意外的非常传统呢。”

  

  日向说着,走进箱子之间翻找起来。

  

  “他们的交易信息啊,都是这样用纸记录的,不会保留任何电子数据。”

  

  影山也走进箱子堆中间。

  打开一箱,帮着一起翻找起来。

  

  “你是怎么知道这些的?”

  “线人。”

  “线人?”

  “可别小看了情报贩子的人脉网络啊,影山先生。”

  

  影山不禁皱起眉。

  

  “你在乌野也有线人吗?”

  

  日向又翻出了一册文件,翻了翻发现不是他要找的。

  于是舔舔唇,又把文件扔了回去,看向影山:“谁知道呢。”

  

  “我带你来宴会,帮你混进伊达工的大楼,可不是为了听你耍嘴皮子的。”

  “别这么严肃嘛,影山先生。啊,找到了。”

  

  日向又从工具包里翻出一个发光的黑色方块。

  将方块放置在文件上面,那光芒便自己动了起来,扫过文件的内容。

  

  影山看着他将方块收好,不禁在心中感叹:

  • 这家伙怎么有那么多奇怪的东西。

  

  刚刚将文件放回原处,日向就被影山一把抓住手臂扯出了房间。

  

  “你干嘛啊?”

  “有人。”

  

  日向顿了顿,才听到一丝细微的脚步声。

 

  他抬头看着影山的侧脸,忽然有些心慌:

  • 这家伙究竟有多敏锐?

  

  “前面那个房间开着!”

  

  两人小心翼翼地快步朝前跑去。

  进入房间后发现这里满是华丽夸张的演出服装。

  

  “来不及了!”

  

  脚步声越来越近。

  影山一急,揽住日向往下蹲。

  

  日向被拉得站不稳,踩到了裙摆。

  他踉跄了一下朝影山撞去,压着人往下倒,趴在了影山身上。

  

  两人急促的呼吸喷在对方脸上。

 

  日向挣扎着想要起身。

  却踢到了挂着衣物的架子。

  

  “谁?!”

  

  • 糟了。

  

  影山第一反应想要起身,快速解决门外的人。

  可是身着女装的日向正撑起半边身子压在他的身上,让他难以动弹。

  

  日向忽然捂住了自己的嘴,发出几声闷哼。

  

  影山怔了怔,几秒后才明白了他的意思。

  于是伸手握住日向的腰,身体用力向上顶。

  

  巡视的青年刚走到门前,便看见昏暗的房间内有人影摆动。

  

  露骨的动作和暧昧的声音交叠,刺激着他的神经。

  他尴尬地说了句“抱歉”,便匆匆离去。

  

  “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看着日向趴在自己身上笑得欢,影山停下了动作。

  他摊开手脚望着天花板,无奈地摇摇头,也笑了出来。

 

 

 

 

 

  雨声渐大,影山摇上了车窗。

  水珠砸在玻璃上,将斑斓夜景晕染成一片浮光。

  

  “你要伊达工的交易信息有什么用?”

  “对我是没用,可是有别人需要啊。”

 

  日向偏头看着车窗上的雨水滑落,伸出食指在玻璃上画了一些意味不明的符号。

  手中紧握着的操作板忽然有了动静。他低头去看,发光的屏幕上出现了两行字:

  

  【对方已接收。】

  【请等待下一任务指令。】

  

  日向彻底放松了下来,慢慢将操作板收好。

 

  那种感觉又来了。

  获取情报对他而言就像一场惊险刺激的游戏,他很爱玩。

  可是每次完成任务后,他都会感到非常无力。

  

  无法排解那种,游戏结束后从中抽离的空虚感。

 

  他已经换回了自己的衣服,口袋里放有糖。

  剥开一颗放进嘴里,他又剥开一颗递给正在开车的影山。

  

  “你的情报都是这样来的?”

  “嗯?”

  “这样混进各家族内部。”

  

  日向嗜甜,吃糖的速度很快,一颗糖已经被他嚼碎咽下。

  嘴里还有甜味,却已经没了东西可嚼。

  

  他向后仰靠着颈枕,含糊不清地应道:“唔,差不多吧。”

  

  前方有车驶来,灯光刺目让影山晃了眼。

  他偏过头去缓解不适,同时看向舔着唇的日向。

  

  影山用舌头顶弄了一下嘴里的糖,轻声道:“还真疯狂啊,你这家伙。”

  

  车子在红灯前停下。

  没有人说话。

 

  雨刷摆动发出声响,节奏渐强撩拨着心跳。

  日向偏头看着影山的侧脸,沉吟许久,然后又开了口——

  

  “我刚才给你的那颗糖是什么颜色的?”

  

  影山将糖果顶出来,用牙咬住转头给日向看。

  却突然被他揽住了脖子往下拉。

  

  日向轻咬住糖果,将它从影山的口中抢了过来。

  

  品尝着腻人的甜味,日向舔舔唇笑起来:

  “还想更疯狂一点吗?影山先生。”

 

—— To be continued

卡了肉就跑真刺激

评论 ( 20 )
热度 ( 52 )

© 药师寺郁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