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日】戏之*07

本章有及岩线剧情 请注意避雷

————————————————————


  轮胎摩擦地面发出刺耳的声响。

  警灯闪烁,合着那声音惹人恐慌。

 

  岩泉打开车门,便有一人迎了上来:

  “岩泉先生,现场已经安排妥当了。”

  “每个角落都确认过了吗?”

  “我们已经检查了三次。”

  “好。”

  

  他四处环顾了一圈,珠宝店周围果然戒备森严。

 

  身着警服的青年们无一不是紧皱着眉,屏气凝神。

  时刻提防着可疑人员出现。

  

  三天前,警察厅网络遭到黑客攻击,每台电脑上都跳出了一个全黑的网站。

  青城家族通过那个网站发布了悬赏令,招募四名黑手党人参与抢劫珠宝的任务。

  半小时内,四个匿名ID接下了任务,同时,抢劫时间和地点也一并公布了出来。

 

  公然挑战警方的行为惹怒了警察厅。

  岩泉接到“必须阻止青城”的指令,带领一支队伍前来防范部署。

  

  他巡视了一圈,又再次坐回警车里。

  

  距离青城所公布的抢劫时间还有半小时。

  岩泉再次打开了那个网站,看见了青城家族的墨绿色族徽。

 

  他皱起眉,朝后仰靠着颈枕。

  

  不远处,一个女人带着两个孩子穿过人行横道。

  他望着孩子的笑颜,想起了那个曾在自己身边笑得没心没肺的家伙。

 

 

 

 

 

  “你还真逊。”

  “小岩还不是被打得鼻青脸肿的。”

  

  岩泉看向蹲在他身旁的及川。

  对方的脸上和身上满是淤青,却还在捣鼓着自己的头发。

  

  “啊......我的发型。”

  

  十岁,他们一起和别人打架已经不止十次。

  虽然常常打不过,但也有把那些欺负他们的家伙揍得连滚带爬逃走的时候。

  

  及川终于把乱七八糟的头发整理好,仰头冲岩泉绽开了笑。

 

  “小岩,我是不是超级帅?”

  “白痴。”

  “啊啊啊!”

  

  岩泉又把及川的头发揉成了一堆乱草。

  及川尖叫起来,岩泉没再理他,迈步朝前走去。

  

  “走了,该回孤儿院了。”

  “等等我啊!”

  “及川。”

  “啊?”

  “以后再有人欺负你,别一个人解决,叫上我一起。”

 

  及川愣愣地放下拨弄头发的手,望着岩泉的背影:“小岩......你超帅的!”

  

  岩泉猛地扭回头,涨红了脸:

  “白!白痴!我只是觉得每次都要跑来帮你太麻烦了!”

  

  他大声吼完,赌气般地大步朝前。他没有回头,他知道及川一定会紧跟在他身后。

 

  那个时候,岩泉觉得他和及川会一直在一起。

  他们一起被院长从街边捡回孤儿院,一起抵抗那些欺负他们的大孩子。

  无论做什么事情,他们总是一起行动。“彼此相伴”似乎就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可是,他错了。

 

 

 

 

 

  “你知道那个男人是什么人吗?”

  “我知道。”

 

  岩泉看向在身旁玩着排球的及川。

  他一下一下垫着球,排球在他的手臂上起起落落。

  

  “可我还是会跟他走。”

  

  十五岁,前来孤儿院表示希望能收养及川的人其实不止十五个。

  每一次,及川都以“不想和小岩分开”为理由拒绝了对方的收养。

  

  可是这一次,他没有再说那句话。

  

  院长站在屋里叫及川过去。

  岩泉透过落地窗看见那个男人的脸上带着微笑。

  

  及川放下排球,迈出脚步。

  岩泉一下抓住了他的手臂。

  

  “为什么?”

  “因为,跟他走的话能加入一个家族噢。”

  

  岩泉愣住了,及川眼里闪烁的光芒刺得他心痛。

  

  “小岩要来吗?和他说说的话应该......”

  “不,我不去。”

  

  岩泉垂下头,没有再看及川的眼睛。

  短暂的沉默后,他听见脚步声渐渐走远。

  

  不久后,一个男人来到孤儿院表示希望能收养岩泉。

  

  岩泉知道那个男人是什么人,他是警察。

  能和警察成为养父子,他发自内心地感到喜悦。

  

  可他坐在男人的对面,却握着拳无法遏制地落泪。

  

  岩泉知道收养了及川的男人是什么人,他是黑手党的成员。

  及川发自内心地憧憬着加入家族,甚至不惜与岩泉分道扬镳。

  

  岩泉终于明白了,他和及川根本就不是一类人。

 

 

 

 

 

  距离青城所公布的抢劫时间已经过去了一小时。

  珠宝店却没有任何动静。

  

  青年摩擦着双手,凑到岩泉身边:

  “岩泉先生,现在已经过去这么久了,那个网站会不会只是一个恶作剧?”

  “不可能。”

  “可是......”

  “那家伙说要做的事,就一定会做到。”

  

  岩泉的话音刚落,对讲机突然有了动静。

  从声音听得出对方的焦急。

  

  “岩泉先生!保险柜里的珠宝不见了!”

  

  岩泉啧了一声,没有丝毫停顿,快步走向了汽车。

  只有青年还留在原地,冲着对讲机大吼——

  

  “怎么可能会不见?!”

  “是换班后才发现不见的,可......可能是对方混进了我们的人里......”

  “你们这群蠢货!”

  

  岩泉重重甩上车门,启动了引擎。

  他猛地踩下油门,留下一道轮胎印,急速驶远。

  

  后视镜里的人眉头深锁,眼中夹杂着愤怒与兴奋。

 

 

 

 

 

  “小岩?”

  “及......川......”

  

  岩泉看向手握着匕首西装革履的及川。

  再会来得过于突然,甚至让他忘了他应该朝及川扣动扳机。

  

  “好久不见。”

  

  二十岁,及川对他绽开那样的笑容早已不止二十次。

  若是在以前,他会狠狠揉乱及川的头发骂一句白痴。

  可是以他现在的身份,应该用枪瞄准及川。

  

  “小岩做了警察?”

  

  听见这话,岩泉咽了咽口水,呼吸愈发急促。

  现在......到底应该怎么做?

  

  就在岩泉的内心剧烈挣扎的时候,及川扔掉匕首,脱了手套,故意在箱子上留下指纹。

  他将箱子扔到地上,踢给岩泉,慢慢举起了双手。

  

  “把我抓起来吧。”

 

  岩泉怔怔地望着及川的笑容。

  两人对视沉默,岩泉一点点松开了手里的枪。

  

  枪掉落在地,岩泉也落进了及川的怀中。

  

  匕首抵在岩泉的颈边,手枪顶着及川的腹部。

  他们的胸膛紧贴,甚至能感受到对方的心跳。

  

  “哎呀,没想到小岩还藏着另一把枪啊。”

  “你这把匕首又是从哪里抽出来的?”

  

  一声轻笑传入岩泉的耳中。

  刀锋划过皮肤,带来些许刺痛,他却由衷地感觉到喜悦。

  

  他和及川,果然是相似的。

 

 

 

 

 

  “就这么点情报?”

  “这可是我豁出性命帮小岩搞来的哎。”

  

  岩泉看向喝着威士忌的及川。

  他合上眼前的资料,将领带扯松了一些。

  

  “你这次想要什么?”

  

  二十五岁,他们的交易已经进行了不止二十五次。

  及川为岩泉提供黑手党的情报,岩泉为及川提供警方的动向。

  

  相互利用,互利共赢。

  

  及川叫来侍者为自己续杯。

  他稍稍侧身,用手指一下一下敲击着吧台。

 

  “我腻了。”

  “什么腻了?”

  “我下周就要继任青城的老板了。”

  

  岩泉的呼吸一窒,听见了侍者将冰块放入酒杯中的声音。

  

  “来玩点更大的游戏吧。”

  

  及川单手握着酒杯摇晃,舔了舔下唇。

  然后他凑近岩泉,慢悠悠地说出了输掉游戏的惩罚。

  

  酒吧内的乐手敲起了爵士鼓。

  鼓声渐强,似逐渐加剧的心跳。

  

  岩泉看向那双眼睛,突然意识到——

  他其实一点也不懂及川。

 

 

 

 

 

  飞镖被他捏在指尖把玩。

  尾部的红色与滴在他鞋面的血液一样鲜艳。

  

  及川冷眼俯视着他脚边的青年:“擦掉。”

  

  青年擦掉了自己嘴边的血渍。

  又紧咬住下唇,用袖口擦拭及川的皮鞋。

  

  及川从沙发上起身,同时踹了青年一脚:“滚吧。”

  

  电脑里不断传出烦人的声响。

  他扭头看向坐在桌边的金田一。

 

  “那声音能不能消停点?”

  “条子正在攻击我的服务器,想要关闭网站。”

  “噢?”

  

  他稍稍眯起眼睛,金田一就立刻接了句:

  “但是他们绝不可能成功。”

  

  及川笑起来,举起飞镖瞄准了靶子。

  

  “老板。”

  “嗯?”

  “这样招惹条子,是有什么目的吗?这是青城发展计划中的一部分吗?我们是不是......”

  “不是噢,我就是想这么做而已。”

  

  他转动手腕掷出了飞镖,正中红心。

  “为了家族的发展?那样多无聊。”

 

  嘴角牵动,他笑得更灿了:“只有看着小岩输在我手上最有意思。”

 

 

 

 

 

咖啡勺轻触水面,却始终没有戳进去。

 

影山很喜欢这杯咖啡的拉花,不舍得破坏它。

他放下勺子,捧起咖啡抿了一口。

 

苦涩中混杂着恰到好处的甜味。

 

他还是不习惯戴眼镜,即使是平光镜也会和裸眼看人有点差别。

再次看了眼手表,他开始感觉到有些无趣。

 

及川以同盟的身份要求乌野协助青城,并且指名要影山参与。

影山也就不得不跑来这里,浪费自己的这个下午。

 

  参与抢劫的,共有A、B、C、D四人。

  A负责盗取珠宝,B负责扰乱警方,C负责运输珠宝,D负责与及川交接。

  他们互不知晓对方的身份,也不知道其他人的逃跑路线。

  

  影山是第三人,C。

  也就是说,他只要在拿到珠宝后,把它送到D手上就算是完成了任务,即可得到赏金。

 

  这种公然挑战警方的趣味,影山不懂,他只觉得很无聊。

  即使是在最喜欢的咖啡店里点上一杯最喜欢的咖啡,也没能让他提起丝毫干劲。

  他又喝了一口咖啡,咖啡有些凉了,苦味渐浓。

 

  刚把苦涩吞咽下肚,一个箱子就被甩在了他旁边的椅子上。

  

  影山捧着杯子愣了愣,瞥了眼箱子。

  又扭头看向从他身后走过的人。

  

  额前染了一缕黄发的青年冲他挑挑下巴,吹了个口哨。

  然后干脆利落的转身离去。

 

  • 啊,原来B是西谷前辈啊。

  

  影山把钱放到桌上,拎起箱子离开了咖啡店。

  他终于对这次任务产生了一丝兴趣。

  

  • D又会是谁?

 

 

 

 

 

  沿着街边一路步行,躲过所有的摄像头后,影山走进一家拉面馆。

  他把一卷钱塞进厨师怀里,拐进了厨房,通过厨房后门来到了一条小巷。

  

  走出小巷,他迅速拉开车门,坐进停在路边的汽车里。

  

  驾车到达了五条街之外的指定地点,影山拎着箱子下车。

  他站在车旁四处张望,寻找着前来接头的下一人。

  

  D留给他的讯息只有一句“灰色毛衣”。

 

  踩着滑板经过的少年穿着灰色毛衣,牵着孩子的女人也穿着灰色毛衣。

  影山的视线在街上的各色人群之间来回穿梭,完全搞不清楚究竟谁是D。

  

  停在马路对面的车缓缓启动,驶远。

  影山猛地睁大了双眼,望向站在马路对面的那人。

 

  灰色毛衣的袖子被卷起了一些,堆在臂弯处,露出了一截绷带。

  纤细的手指捏着糖棍,将橙色的棒棒糖从嘴里拿出来。

  他用右手挠了挠后脑,糖果的颜色便与发色融为了一体。

 

  他正低头玩着手机,似乎是察觉到了影山的视线,终于抬起头来,脸上闪过一丝惊讶。

 

  影山推了推眼镜,掩去浮上唇边的惊喜。

  这个下午总算是没有浪费。

 

  日向含着棒棒糖穿过马路,走到影山面前:“真巧啊,影山。”

  他说着,嚼碎了糖果,扔掉糖棍的同时伸手抢过影山的眼镜。

 

  “原来你是近视眼吗?”

  “不是。”

 

  戴了会儿眼镜,日向也发现了那只是一副平光镜。

  他一下喷笑出声:“什么嘛,你竟然会用这种变装道具啊。”

  

  日向的毛衣非常宽松。

  影山甚至能透过他的领口看见他胸前的红粒。

  

  日向摘下眼镜又戴上,如此反复玩了好几次,仰头冲影山笑了起来。

  

  有风抚动影山的头发,他忽然想起了之前日向将手指探进他发丝间的触感。

  眼前的笑脸与那场情事的笑颜重叠,让他一时忘了思考。

 

  日向伸手去取箱子,故意擦过了影山的手指。

  他笑着用小舌舔过嘴角,眨了眨眼后转身要走。

 

  却被一把抓住了手臂。

 

  他疑惑地转过身,就看见影山的唇边也带着笑:

  “下一个地点在哪?我送你过去。”

 

  玩滑板的少年经过他们身边,失误摔倒,却又毫不在意地继续踩着滑板远去。

 

  那种爱好的乐趣就在于充满挑战、惊险刺激。

  一旦对其上了瘾,即使明知危险也无法从中抽离。

 

 

 

 

 

  除了贩卖情报之外,日向偶尔也会接下一些任务。

  他挑活干的原则也就两个,要么是有钱,要么是好玩。

  

  如果是既有钱又好玩的活,他绝不会放过。

  

  日向后仰靠着颈枕,直勾勾地看着正在开车的影山。

  影山瞥了他一眼:“看什么?”

  

  “你还蛮帅的嘛。”

  “哈?”

  

  影山透过后视镜看着日向。

  • 这家伙又在想什么?

  

  “之前我醒来的时候,你都已经走了。”

  “所以呢?”

  “所以我们现在......”

  

  日向故意拖起尾音,用食指在影山的大腿上画圈:“算是事后见面吧?”

  

  那次情事已经过去了三天,日向暧昧的语调却让影山瞬间就忆起了当时的情境。

  指尖湿润的触感与喷在颈边的灼热呼吸,那些再度回归身体的感受惹得影山的胯间发热。

  

  他握紧方向盘,猛地拐了个弯。

  

  日向见影山皱起了眉,一下子喷笑出声: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他事先并不知道影山也参与了这场抢劫,现在简直是收获了意外的惊喜。

  

  日向笑够了,从车后座把箱子捞到腿上打开。

  璀璨的珠宝把箱子填得满满当当,他将手插进去抓了一把起来。

  

  “你觉得这里值多少钱?”

  “几千万吧。”

  “才几千万?那也不是很值嘛。”

  

  他转头看向影山:“没有遇见你值。”

  

  影山深吸一口气,专心开车,不想去看那张笑脸。

  他觉得无论自己给出什么反应,都能让那家伙找到一百个继续戏弄他的机会。

 

  日向将珠宝放回箱子里,拨弄起箱锁。

  头部忽然一阵眩晕,眼前的箱子出现了重影。

 

  他用力眨了眨眼,一切又恢复了正常。

  这已不是他第一次眩晕,不安感渐渐爬上了心口。

 

  • 我是怎么了?

  

  又拐过一个街角,影山一点点减慢车速,停了下来。

  前方有警察正在排查车辆。

  

  影山啧了一声,准备倒车。日向却从后视镜里看见了后方开来的车辆。

  

  “影山。”

  “什么?

  “你觉得,那家伙是正好开到我们后面的吗?”

  

  影山也朝后视镜里看去,那辆车在他们后面不远处停了下来。

  数秒后,一只手从车窗伸了出来,在车顶上放了一盏灯,红蓝闪烁。

  

  岩泉盯着前面的车,一点点收紧手指握住了方向盘,狠狠踩下油门。

  

  日向的身子被甩得贴到车窗上,他赶紧握了头顶上方的把手。

  忍不住瞪向影山:“你要急转弯能不能和我说一声?”

  

  他们拐进的旁路并不宽敞,只够一辆车勉强通过,墙壁摩擦车身发出刺耳的声响。

  

  影山踩下油门,扭头看着日向,笑了起来:

  “系好安全带。”

  

  城市上方的云层渐厚,雷鸣隐约可闻。

  一道惊雷在两辆车相继冲出巷子的瞬间划过了天际。

 

—— To be continued

评论 ( 18 )
热度 ( 63 )

© 药师寺郁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