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日】戏之*08

明天一早就要出发去北京看演唱会了 所以现在更了吧 反正已经星期五啦

更新完就休息啦 大家晚安♥

————————————————————————

  Gray不久前刚造访过Soleil酒吧——

 

  “你小心别把自己玩死噢。”

  

  日向满不在乎地吹着泡泡糖,望着男人离开。

  以他爱玩爱闹毫不畏惧的个性,其实很容易玩栽。

 

  Gray对他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他对此早已心知肚明。

 

  泡泡破掉,日向伸出舌头将糖卷进嘴里。

  转了个身,他就将那忠告抛在了脑后。

 

  真的疯玩了起来,他才不管那么多呢。

  

 

 

 

 

  又是一个急转弯,影山急打着方向盘恢复平衡,继续朝前冲去。

  日向被数次急转弄得衣衫不整。

  他紧握着把手的掌心已经渗出了汗,却还不忘夸身边人两句:

  

  “你的车技不错嘛。”

  

  岩泉踩着油门直追,眼看就要到达影山的车边,却又被影山一个急转甩开。

  他猛打方向盘掉头,却堵住了几辆车的去路,交通瞬间瘫痪。

  他一拳打在车窗上,骂了句脏话,紧接着又挤出了车流,驶进另一条路继续追赶。

  

  日向扭头朝后望去,不见了那辆警车的影子。

  

  “呼,甩掉了。”

  “不一定。”

  

  影山瞥了日向一眼,那件灰色毛衣的领口往下耷,露出了胸前的皮肤。

  他腾出一只手替日向整了整衣服,才继续说道:

  

  “那家伙好像很难搞,我们最好换辆车。”

  “我说你啊。”

  “什么?”

  “还真是冷静得可怕。”

  

  影山的目光始终看着前方,有条不紊地驾驶着汽车。

  即使是刚才差点就被追上的时候,他脸上的表情也没有一丝变化。

  

  “所以你果然是面瘫吗?”

  

  日向的一句话却惹得他的嘴角抽了抽:

 

  “你找打吗?”

 

  青年从公文包里拿出手机查看消息。

  回复完邮件,店员也已经将他的餐品准备完毕。

  

  他正想把手伸出车窗外取餐,却有一只手替他接过了装着餐品的纸袋。

  

  日向一手提箱子,一手捧纸袋,歪着头冲他笑。

  影山站在另一边的车窗外,将枪口对准了青年。

  

  “下车。”

  

  青年颤颤巍巍地举起手,缓缓挪下了车。

 

  日向轻轻拍了拍青年的脸颊,笑得颇为友好亲切。

  下一秒却揪住他的衣领用力把他推去了一边,和影山换了位置坐进副驾。

 

  影山始终举着枪,摇上车窗后瞟了发抖的青年一眼,眼里满是不屑。

 

  一颗樱桃递到嘴边,他扭头张口含住,踩下了油门扬长而去。

  青年追着自己的车跑了两步,才愤愤地掏出手机拨打报警电话。

  

  日向从纸袋里拿出餐品。

  “那颗樱桃好吃吗?啊,这个是苹果派欸,你吃不吃?”

  他问着,自己却先咬了一口:“烫!烫烫!”

  

  影山看了眼日向,对方大张着嘴呼气的样子惹得他发笑。

 

  “你是笨蛋吗?”

  “你才是笨蛋!”

  “唔!你干嘛啊!烫!”

  

  影山撇开头,躲掉日向硬塞进他嘴里的苹果派。

  再转回头后,影山对他怒目而视,日向却毫不畏惧地吐了吐舌。

 

  刚在红灯前停下,警车的鸣响就传进了他们耳中。

  

  影山啧了一声,绕过前面的车闯过去。

  几辆车在交叉处急刹避让他,堵住了路口。岩泉急转绕开那些车,又往前追去。

  

  “那家伙到底是怎么找到我们的?”

  “你可别小看了警犬的直觉。”

  

  车子一阵颠簸,箱子也上下晃动,砸得日向的大腿作痛。

  

  他看向影山,突然问道:“及川先生给你的赏金是多少?”

  “一千万。”

  “一千万啊。”

  

  影山疑惑地偏头看去,不明白日向这时候问这个是什么意思。

  

  日向沉默了一会儿,又说了句:“我也想要赏金啊。”

  他放开了把手,任由自己跟着车子颠簸,同时开口抛出了一个地点。

  

  “把珠宝放到那里及川的人就会去取。”

  “你要干嘛?”

  

  日向没有接话,自顾自地打开箱子把珠宝全部倾倒在车后座上。

  他指了指前面的街角:“让我在那里下车。”

  

  “哈?!”

  

  影山猛地睁大了双眼,难以置信地大喊出声。

  

  “我下车去引开那家伙。”

  “你疯了吗?!”

  “才没有疯啦。”

  

  日向拎着空箱子,左手已经抚上了车门把手。

  他冲影山做了个wink,扬起唇角。

  

  “要想我噢。”

  

  眼看他就要推门而去,影山赶紧放慢了车速。

  急刹之后,日向迅速奔了出去冲进一条巷子里。

  

  岩泉发现了日向,跟着停车追进了巷子。

  

  影山继续往前开,又拐过了一个街角才从后视镜里看向车后座上的珠宝。

  戒指项链耳环手镯全都堆在一起,熠熠生辉,像极了那家伙灿烂的笑颜。

 

 

 

 

 

  日向跑得很快。对于这一点,他一直很有自信。

  

  废弃纸箱阻断了前路,他曲起双腿,一跃而过。

  毛衣下摆也跟着往上缩,露出了一截纤细的腰肢。

  

  日向落地后转了身。看见岩泉朝自己奔来,他便拎着箱子往旁边一甩,挥倒立在墙边的竹竿,阻了岩泉的脚步。

  

  日向又倒退着跑了几步,看着岩泉的身体反应判断他的运动水准。

  预判自己可能打不过对方后,他还是稍稍松了口气。

  

  • 还好箱子里是空的,就算被抓到也没有实际证据。

  

  跑到一个T形转角,日向把箱子朝右边扔去,转身就往左跑。

  岩泉急转向右,匆匆打开箱子发现里面空无一物。

  他将箱子狠狠甩到墙上,骂了一声,继续朝日向追去。

  

  灰白色的野猫被径直朝它奔来的脚步吓得不知该往哪躲,发出惊慌的叫声。

  

  日向跑过它旁边时,顺势俯身将它捞了起来,踉跄了一下。

  迅速调整好步伐后,他把野猫举到眼前,喵喵地叫了几声。

  

  学猫叫的时候,他忍不住笑起来,眼睛也跟着弯成双月。

  

  巷子狭长曲折,将日向困于其中。

  前方冷风刮脸,身后跟着追兵,他却一点也不焦躁,反而乐在其中。

  

  前面堆放着一排木箱,挡得巷子只剩一半可走,日向绕开木箱,顺势将野猫放在了木箱上。

  野猫却没有停下,而是跟着他继续往前跑,从一个木箱跃到另一个木箱上,伴了他一路。

  

  前路再没了木箱,野猫停下。

  日向扭回头笑着喵了一声,算是对它的道谢。

  

  巷子的出口近在眼前,日向的脚下却忽然一软。

 

  强烈的眩晕袭来,心悸感也冲击着胸口,眼前甚至浮出了扭曲变形的幻象。

  他急促地喘起气,停了一步。

 

  几秒过后,不适退去,岩泉却已经追到了身后。

 

  岩泉伸手一抓,揪住了日向的毛衣。

  他来不及停下,又往前跑了几步,日向却已灵活地下蹲后退,与他错开。

  日向的毛衣被他揪得从头顶褪下,露出了上身。他只愣神了一瞬,就被日向踢中了下腹。

  

  日向双手一撑,穿回了毛衣,唇边笑出一丝得意。

  

  岩泉从口袋里翻出手铐,握拳朝日向挥去。日向偏头勉强躲过,却被紧紧抓住了右手臂。

  伤处传来一阵刺痛,日向发狠挥出左拳,也被一把抓住,反手拧向了身后。

  

  • 果然一旦被近身就不行了么......

  

  咔哒一声,日向感觉手腕处一阵冰凉,他皱起眉咬住了下唇。

  刺耳的刹车声与枪声同时响起,子弹精准地打在手铐上打断了岩泉的动作。

 

  日向尚未反应过来,就被猛地拉进了一个怀里。

  

  “上车!”

  

  他眨眨眼,在影山的眼里看见了忍不住笑起来的自己。

  

  岩泉下意识地伸手去抓,这次没能再抓住日向的毛衣。

  那两人的身影就这样急速消失在他的视线里。

  他踢翻了露天摊的桌子,在旁人惊恐的目光中攥紧了拳头。

  

  五年前,和及川约定的那二十局游戏,这已经是第十八局。这一局,他又输了。

  

 

 

 

 

  疾风在耳边呼啸,刮得手铐都往后扬。

  日向收紧手臂,又抱紧了影山几分。

  

  “你哪来的机车?”

  “路边随便抢的。”

  

  这个回答让他笑起来。

  

  “哈哈哈哈哈真的假的?”

  “抓紧了。”

  

  影山将身体又俯低了一些,无视红灯朝前冲。

  机车载着他们擦出一道弧线,在车流中急转向左。

  

  华灯初上,发光的城市在日向眼中迅速倒退。他看不清周围,只能看见影山的背影。

  

  黑发朝后飞扬,惹得他禁不住将手覆了上去。

  他将胸膛紧贴着影山的后背,听见自己的心跳在鼓动着耳膜。

  

  “喂,你为什么要回来帮我?”

  

  风吹散了声音,影山只能隐约听见日向在问什么。

  再往前开就是一片海,明明还有一段距离,他却好像已经看见了拍岸的激浪。

  

  为什么要回去帮这家伙?

 

  因为黑手党人需要这家伙的情报网?

  因为这家伙好歹和他有过一晚情事?

  因为泽村先生对他下达了拉拢这家伙的指令?

  

  不,都不是。

  

  悬于高楼的荧幕亮起,闪过一片迷幻的色彩。

  不知何处传来了激烈躁动的摇滚乐。

  

  影山拧动把手,加快了车速:“因为很好玩。”

 

  他在圈内以冷静狠辣著称,却不是什么安分保守的人。

  而日向做事总是只凭兴趣与本能,不按常理出牌。

  每次遇险,日向的行为总会让他情不自禁地加入其中,追寻疯狂所带来的快感。

  

  有时候,他会分不清究竟是他在故意接近日向,还是日向在引诱他。

  

  日向第一次从影山嘴里听见“好玩”这句话。

  兴奋与喜悦溢出了胸腔,他松开影山的腰,举高双手朝后仰。

  

  “啊——”

  

  他大喊出声,任由冷风刮乱了发,灌进毛衣里。

  冷风刺骨,身体却在发热,霓虹闪烁,映得笑容绚烂梦幻。

  

  影山听见身后传来笑声,也忍不住笑起来,再次加快了车速带着日向一起冲向那片海。

  

  手臂忽然一阵刺痛,日向这才发现伤处又渗出了血。

  他已经疯闹得头脑发热,索性拆解了绷带。

 

  沾染了鲜红的绷带朝后飞去,被风卷进城市的夜景里。

  

  “影山......”

  “什么?”

  

  影山听出了日向声音里的颤抖,于是大喊着发问:

 

  “喂!怎么了?”

  “这是......什么东西?”

  

  日向不复兴奋,凉意蔓延全身。他吞咽着口水,看着自己的手臂。

  在那裂开的伤口处,隐约透出了一小截沾着血的黑色方片。

 

—— To be continued

评论 ( 8 )
热度 ( 44 )

© 药师寺郁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