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日短篇】布丁

原作向 乌野众欢脱日常

月山、大菅暧昧擦边球 请注意避雷!

这个短篇一句话概括就是:“哎哎,你知道吗?影山超想吃那个限量布丁的!”


这是送给 @( ¯•ω•¯ ) 太太的生贺

ito生日快乐!!谢谢你一直给我们带来那么可爱的影日♥~

——————————————————————————————


  “话说,你还真是喜欢吃布丁啊。”

  【因为,是和你一起吃的嘛。】

 

 

 

 

 

  影山背靠着墙,将手插进外套口袋里。

  手指在温暖的口袋中触到了一块硬物,他疑惑地拿出来看。

 

  是一颗水果糖。

 

  他偏头想了想。

  回忆起那颗糖是午休时邻桌递来的。

 

  • 留给那家伙吃吧。

 

  “影山!抱歉,让你久等了!回家吧!”

  日向大喊着从教学楼里冲了出来,笑着停在影山面前。

 

  • 傻笑个什么劲啊,白痴。

 

  “喏,给你。”

  影山将什么东西抛给了日向,把头偏向另一边,自顾自地走开了两步。

  日向手忙脚乱地接住了那东西,摊开来看,是一颗橙子味的糖果。

 

  他愣了愣,看向影山,注意到了对方发红的耳根。

  

  “噗,你在害羞什么啊?”

  “少啰唆。”

 

  日向不禁失笑,拆开了糖果放入口中。

  雀跃着跑到影山的身旁,和他一起走离校门。

 

 

 

 

 

  年关将近,几乎所有的甜品店都做起了活动。

 

  影山侧身避开了一个穿着玩偶装发气球的人。

  围巾的一端垂了下来,他伸手搭回去,继续说道:

 

“今天打第三场的时候,你跳得过分用力了,落地的时候有点重心不稳吧?下次......”

 

  他转回头,声音猛地卡在了一半。

 

“日向?日向?!”

 

这一段路的甜品店很多,出入的学生也很多。

行人来来往往,影山一时间找不到日向的踪影。

 

心脏跳动的速度一跃到最快,目光触到了那家店前的人群时,才渐渐平复。

 

“喂!别突然乱跑啊你这家伙!”

 

抓住日向手臂的一瞬间,他的心跳终于彻底平复下来。

正想继续责难对方两句,日向却突然兴奋地咧开了嘴角,大喊出声。

 

“这家甜品店正在卖特制的限量布丁哎!”

 

溢到嘴边的责难被那双眼睛中的光彩噎了回去。

 

“你很喜欢布丁吗?”

“嗯!超喜欢!”

 

影山看了眼甜品店门旁摆放的限量布丁宣传牌。

又看向日向的侧脸,目光停留在他翘起的唇角上。

 

“走了。”

“哎?可是,我想......”

“队伍都已经这么长了,很难排的吧。”

“啊......也是噢......”

 

听出了日向声音里的失落,影山抿了抿唇,忽然牵住了日向的左手。

 

“你干嘛?!”

“走了。”

 

温暖自掌心传来,热度渐渐蔓延到耳根。

日向缩了缩脖子,将脸埋进围巾里,企图遮住泛红的脸颊,再没了心思去因布丁而失落。

 

 

 

 

 

第三次看手表的时候,已经过去了十分钟。

 

影山将目光从表上挪开,原地活动了一下手脚。

他侧身探出头去,观望排在自己前面的队伍还有多长。

 

• 真多人啊......这个限量布丁这么热销吗?

 

“影山?”

“是王者大人啊。”

 

不远处的两个声音传入耳中,影山愣了愣,随即往左跨了一大步离开了正在排队的队伍。

 

“......”

 

排在后面的人迅速填上了影山空出来的位置。

影山的眼角抽了两下,愤愤地握起拳头隔着队伍瞪向月岛和山口。

 

“原来王者大人对限量布丁那么感兴趣啊,还特地排长队来买?”

“我才没——”

“那你在这里干嘛?”

“我是来游戏厅玩的!”

“哈?”

 

月岛瞥了眼街道右侧的甜品店,又看向位于街道左侧的游戏厅。

 

“游戏厅的方向是在另一边吧。”

“我只是不小心站反了!现在正要过去!”

“......”

 

已经失去了继续吐槽的兴趣,月岛推推眼镜,翻了个白眼。

 

• 你刚才明明就是从排队的队伍里跨出来的吧。

 

影山将双手插进口袋里,挑衅般地微挑起下巴:

“我可是很擅长玩游戏的。不像你,从来没有进过游戏厅。”

 

带有些许嘲讽的话语传来,却是山口比月岛先一步有了反应。

 

“影!影山!”

“山口,我从来没进过游戏厅这件事是你告诉他的?”

“呃......我只是......和日向闲聊的时候提到了......”

“山口。”

“对不起!阿月!”

 

月岛看着山口紧抿的嘴唇,正盘算着该如何惩罚他出卖自己的时候,影山又开了口:

“直接老实承认自己没进过游戏厅嘛,不擅长玩游戏也没什么的。”

 

话音落下的瞬间,四周的空气迅速凝结成紧绷的弓弦。

 

“谁说我不擅长的?”

“是吗?”

 

两个问句,弓弦断裂。

 

山口怔怔地望着月岛和影山朝游戏厅走去的背影,不禁轻声喃喃道:

“糟......了......”

 

游戏厅内气氛热烈,人声嘈杂。

 

山口手捧两盒游戏币站在一旁的时候,又一个少年停在了街机前。

他兴奋地观望着月岛和影山的对战,不时发出几声惊叹:“这个操作也太夸张了吧?!”

 

屏幕左边的人物倒地,K.O

 

月岛推推眼镜,勾起了嘲讽的笑容转身离去。

 

山口拿着一桶爆米花慢慢往嘴里塞的时候,摩托赛车又一次甩尾滑过了弯道。

因为操作时用力过大,影山身下的摩托赛车甚至发出了响亮的磕碰声。

 

屏幕左侧的赛车先一步驶过终点。

 

影山得意地笑起来,伸手往山口的爆米花桶里抓了一把,大口咽下。

 

山口从娃娃机里夹出一只兔子的时候,听见身后传来月岛的怒吼声:

“你这白痴!打地鼠是像你这样乱打一通的吗?!喂!你打到我的手了!”

 

屏幕上的数字停止了,左方的击杀数较高。

 

影山难以置信地用锤子敲向屏幕:“怎么可能!我明明打了那么多!”

月岛揉着自己的右手怒瞪影山:“你那样闭着眼瞎打能打中才怪吧!”

 

两人都怒瞪着对方,空气中再次弥漫开浓重的火药味。

 

忽然有一个工作人员走了过来,倾身鞠躬后微笑着说道:

“下午好,我是负责活动宣传的平野。现在我们游戏厅正在举办一个有奖活动,在双人竞赛模式中取得优胜次数最多的玩家,可获得一张甜品店的情侣消费券噢。我刚才巡视的时候注意到,两位已经玩过了游戏厅里的大部分游戏,现在的记录是正好打成平手,要不要再选择一个游戏来决出胜负呢?”

 

• 情侣消费券?

 

影山下意识地望向站在娃娃机前的山口,又看了眼同样在看着山口的月岛。

他放下打地鼠的锤子,扯着还在发愣的月岛走向跳舞机。

 

• 算了,就当是送他们的礼物好了。

 

音乐结束,月岛朝旁边迈出一步离开了跳舞机。

他沉默了几秒,还是忍不住趴在选音乐的机器上喷笑出声。

 

“刚才那是什么啊?王者大人你的肢体协调感也未免太差了吧?哈哈哈哈哈哈哈。”

 

影山涨红了脸,颤抖着攥起拳头:“你......”

 

工作人员抢在两人打起来之前走了过来,给月岛递上一张粉色的纸条。

“这就是您的奖品,请妥善保管。您可以凭此券到街对面的甜品店领取两份限量布丁,而且凭这张情侣消费券领取到的布丁,会比排队购买到的布丁大一倍噢。”

 

月岛刚接过消费券,就听见身后传来一声巨响。

 

影山跪在跳舞机上,攥着拳头一下一下地捶打着闪烁的方向键,嘴里还念念着:

“可恶!可恶啊——”

 

 

 

 

 

距离甜品店还有五米的时候,影山看见了前辈。

 

菅原的围巾散开了一些,泽村动手帮他绕回去,顺势递上了布丁勺。

两人一前一后从甜品店里走出来,与影山撞了个正着。

 

“啊,是影山。”

“队长,菅原前辈。”

 

将勺子含进嘴里,菅原腾出一只手轻捶了一下影山的右肩。

 

“日向呢?”

“啊?他在家啊。”

 

菅原说着打开了布丁,舀了一勺送进嘴里。

 

“今天可是周末哎,你们不约会吗?”

“呃......那个......就算是周末我们一般也......那个......”

 

热度从脖颈窜上脸颊,烧得影山的耳根发烫。

泽村轻拍了一下憋笑憋得身体发颤的菅原,无奈道:

 

“菅,你别逗他了。”

 

影山将目光投向布丁,试图转移话题。

 

“前辈,那个是这家店的限量布丁吗?”

“是啊。大地那里还有好几个,影山你也想吃吗?”

“没有!我没有想吃!”

“......”

 

片刻的沉默过后,菅原转头与泽村对视了一眼。

• 看起来是非常地想吃呢。

 

“其实我们买了挺多的,你想要的话......”

“不用了!我并不想要!”

“如果你要自己去买的话,要排很久的队噢,还是......”

“非常感谢!但是真的不用了!我一点也不想买那个限量布丁!”

 

影山忽然将音量拔高了好几分贝,引来排队的人群侧目。

各色视线投来,他才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再次涨红了脸。

 

“前辈!你们能陪我去下商场吗?我有想买的东西!”

 

泽村和菅原还没有回答,影山已经拉着他们快步走向了前方的一家商场。

 

踏入商场后,影山径直走进了一家体育用品店。

瞥见一双黑色运动鞋后,他迅速站定到货架前,再也不动了。

 

菅原看了看影山,回过头笑着轻拍泽村的肩。

 

“影山总是会无意识地表现出自己对某件事物的喜欢啊,真坦诚。”

“这算坦诚吗?”

“算吧,虽然比不上日向,但起码比月岛坦诚呢。”

 

居然拿他们三个来做对比,泽村不禁失笑。

他摇了摇头,抬手揉乱菅原的头发,揽着他走到另一边看起了护膝。

 

影山还站在货架前,盘算着自己的零用钱,暗自挣扎要不要买下那双鞋。

 

他将双手环抱在胸前,抿着唇犹豫不决。

眼珠转动着四处乱瞟的时候,他注意到了旁边的落地窗。

 

从这扇窗往下看,正好能看见那家排着长队的甜品店。

 

• 要不要趁现在下去买呢?

 

他回头看了眼前辈,发现他们丝毫没有注意自己这边。

悄然离开的脚步已经走出了很远,店门近在咫尺。

他却忽然听到一声:“影山?你去哪里?”

 

• 糟了!

 

“门口这里有空调,我过来吹一会儿,凉快!”

“......现在可是冬天噢,影山。”

 

泽村和菅原选好了要买的物品,拎着购物篮在收银台前排队。

影山从两排货架里走出来,站在队伍外等他们。

 

他终究还是没有买那双运动鞋,准备将零用钱留着和日向一起去游乐场。

 

在等待的间隙里,影山再次朝落地窗外看去,猛地睁大了双眼。

楼下甜品店前排队的人群逐渐散去,老板走出来在店外立了个牌子——

 

今日的限量布丁已售完,请明日再来。

 

结完账后,泽村转头想叫影山一起走,却看见他一动不动地傻站在落地窗前。

他的背影被窗外的夕阳镀上了一层光辉,透着浓得化不开的失落。

 

“菅,看来影山是真的很想吃那个布丁啊。”

“嗯,是啊。”

 

 

 

 

 

排在前面的是两个约莫十岁的孩子,兴奋地踮着脚伸长了脖子往前看。

小声地数着还有多少个人才能轮到自己。

 

影山被他们的情绪感染,心底也渐生出几分期待。

 

• 三次了,终于顺利排进这家店里了。

• 买到布丁以后要怎么把它送到那家伙手里呢?

 

他舔了舔唇,开始认真地思考起送布丁的方式。

 

直接塞给日向实在太让人难为情了,还是放到他的储物柜里比较好。

不过他会不会因为来路不明而不敢吃?是不是应该写一封留言?

 

影山顿了顿,摇摇头打消了这个念头。他的字写得不好看。

 

趁日向扣了球兴奋大喊的瞬间塞进他嘴里?

还是算了,万一把他噎着了,队长和菅原前辈绝不会放过自己的。

 

又一人手捧布丁从影山身旁经过。

 

他停止了思考,探身看向前方,还有三个人就轮到他了。

放在口袋里的掌心微微出汗,他甚至没有察觉到自己高兴得在傻笑。

 

• 终于能买到了!

 

“啊?!影山?!”

“啊!真的是影山!”

 

熟悉的声音传入耳畔。

影山朝不远处看去的时候,有一瞬间非常希望这只是个梦。

 

田中和西谷快步朝他跑来,一左一右地搭上了他的肩膀。

 

“前......前辈......”

“噢!影山你怎么会来这里啊?”

“你们才是,为什么会在这里?”

 

• 为什么偏偏是碰到你们啊!

 

“昨天我和龙打赌,他输了,答应请我吃甜品。”

“他这家伙超过分!竟然一口气吃掉了五份甜品啊!”

 

影山扯出一个笑容回应他们,瞥了眼近在咫尺的点餐台。

 

• 完了!下一个就轮到我了!

 

“前辈你们已经吃完了?那就赶快回家吧,天要黑了。”

“急什么,等你买完了我们一起走嘛。”

 

• 不需要啊!你们快走啊!

 

“影山你是要买什么甜品?”

“呃......我......不是......”

 

田中勾着影山的肩,仰头看向张贴在高处的甜品示例图。

突然了然地笑起来,看向西谷。

 

“噢!我知道了!是那个吧!”

“对对!我就猜一定是那个!”

“不!不是的!我不是要买——”

 

影山瞬间涨红了脸,挥舞着手努力地想否认自己要买限量布丁。

却看见田中一把将现金拍在了点餐台上,然后大声说道:

 

“一份桶装奶油蛋糕!影山,今天前辈我请客!”

 

雪白的奶油裹着水果覆在蛋糕上,甜腻的味道直冲鼻腔。

这桶装奶油蛋糕就是这家甜品店的头号招牌。

 

影山盯着手里的蛋糕,眼眶有些发酸。

 

田中和西谷左右拥着他走出了甜品店,重重地拍了拍他的肩膀:

“没关系的,影山。喜欢吃奶油没有什么不好意思说出口的啦,快吃吧!”

 

捏着叉子的手指在微微发颤,影山有些无力地将蛋糕送进口中。

 

奶油在舌尖上融化,渗入喉咙深处,往心脏浇了一层糖霜。

 

影山抬头望着夕阳,想起了日向。

他赌气般地举起叉子,再次咽下了一大口奶油蛋糕。

 

西谷盯着影山沾着奶油的嘴角,隐隐察觉到了对方的情绪,于是后退了一步小声问道:

 

“龙,我们是不是搞错了什么啊?”

“啊?什么?”

 

 

 

 

 

日向迷迷糊糊地睁开眼,正好看见了邻桌递来的布丁。

 

“日向,要吃吗?我家老妹自制的布丁噢。”

“啊,谢谢。”

 

他挺身从桌面上爬起来,揉了揉睡得酸痛的脖子。

 

打开布丁直接塞进嘴里,腮帮子也跟着高高鼓起。

一点点嚼着口中的香甜柔软,日向忽然想起了最近几周队友们告诉他的那些事情。

 

门边忽然传来一声呼唤。

 

“日向,去吃午饭了。”

 

他没有转头,也没有应声,直接弯腰从抽屉里拿出了便当。

起身走到门外那个人的身边。

 

动作流畅,甚是熟练。

 

邻桌拿着吃到一半的布丁,怔怔地望着日向和影山走远。

许久后才喃喃了一句:“日向居然闭着眼都能走到影山身边啊。”

 

走出好一段路,睡意才终于退去。

 

日向眨眨眼,意识逐渐回笼,视线正好落在影山的后颈上。

他忽然起了玩心,脚下的步伐不禁加快,悄然凑到影山的后颈处,嗅了嗅。

 

影山捂着后颈猛地转身,侧脸染上了一丝粉红。

 

“你干嘛啊?!”

“影山你闻起来甜甜的。”

“哈?!”

“有橙子味。”

 

胡乱地将视线撇去了一边,影山挠挠头说道:

“噢,早上出门前老妈在做香橙派,我帮了把手。是那时候沾上的吧。”

 

简短地解释完,他转身继续往前走,却听到身后人再一次唤了声自己的名字。

 

“影山!”

 

他疑惑地回头,就见对方绽出了一个比香橙更甜的笑容:

“周末一起去吃那个限量布丁吧!”

 

 

 

 

 

  日向的口味很好懂。

 

  甜 > 酸 > 辣。 

  软糯 > 酥脆。

 

  所以日向喜欢吃布丁。

 

  影山和日向一起加入了甜品店前的排队行列,却微红着脸有些不敢看身旁的人。

  他将视线撇去了一边,丝毫没有察觉到对方的注视。

 

  自然也就不会明白,日向喜欢的,其实不只是布丁而已。

 

  有阵阵微风拂过,日向不禁抱紧了手臂。

  影山注意到他的动作,有些嗔怒地说道:

 

  “你今天怎么不穿外套啊?”

  “因为天气预报说今天很暖和嘛。”

  “那也会有风的啊。”

 

  垮着嘴角说完,影山伸手脱下了自己的外套,罩在日向身上。

  熟悉的味道包裹了全身,温暖直抵胸腔。

 

  日向揉揉发烫的耳根,然后扯紧了外套。

  又忽然取下自己的围巾,绕到了影山的脖子上。

 

  “你干嘛?”

  “这样你就不会冷了。”

 

  影山怔了一下,抬手将围巾稍扯开一些,让自己得以顺畅地呼吸。

  两条围巾的温度叠在一起,从脖颈传递到指尖。

 

  “又戴我的围巾,又戴你的围巾,当然不会冷啊。笨蛋吗?”

 

  时间在心跳声中加速流逝,排在前面的人手捧着甜品转身离开。

  日向上前一步,站定在点餐台前,笑着开口道——

 

  “两份限量布丁,谢谢。”

 

  迈出甜品店的一瞬,布丁也被日向含进了口中。

  影山见他吃得急,忍不住出声制止。

 

  “别一次吃那么大一口啊。”

  “唔嗯嗯嗯。”

  “吃东西的时候别说话。”

 

  日向开心地嚼着口中的柔软,看向影山。

 

  • 终于让他吃到这个布丁了。

  • 山口和前辈们居然连续三周在甜品店附近看到他,看来他是非常地想吃啊。

  

  看到日向嚼着布丁的笑容,满足感渐渐盈满影山的心房。

 

  • 终于让他吃到这个布丁了。

  • 这家伙吃得那么开心,一定是非常喜欢布丁吧。

 

  舀了一勺布丁送进嘴里,特制的限量甜品果然比平时吃到的更可口。

  影山顿了顿,转头看向身边人那头橙色的卷发。

 

  • 就像这家伙一样。

 

  他腾出一只手揉了揉日向的卷发,满足地享受着掌心的柔软触感。

  继而开口问道:“接下来要去游乐场吗?”

 

  日向直视着影山,眨了眨眼,看得影山的耳根又开始发热。

  他偏过头去,含糊不清地补充道:“去约......约会......什么的......”

 

  最后一口布丁滑入了喉咙,甜蜜依然在唇齿间流连。

 

  日向张开双臂,一跃而起的同时绽开了笑容:

“好啊!我要去!”

 

影山得到了回应,迅速背过身去,掩饰因对方的笑容而浮上脸颊的红晕。

 

“那就快点走了。”

“等等啊!我还没吃完!”

“都说了你别一次吃那么大一口啊。”

“唔嗯嗯嗯。”

“话说,你还真是喜欢吃布丁啊。”

 

深冬的暖阳在影山身后绽放,为其镀上了一层柔和的光晕。

日向望着恋人被阳光柔化的面容,扬起了嘴角。

 

• 因为,是和你一起吃的嘛。

 

- End.

评论 ( 11 )
热度 ( 165 )

© 药师寺郁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