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日】戏之*09

本章有月山线剧情 请注意避雷

为了防河蟹 文中均以“药品”代替“X品”

以“制药”代替“制X” 大家懂就好

——————————————————————


  炉子上正烧着水,传来喷气声。

 

  山口朝那边看了一眼:“阿月,水开了噢。”

  他走去关了火,拎着水壶往杯子里倒水。

  

  月岛放下书,手搭在椅背上回头望着山口的背影。

  

  恍惚间看见了他曾经身着白大褂的模样。

  月岛愣了愣,摇摇头自嘲地笑了起来。

 

  • 我竟然还想着他能回归工作么?

 

  山口捧着两杯水回到桌边,发现月岛还在看他。

  “阿月?怎么了?”

  “没什么。”

  月岛推推眼镜,挺直了背继续看眼前的资料。

  

  • 只要能像现在这样在一起就够了。

  

  “阿月,你觉不觉得有点冷啊?”

  “冷?那你去把窗户关了吧。”

  “不用,我抱着阿月就可以了。”

  

  山口说着,就绕到了月岛身旁,倾身拥住他。

  望着恋人满足的笑脸,月岛怔了怔,撇开头,唇边却浮上了笑。

  

  “你说得太夸张了,山......”

  

  话还没说完,拥着他的手臂就垂了下去。

  只一秒,月岛就意识到发生了什么。

  他迅速转过头去,就看见山口倒在了地上,浑身抽搐。

  

  “山口!”

  

  月岛猛地站起来,撞倒了椅子。

  他用力抓住了山口的双臂,却怎么也摁不住疯狂颤动的身体。

  

  他快步走向配液室,拆开一支全新的注射器。翻找药液的时候碰掉了一只空瓶。

  双手止不住地发抖,他咬住下唇平复自己的呼吸,努力地冷静下来,继续调配药液。

  

  刚拿着注射器走出配液室,月岛就听见了推门声。影山和日向出现在诊室里。

  

  日向一眼就看见了躺在地上的山口,接着望见了月岛手里的注射器。

  他几步冲到月岛面前,狠狠揪住他的衣领往下扯,大声吼道:

  

  “你这混蛋都干了什么?!”

  

  看着近在咫尺的面具,月岛一时怒从心生。

  反将日向一把拎了起来,恶狠狠地说道:“什么都不知道的白痴给我滚开。”

  

  用力把日向推去一边,月岛走到了山口身旁,将针头扎进他的手臂。

  

  药物注射进体内,山口却依然在抽搐。

  月岛用力啧了一声,再次奔回配液室里调配药液。

  

  日向走到山口旁边,想要帮忙又不敢触碰他,悬着双手嘴唇发颤。

  

  影山的视线在日向和山口之间来回游走。

  由日向此时的反应来看,很明显他是认识对方的。

  

  • 难道躺在地上那家伙是日向手下的线人?

  

  月岛重新配了药液,缓缓将它注射进山口的体内。

  等待了近一分钟后,山口抽动的幅度开始减小,最终停止了抽搐。

  

  月岛将山口抱进怀里,日向也呼出了一口气,瘫坐在地上。

  

  影山的目光落在日向渗血的手臂上。

  他上前了几步,一拳挥在月岛脸上。

  

  “你往日向的伤口里植入了什么东西?”

  

  日向这才想起自己来到这里的原因,也抬眼瞪向月岛,等着他给自己一个解释。

  月岛没有回答他们,而是低头看了眼怀里的人,然后从口袋里翻出手机按下了一串号码。

  

  等待了一会儿之后,对面传来欢快的声音。

 

  “怎么啦?月岛医生。”

  “你给我的药是不是假的?”

  “哎呀,你终于发现啦。”

  

  月岛一下捏紧了手机。他果然被骗了。

 

  刚才给山口注射的第一支药水根本毫无作用,反而是第二次他自己配的应急药起了效果。

  他咬着牙,一字一顿地说道:“我做了你要我做的事,你就应该履行承诺。”

  

  电话对面依然是吊儿郎当的语气:“那你也太天真了吧?月岛医生。”

  

  话音刚落,耳边传来一阵忙音。

  木兔眨眨眼,将手机举到眼前看见了通话结束的界面。

  他一下失了兴致,从沙发上挺身起来,走到赤苇身后,将下巴搁在对方的肩上。

  

  “赤——苇——”

  “嗯?”

  “没得玩啦。”

  “这是迟早的事情吧。”

  

  木兔扁了扁嘴,将脸撇去一边,看向窗外的夜色:

  “啊啊啊!真无聊!”

  

 

 

 

 

  手机被月岛狠狠砸在地上,屏幕现出一道裂痕。

  他收紧手臂,将山口抱得更紧了几分。

  

  “半年前,山口被枭谷家族抓去做人体实验,他们以此要挟我研制药品,只要我替他们制药就放了山口。山口回来了,可是他的身体机能严重下降,留下了很多后遗症。枭谷承诺只要我往日向的身体里植入他们的新型研究物,就把治疗山口的东西给我。”

 

  影山缓缓攥起拳,继续问道:

“那个研究物是什么东西?”

“一种输液装置,每小时会定量往他的身体里注入致幻剂。”

 

  月岛扯扯嘴角,嘲讽地笑了笑:

“如果你们再晚发现几天,他就会彻底对致幻剂上瘾。”

  “为什么枭谷会对他下手?”

 

  他顿了顿,目光移到了日向的身上。

 

“两个月前,他把枭谷的情报卖给了音驹,搅了他们的一笔大生意。”

 

  月岛再没了下文,影山便接着问道:

“你是什么时候植入那东西的?”

“他受了伤来这里缝合的时候。其实那些袭击你们的人,也是我安排的。”

 

  他说得很慢,嗓子渐渐沙哑,吞咽着口水,将右手攥成了拳。

 

  日向无力地倒退了几步,撞到桌角,用手撑住桌沿,眼神飘忽闪烁。

  他看了山口一眼,然后撇开,却又再次望过去。

  影山扶住日向,看向他的眼神有些疑惑又有些担忧。

  

  知道了事情的原委,日向一时无法消化。

 

  手臂上裂开的伤口还在隐隐作痛,胸口更是闷得难以呼吸。

  他看向抱着山口的月岛,想要暴揍那家伙,却又无法责怪他。

 

  因为他所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了山口。

  

  日向垂着头,下意识揪住了影山的衣袖。

  影山扭头看着被抓皱的衣服,又看向日向。

  

  他看不见那副面具下的表情。

  却能够感受到身旁人的挣扎。

  

  影山烦躁地扯了扯自己的领口,他不想看见日向这样。

  

  “把他手臂里的东西取出来。”

  “做不到。”

  “你说什么?”

  

  影山从后腰抽出枪,直指月岛。

  

  “把那东西取出来。”

  “那东西嵌得很深,没有枭谷的医疗设备我取不出来。”

  

  用手指拨开保险,影山的脸色又阴沉了几分。

  

  “取出来。”

  “我说了,没......”

 

  推门声突兀地响起,两个身影就这样闯入了几人的视线里。

  

  “哎呀,这么热闹啊。”

  

  其中一个青年看见了日向,缓步走到他身旁。

  他盯着日向手臂上的伤口看了会儿,慢慢举起枪对准了月岛。

 

  “喂喂,研磨,冷静点嘛。把他打死了,可就没人能帮日向了。”

  

  影山的视线在刚进来的那两人之间游走,搞不清楚他们的身份。

  日向注意到了影山的反应,靠近他低声说道:

 

  “那是音驹的老板和二老板,黑尾铁朗和孤爪研磨。研磨算是我的朋友。”

  

  研磨自顾自地走向配液室,翻出一卷绷带回到日向身边,帮他包扎起还在渗血的伤口。

  看着研磨的一系列举动,影山默默将他列为了不会伤害日向的安全对象。

 

  而对于几步开外的黑尾,影山已经提起了十二分戒备。

  甚至在脑内拟出了一套攻击黑尾的预想方案。

  

  他可没忘记—— 之前买通日向陷害乌野的就是音驹。

  

  “研磨,你们怎么会来这里?”

  “我是想帮你才来的。阿黑的话,他有他的想法。”

  

  日向将疑惑的目光投向黑尾,就见对方一步步靠近了月岛,在月岛面前蹲下。

  

  “月岛医生,音驹有你需要的设备,你能把日向手臂里的东西取出来吗?”

  “......”

  

  月岛没有接话。直觉告诉他,眼前这家伙的目的绝不会这么简单。

  

  “当然啦,我们还有能治疗这个小哥的医疗设备和药物。”

  黑尾说着,捧起了山口的左手。月岛一把拍掉黑尾的手,对他怒目而视。

  

  “别那么紧张嘛,我可是很友好地在邀请你呢。音驹有你需要的设备,你可以把日向手臂里的东西取出来,音驹也有你需要的药,我保证它百分百能治疗你怀里的小哥。不过音驹可不是做慈善的,我们和枭谷一样,也在做人体实验,非常需要有能力做实验的医生。”

  

  黑尾的笑意渐浓,眼睛也跟着眯起来,如夜行动物般危险骇人。

  他慢悠悠地开口道:“怎么样?你要加入音驹吗?”

  

  除研磨外,诊室里的其他人皆是一愣。

  

  影山望着黑尾的背影,厉声问道:

“你到底有什么目的?”

  “目的?”

 

  黑尾转过头来,回答得格外干脆:“当然是把音驹的势力从东京渗透进宫城啦。”

  

  怀里的人正紧闭着双眼,嘴唇泛白。

  月岛拥着那具偏凉的身体,感觉自己的身心也渐渐发冷。

 

  他张开唇,轻声回应的同时攥紧了拳头:“好,我加入。”

 

 

 

 

 

  他已经很久不曾发作过了。

  

  山口躺在床上,望着惨白的天花板发呆。

  身体失控的那一瞬,非常可怕,却还是不比月岛说出事情的原委时更让他心悸。

  

  治疗自己的东西,竟然是以伤害日向为代价换来的。

  

  山口咬住下唇,右手攥紧了床单。

  他的五官全皱在一起,眉间满是愧疚。

  

  咔哒一声,门边传来动静。

  

  山口往那边看了一眼,就立刻偏过头去,躲避来者。

  日向从桌旁拖来一张椅子坐下,脱下了面具放在床边。

  

  “月岛已经在做准备了,等会儿就给我动手术。”

  

  山口紧咬着唇,努力不让自己的声音过于颤抖:“对不起。”

  可日向说出的话却让他瞬间哽咽。

 

  “没关系。如果是为了救你的话,我受点伤也没事。”

  

  见山口再没了反应,日向无奈地抿起唇。

  他揉乱了自己的头发,继而问道:

  

  “可是你为什么不找我们帮忙呢?如果父亲知道的话,他一定会帮你搞到药的。如果你能偶尔和我或者Gray联系一下的话,也许你根本就不会被枭谷抓走。如果——”

  “逃跑了的人是我,我没有向你们求助的资格。”

  

  山口打断了日向,回头看向他。

  眼中除了愧疚还藏着一丝疏离。

  

  日向看着他,无力地朝后仰,靠在椅背上:“而且你也不想再和我们有牵扯对吧?”

  

  无言即代表着肯定的回答。

  日向垂下头,缓慢地长呼出一口气,排解胸口的压抑。

  

  他将自己的十指交叠在一起,相互摩擦。

  

  “以前我真的不明白,我们三人从小一起长大,可月岛只不过是你做了医生后才认识的家伙,你为什么会因为他而放弃我们。”

  “日向......”

  “但是今天我明白了。”

  

  日向的心头溢出一丝羡慕。

  他抬头看着山口,扬起了唇角。

  

  “你会斩断一切,选择他,就像他会为了你不惜做任何事一样,对吧?”

  

  山口怔怔地看着日向,沉默许久后终于笑了起来。

  眉眼之间满是柔情。

  

  “是。和阿月在一起,我只是山口。我所做的事情,都是出于我自己的意愿。”

  

  尾音一下刺进日向的嗓子,堵住了他的声音。

  他张了张唇,微颤着唤了声:“Black......”

  

  “山口。”

  

  山口笑着纠正他:“我是山口。”

  

  日向也笑起来,无奈地摇了摇头。

  他伸手揉乱山口的头发,手指擦过了对方左耳后的藤蔓刺青。

  

  “好,好。是山口。”

 

 

 

 

 

  轻轻掩上门,日向还没转身,身后就传来了声音:

  “你和那家伙都说了什么?怎么那么久?”

  

  他回头,对上影山的眼睛。

  

  “你还没走啊?”

  “嗯。”

  “留在这干嘛?”

  

  听见这句话,影山将手臂环抱在胸前,歪着头看日向:

  “我乐意,你有什么意见?”

  

  日向一下喷笑出声,舔了舔唇。

  

  “没意见没意见。那你要不要陪我一起进去做手术,防止月岛再动手脚呢?”

  “噢,可以啊。”

  “其实就算我不问,你也打算要一起进去的吧?”

  

  被影山狠狠瞪了一眼,日向却笑得更欢了。

  刚才几人对峙时,影山的小动作他全都看在眼里。

 

  那一举一动中透出的些许关心让日向心头的喜悦渐浓。

  与抢劫珠宝时让他感到刺激畅快的那种狂喜不同。
  此时的喜悦更像冬日清晨的朝阳,温柔和缓,一点点侵袭心脏,让他渐生眷恋。

  他看着眼前的人,想起了月岛与山口,心中溢出几分期待。
  • 这家伙还会再进一步接近我吗

  月岛打断了两人的笑闹,领着他们走进手术间。
  日向熟门熟路地躺在了手术台上,影山则在一边笨拙地穿着防护服。

  麻醉剂缓缓注入体内,意识渐渐涣散。

  日向缓缓地眨了眨眼,在他逐渐模糊的视线里,影山正举枪顶着月岛的头,厉声说了句:
  “喂!你可别再耍什么花样啊。”

  于是他张口唤了声:“影山。”便看见对方的目光移到了他的身上。

  月岛已不再是可以信任的家伙,日向却还是放任自己睡了过去。
  因为闭眼的前一秒,影山就在他身旁。

 

—— To be continued

评论 ( 10 )
热度 ( 59 )

© 药师寺郁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