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日】戏之*10

  乐手的脸上写满了疲倦,连续弹错两个音却还浑然不觉。

  

  影山收回了视线,偏头看向吧台里的酒保。

  他在心中默数着酒保打哈欠的次数,不时瞥两眼坐在对面数钱的男人。

  

  “你到底要数多少遍?”

 

  影山拿起面前的酒喝了一口。

  眉间又添了几分不耐。

    

  男人顿了顿,轻咳一声后将手中的那叠现金放回箱子里,谨慎地上了锁。

  继而从外套内袋里翻出一张纸条。

 

  “这是交易地点。”

 

  看着纸上所写的地址,影山迅速回忆起那处的地形,拟出了伏击方案。

  

  “我还知道参与交易的人员名单。”

  影山闻言抬头,就看见男人伸出了几根手指:“这个数。”

  

  • 又是钱。

 

  他没有动作,也没有回话。

  无言的视线惹得男人渐渐感到不适。

 

  酒保又拿出了一瓶酒,拔出酒塞的一瞬,影山也从口袋里翻出了支票甩给男人。

 

  男人舔舔唇,收好支票后拿起纸笔写下了一连串名字。

  将钢笔重重放下,他拎起身旁的箱子说了句:“谢谢惠顾。”

 

  谄媚的笑容惹人生厌。

 

  直至男人的身影彻底消失在酒吧门口,影山才伸手去拿桌上的那张纸。

  也没有去看上面的名字,就直接将它收回了口袋里。

 

  酒杯里的冰块又融化了一些。影山招手叫来酒保,让他换一杯酒。

 

  “请问您要喝点什么呢?”

  “Dry Martini。”

  “抱歉,现在暂时没有金酒了。给您调一杯Jackrose可以吗?”

  “Jackrose?”

 

  • 往白兰地里掺酸橙汁么?

  

  影山忽然想起了那个与酸橙同色的家伙。

 

  他冲酒保点点头,道了声谢。

  再次将目光投向舞台。

 

  演奏的曲子又换了一首,乐手的神情却依然倦怠如旧。

  

  酒吧内冷清寂寥,客人寥寥无几。

  乐手与酒保的状态也都是散漫又懈怠。

 

  • 无聊透了。

  

  Jackrose呈到了眼前。

 

  影山单手拿起酒杯,欣赏着酒精诱人的色泽。

  他将杯子凑到嘴边,轻抿了一口,在酒中品出了橙子的酸涩。

 

  余味刺激着口腔,在齿间回荡。

 

  他放下杯子,从口袋里翻出刚才得到的纸条。

  看着那张来自其他人的情报,他的脑中却浮出了日向的身影。

 

  将现金放在桌上,影山理了理衣服站起身,准备离去时忽然注意到了不远处的那个中年人。

 

  对方和一位女士面对面地落座于散台,显然正在谈论着什么。

  他也看到了影山,稍微愣了愣,微笑着冲影山点了点头。

 

  影山也扯起嘴角,点头致意,随后迈步离开了酒吧。

 

 

 

 

 

• 我到底在做什么?

 

暗色玻璃门让人看不见里面的景色,同时隔去了门内的声响。

影山停在两米开外,看着那扇门,有些头疼地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

 

有只红蛱蝶飞过了他的眼前。

 

影山一下愣了神。

忽然想起他初次来这里的时候,也曾在这条巷子里见过那种蝴蝶。

 

• 既然都来了,还是去和那家伙打个招呼好了。

 

他往前走了几步,伸手去推门,却听见了门锁撞击的声音。

 

“是锁着的?”

“你在干嘛?”

 

有声音从身后传来,影山猛地转回身,就见到日向提着一只购物袋站在几步之外。

 

“现在可不是营业时间。”

“Soleil不是从傍晚5点营业到凌晨的吗?”

“我最近歇业了,没在开店。”

 

日向说着,走到了门前背对影山,摸索起口袋翻找钥匙:

“被注射了那么多致幻剂,我总要休息一段时间吧。话说......”

 

他想忍住笑,转回头的瞬间却还是翘起了嘴角。

 

“居然特意跑来这里,你真的很关心我啊。”

“我才不是——”

“好了,进来吧。”

 

Soleil酒吧里的布置和影山上次来的时候别无二致。

 

他松了松领带在吧台边坐下,看着日向拿出购物袋里的东西。

牛排,土豆,蘑菇,洋葱,奶酪,黑森林蛋糕。

 

“你......要做饭?”

 

日向将购物袋叠好,收进了吧台下面。

 

“是啊。你吃过晚饭了吗?”

“还没有。”

“那正好。”

 

他舔了舔唇,看向食材摩拳擦掌。

 

“你在这里要怎么做啊?”

 

影山疑惑地四处扫视,看不出有哪个角落像是藏着一间厨房的样子。

见他这副样子,日向再次忍不住笑了出来,继而转身面向酒柜,取出了其中的两瓶酒。

将双手伸进酒柜空出的两个位置里,他似乎拉住了什么机关,用力往左右一推。

 

酒柜从中间裂开,朝两边滑去,料理台出现在影山的眼前。

 

“呃......”

 

他惊得有些说不出话,一是震惊于这个酒柜的设计如此别致。

二是震惊于日向竟然在贩卖情报的酒吧里安了间厨房。

 

在做生意的地方下厨......他真的分不清日向究竟是很喜欢生意还是很喜欢下厨了。

 

“不用这么吃惊吧?我偶尔会在这里过夜,准备一间厨房也很正常啦。”

日向不禁失笑,转身将食材抱到了料理台上开始处理。

 

“那么,你今天想要什么情报?”

“我不是为了情报来的。”

“这样啊。那,就是为了我?”

 

没有听见影山的回答,日向也不心急。

 

他慢悠悠地走到酒柜旁,挑了一瓶香百利倒进高脚杯里。

在杯口放上装饰,日向捧着酒,转身递到影山面前。

 

“请,餐前酒。”

 

日向又转了回去。在他转身的瞬间,影山的视线就放肆了起来。

 

他微低着头处理食材,脖颈稍稍弯出一道弧线。

偶尔侧过脸的时候,影山能看到他左耳后的刺青。

 

颜色浅淡,却依然妖冶夺目,摄人心魄。

 

食物的香味飘进鼻腔,饥饿感诱着影山渐渐放松。

日向将毛衣袖子卷到了臂弯处,举起一瓶佐料往锅里倒。

 

影山看着他前臂绷起的肌肉,舔了舔唇。

 

视线继续沿着脊椎滑落,描绘着日向稍有些纤瘦的身形。

最后在他的后腰处游离不去。

 

毛衣下摆没有扯平,左边的一侧堆在了日向的皮带上。

 

被布料包裹着的臀部一览无遗。

圆润的形状惹得影山下意识地握了握右拳,回忆起了那处的手感。

 

以及圆润深处的紧致。

 

“好了,久等了。”

 

日向忽然转过身,吓退了影山腹部渐渐升起的热度。

牛排、奶油蘑菇浓汤、芝士土豆泥呈到面前,影山才反应过来......

 

不知不觉中,他竟然盯着日向看了一次下厨的时间之久。

 

“味道怎么样?”

 

呈上晚餐后,日向就一直将前臂撑在吧台上,上身前倾注视着影山。

 

影山用刀叉切下一小块牛排,送入口中,尝到了鲜嫩与香甜。

他舔了舔唇,将酱汁的余味卷至舌尖,轻声道:“好吃。”

抬起头时,他正好与日向四目相对,撞进对方眉眼间的笑意里。

 

拿着刀叉的手忽然颤了一下。

他轻咳一声,眼神飘忽着躲避对方的笑容,匆匆低下头继续切肉。

 

• 我是白痴吗?他只是笑一下而已,我心跳个什么劲啊!

 

“用红酒做的牛排很香吧?啊,我也好想吃啊。”

“你的那份没有用红酒?”

“这份用的是菌菇汁啦,现在要避开一切有可能扰乱神经系统的东西。”

 

一句话再次提起了先前被注射致幻剂的事情。

 

影山进食的动作顿了顿。

片刻过后,他一边切肉一边观察起日向的表情。

 

“你的身体还好吗?”

“还好啦。我有在按时服药,也会定期去找月岛做检查。只是月岛说现在还不能掉以轻心,需要耗费一段时间来确认是否存在后遗症。听说枭谷的那种致幻剂后劲还蛮大的来着。”

 

日向漫不经心地说着,拿起杯子喝了一口柠檬汁。

却是影山听完这话后皱起眉,捏紧了刀叉。

 

“你要尝一口我的吗?”

 

日向切下了一小块牛排,准备将手里的叉子递给影山。

对方却忽然起身凑了过来,张口含住了肥美的牛肉。

 

右手还轻握着日向的左手腕。

 

“嗯,菌菇汁的也很好吃。很甜。”

 

影山嚼着牛排坐了回去,只留日向还怔怔地举着叉子。

手腕刚才被握住的位置微微发烫,热度一点点爬上了他捏着叉子的指尖。

 

日向终于缓回了神,迅速将脸瞥向一边。

 

• 只不过是调情而已,以前也没少做这种事。

• 我干嘛要脸红啊?!

 

晚餐很快就所剩无几,在喝柠檬汁的间隙里日向忽然问道:

 

“还有蛋糕,你要吃吗?”

“不是只有一块吗?”

“可以一人一半啦。”

 

平日里明快爽朗的声音此时有些软糯,含糊不清地呢喃着像是要掩饰什么。

 

影山觉得疑惑,正想发问却忽然感觉到有什么东西蹭过了小腿。

软软的,毛绒绒的,热乎乎的,会动的。

 

他弯下身去看,正好对上了吧台下面那只黑猫的眼睛。

 

“啊啊啊啊啊!——”

 

影山猛地起身撞开了椅子,后退了一大步。

 

“你干嘛反应这么大啊?”

“这......这......这是......这是什么东西?!”

“猫啊,我养的猫。”

 

黑猫仰着头与影山对视了一会儿,忽然跳上影山刚坐过的椅子,又借着椅子跃上了吧台。

 

日向轻轻拍了拍黑猫的脑袋,又抚摸起它的背部。

继而冲影山问道:

 

“你怕猫?”

“不,不是。只是......”

 

影山挣扎了很久,还是小声说出了口:

“从小到大,动物好像都很讨厌我,久而久之我也就......不太擅长接近它们。”

 

日向怔了怔,沉默片刻后忽然喷笑出声。

 

“噗,好可爱。”

“哪里可爱了?!”

 

捂着肚子笑够了,日向才继续说道:“它不会讨厌你的,过来摸摸看啦。”

 

“......”

“过来啦。”

 

日向的手指在黑猫的脖子处轻挠,它享受地闭上了眼扬起下巴,不时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

 

犹豫挣扎了很久,影山才终于上前一步,将右手伸到黑猫面前。

黑猫忽然睁开了眼,影山也惊得顿住了动作,浑身僵硬。

 

短暂的僵持之后,黑猫站起来走了一步,又压低身体伸起懒腰。

 

再站起来时,它的脑袋正好抵住影山的手掌。

影山下意识地想缩回手,黑猫却忽然转动脑袋,蹭了蹭影山的掌心。

 

“哎?”

“看吧,我就说它不会讨厌你的。”

“你怎么知道?”

“因为,它的名字叫‘阿影’。”

“......那算什么?”

 

黑猫亲昵的行为使影山渐渐放松,转着手腕主动摸上了它的头。

甚至学着日向的动作挠起了它的下巴。

 

“它是孟买猫吧?”

“你明明就很了解动物嘛。”

 

影山忽然学着猫发出一声了“喵”,日向一下没忍住,赶紧将脸偏去一边憋笑。

 

再转回头时,日向的目光落在了影山的侧脸上。

望着他牵起的嘴角与眼中的兴奋,日向一点点收敛了笑容。

 

他垂下头,捏着叉子玩起餐盘里剩下的西蓝花,忽然开了口。

 

“影山。”

“什么?”

“乌野的固定情报商在两个月前死于一场恶战,对吧?”

 

影山闻言顿住了动作,转头看着日向。

 

“他和我的关系还算不错,举行葬礼时我也在场。”

 

日向将目光投向酒吧大厅,空洞得似乎在追忆那场声泪俱下的送别会。

他沉默了一会儿,再开口时嗓音有些沙哑。

 

“现在,他不在了。我猜,泽村先生一定对你下达了什么命令吧。你主动接近我只是为了拉拢我,这点自知之明我还是有的。”

 

黑猫忽然翻了个身,撞倒了杯子,残余的柠檬汁洒了一地。

 

“我是对你......”

日向顿了顿,仔细斟酌着用词。

“很感兴趣。我原本以为自己可以毫不在意地陪你玩下去。”

 

他挠挠头,不着痕迹地咬了咬下唇:“但是,果然不行。”

 

稍稍平复好自己的情绪,日向终于看向影山。

眼中再无任何波澜,平静得如一汪死水。

 

“我问你,你是作为乌野的指挥官来找我的,还是以影山飞雄的身份来找我的?”

 

沉默压得胸口难以呼吸。

 

影山的舌头舔过自己的齿间,尝到了晚餐的味道。他低头看着面前的餐盘,抿紧了唇。

黑猫忽然从吧台跃到影山怀里,在他腿上找到舒服的姿势趴了下去。

 

“我是以乌野指挥官的身份来找你的。”

 

低沉动听的嗓音击碎了日向心底的最后一丝希望。

他缓慢地眨着眼,将视线从影山身上挪开,动手收拾起餐盘。

 

“但是作为影山飞雄,我很高兴能吃到这顿晚餐。”

 

影山抬起头直视日向,一字一顿地说道:“那个蛋糕,我也想要一人一半。”

 

寂静再次蔓延,空气却已不再压抑。

日向将手中的盘子放进洗碗池,转身用双手撑着吧台。

 

“除了西餐之外,我的日式料理也做得不错。要尝一尝吗?”

 

正在酣睡的黑猫晃晃尾巴,打了个哈欠。

影山抚摸起黑猫,看着日向应道:“要。”

 

笑容渐渐回到日向的嘴角,他不再掩饰,肆意地笑起来。

 

“你不会骗我的,对吧?”

 

影山注视着那双眼睛,目光渐渐放柔,却始终没有回答。

他端起自己的酒杯,将杯子轻轻碰上日向的嘴唇,然后他也倾身,吻上了杯口。

 

 

 

 

 

踏入公寓大厅,日向挥手冲管理员打了声招呼。

 

“大叔,我回来啦。”

“噢!今天回来得那么早?”

“要招待客人嘛。”

 

他笑了笑,领着影山走向电梯。

 

刚刚站定,口袋里就传来了震感。

日向翻出来看,是一封邮件。

 

【发件人:Gray

  我说你啊,再怎么玩也该有个限度吧。】

 

他盯着邮件挣扎了一会儿,最后还是选择了删除。

 

“你要带我去哪?”

叮的一声,电梯门敞开。

日向踏进电梯,按下了楼层才回答影山的问题。

 

“我家啊。”

“家?”

 

影山一时有些无法理解这个词汇。

 

“对,家。不是那些用来掩人耳目的临时住所,而是我家。”

 

影山站在日向身后,忍不住以怀疑的目光打量他的背影。

日向却忽然转回头,冲影山绽开了笑容。

 

怀疑彻底消失了。

 

口袋里的手机震了震,影山翻出来看。

是一封邮件。

 

【发件人:菅原前辈

  现在立刻回总部。】

 

他握着手机的右手渐渐收紧,最后还是按下了关机键。

 

“我家在20层。”

 

日向说完这句话后再也没有开口。

楼层数字不断闪烁,显示着他们此时正在8层。

 

电梯在10层停下,一位抱着孩子的女士进了电梯。

 

日向微笑着向对方点头致意,侧身给她让行。

狭小的空间里寂静无声,温度逐渐蜿蜒上爬。

 

电梯上升到15层,影山忽然伸手按下了16层。

 

日向瞥见了影山的手,心头涌上一阵难以排解的失落感。

他忍不住垂下了眼,轻抚几下怀里的黑猫。

 

电梯到了16层,日向回头想要和影山道别,却忽然被他抓住了手臂一把扯出电梯。

 

踏出这间电梯的瞬间,对面的电梯正好开了门。

影山拉着日向走进去,按下了20层的按键。

 

一连串的动作让日向抱不住黑猫,它直接从他的怀里跳了下去,发出了一声“喵~”

 

电梯门关上的瞬间,影山就和日向面对面地紧贴在了一起。

心跳透过衣料直抵对方的胸腔。

 

电梯节节攀升,影山却觉得自己正在加速下坠。

 

日向感觉到抱着自己的那双手臂又收紧了一些。

低沉的嗓音在他耳边喃喃道——

 

“我才不会逃跑呢。”

 

—— To be continued


周更的好习惯顺利保持了两个月真是可喜可贺

但其实...... 我的实际手速并没有那么快的

这段日子能稳定周更全仰仗仓库里的存粮

而我最近一个月又一直在写910的贺文

所以 更到现在 我 终于 彻底地 弹尽粮绝了......


最要命的是 我返校了 嗯 暑假拜拜


那么 接下来本篇将进入不定期更新阶段

很抱歉辜负了大家的期待 对不起orz

评论 ( 25 )
热度 ( 50 )

© 药师寺郁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