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日♥910贺】有幸*01

架空 酒吧歌手影山×乐队鼓手日向

没有感情线 萍水相逢 与爱无关

☀  ☀  ☀  ☀  ☀

6.21 - 日本 - Night Breeze

 

日向是不抽烟的,但他收到那封邮件的时候,真的气得非常想来上一口。

【发件人:黑尾
 抱歉!突然有点急事要处理,我和研磨的手机都快没电了,晚点再联系你。】

他重重合上了手机盖,觉得不解气。
于是又翻开手机,用力摁下一串号码。

“对不起,您呼叫的用户已关机。”
“你知道今天的太阳有多毒辣吗?你这笨蛋!大笨蛋!我要把研磨藏到世界的尽头让你再也找不到他!”

即使对面是忙音,日向还是对着手机大骂了一通。
不过他骂人的词汇翻来覆去也只有那几句“笨蛋”、“白痴”和“混蛋”。

挂了电话,眯起眼望向夕阳,日向忽然认真地思考起该把研磨藏去哪里才算是“世界的尽头”。

即将散尽的夕阳洒到身上已经没了什么温度,但日向是在下午就从宫城出发赶来这里的。背着贝斯顶着烈日,到达东京后耐心地等着黑尾和研磨出现。

他的后背已经湿透了,又因背着贝斯包,汗湿的T恤紧贴在身上。

他把贝斯卸了下来,立在脚边。
当作手杖一样借力支撑着自己的身体。

右手拽着衣领来回拉扯,将凉风灌进胸口。日向在今天第一次萌生了“根本不该为了生日会而赶来东京”的想法,再想得远一点,他甚至觉得根本不该和黑尾研磨那两个损货交朋友。

末了,他又更正道:“不,只有黑尾。”

被人“骗”来东京,却被放了鸽子。
还有比这更糟糕的生日吗?

“算了,列夫和木兔、赤苇是无辜的。”
他说着,翻出了手机按下列夫的号码。

“对不起,您呼叫的用户已关机。”
日向顿了顿,又在联系人列表里找到木兔。
“对不起,您呼叫的用户已关机。”
他额上的青筋抽了一下,又用力敲下赤苇的号码。

“对不起,您呼......”

日向没听那温柔的女声说完,就狠狠挂断了电话。
同时在心里确认了一个事实——

那帮家伙们绝对是故意的!

 

现在已是黄昏时分,街道两侧满是提着公文包或购物袋的归家人。落在日向视野中央的那盏路灯忽然亮了起来,以一盏为起点,其他的路灯也依次亮起延伸至远方。

 

日向望着这街景出神,不知不觉扬起了嘴角。

 

他提起贝斯包挎回背上,迈步离开了这个地方。

距离生日会还有一小时,他决定先找个地方坐坐再打车去举办生日会的那家餐厅。

 

转过这个街角后,日向忽然停了下来。

 

霓虹灯牌上镌刻着店名,“Night Breeze”的字样闪烁着蓝色的微光。

日向身后正好有一辆自行车驶过,骑车的人拨响了车铃。

他透过酒吧的玻璃窗看见了正在调酒的酒保,认出他所做的那一杯鸡尾酒是Blue Hawaii。

 

日向深吸一口气,嗅到了空气中的清香,然后他推门走进了酒吧。







“一杯Blue Hawaii,谢谢。”

“好的,请稍等。”

 

酒保注意到日向背上的贝斯,冲他绽开的笑容也更亲切了几分。在酒吧工作的人,对玩音乐的人总是会多那么几分好感的。

 

在等待的间隙里,日向卸下了贝斯,四下环顾起这家酒吧。

 

Live型的酒吧里只有几张卡座放置在角落,倒是一堆散台错落有致地铺满了整个大厅。舞台前腾出了一片稍大的空地,估计是留给粉丝们在演出时拥挤着欢呼尖叫的。

 

这个时间,人还很少,大都坐在吧台边饮酒,舞台前倒是落得冷冷清清。

 

日向翻出手机,又给黑尾打了个电话,却还是忙音。

他啧了一声,有些烦躁地咬了咬下唇。

忙音的另一面忽然有了声响,他的左耳听见了一个沙哑的男声。

 

男声简单地介绍着自己的乐队,又轻哼了几句,似乎是奏响乐曲前的清唱。

 

声音忽然停了。短暂的安静过后,嘶吼声穿透了日向的耳膜。鼓点的速度伴着吉他的节奏急速飙升,乐声交织成一把利剑刺入了半空,疯狂搅动着,将酒吧内的空气刮得稀薄。

日向微张着唇,呼吸有些凌乱。他感觉到自己的身体正在发热,传入耳中的歌声似刀锋缓缓割破他的皮肤,温柔却绝情。

 

血液叫嚣着要往外流淌,胸腔好像缺了氧,里面的心脏跳动得发疼。

 

日向转头看向舞台,视线落在那个握着麦克风的黑发男人身上。

他微眯起眼盯着前方,嘴角的弧度写满了得意与嘲讽。

 

他再次拔高了音量仰起头嘶吼,歌声转了个调化为一支箭,百转千回而来射中了落入Blue Hawaii里的冰块。

 

直到酒保将鸡尾酒推到日向面前,他还紧盯着那个男人移不开视线。

强烈的违和感扰乱了他的心跳,他渐渐皱起眉,右手也攥成了拳。

 

他回忆起男人仰头的那一瞬间。

 

这歌声布满尖刺,可是被光束模糊了的那双眼睛里,分明没有丝毫戾气。







影山张着唇微微喘息,手指无意识地松开了麦克风。他盯着头顶的射灯感觉有些恍惚,额上的细汗滑落到眼尾,他抬手抹去的同时匆匆说了声谢谢,转身跳下舞台。

肌肉深处涌出一股仿佛交欢过后的疲惫感,他走了几步脚下有些不稳,却还是着急地想要回到后台。今天是他母亲的生日,他要赶快打个电话回家。

 

走进后台的门已到了眼前,他的右手臂却忽然被紧紧抓住,用力之大甚至让他有些吃痛。

 

影山疑惑地回头,看见了一个背着贝斯的男人。

橙色的卷发甚是惹眼,在他面前微微晃动着,一如徐徐升起的暖阳。

 

“喜欢!”

“啊?”

 

影山不明所以地回应了一声,接着就看见那个男人绽出了一个笑容:

“我超喜欢你的歌声的!”

 

乐队的其他成员也下了台,推了推影山的肩膀。

“影山,走了。”

“噢。”

抓着他的那双手已经卸了力,那个男人却还在对着他笑。







日向站在原地,望着眼前的男人转身推门走进了后台。

放在口袋里的手机忽然震动起来,他拿出来看,是列夫的来电。

 

“列夫?”

“日向,你现在在哪里?”

“一家叫Night Breeze的酒吧。”

“你把定位地址发给我。”

 

日向有些不明所以,却还是调出GPS的界面,将自己的位置发了过去。

 

“正好正好。我和黑尾他们现在就在邻街。”

“啊?黑尾?他们?”

“我们到了,你出来吧。”

 

没等日向反应过来,列夫已经挂了电话。他盯着通话结束的界面出神,愣了愣才合上手机朝门边走去。推开门的一瞬,砰地一声,数条彩带从天而降落在了日向的头上。

 

“Surprise!”

 

列夫和木兔、赤苇拿着彩带喷瓶分别站在两侧,黑尾坐在驾驶位上扒着车门笑得狡黠,而研磨则站在日向的正前方,含着一根棒棒糖倚靠着车门。

停在酒吧门前的那辆车被各种装饰打扮得花里胡哨,车尾甚至还悬着一丛彩色气球。

 

“抱歉抱歉,傍晚那会儿木兔那个笨蛋买错了喷漆,我们只好集体失踪重新装饰这辆车,让你久等啦。”

 

日向被惊得张着唇却说不出话,配上挂了一头的彩带,看起来甚是滑稽。研磨看他这样,忽然有些想笑,于是走上前给他递了一根棒棒糖。

 

“吃吗?”

“啊,噢,谢谢。”

“哈哈!日向,你现在是不是感动得连话都不会说了啊?”

 

木兔兴奋地凑到了日向眼前,等着他的回答。

 

“那个...... 把车搞成这样是会被交警扣下来的吧?”

“喂,这可是我们特地为你准备的惊喜!”

“就是!你别说这种破坏气氛的话啊!”

 

黑尾看着木兔和列夫脸上颇为不满的表情,放肆地大笑了起来。

 

“在被扣下来之前,我们先开着它去兜一圈吧,上车!”

 

刚走出一步,日向就觉得后背重得发疼,于是卸下了贝斯抛给列夫。

“喏,你的贝斯。”

“谢谢,特地从宫城带过来辛苦你啦!”

“既然知道我辛苦就不要把你的乐器落在我家啊。”

列夫打着哈哈,敷衍了过去,揽住日向的肩把他往车里带。

 

关上车门的一瞬,日向转头看了眼那家酒吧的招牌。

 

“Night Breeze”的字样闪烁着蓝色的微光,在夜幕中颇为明亮。

他忽然想起了那个男人的眼睛,是比这招牌的浅蓝更深沉几分的墨蓝。

 

汽车起步,日向也侧身倚靠在了车窗上。

身体随着飙升的车速飞驰,他在心里轻声念道——

 

• 我最喜欢蓝色了。







影山握着手机的掌心微微发热,忽然很想点上一支烟。

耐心地听着电话那头的温柔女声说完,他才开口应声。

 

“嗯,我知道了。”

“不管发生什么事,身体最重要,你一定要好好照顾自己。”

“好,我会的。”

“那就先不聊了,等会儿你还要去跑下一场演出吧?先去忙吧。”

“嗯,行。妈妈——”

 

他顿了顿,有些不好意思地揉了揉耳垂,才轻声说道:“生日快乐。”

 

挂断了电话,影山收好手机往准备室走去。手指在口袋里摸到烟盒,他拿出来想要抽一支,忽然想起了母亲刚才的嘱咐,于是又将烟盒塞回了口袋深处。

 

半掩着的门缝里渗出一丝光亮,影山正准备推门进去,却听见里面的声音提到了自己。

 

“都怪影山。”

“你这话也说得太绝对了吧!”

“喂!你们别吵了!”

“如果不是因为影山,我们怎么会沦落到只能在人家刚开门的时候演出?”

“你给我闭嘴!”

“你看见刚才的情况了吗?酒吧里才有几个人啊?哪有人在听啊?谁会注意你啊!”

“如果你的音乐真的很棒怎么可能会没人听?别把错全推到影山身上!”

“噢,那你的意思就是怪我咯?找不到好地方演出都怪我咯?”

“我们能在这里演出,都是影山努力争取来的,你闭上那张臭嘴!”

“可你别忘了我们被解约就是因为影山!因为他固执己见地顶撞了井上先生!”

“你这混蛋!”

“难道我有说错吗?浑身是刺的家伙永远都会刺伤别人!”

 

影山盯着投射到地面的那一道光芒出神,没有理会门内打了起来的动静,径直走出了后台。

 

呼吸到酒吧大厅的空气,胸口的压抑却没有减轻半分。

影山下意识地环顾四周,想要寻找之前遇到的那个惹眼的橙色。

 

此时的酒吧已经热闹了起来,可他细细搜寻了两三圈,始终不见心中所系的那个身影。

 

影山垂下眼,掩去了眼里的失落。他将手插进口袋里触到了烟盒,于是迈步走向门边。推开门,夜幕中的街道映入眼帘。汽车闪着车灯快速驶过他眼前,父亲牵着孩子缓步走过他身侧。

 

车声人声灌满了双耳,他却感到一阵无法排解的空虚。

 

影山缓慢地呼出了一口气,仰头望向没有星星的夜空。

他无力地转过身,走进酒吧旁的巷子里。

 

脚下触到一块石头,影山用力将它踢去了一边,后背贴着墙缓缓坐下。

 

从口袋里翻出烟盒,他拿出一支含进嘴里,点燃了橙色的火焰。

深吸一口后再吐出,他透过飘散的烟圈看到了酒吧的后门。

 

即使是后门,也悬挂着一块霓虹灯牌。

 

“Night Breeze”的字样透着微光,落在那墨蓝的瞳孔里像极了闪烁的星星。

影山将视线撇去了一边,星星即在夜空中消失。

 

他抬手挠乱了头发,轻声喃喃道:“既然喜欢,就多和我说几句话啊。”


—— to be continued


不知道还有没有人记得?

我去年写的910贺文就是提前一周倒计时日更的

那么 今年 我也会把这个优良传统沿袭下去

对!没错!这篇将会每天一更!一路更到910!


*划重点*

本篇出现的所有人物之间均无感情线

没有任何CP成分 全员都只是朋友 大家可放心食用

评论 ( 19 )
热度 ( 54 )

© 药师寺郁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