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日♥910贺】有幸*04

9月10日倒计时三天

☀  ☀  ☀  ☀  ☀

9.08 -日本- A Moment

 

日向睁开眼的时候,正好看见少年从前方经过。

 

他的目光追随少年而去,望着他一跃而起,只靠自行车的前轮着地转圈。

几秒之后,少年一个失误把自己狠狠地摔去了一边。

 

“栗田,你的重心太靠前了,试着往后一些。”

“啊!日向前辈!”

“噢!早啊!”

 

日向笑着和少年打过招呼,又继续指点了他几句。

 

这座废弃的公园里人声嘈杂,滑板与自行车交错并行。

女孩脚踩直排在U型坡道腾空跃起,引来阵阵欢呼后又滑上了跳跃台。

玩跑酷的青年迅速冲向一堵墙,脚踢墙面后向上翻转,完成了一个完美的后空翻。

 

少年和日向道了别,跨上自行车直奔U池。

 

头顶的太阳有了越来越盛的趋势,日向再次闭上眼阻隔阳光。

他展开了双臂和腿脚,往后一靠,随意地倚在身后的阶梯上。

 

“研—— 磨——”

“嗯?”

“我还是想不起来。”

“那你继续想不就好了。”

 

日向闻言睁开眼,有些不满地朝坐在身边打游戏的人看去。

 

“你好冷漠啊,研磨。”

“嗯。”

“......”

 

他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索性站起身,拿起放在旁边的滑板往阶梯下一抛。

 

“我去转一圈。”

“注意安全。”

 

日向只上前了一步,微曲膝盖后用力地向上跃起,横跨了几层阶梯稳稳地落在了滑板上。

 

研磨从游戏机里抬起头,目送日向踩着滑板远去。

直到日向的背影彻底消失在视线里,他才轻喃了一句:“真厉害啊。”

 

“噢!日向!好久不见啊!”

“好久不见啦,宫原。”

 

“矢岛!你的调节带松了噢!”

“啊!真的!谢谢提醒啊。”

 

“是日向!日向—— 过来比赛啊!”

“抱歉抱歉!今天不想玩那个,下次吧!”

 

日向笑着和熟人们打过招呼,终于绕开人群,滑出了公园。他忽然蹲下身,拔起了草地上的一株野花,握在手里把玩,右脚不时发力,让滑板带着自己朝他所熟悉的那个隧道滑去。

 

黑暗骤然落下,阳光被彻底甩在了身后。

 

墙壁上的涂鸦色彩繁杂,和隧道里的微弱灯光糅合在一起,不停地向后掠去。

日向的眼角瞥到了那面墙,猛地踩停了滑板,在隧道内造出一阵响亮的回音。

 

他缓缓走近那面墙,伸手抚上了那片涂鸦。

 

手指触碰到冰凉粗粝的墙面,指尖被摩擦得微微发热。

他盯着那个吐着长舌的鬼面涂鸦出神,片刻后笑了起来。

 

“幸治真的很喜欢这种东西啊。”

 

他笑着将野花放在那片涂鸦下,又继续踩着滑板向前。

将有关前队友的回忆留在了原地。

 

前方的光越来越强,一阵目眩过后,日向滑出了隧道,停在生了锈的铁制高架前。

 

他俯身抱起滑板,小跑着冲向了高架。

在楼梯上踏出一连串响亮的动静。

 

掌心因为触碰扶手而摸了一层锈,日向却毫不在意,继续沿着楼梯快步向上。

 

迈过最后一格楼梯的瞬间,强劲的风迎面袭来卷乱了他的头发。

站在城市高处才能看见的美景也映入了他的眼帘。

 

日向将滑板放在一个三角处,小心地走到了高架的边沿,缓缓坐下。

 

脚下腾空的感觉刺激着他的心脏,热烈的阳光更是点燃了他的体温。

汗珠从额上滑落至眼尾,日向抬手将它擦去,同时展开了双臂享受高处的劲风。

 

远方的街道上车流不息,落在他眼中却只是一个个小小的点。

 

日向从口袋里翻出一张纸和一支笔。

在那张写了几行的乐谱上又添了一些音符。

 

“我试图寻找来时的路。”

“却发现早已...... 早已......”

 

正式加入新乐队的那天,日向第一次做了那个梦。

 

同样的梦境后来又出现过几次,可每次醒来后他都想不起梦的内容。

只记得有一段旋律在梦中反复回响,应该是C调,又好像是A调。

 

每次做了那个梦,他都试图把那首曲子写下来,可是他想不起来。

 

“早已迷失其中。”

“他一直...... 一直......”

 

在日向的印象中,他曾听过的一首歌和他梦中的曲子很像。

不是曲调,而是那首歌的感觉。

 

由温和到锋利,经过了喧嚣后,又归于宁静。

 

可是他甚至想不起那首歌是什么。

只能哼出一些断裂的音节。

 

“他一直...... 一直在......”

 

日向用手指一下一下地敲击着铁架,努力在记忆中搜寻。

却还是想不起这里之后的曲调和歌词。

 

数分钟后,今早醒来时残存的一点点感觉终于被风彻底吹散了。

 

“啊—— 到底是什么啊——”

 

日向大声喊叫着发泄烦躁,左手也跟着卸了力。

半空白的乐谱被风卷进了城市的画幅里,在朝阳的照射下,泛起微光。







“我试图寻找来时的路,却发现早已迷失其中?”

“不对,还要再低一些,是这样唱的——”

 

日向随意地把玩着鼓棒,轻哼出声纠正木兔的错误发音。

 

“唔......”

 

木兔将手臂环抱在胸前,歪着头沉吟了一会儿,又看向旁边的列夫。

 

“列夫,你知道是什么歌吗?”

“让我想想...... 啊!我知道了!”

 

日向蹭地一下站起身,手臂碰到了踩镲。

清脆的颤音在排练室里回响。

 

“冉冉上升的气球,碰到天花板后破了。直到好多东西都失去了,花儿也谢了。”

“不,列夫,这首歌是......”

“啊!我也知道了!”

 

木兔一下来了精神,甩掉了鞋子跳上沙发跟着列夫一起唱。

 

“我还是一直在等着你。满头大汗的季节里,我们在长堤上看着落日。”

“一阵凉风,吹拂着我们。说要找个什么喜欢你的理由,认真去找的话是真的有喔。”

 

音箱里忽然传出一阵旋律,完全不在调上的清唱有了伴奏。

黑尾强忍着笑按起了键盘,陪着胡闹的那两人玩了起来。

 

日向耷拉着双臂僵在原地,片刻后举起了两根鼓棒,用力砸向木兔和列夫。

 

“你们根本就是在唱另一首歌啊喂!”

 

屏幕上跳出了Game Over的字样。

研磨从游戏机里抬起头,冲着黑尾问道:“阿黑,外卖什么时候到?”

 

“应该再过五分钟就来了吧。”

“我想追加一份苹果派。”

“好好。”

 

黑尾起身走向沙发,捞过手机拨通了外卖的电话。

经过架子鼓的时候顺势勾住了日向的肩,揉乱他的卷发。

 

“实在想不起来就先别想了,慢慢来。”

 

他用力揽了揽日向,笑着说道:“我们等得了。”

 

排练室外终于响起了敲门声,木兔雀跃着冲去开门。

披萨、汽水、苹果派的味道溢满了整个房间。

 

列夫拿起一小块披萨,张口就咬下了大半,扯出一条长丝。

“唔!木兔前辈—— 嗯?!”

他转头往旁边看去,就见木兔也咬着披萨,扯出的丝比他的还要更长几分。

 

“哈哈哈哈哈哈,你们在干嘛啊?为什么要比这个啦!”

 

日向差点喷出了嘴里的汽水,抱着肚子倒在沙发上笑得前仰后合。

 

“日向绝对扯不出丝!”

“对对!绝对扯不出来!”

“你们说什么?!”

 

研磨吃完了一块披萨,伸手想去拿苹果派。摆放食物的桌子就快要被打闹的三人撞倒,黑尾迅速上前一步扶住,没有让桌子倒下。他小心地拿过苹果派,从中间掰断,递到研磨手里,同时转身冲另三人说道:“你们别再比拉丝了,快点吃完继续排练啦。”

 

木兔拿过汽水匆匆灌了几口,鼓着双颊蹿回了自己的位置抱起吉他。列夫趁日向不注意的时候,伸手穿过他的腋下,把他举了起来放到架子鼓边,惹来日向对他一阵拳打脚踢。

 

“好了好了,别闹了,开始吧。”

 

乐谱翻了一页,是先前没有练过的曲子。

按照排练的惯例,每人要轮流用自己的乐器solo一次。

 

列夫用掌心摩擦着指板边沿,皮肤渐渐有了热度后才摁下音品,手指灵活地拨动起琴弦。

 

低沉浑厚的音色抚平了所有人的玩闹心,大家都收敛了笑容,将自己的乐器紧握在手中,仿佛那不是用来弹奏的乐器而是战斗的武器,他们将带着它踏上竞技场,披荆斩棘。

 

第一小节结束后,曲调逐渐变得激昂。

列夫击弦过后跟着调子摇晃起身体,脚下也前后踢踏着,在木地板上踩出了节奏。

 

听到他弹完尾音后,日向毫不犹豫地踏响了底鼓,分出一丝注意力去看乐谱。

 

右手的速度愈来愈快,紧绷着的肌肉生出几分酸胀感。日向习惯性地抛起鼓棒,借抬手握回鼓棒的动作缓解了肌肉的酸痛,配合着左脚的动作继续敲击踩镲。

 

乐声由贝斯到鼓,由低缓沉静到狂躁喧嚣,排练室里的温度也随之升高。

 

木兔一直虚握琴颈望着日向,在他重重地敲完尾音后迅速扫起了弦。研磨站在一旁垂着双臂,毫无动作,等待了十秒之后,也摁着音品加入了木兔的节奏里。

 

凌厉的乐声滑弦成剑,割破皮肤释放了血液里的狂躁因子。

 

故意卖弄着指法弹完了尾音,木兔高举起右手打了个响指,指向黑尾。

黑尾笑了笑,转身用力地摁下了琴键,在麦克风前仰起头高声嘶吼。

 

直白露骨的感情经由沙哑的嗓子宣泄而出,渗入了鼓膜直抵心脏。

 

黑尾唱完后只停顿了五秒,又一次用力地按下了琴键。

其他乐器也在同一瞬间默契地融进了他的琴声里。

 

齿轮咬合完毕,这一曲所述的故事终于拉开了序幕。

 

鼓手通常坐在乐队的最后方,大家的一举一动都能尽收眼底。

 

日向的目光落在黑尾的身上,望着他灵活地控制着手指快速滑过琴键,然后高举起双臂,身体稍稍后仰,歌声也随着这一动作升了个调。他的视线又投向了研磨,发现对方在不需要旋律吉他的间隙里垂下了双臂,悄悄偷懒。

 

木兔抱着吉他倾身扫弦,故意耍帅的举动惹来了列夫的效仿,于是两人一齐在黑尾的身后夸张地前仰后合起来。排练室里的落地镜反射了这一景象,黑尾忽然转了身盯着木兔和列夫,笑得愠怒又狡黠。

 

一曲在笑闹里终了。

 

头顶的灯光照射得他的眼前浮出了光晕,日向怔怔地望着自己的这支乐队,忽然大喊出声:

“那个!抱歉!今天就先到这里吧!我又想起了一点旋律,现在马上去写!”

 

“啊?什么?”

“喂!日向——”

“你要去哪里啊?!”







服务生手捧托盘走向桌边,将蛋糕放在了日向的面前。

雪白的奶油上缀着一颗草莓,落在店里的暖黄灯光下,甜而不腻。

 

日向微笑着冲服务生道了谢,又将注意力放回了笔尖。

 

笔尖在纸上顿了顿,留下了几个墨点。

他的目光始终黏在乐谱上,对着最后一段空白出神。

 

食指和拇指微微使力,笔就在右手上转了个圈。

 

“应该怎么收尾呢......”

日向轻声呢喃着,叉起草莓含进了嘴里。

 

清甜在口中漫开。他嚼着草莓抬起了头,四下环顾这家店。

 

吊灯的暖黄光芒映在那对情侣的脸上,衬得他们唇边的笑意更浓了几分。

小女孩兴奋地扒在甜品柜边,回过头笑着向身后的父亲眨眼撒娇。

服务生捧着托盘在店内走动,与同事擦肩时总是会笑起来为对方加油鼓劲。

 

日向望着这场景,缓缓牵起了嘴角。

 

心口的烦躁散去了几分,他闭上眼深吸了一口气,向后仰去让自己陷进沙发里。

眼前的黑暗中浮出了几缕微弱的光,他努力地集中起注意力,试图抓住脑海里飘浮的音乐。

 

清脆的叩击声打断了他的思绪。

 

日向睁开眼,扭头朝右边看去。

隔着落地窗看见了那个熟悉的人。

 

“影山?!”

 

高挑的影子由远至近,有那么一瞬间遮住了吊灯,让日向萌生出一种是他在散发光芒的错觉。

 

“好久不见啦!”

“好久不见。我刚从那边走过来,正准备过马路就看到你在这里。”

“这样都能碰到,就说明我们有缘分嘛。”

“这是什么逻辑啊?笨蛋吗?”

 

影山没有顺着日向的话接下去,而是招手叫来服务生,点了一杯气泡饮料。

 

“以前经过附近没见过这家店啊,新开的吗?”

“嗯,上周刚开张,老板还是我家贝斯手的朋友呢。”

 

吊灯上的装饰吸引了影山的注意力,他抬头看了一会儿,点点头算是回应了日向。

 

“说起来,你怎么会跑来这附近?”

“我刚唱完了一场,就在前面街口那家酒吧。”

 

日向闻言顿了顿,忽然坐直了上身朝影山的两侧左右张望。

 

“哎?那你的吉他呢?”

“今天没带,那家酒吧有钢琴。”

“欸—— 你还会弹钢琴吗?!好厉害!”

 

直白的夸奖惹得影山有些不自在地揉了揉耳垂。

 

“还好吧。话说,你在写什么?”

“啊,这个啊。”

 

日向将桌上的乐谱推给影山,右手继续转起了笔。

 

“最近我经常会做一个梦,梦里出现了一首曲子,我想把它写下来。”

“我以前也做过这种梦,听到了一首曲子什么的。”

“哎?真的?!那你把它写下来了吗?”

 

乐谱的最后几行仍是空白,挤在边角处的一堆墨点暴露了作曲人的瓶颈。

 

“灵感都是一闪而过的,哪有那么容易抓得住。”

“啊啊...... 对啊...... 我现在又没有灵感了,想了很久都想不出该怎么收尾。”

 

见日向烦躁地揉乱了头发,影山想要安抚他几句,却不知该如何开口。

 

“我以前听过一首歌,和梦里那首曲子的感觉很像。”

“是什么歌?”

“我试图寻找来时的路,却发现早已迷失其中。他一直......”

 

服务生从旁经过的时候,刻意放缓了脚步,想听听这段吟唱。

 

“这里之后的曲调和歌词我就怎么也想不起来了。”

 

日向无奈地叹了口气,又用笔戳了戳乐谱。

见影山还闭着眼,保持着倾听的姿势没有反应,日向想叫他一声,却忽然听到他开了口。

 

“他一直在那,我的挚友。”

 

吟唱出声的瞬间,影山睁开了眼。

锐利的目光随着歌声渐渐放柔,将日向卷进了深海之中,如游鱼终于得水。

 

我不曾感到孤单

一直在路上

 

我曾盲目地改变方向

 

在我迷茫的时候

我试图寻找来时的路

 

却发现早已迷失其中

 

翻山越岭

风尘仆仆

 

路已在脚下,不明缘由

 

现在明白都是命运的安排

是旅途的风景

 

他一直在那

 

我的挚友

 

直到一曲结束,日向还愣愣地张着唇,做不出任何反应。

影山伸出手在日向眼前晃了晃,正想出声叫他,就被他用力地握住了右手。

 

“对!就是这首!就是这首歌啊!”

 

日向激动地站起身,更加用力地握紧了影山的手。

 

“呃...... 那个......”

“你真的好厉害啊!竟然唱出了这首歌啊!”

“不...... 其实也没有什么...... 不是,你先放开我......”

 

影山被吓得僵在了沙发上,不知所措地想抽回自己的右手。

 

“谢谢!真的非常感谢!真是帮了我大忙了!”

“呃...... 不...... 不客气......”

“啊!这样吧!为了表示感谢,等会儿我请你去吃宵夜!”

 

终于挣脱了日向的束缚,影山揉着被握得发疼的右手向后靠去,给端来饮料的服务生让出了位置。

 

他点点头,向服务生道了谢。

才将目光投向坐在对面的人:“不用那么客气。能帮到你,我就很高兴了。”

 

冰块与碳酸碰撞,迅速生成的气泡在饮料杯中激起波澜。

 

日向怔怔地望着影山唇角牵起的弧度,看着他举杯喝了一口浅蓝色的气泡饮料。

 

又一人走进了店里,店门上的铃铛轻晃,发出悦耳的声响。

服务生们齐声对客人说道:“欢迎光临A Moment。”

 

灵感如潮涌来,日向匆匆推开桌上的蛋糕,从背包里翻出了一张空白的乐谱。

 

脑海中的旋律盖过了店里的人声,音符从笔尖汩汩流出。

日向全神贯注地书写着曲子,不时用手指轻叩几下桌面。

画下终止符的一瞬,他用力地长呼出了一口气,心满意足地搁下笔。

 

日向叉起一小块蛋糕送进嘴里,将乐谱转了方向递给影山。

 

“这就是你一直想写的那首曲子?”

“不是,这是写给你的。”

“啊?”

 

影山看向谱子,轻声将它哼了出来,疑惑地问道:

 

“你觉得我适合这么舒缓的曲子?”

“比起激烈的摇滚,你还是更适合缓慢深情的曲子。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我就这么觉得了。”

 

他怔了怔,拿着乐谱的手也跟着颤了一下。

 

“为什么?”

“因为,你唱歌时的眼神非常温柔啊。”

 

落地窗外的信号灯由红转绿,街道两边的人潮相对前行,在夜色中擦肩而过。

 

影山将谱子放回桌上,手指轻轻擦过纸上的墨水。

他无意识地牵起了嘴角,轻声问道:“我可以给这首曲子填词吗?”


—— to be continued

评论 ( 9 )
热度 ( 33 )

© 药师寺郁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