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日♥910贺】有幸*05

9月10日倒计时两天

☀  ☀  ☀  ☀  ☀

10.27 -日本- Set Out

 

汗水从额上滑至睫毛,模糊了日向的视线。

 

他握着鼓棒的双手有些发麻,顿了一会儿,才重重地敲在架子鼓上。

左脚和右手的配合慢了一拍,踩镲发出的声音扭曲地变了调。

 

头顶的灯光似乎又强了几分,照射得他不适地眯起眼。

 

他看不清舞台,只听见幸治谢了幕:

“谢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

 

日向准备起身一同离开,却发现自己的身体沉重得无法动弹。

 

他紧握住手中的鼓棒,努力地想抬起手臂。

还差一点点就要得以动弹的时候,他忽然看清了眼前的景象。

 

幸治缓缓蹲下身,轻声说道:

“这就是最后一场了噢,日向。再见啦。”

 

舞台上的灯光骤然熄灭,幸治在黑暗中转了身,与乐队的其他成员一同远去。

 

日向逐渐找回了身体的知觉,轻而易举地抬起了手臂。

他倾身伏在嗵鼓上,手指触到冰凉的鼓皮,右手缓缓地攥成了拳。

 

演出的场地寂寥无人,架子鼓立在黑暗中,没有发出任何声响。

 

日向动了动手臂,想要起身离开这里,却忽然听到了一阵旋律。

 

他疑惑地抬起头,就看到舞台已重新被灯光照耀。

唱着歌的黑尾快速地按下琴键,高举起双臂,引来了台下的欢呼与尖叫。

木兔手持吉他蹦跳着扫弦,列夫抱着贝斯冲到台边,高喊着:“Let's do the rock'n roll!”

 

那个抱着吉他却在悄悄偷懒的人终于拨起了弦,回头冲日向问道——

 

“翔阳,要加入我们的乐队吗?”







日向缓缓地睁开眼,看见了天花板上的吊灯。

他抬手摸了摸额头,掌心的温度昭示着他已从梦境回到了现实。

 

感觉肚子被压得发疼,日向用力踢开了搭在他身上的那条腿。

 

窗户没有关好,不时有风吹过,带来了些许凉意。

他挺身起来,看见挂钟的时针正好指向四点。

 

肩周传来强烈的酸痛感,日向咬住唇发出了一声长叹,用力揉了揉脖子,在心里默默念叨着以后再也不枕在沙发扶手上睡觉了。

 

他展开双臂伸起懒腰,转头就看见散落了一地的乐谱和那群睡得七扭八歪的人。

 

研磨蜷在旁边的沙发里睡得正香,躺在地上的黑尾忽然翻了个身,却还紧闭着眼,轻声说着什么梦话拉高了自己身上的被子。木兔毫无征兆地打起了呼噜,右腿也再次甩到了日向的肚子上。日向顿了顿,又一次把那条腿踢了下去,还报复性地踢了踢木兔的腰。

 

“你的腿怎么这么长啊?”

 

赤苇规规矩矩地躺在被褥上,却不时被左边的列夫抢了被子,或是被右边的木兔用手臂压到肚子,眉头始终紧皱着,可见睡得一点也不安稳。

 

日向盘起腿,坐在沙发上看了他们一会儿。

五分钟后才起了身,小心翼翼地绕过睡在地上的四人,将散落的乐谱一一拾起。

 

看着手中的一沓谱子,日向忽然笑了起来,手指滑过墨色的音符,嘴角也越翘越高。

 

自从上个月木兔突发奇想地说要做一张新的自录唱片后,他们已经连续一个月不眠不休地钻研词曲了。昨晚更是集体挤进了日向的家里,不完成最后一首歌誓不罢休。

 

这是日向加入乐队后的第一张唱片。

 

木兔一把揽住了日向的肩提议道:“那就以‘命运’为主题吧!纪念大家命中注定的相遇嘛!”

 

最后一首歌是日向和研磨一起写的曲,由黑尾填词。

活泼欢快的曲调配着俏皮露骨的歌词,很适合作为结尾。

 

日向想象了一下黑尾唱这首歌的场景。

 

一曲结束,他绝对会像平时那样又即兴地弹上一段,再抛个wink,倒真的颇有种“故事未完,下次再会”的味道。

 

有风吹开窗帘,屋外的光亮洒进了室内。

日向一脚踩进那光里,小心地收好了乐谱。

 

架在电视机上的DV忽然闯进了他的视野里。

 

DV已经没了电,日向拆开机盖,换上另一块电池。

将音量调到最小声后,按下了回放录像的按键。

 

“噔噔噔噔噔!晚上好!我是列夫!”

 

列夫出现在画面里,却因为凑得太近只能看到一双墨绿色的眼睛。

 

“这又不是采访,不用特地自我介绍吧?”

 

DV机里传出黑尾的声音,镜头转了方向,屏幕上出现了起居室里的画面。木兔正抱着一包薯片往嘴里塞,发觉列夫在拍这边,迅速把薯片藏到了桌下,惹得日向从旁边冲了过来。

 

“薯片洒出来了!洒到地上了啊!”

 

研磨扫了两下弦,把日向叫到旁边,抱着吉他弹了两段不同的旋律。

 

“翔阳,你觉得这里应该用第一段还是第二段?”

“这段是要接哪个部分?”

“在副歌后面。”

 

日向拿过谱子,手上打着节拍哼起了副歌。

 

“用降调的那一段吧。”

“好。”

“其实我觉得另一段也可以。”

 

对着那张犹豫不决的脸,研磨只顿了几秒,就转身走出了画面。

 

“我还是去抛硬币吧。”

“哎?等等!抛硬币?!研磨?!”

 

画面忽然摇晃起来,拉近到黑尾面前。

黑尾抬头看了镜头一眼,越过列夫叫了声木兔。

 

“这个地方的歌词,你写的到底是‘讨厌明天渴求过去’还是‘讨厌未来渴求过去’?”

“嗯?是‘明天’啊。”

“这后面又写的是‘未来’噢。”

“啊!真的!”

 

木兔举着谱子惊叫了一声,匆匆坐下盘起腿修改歌词。

黑尾伸手轻拍了一下镜头:“你别在那边玩了,过来帮忙。”

 

列夫连声应答着,画面也跟着摇晃拉远。

 

数秒后,DV机被架到了电视机上,将所有人框进了画面里。

 

“对了!做完这张唱片后,我们一起出去旅游庆祝吧!”

“好啊好啊!我想去北海道!”

“哎?境内旅游也太没劲了吧?”

 

黑尾往木兔和列夫的头上各砸了一支笔,打断了他们的劲头。

 

“先把手上的工作完成再想庆祝的事。”

“那大家和我一起回老家吧!”

“不要,我才不想去俄罗斯。”

“你们——”

 

斥责还没说出口,研磨就把黑尾的声音堵了回去。

 

“我想去英国。”

“啊!英国英国!”

 

日向兴奋地高举起双手赞成,又惹来了木兔和列夫连声应和。

 

见所有人都期待地望着自己,黑尾摇了摇头,向研磨投去不满的视线。

话到了嘴边却是无奈的妥协:“那等做完了这张唱片,我们就规划一下去英国的行程吧。”

 

领头人的同意激起了一阵欢呼声,片刻后,所有人都更专注地投入到了词曲之中。

 

门铃声忽然响了起来,日向起身跑去开门。

再回到画面里时,手上拎着两只食盒,身旁多了赤苇。

 

“这是什么?在录像?”

“嗯!记录我们乐队的创作过程!怎么样?很棒吧!是我的主意噢!”

 

赤苇看了镜头一会儿,在木兔身边坐下了,却没有顺着他的意夸奖他几句。

 

黑尾忍不住笑了出来,安抚地拍了两下木兔的肩。

一旁的日向和列夫迫切地打开了食盒,取出里面的美食铺了一桌。

 

接下来是一段很长的夜宵纪录,日向没有继续看下去而是按了快进。

 

时间一跃而过,画面里的几人都已昏昏欲睡。

只剩日向和黑尾还伏在桌前,专注地写着什么。

 

“完成了!”

 

一声高呼驱散了浓浓困意。

 

木兔最先跳起来,拿过日向手中的谱子轻声吟唱。

赤苇和列夫先后爬了起来,凑到木兔身旁去看。

 

黑尾不知何时消失在了画面里,再出现时抱了一床被子裹住在沙发上酣睡的研磨。

 

“好厉害!这一首很棒啊!”

“真的!词曲都很完美!”

 

得到了其他人的认可,日向和黑尾都松了一口气。

起居室里彻底欢腾起来,欢呼笑闹盈满了整个画面。

 

屏幕忽然一片黑暗,四周再次陷入了寂静。

 

日向轻轻合上了DV,视线一一扫过还在梦乡的几人。

最后将目光投向窗外,越过帘子看见了泛白的天空。

 

清晨的空气里泛着一股青草的味道,苦涩中夹杂着甜香,惹人留恋。

 

日向的心口溢出一丝舒畅,忽然萌生了晨跑的冲动,于是走回房间里换了一身运动装。

 

他一边整理着衣服的帽子一边走向玄关。

经过起居室的门前时,停住了脚步。

 

他听着房间里的细小鼾声,渐渐牵起了唇角,一声轻笑之后,转身踏进了晨曦里。







骑着自行车送货的男人迎面而来,拨响了车铃。

日向笑着和他打了声招呼,又继续向前跑去。

 

城市还没有苏醒,一如酣睡的婴孩,温软且安静。

 

由主街拐进小道,沥青路面在脚下延伸。

他始终保持着均匀的速度,呼吸的幅度不急不缓,渐渐升高的体温驱散了清晨的寒意。

 

左侧的巷子里忽然传出一声犬吠,日向闻声停下脚步,看见了那只吐着舌的柴犬。

 

片刻之后,他率先朝前跑去,柴犬也从巷子里飞奔而出,跟在了他的身后。

 

“哈哈哈哈哈,你跑得还真快啊!”

日向笑着开了口,轻快的声音在空气里回荡。

 

灰白色的街景在眼中迅速倒退,两侧的树木逐渐变得模糊不清。

 

那棵银杏闯进视野里的时候,日向一下停住了脚步。

站在公园的几米开外,望着那片闪烁的金黄。

 

“啊,真怀念啊。”

 

他轻声呢喃着,慢慢走进了公园。

 

“从那以后都多久没来这里了?”

 

日向伸手抚上银杏的树干,仰头看向漫天秋色。

泛白的天空躲藏在树叶的缝隙之后,不时露出一丝微光。

 

他忽然想起了当初在这里与研磨相识的场景。

 

如果不是经过这里时好奇地去看了那个人在玩什么游戏,也许他根本不会加入现在的乐队。

 

研磨认真地说着游戏攻略的表情浮现在眼前,日向一下子笑了出来。

他顿了顿,转过身,这才发现刚才还跟在身后的柴犬已经没了踪影。

 

余光瞥见一旁的长椅,日向走了过去,坐到当初研磨所坐的位置上。

 

晨风吹散了奔跑所致的燥热,耳边传来阵阵若有似无的虫鸣。

他深吸了一口气,仰起头,缓缓地合上了双眼,放任自己沉浸在此刻的宁静里。

 

“日向?”

 

熟悉的声音唤回了他的意识。日向睁开眼,对上了那双墨蓝的眼睛。

 

黑发融在一片金黄之中,被衬得熠熠生辉。

天空和树叶将其包裹,柔化了他的轮廓。

 

日向一时忘了回应,心脏快速跳动得发疼,对方的下一句话却硬生生打断了他的悸动。

 

“你是在这公园里过夜的吗?!”

“哈?!我才没有在公园里过夜啊!”

 

他挺身坐直了起来,颇为不满地给了影山一拳。

 

“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出来晨跑经过这里啊。”

“我也是出来晨跑的!才不是露宿街头啊!”

 

见影山还是一副将信将疑的样子,日向忽然萌生了想和他打一架的冲动。

 

“都!说!了!我是晨跑正好经过才进来的啦,因为我和我家吉他手是在这里认识的。”

“在这里认识的?”

“嗯,当时他坐在这公园里玩游戏机,我正好路过就和他搭上了话。”

 

影山想象了一下,的确很像日向的处事风格。

 

“你还真喜欢跟陌生人搭话。”

他顿了顿,又接了一句:“最开始在酒吧遇到我的时候,也是那样。”

 

日向仰头注视着影山,片刻后站了起来,笑着轻捶了一下他的肩膀。

 

“就是这样才会有相遇后的故事嘛!”







他们各自活动起了手脚,决定接下来结伴晨跑。

热身完毕,日向转头看向影山,两人踏着一地的落叶向前奔去。

 

晨跑的脚步转过一个街角,停在了路口的信号灯前。

 

“啊!这里!我第一次和乐队的其他人见面的时候,其中一人直接从对面冲了过来。”

“冲过来?!”

“对对,那家伙竟然激动得直接从马路对面冲过来跟我打招呼,哈哈哈哈哈。”

 

冲刺着跑下这个坡道后,外墙满是涂鸦的那家游戏厅闯进了视野。

 

“我家主唱经常来这里玩呢,他打街机的技术一级棒的!”

“就是那个兼任主唱和键盘手的人?”

“嗯!说起来,我一直觉得他弹键盘的技术就是打街机练出来的。”

 

河堤边的小道铺满了落叶,运动鞋踏在上面踩出一阵沙沙的声响。

 

“之前那场夏日祭的时候啊,我们的贝斯手走丢了,就站在这附近等着大家去找他。”

“直接打个电话不就能找到了吗?”

“不不,连打电话都不需要啦。那种身高啊,我们一眼就能看见他了。”

 

慢跑的这一路,日向每次经过什么地方,都会说起他和乐队的成员们在此地发生的事。

影山始终安静地听着,不时回应两句,却在经过一家乐器行时忽然主动地开了口。

 

“我和吉他手就是在这家乐器行里买的吉他。”

“欸—— 那是你的第一把吉他吗?”

“嗯,我们的第一把吉他。”

 

路边的那家酒吧还紧闭着大门,没有光亮的霓虹灯牌了无生气。

 

“有次我们卖光了自录的唱片,大家就一起跑来这里庆祝。”

“啊!这里我也来过!他家的Alexander超好喝!”

“他家的Black Russian也不错。”

 

又经过一个信号灯后,影山没再继续向前,而是带着日向拐进旁路,跑到了一个喷泉广场上。

 

此时的喷泉还没有开放,水池静立在广场中央,没有丝毫声响。

广场两侧的路灯还亮着,暖黄色的光芒嵌在清晨的薄雾里,远不如夜深时分耀眼。

 

日向见影山不再继续跑,也跟着停了下来,四处环顾了一圈。

 

“这是什么地方?”

 

影山没有立刻回答,在原地站了一会儿后才走到喷泉前的长椅边坐下。

伸长手臂指向了日向的身后。

 

“那里以前是一家叫做Set Out的酒吧。”

 

日向顺着影山所指的方向看去,见到了一家紧闭着门的花店。

玻璃后面的花束色彩纷繁,错落有致地缀满了整个橱窗。

 

他站着看了一会儿,也走到了长椅边坐下,等着影山继续说下去。

 

“我父亲告诉我,他当年就是在那家酒吧里组建了自己的乐队。”

 

日向毫不掩饰自己的惊讶之情,猛地转过头看着影山。

对方唇边的笑意却打消了他想要插话的冲动。

 

“他们凑齐了四个人,却唯独少了主唱。吉他手原本都想要自己上了,却在那家酒吧里遇到了我父亲,终于找到了乐队的主唱。”

 

影山将双手伸进外套口袋里,向后仰去倚靠着长椅。

 

“他们和工作室签过约,出过唱片,参加过音乐节,甚至举办过巡演。”

 

日向也将目光投向了那家花店,忍不住笑了起来。

身旁人的声音和语调起伏不大,却透出了满满的自豪。

 

“可是最后...... 乐队还是解散了。”

 

话里的情绪急转直下。

 

影山抽出手揉乱了头发,继续说道:“乐队的成员陆续离开了东京,我父亲也回了老家结婚生子。”还缩在口袋里的左手缓缓攥成了拳,指甲用力地掐进掌心里。

 

“明明一起经历了那么多,最后却连一场告别演出都没有。”

 

两侧的路灯忽然熄灭了,广场彻底陷进了清晨的雾气里。

视线所及之处皆是一片朦朦胧胧的灰白。

 

日向沉默了一会儿,忽然开口问道:“你想不想在那家花店前唱歌?”

 

影山不禁一怔,愣愣地问了声:“啊?”

还以为是自己听错了。

 

“那家酒吧是不在了,但是在同样的位置开了一家花店啊。如果在那家花店前演出的话,也算是站在你父亲曾经的舞台上演唱吧?”

 

喷泉池忽然有了细微的动静,几秒之后,水柱喷涌而起,在两人身后绽出了一双流动的羽翼。

 

“不过也不用特地踏上那个舞台啦,反正——”

日向顿了顿,转头注视着影山。

 

“你也会在其他地方遇见新的队友嘛。”

 

流水潺潺,再次变换了形状。

空气里混入了一丝清凉,隔着衣料驱散了体内的焦躁。

 

影山无言地看了日向许久,不禁失笑。舔了舔唇想掩饰笑意,嘴角却越翘越高。

 

察觉到身边人的情绪已经好转,日向心满意足地伸了个懒腰。忽然又转过身来,轻捶着影山的肩膀说道:“你觉不觉得现在的气氛和我写给你的那首曲子很搭啊?”

 

“有吗?”

“有啊!啊啊,现在真想听一下啊,那首曲子。”

 

他毫不掩饰话里的遗憾,垮下了嘴角往后一瘫,缩进长椅里。

 

又是一阵沉默,气氛却没有因无言而尴尬。

反而是自在与舒畅惹得日向有些昏昏欲睡。

 

他挣扎着想要起身,打算询问影山是否要继续跑步,耳边却忽然传来了一阵旋律。

 

沙哑的嗓子缓缓吟出柔和的曲调,歌声与水声融在了一起,低缓灵动。

没有歌词的哼唱反而透着一种朦胧的意味,更显温柔与深情。

 

一曲终了,日向兴奋地扑向影山。

 

“你把曲子记下来了?!”

“嗯。”

“歌词呢?”

“还没有写好。”

 

他的眼神有了些许失落,只一瞬又恢复了光彩。

“等你写好了一定要再唱一次给我听啊!”

 

日向忽然想起了些什么,匆匆从口袋里翻出手机。

 

“对了!来交换一下联系方式吧!虽然我们连续几个月都莫名其妙地偶遇对方,但是我准备要去英国啦,也不知道下个月还能不能遇到你,我可不想从此和你失去联系啊。”

“去英国?”

“嗯!我们乐队刚刚完成了一张新作,准备一起去英国玩一阵子。”

 

屏幕上弹出了一个新的好友申请。

 

影山摁下按键选择了接受,身后的喷泉再次变换了形状。

他开口的瞬间差点咬了舌头,暗自希望着水声能盖过自己的声音。

 

“我最近也打算出去旅游散散心,可以和你们一起吗?”

 

日向听见那句话,不禁愣了愣。

他用力地眨了眨眼,片刻后才发觉影山的侧脸浮上了红晕。

 

一声轻笑融进了水流声里。

 

“好啊!”

 

橙色的光渐渐蔓延到脚下,温热沿着衣料爬至心口。

清晨的雾气一点点散去,城市终于从香甜的睡梦中苏醒。

 

日向望着东边的天空,渐渐放缓了自己的呼吸。

 

“日出真美啊。”

“嗯,是啊。”


—— to be continued

评论 ( 9 )
热度 ( 27 )

© 药师寺郁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