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日Day贺文】有幸*End

9月10日!!!

此生无悔入影日!!!

附上这一章里日向的乐队所演奏的曲目:LUCY TAPES的《Friday Night》

http://music.163.com/#/m/song?id=33761141&userid=368579237

☀  ☀  ☀  ☀  ☀

12.22 - 英国 - Rose & Crown

 

纸袋里的长棍面包高高耸起,挡得Elton有些看不清前方的路。

 

他拐过转角,终于走到了那条街上。

用肩膀顶开玻璃门,走进了酒吧里。

 

“Mr.Wilson,我把东西都买回来啦!”

“太好了,辛苦啦。”

 

Elton走进吧台里,将怀里的三四个纸袋放在台上。匆匆卸下了围巾,又捣乱地把它搭到了Mr.Wilson的脖子上。

 

“外面真是冷死了!回来了真好。”

 

Mr.Wilson笑起来,花白的胡子也跟着抖动。

他取下围巾叠好,轻拍了一下Elton的肩膀。

 

“全部都买齐了吗?”

“当然!彩带、帽子、玫瑰、藤条、动物玩偶......”

 

他一边细数着纸袋里的东西,一边将它们取出来放在台上。

 

Mr.Wilson拿出纸袋里的长棍面包问道:“这个呢?”

Elton舔舔唇,把面包抢了回来:“这只是我自己想吃。”

 

两人谈笑的间隙里,酒吧的门忽然再次被推开。

 

“下午好!黑尾先生,孤爪先生。”

“噢!下午好啊!”

 

黑尾高声打过了招呼后,揽着研磨走向吧台。

 

“其他人呢?”

“日向他们还在滑板公园,晚点才到,我们先过来帮忙。”

 

走到吧台前,黑尾才把一直背在身后的左手伸出来,笑着递上了花束:

“Mr.Wilson,谢谢您答应帮我们举办生日会。”

 

初绽的白玫瑰拥着藤叶,将一簇梅叶冬青圈在了中间。

松果零散地缀于其上,被浅咖色的麻布缠绕包裹成一束。

 

Mr.Wilson惊喜地接过了花,眼角绽出丝丝笑纹:“谢谢,我很喜欢。”

 

他缓慢地蹲下身,从吧台下面翻出了一只尺寸巨大的啤酒杯。

小心翼翼地将花束插进了杯中。

 

看着Mr.Wilson的笑颜,Elton的眼里也溢出了满心欢喜。

 

他抚上Mr.Wilson的肩膀,用轻快的语调问道:“生日蛋糕准备好了吗?”

“当然!就在里面。”

 

黑尾和研磨对视了一眼,同时伸长了脖子,等着Mr.Wilson把蛋糕拿出来。

 

彩色的包装盒最先进入他们的视线。

蛋糕被呈到台上之后,Mr.Wilson故意停顿了几秒,才小心地打开了盒子。

 

“好漂亮!”

“看起来好好吃!”

 

黑尾用力和Elton击了个掌:“他一定会喜欢的!”

 

Mr.Wilson注意到研磨一直盯着蛋糕,不禁失笑,小心地收好蛋糕后又走回了厨房里。

“现在虽然还不能吃蛋糕,但是我做了苹果派噢。”

 

研磨稍稍睁大了眼睛,有些不知所措地承受着这份惊喜。

 

Mr.Wilson呈上苹果派后,给每人分发了餐具。

爽朗地笑起来招呼道——

 

“快吃吧,吃完之后我们就开始动手布置啦。”







缀着冬青果的藤条爬上了桌脚,生机勃勃地蔓延着,在桌沿绽出了一朵玫瑰。卡座里的方形靠枕全部换成了动物玩偶,摆着各种造型坐在黑色的皮质沙发里。铃兰花枝在天花板上错落缠绕,纤细的纯白垂落下来,在地上映出了灵动的影子。

 

酒吧里的光线被调暗了几分,吧台上的烛台灯火摇曳。

 

Elton站在椅子上,将手中的丝带绕到风铃后面。

轻轻地系了一只蝴蝶结。

 

完成的一瞬,酒吧的门突然被推开,有风灌进来,风铃发出了一声轻响。

 

“下午好!Mr.Wilson!Elton!”

“日向先生,你终于来了。”

 

数秒后,日向才看清了酒吧内的景象,怔怔地将滑板放在了墙边。

木兔、赤苇和列夫也先后跟进了酒吧。

 

“好厉害!你们都布置好了啊!”

 

日向满含歉意地望向Elton,开口道:

 

“抱歉,我们来晚了。还有什么地方需要我们帮忙吗?”

“所有工作都已经完成了,你们就到卡座里休息吧,我要开业啦。”

 

Elton轻拍几下他的肩膀,转身走出了酒吧,将门上的牌子翻转到OPEN那一面。

 

冬季的夜幕降临得很快,只不过傍晚时分,外面的街道已是灯火辉煌。

温暖的酒吧里几乎满座,碰杯声和谈笑声在空气里流转。

 

又有几位客人推开了门,看见酒吧内的景象都是一脸惊讶。

 

Elton手捧价目表迎了上去,领着他们在散台边落座。

同时向他们解释了将酒吧布置成这样的原因。

 

再回到吧台里时,Mr.Wilson走来给Elton递了一盘约克郡布丁。

 

“这里我来就可以了,你把这个端去给他们吧。”

“好的,麻烦您啦。”

 

Elton捧着布丁绕出吧台,顺手拎起了放在地上的纸袋。

 

“嘿!各位,饿了吗?先吃点东西垫垫肚子吧。”

“啊,Elton!谢谢!”

“哇—— 看起来超好吃的!”

 

日向最先拿起布丁,咬下后,有些许面包屑掉落到了他怀里的动物玩偶身上。

 

“对了对了!”

 

嚼到一半,日向匆匆放下手里的布丁,从背包里翻出了一沓纸递给Elton。

 

“我刚才在滑板公园碰到Lucas了,他让我把这个交给你。”

“不......该死的论文。”

 

列夫仰头灌下一口苦啤酒,好奇地追问起来。

 

“什么什么?Elton你的论文没写完吗?”

“哈哈!你可要好好学习啊,Elton。”

 

黑尾向后靠着沙发,挑挑眉调侃起了木兔。

 

“学生时代数学不及格的你可没资格教训别人噢。”

“别说出来啊你这混蛋!”

 

赤苇咬着布丁望向Elton,认真地说道:“别心急,静下来慢慢做很容易就能完成的。”

旁边打游戏的研磨也抬起了头:“嗯,加油。”说完后还向他举起了酒杯,以示鼓励。

 

Elton重重地叹了一口气,眉间满是惆怅。

 

“真希望快点毕业,我就能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了。”

“你想做什么?”

“比如像你们一样!组建一支乐队!”

 

对上那种少年所独有的憧憬目光,卡座里的几人不约而同地停下了咀嚼,视线一一扫过自己的同伴们,牵起了唇角,难掩眼中的喜悦与满足。

 

“对了,我已经把彩带分发给客人们了。等会儿他一进酒吧我就会拉开彩带,客人们看到信号也会跟着我一起拉开它,你们也先拿着自己的彩带瓶吧。”

 

Elton说完就打开手里的纸袋,将里面的东西分发给了他们。

日向接过瓶子,顺势站起来用力地揽住了Elton的肩膀。

 

“谢谢!真的太感谢你啦!”

“不用客气,我只不过是按日向先生你的吩咐照办而已。”

 

Elton笑着和日向碰了碰拳,又继续问起来。

 

“他什么时候到?如果很晚的话我再去做一盘点心给你们。”

“按理说他现在应该到了才对。”

 

话音落下的瞬间,口袋里的手机忽然震动了几下,日向翻出来查看,是一封邮件。

 

“呃......他可能要迟到了。”

 

众人还没开口询问,日向就嘴角抽搐地解释道:“他被猫困住了。”

 

在座的人闻言都是一愣,几秒后,黑尾、木兔和列夫先后爆发出了夸张的笑声。

Elton傻站在原地,看着那三人捂着肚子笑得前仰后合,不明所以地问道:“猫?”

 

“哈哈哈哈哈对!猫!他被—— 哈哈哈哈哈——”

“他真的太可爱了哈哈哈哈哈!”

 

见无法从其他人那里得到回答,Elton又将询问的目光投向了日向。

 

“他好像特别招动物讨厌,尤其是猫。每次在路上遇到猫,它们都会对他发出示威的叫声,最夸张的时候还会一直上前,把他步步逼退。”

 

日向说完,无奈地把手机递给了Elton。屏幕中的那张照片是一种从上往下的拍摄视角,显示着拍照的人正被脚下的一群野猫团团包围,困在了中间。

 

Elton扯了扯嘴角,不知该作何表情。

 

日向拿回了自己的手机,气恼地说着:

“笨蛋!都叫他别走那条路了,他绝对是笨蛋!”

 

他转身望了眼空荡的舞台,提议道:“既然那家伙还没那么快到,我们就先玩一会吧。”接着就拍了拍还在笑的那几人,用力地把他们从卡座里扯了起来。







舞台边沿围了一圈云衫树枝和松果、礼盒,本就不宽敞的地方变得更加拥挤。

狭小的区域让木兔和列夫有些施展不开手脚,生怕不小心踩到脚下的装饰。

 

日向坐在架子鼓后本来就无法走动,也就没他们那么拘束。

 

他看着木兔和列夫那副战战兢兢的样子,有些幸灾乐祸地笑起来。

忽然高举鼓棒打起了节奏,强行把他们拽进了音乐里。

 

黑尾回头看了那两人一眼,示意他们快点跟上,按着琴键弹响了主旋律,凑近麦克风——

 

It's Friday Night

Dancing all night

 

...

 

Please call me baby

Let’s get away

 

...

 

It's time to dance, alright

 

轻快的曲调很快就诱着木兔放松了下来。他终于进入了状态,手指灵活地拨动着琴弦,脚下不时踩出几个俏皮的舞步,将视线投往台下赤苇所在的方向,用眼神寻求着他的夸赞。

 

一曲到了中段,列夫开始跟着节奏轻轻地点头,身体也小幅度地晃动了起来,手臂时不时就会撞到旁边的研磨,磕碰得多了,惹得研磨渐渐有些烦躁。

 

日向坐在最后方看着他们的互动,不禁失笑,手上也更加轻快地敲起了踩镲。

 

音乐进入了尾声,不再需要架子鼓的节奏,日向也就稍稍分了神看向酒吧的大门。

再将注意力转回来时,却正好看见黑尾扭头望向他,笑得十分狡黠。

 

不好的预感在心口萌芽。

 

日向还没来得及做出反应,就被忽然冲过来的列夫举起来,搬到了麦克风前。

木兔兴致勃勃地卸下吉他丢给列夫,就往回跑了几步,坐到架子鼓的后面。

 

黑尾走到舞台的中央看向研磨,被对方用眼神拒绝了“打乱乐器”的玩法。

于是笑着和列夫交换了乐器,背起那把贴了一堆哥特花纹的电贝斯。

 

鼓声和吉他的旋律同时响起,日向回头看了眼他们,用口型问着:“不是吧?这一首?”

 

身后几人用笑容拒绝了他的反驳,更加起劲地奏响了音乐。

日向舔舔唇也笑了起来,再转回舞台前方时,坦然自信地凑近了麦克风。

 

A little something crazy But everything is all right

A little something lonely But everything is all right

 

I know you were a player

You know I used to be

We have known the meaning of love

 

...

 

If we waste the night to Sunday

If I run into you someday

 

Touch a piece of your heart

Dancing all night

 

...

 

Touch a piece of your heart

 

I wanna take your soul tonight

 

客人们被台上的气氛所感染,跟着哼起了活泼的曲调。

甚至有人打起了响指,合着碰杯声为他们的演出伴奏。

 

笑声与乐声溢满了整间酒吧。

 

Elton拿着托盘回到吧台里,给自己倒了杯酒,轻喃道:“他们真是太棒了。”

 

第三首音乐无缝响起,日向见其他人没有要把位置换回来的意思,索性将麦克风从落地架上抽了出来,走到舞台边,挥舞双手打起了节奏,带着客人们和他一起唱。

 

曲子到了间奏的部分,吧台后突然响起了萨克斯的声音。

Elton猛地转过身,就看见吹着萨克斯的Mr.Wilson腾出一只手,冲客人们比了个V。

 

日向的嘴角越翘越高,音调也跟着副歌往上扬,升到最高时,他视野里的那扇门忽然开了。

 

风铃被从外而至的晚风轻轻吹响。

 

Elton注意到了站在门边的人,最先拉开彩带瓶。

客人们看见了他的信号,也纷纷跟着拉开了彩带。

 

“Happy Birthday!影山先生!”

 

日向握着麦克风从舞台上一跃而下,冲到了影山的面前。

对着他唱完了这首歌的最后一句——

 

Thinking about you every night , every time







冰凉光滑的木质触感挑逗着指尖,惹人流连。他的手指缓缓向上,轻柔地摁住细长的流线,又情不自禁地向下滑去,抚摸着怀中的优美身躯,撩动它轻轻颤栗,发出悦耳的低吟。

 

影山用手掌按停了颤动的琴弦,换个姿势,更加温柔地抱紧了吉他。

 

他终于将目光从这份生日礼物上挪开,看向赤苇:

“谢谢!这把吉他太棒了。”

 

赤苇见影山喜欢得反复抚摸琴身,也忍不住溢出了一丝喜悦。

可他还没作出回应,却是木兔先开了口:“怎么样?赤苇选乐器的眼光超棒吧!”

 

那语气自豪得仿佛这礼物是出自他之手。

 

黑尾调侃了木兔几句,打断他那莫名其妙的得意,又转回了话题:

“我准备的东西可没赤苇的礼物那么贵重,但是你一定会喜欢的。”

 

他说着,从大衣内侧的口袋里拿出了一张光盘,递给影山。

 

光盘的表面散落着许多用马克笔写下的日文。

错落有致地与一些图案混在一起,绘成了街头感十足的封面。

 

影山细细端详着上面的日文,愣了一会儿才发现,那是他们几人的名字。

 

“飞雄、铁朗、列夫、光太郎、研磨、京治、翔阳。”

 

黑尾念出了光盘上的日文,解释道:

“我把这次旅游拍摄的录像做成了合集。”

 

惊讶和喜悦同时涌上了心口,影山用力地眨了好几次眼,张着唇不知该说些什么。

酝酿许久后,只轻声吐出了一句:“谢谢。”

 

木兔和列夫先后挤到影山身边,也送上了礼物,最后是研磨从背包里拿出了一台PSP。

 

“啊啊—— 你们把我想送的礼物都送完了!”

 

听到这声埋怨,影山收礼物的动作一顿,回头看向那个俯身趴在沙发背上的人。

“你要送我什么?”

日向撑着沙发的扶手用力一跃,从后面翻进了卡座里,挤开木兔坐到影山旁边。

 

“你的手机。”

“干嘛?”

“拿来啦。”

 

影山疑惑地将手机放进了日向的掌心里,看着他低头捣鼓了起来。

 

“喏,我只能送这个了。”

 

银质的王冠坠在细绳底端,轻轻晃动着,反射了些许吧台上的烛光。

暖黄与银白的流光交织旋转,耀眼得令人无法移开视线。

 

日向把手机塞回给影山,又赌气般地撇开了头:“既不贵重,也没有什么创意,你可不许嫌弃啊。谁让他们把我想送的东西都送完了。”

 

小巧的挂饰在掌心里泛着微光,影山出神地看了它一会儿,轻笑出声:“你是笨蛋吗?”

 

“哈?!不想要的话就还给我!”

“不还,这可是我的生日礼物。”

 

在两人笑闹的间隙里,Elton已经走到了眼前。

 

“先生们,接下来应该到蛋糕时间啦。”

他轻轻地将方盒放到了桌上,看向影山,等着他亲自打开蛋糕。

 

又有客人踏进酒吧,夜风再次刮响了风铃。

 

影山深吸一口气,用手指勾住了方盒上的蝴蝶结,轻轻一扯。

 

诱人的甜香渗入空气,混杂着浓郁的巧克力味道刺激着众人的味蕾。纤薄的巧克力片层层包裹着蛋糕,雪白奶油绽出的花朵落在了边缘。各色水果缀于其上,错落有致地堆出了一支落地麦克风的图案。

 

他看到这蛋糕的样式,不禁愣了一下,随后笑出了声音。

 

“来来来,还差蜡烛呢。”

 

日向说着,从旁边挤了过来。

往蛋糕上插了一根雕着25的数字蜡烛。

 

“Happy birthday to you —— ”

 

卡座区的歌声在空气里回荡,吸引了其他人的视线。Elton踩到旁边的椅子上,双手击打起节拍,带着散台和吧台边的客人们一起合唱,满含祝福的歌声顷刻间溢满了酒吧。

 

影山有些不好意思地低头笑起来,习惯性地揉了揉耳垂。

 

日向转身给他戴上生日帽,一掌拍在了他的背上:“好啦,闭上眼许愿吧!”

 

在烛光中合上双眼,柔和的光晕渗进了眼前的黑暗里。

十指交叠后,掌心渐渐升温,暖意直抵埋着愿望的心脏。

 

他在心中许完了愿,睁开眼,再次怔在了原地。

 

暖黄柔光里的好友们站成了半圆,将影山圈在中间。

每人的手中都举着一块写有日文的木牌,散落的文字连在一起,拼成了一句简短的祝福——

 

“希望影山能够顺利组建乐队!”

 

异国土地上的乡音渗进鼓膜,这一声高喊险些湿润了他的眼眶。

 

影山用力眨了眨眼,咽回温热,视线落在了日向的身上。

隔着烛光注视着那张笑脸许久,他才张开唇,轻轻吹灭了蜡烛。

 

Elton将双手圈在嘴边,吹完口哨又发出了一声欢呼,惹得酒吧内回响起阵阵掌声。

 

吧台边的金发青年认出了影山是最近常来的歌手,高声起哄道:

“寿星可以为我们演唱一首吗?大家都很想听你唱歌啊!”

 

又有几人想起了那张亚洲面孔,纷纷附和起来。

 

日向见此情景,稍稍踮脚揽住了影山的肩:

“一起唱那首歌吧?怎么样?那首歌!”

 

看着他的笑容,影山说不出拒绝的话,点了点头算是答应。

 

日向兴奋地转向Elton,问道:“那对沙锤还在酒吧里吗?”

“就在酒柜下面。”

“借我们用一下吧!”

 

望着Elton走向酒柜,他才转身看向影山。

却被对方用坚决的目光拒绝道——

 

“不!我要弹吉他,你来敲沙锤!”







修长的腿迈过了舞台边的云杉树枝,落座在麦克风前。

随后跟去的人也抱着吉他坐到了一旁的高脚凳上。

 

影山调整好麦克风的角度,开口道:“晚上好,谢谢各位刚才为我唱了一曲生日歌,接下来我也要演唱一首歌送给大家。”他顿了顿,伸出手臂揽住日向的肩膀,继续说道:“这首歌是由他作曲,我填词,两人共同完成的。我们来自日本,所以这首歌是用日语演唱的。”

 

简短地说明过后,影山无意识地摇响了手中的沙锤,惹得日向笑出了声音。

 

影山慢悠悠地转过头,瞪着日向,用沙锤轻打了一下他的后背。

继而抬起右手握住了麦克风,轻声道:“希望大家会喜欢这首歌。”

 

叩击琴箱的声响隐约可闻,一如冰块撞击酒杯,细微、清脆。

 

拨弦声缓缓倾泻而出,温柔地撩开了故事的序幕。

男声不疾不徐地融入其中,以平缓的音调吟唱起歌词。

 

影山已经戒了烟,嗓音不复从前的沙哑,柔滑低沉得颇为动听。

 

他渐渐入了神,曲起一条腿踩着高脚凳的横栏,放松地垂下了双臂,搭在大腿上。

忘情地闭上眼后再睁开,他的目光开始在酒吧内游走,滑过从天花板垂落而下的铃兰。

 

日向又一次轻叩了琴箱,继而转变了弹琴的指法,曲子的节奏也随之稍稍加快。

 

酒吧里的客人们并非时刻注视着舞台,舒缓的音乐只是他们谈笑的伴奏。

Elton手捧托盘走向一张散台,将鸡尾酒和点心放到了那对情侣的桌上。

 

临走时转身的瞬间,他从情侣的对话中得知,今天是他们的第一次约会。

 

音乐进入了副歌部分,影山摆动起双臂,配合着曲调击打沙锤。

清脆的沙子声与琴声完美融合,在每一个节点柔化了他的嗓音。

 

舞台边的松果忽然滚落了下去,掉在吊灯投下的一片光晕里。

 

卡座里的一群青年男女挥手喊着点单,Elton快步走去招呼起他们。

坐在最左侧的男人忽然站起来,用力揽住了他的肩膀,高兴地大声喊话。

 

“我们这帮朋友相识五周年啦!”

 

琴声始终没有太大的起伏,平缓且绵长,悠悠地合着歌声在酒吧里回响。

酒精似乎也随之变得香甜,由滚烫化为温凉,再也不会灼烧买醉人的肠胃。

 

离去的客人推开了门,风铃被夜风轻抚,颤动出声融进了低沉的男声里。

 

Elton招待完客人,回到吧台里,倾身伏在台上翻出了手机。

屏幕上显示着一封留言,是他交往不久的女友发来的爱语。

 

幸福的笑容爬上嘴角,他舔舔唇回复了信息,喝了一口酒后,抬头朝舞台望去。

 

影山稍稍扬起了声调,凑近麦克风,唱完一句后转头看向了身旁的日向。

日向的手指轻轻勾弦后,叩响了琴箱,拨弄着稍显俏皮的节奏看向影山。

 

两人皆落在暖黄光晕里注视着对方,沉浸在温柔的音乐中,勾起了唇角。

 

窗外的一缕纯白闯进了Elton的余光里。

他转身揽住Mr.Wilson的肩膀,开心地说着:“下雪了。”

 

夜幕中的街道覆上了一层白雪,酒吧内却没有丝毫寒意,只有沁人的温暖在笑声中流淌。

 

日向低着头弹奏尾音,忽然笑起来凑到了麦克风前。

代替影山唱完了这首歌的最后一句歌词。







无色朗姆和柑香酒在调酒壶里碰撞,融合了1/3的柠檬汁,化为酸涩凄美的离别讯号。

Elton将这两杯X·Y·Z递给吧台边的那对男女,看着他们举杯,将通透的蓝色一饮而尽。

 

然后,注视了对方一会儿,各自离去。

 

“一起喝‘最后一杯酒’,真是浪漫的分手。”

Elton冲他们的背影感叹着,往酒柜里塞回了一瓶酒。

 

“Elton,给我几张纸巾。”

 

听见熟悉的声音,他转过身,差点没忍住喷笑出声。

 

“影山先生,你怎么了?”

“他们是故意的!绝对是故意的!”

 

影山正紧皱着眉,可满脸的奶油和巧克力酱让Elton完全无法辨识他的表情。

他接过纸巾,闭上眼小心地擦拭起自己的脸颊,骂骂咧咧地抱怨着坐到吧台边。

 

“尤其是日向,那家伙完全玩疯了!最起劲的就是他!”

 

缓慢地将纸巾揉成了一团,他抬头对Elton说道:

“给我一瓶威士忌,我今晚一定要把他灌到不省人事!”

 

Elton笑着连声答应,走向酒柜挑了一瓶酒精度最低的威士忌。

 

在等待的间隙里,Mr.Wilson正巧送完了酒。

笑容满面地拿着托盘走回了吧台里。

 

“Mr.Wilson。”

“噢,影山先生,要喝点什么吗?”

“不用了,谢谢。那个,我有样东西要给您。”

 

影山俯下身,从刚才拎过来的纸袋里拿出了一张唱片。

 

“这是您之前提到的那张唱片。”

“天啊!”

 

Mr.Wilson接过唱片,难以置信地反复端详抚摸。

 

“这张唱片应该早就绝版了!”

“我去玩的时候无意间看到它,就买下来了。”

 

他刻意拔高了语调,说得轻松,掩去了自己连续一周疯跑唱片店的事实。

 

Elton走回两人身旁,搭上了Mr.Wilson的肩。

他转头看向影山,在交汇的目光中分享了彼此的喜悦。

 

“我真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你,不如......”

“不,是我要感谢您。这就当是送给您的谢礼吧。”

 

影山顿了顿,轻轻牵起了唇角:“谢谢您帮我准备生日会。”

 

Mr.Wilson绽开慈祥的笑容,伸手轻拍了几下影山的肩膀。

Elton也在旁边一直笑着,忽然想起了什么,殷切地看向影山。

 

“影山先生,刚才你和日向先生一起演唱的那首歌,我非常喜欢!真的太喜欢了!可以写一份歌词给我作为纪念吗?”

“可以啊。”

 

得到了影山的回答,Elton兴奋地跑进厨房里翻出了纸笔,放到吧台上。

 

深情的词句从笔尖溢出,跃于纸上。写到一半,影山忽然又开了口:

“对了,圣诞节后我们就要回日本了。”

“下周?!这么快?!”

 

影山轻轻盖上笔帽,将纸笔一起递给了Elton。

因为他脸上那过于明显的失落和不舍而笑了起来。

 

“日本的新年就快要到了,是时候回去了。”

 

Mr.Wilson安抚地拍了拍Elton的后背,冲影山问道:“回到日本后,你有什么打算?”

 

“招募一支乐队。”

“民谣乐队?”

“不,是摇滚乐队。”

 

Elton闻言惊叫出声,震惊瞬间盖过了失落与不舍:“摇滚乐队?!”

 

自从影山和日向一行人来到英国,走进这家酒吧,他从未见过影山唱摇滚乐。

Mr.Wilson倒是表现得毫不讶异,了然地笑起来。

 

“你想好了?”

“嗯,我果然还是更喜欢激烈冲撞的摇滚。”

 

影山的视线落到旁边的烛台上,望着灯火放柔了目光,再抬头时轻声说道:“但是这一次,我不会再因为冲撞而搞砸乐队了。”

 

Elton有些不明所以,却也没有追问。

他看着纸上的日文,好奇地指向了其中一处。

 

“影山先生,这首歌的最后一句歌词是什么意思?”

 

影山稍稍俯身向前,沿着Elton的手指看到了落在最末的那行日文。

他没有立刻回答,而是转过头,目光在卡座里游走寻到了笑得开怀的日向。

 

唇角被对方的笑容所感染,轻轻扬起——

 

“我的所有好运都用来遇见了你。”

 

- End.






继《他闻》之后 我又一次写了酒吧和乐队 这次终于写出我想要的感觉了【笑

但我毕竟不是学音乐的 文中有诸多写得不专业的地方 还请大家多多包涵

 

我的第一篇影日文就是乐队paro 这一篇影日文也是乐队paro

在同一题材的对比下 我也清晰地看到了自己的变化

 

怎么说呢 其实 真的 非常欣慰 从最初的青涩行文到现在形成了自己的风格

将大量时间和精力投入到了影日文中 因他们而产生变化甚至有了一些成长

 

真是太好了

 

这一篇呢 从新建文档到敲下end 用了将近一个月 反复修改字字斟酌

因为抱着这份认真的心情 我写得非常开心

不如说 这是我写影日以来 下笔最用心也是文风最满意的一篇了

 

每月一次的奇妙偶遇造就了这两人之间的羁绊

但也注定了他们之间的感情并不是爱情

我想要表达的 其实只是一种被救赎后的感激

 

在某些孤独无助的时刻 心灰意冷的瞬间

人总会发自内心地希望有谁能来拉自己一把不是吗?

 

即使只是不经意的一句话 一种举动 一个笑容 也会让自己得到莫大的安慰与鼓励

 

而选择这个梗的初衷 就是想写一个遇见日向后 影山变温柔了

不再横冲直撞 学会了珍惜与呵护的故事

 

希望我的描写与讲述有把影山的变化展现给大家

 

熟悉我的文的人也许会发现 我非常喜欢写青年时期的影日

因为影日这对CP最戳我的点 其实不是笨拙可爱的青涩 而是两人相遇后的化学变化

从漫画第一话到现在的春高 他们真的发生了非常大的改变

这对CP的敢于改变 大胆向前 永不止步 才是最吸引我的地方

也正是因为他们彼此冲撞 产生磕碰 在日常的陪伴中无形地影响了对方

 

才会令双方都产生了变化——

 

【因为遇见了你,我才会改变】

 

我所写的 就是我心目中历经磨练后褪去了青涩的影日

他们不如原作里热血帅气 却是我心目中那个温暖柔和 稍显成熟的青年模样

我真的是等不及啦 想快点看到未来的影日 所以才会那么喜欢写长大后的他们

 

漫画还在继续连载 这条长路在短时间内还不会到达终点

非常期待古馆老师继续描绘出不断变化不断成长的影山和日向

我相信 最后的他们 一定比我心目中所想象的他们还要好上一千倍

 

正如我在结尾所写的:

他们的好运用来遇见了彼此

 

而我的好运则用来遇见了他们

 

想说的就说到这啦

谢谢你看到了这里

 

陪我走到了这里

 

ありがとうございます

药师寺郁子敬上


评论 ( 16 )
热度 ( 60 )
  1. Dora酱.药师寺郁子 转载了此文字

© 药师寺郁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