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日】他闻*01

www贝斯手影山×迷弟日向

www不喜者注意避雷 内置少量黑研/岩及/大菅 微量赤兔/月山用来......推动情节【笑】

www慢热,集体大助攻

www影山巨巨应该会喜欢那个 虽然没有吉他手华丽 却是乐队中最重要的 Bass 的位置

 

 

  闻,即是嗅。

  空气的清爽,鲜花的芳香,蛋糕的甜蜜。

 

 

  日向翔阳早已不是第一次来这个酒吧。

  

  他所在的散台位于偏僻的角落,昏暗的灯光扰得他的视线有些模糊,吧台里调酒师表演花式调酒的动作都让他有些看不清了。

  而对面的人打发时间的方式显然比他看调酒表演更有损视力。

  

  “喂,研磨,游戏有那么好玩吗?”

  “嗯。”

  

  孤爪研磨头都不抬地回应了他一个音继续专注于游戏机,惹得日向感觉更无聊了,又将注意力转向害他坐在这里哈欠连连的罪魁祸首。

  

  “黑尾,你说的乐队到底什么时候出场啊?”

  “应该快了吧。”

  “真是奇怪啊,你居然会对木兔和赤苇前辈他们以外的乐队感兴趣,还特地过来看演出。”

  

  脑海中闪过木兔光太郎和赤苇京治前辈站在台上的身影。

  

  那支乐队的音乐多为独立摇滚,前一首和后一首的风格经常让人感觉天差地别,却每每被吉他手木兔和贝斯手赤苇控制得恰到好处,主音也经常由他们两人轮流切换。

  这样自由的乐队能够戳中各种不同的人心中的柔软,连不常听音乐的日向都感到喜爱,也不难理解黑尾铁朗会被他们吸引。

  

  这样的“自由”不仅需要默契,还需要全员的支持与信任才足以支撑起来。

  

 

  那是得有多幸运,才能遇见一群这样的队友。

  

 

  “因为今晚那支乐队让我非常在意啊。毕竟是让木兔他们赞不绝口的一群人,真想看看是什么样的啊。”

  

  这么说着,黑尾顺手把自己的威士忌推到离研磨稍远一些的地方,又把苹果汁推得离正在玩游戏机的人稍近一些。

  正对上研磨那副“又把我当小孩子”的不满眼神,失笑的黑尾惊觉——

  “啊,到他们了。”

 

 

 

 

 

  影山飞雄最近有点烦躁。

 

  他所在乐队的吉他手是他十分崇敬的及川彻前辈。

  而前辈最近,似乎很受一个狂热粉丝的追捧。

  那家伙,真的不是一般的狂热。

 

  比如现在,他坐在酒吧角落的卡座里,桌上那杯白兰地里的冰块正在融化,而他完全没有心思去品酒,目光死死地盯着刚刚结束了演出到吧台点单的及川前辈,以及他身边那个一直缠着他的矮子!

 

  那家伙是谁啊?!是粉丝吧?!

  喂喂!粉丝也不用那么狂热吧?!

  开始前就缠着结束了还缠着算怎么回事啊?!有那么喜欢他的吉他吗?!

  岩泉前辈呢?!怎么还没来阻止啊?!

  

 


  “呀咧呀咧,日向你还真是喜欢吉他啊。”

 

  及川彻笑吟吟地喝下一口苦艾酒。

  

  该说这个少年热情好呢?还是聒噪好呢?

  他觉得有点好玩又有点头疼。

 

  “没错没错!吉他好帅啊!超级帅的!!”

  

  日向的眼睛里闪烁着憧憬的光芒。

 

  自从上次跟着黑尾和研磨来这个酒吧见到了眼前这个人的乐队的演出,他就彻底被这个吉他手的控场深深吸引住了。

  

  不同于木兔前辈那支乐队多变的风格,这支乐队专攻典型的日摇,主音具有爆发力的嗓音响起后,即使是最难把握的歇斯底里的哀痛,这个人也能用吉他将主旋律的感情最大程度地扩散到整个酒吧之中,随着一声声鼓点逐渐感染听者。

  

  这就是木兔前辈他们对这支乐队如此赞赏的原因吧?

  



  “啊!!”

  “啊?!”

  一声惨叫一声尖叫几乎同时响起。


  及川吃痛地捂着自己的后脑勺,会这样打自己的人就只有一个了。

  果不其然,转身就看到黑着脸的那家伙。

  

  “岩酱!很痛哎!”

  “活该。”

  

  岩泉一完全不心疼眼前泪眼朦胧的人,谁让他跟这个姓甚名谁都不知道的粉丝勾搭那么久。

  

  “岩酱吃醋了。”

  “哈?!”

 

  及川快手地捂住自己的头,迅速从吧台逃窜到了散台边上,大声地对完全处于茫然状态的少年喊道:“对不起了噢!我们改天再聊!”

 

  随后又继续跑回了酒吧后面专门给乐队候场的房间里。

 

  嗯,没有人。很好。

  后面也没有乐队要演出了。

  等岩酱跟进来以后就锁门吧。

 

 

 

 

 

  

  “好像忘记喝掉那杯白兰地了。”

  影山拧紧面前的水龙头后,盯着镜子里的自己喃喃自语,用手拨了拨有点湿润的刘海。

  然后看着刚刚转动过的右手发呆。

  

  应该......没问题了吧?

 

  卫生间隔间的门突然被打开,影山从镜子里看到了一抹扎眼的橙色,顿时气不打一处来。

  

  又是这个矮子!

 

  丝毫没有察觉到周围的日向走向影山旁边的水龙头洗手,脑海里满是刚才发生的事情,抬头才发现身边的人在用一种恶狠狠的眼神通过镜子瞪着自己,顿时竖起一身鸡皮疙瘩。

  

  哇啊!!这个人好凶......

  为什么要这样看我?好可怕!!

  啊啊啊,赶快走!

  

  “喂!”

  吓!——

  “啊.......啊嘞?”

 

  日向只想赶快走出卫生间,却听到对方叫住自己的声音,双腿发软地定在原地,颤抖着回过头来只能发出奇怪的声音。

  

  他该不会是喝醉了想找人打架吧?

  糟了!果然不该自己来酒吧的吗?!怎么办?!!

  

  “你,很喜欢刚才那支乐队的吉他手吗?”

  “哎?啊......嗯,喜欢啊。”

  “为什么?”

  

  影山的问题搞得日向一头雾水。

 

  这个人为什么这么问啊?所以......不是要打架?

 

  “呃,因为很帅啊。吉他手不是一个乐队里最帅的位置嘛。”

  “你说什么?!”

  “啊啊啊啊啊?!!什么什么啊?!”

  

  日向被突然喊叫着逼近他的影山吓得头晕脑胀。

  卡壳般扭过头看向影山撑在自己身旁压向墙壁的手臂,听到对方居高临下的声音响起:

 

  “你这家伙!是不懂得贝斯手在乐队里的重要性吗?”

  

  对,最让影山气愤的就是这个。

  这矮子眼睛里闪着憧憬的光芒崇拜及川是发生在自己正好缺席的时候!

  是在一支乐队缺少最重要的贝斯手的时候!

  这家伙完全就不懂乐队的灵魂也不懂得贝斯手好吗!

 

 

 

 

  

  【厕所是个非常可怕的地方】

  

  这是日向在承受了影山对他的攻击(壁咚)之后,于很长一段时间里挥之不去的感受。

 

  【厕所是个孽缘开始的地方】

  

  这是影山气愤地踢了一脚墙壁后离去不久,碰见乐队里跟自己八字不合的鼓手月岛萤,并从对方口中得知音乐学系里一样在玩乐队的木兔前辈和赤苇前辈要组织一场聚会后,于长达数年的时间里挥之不去的感受。

————————————————————————————

  www暑假第一更来啦~

  作为秉承着“不写完绝不发出来”这种信念的人

  时隔小半年【?】终于把众多脑洞中的一个补齐了

  开心地发车了【并不】

  ——泪目

  这次是小排球里最喜欢的CP,依然是小甜饼,并且是一条漫漫长路

  第一次写影日文,希望米娜桑多多指教(o゜▽゜)o☆

  

  ありがとうございます 

  药师寺郁子敬上

  

  ................................话说啊,三万五千多字到底该算是短篇还是中篇?

评论 ( 8 )
热度 ( 75 )

© 药师寺郁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