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日】他闻*02

www 02

  眼前的这个场面,让影山飞雄十分不爽。

  因为对面正坐着一个让他非常不想看见的人。

  

  “及川你还真是像传闻中一样欠扁啊。”

  “哦呀,真不想被黑尾你这么说呢。”

  “你们两个是小学生吗?来拼酒啊!哎?赤苇!我的酒杯呢?”

  “木兔前辈请你消停一点,别再这么喝下去了。我可不想背着你回家。”

  “及川你也给我消停点!”

  哐——

  “岩酱!好痛!”

  “真是不想理这群无聊的男人。研磨,我和你玩吧。”

  “不要。”

  “月岛也喝一点嘛。话说小雀斑怎么没来啊?”

  “木兔前辈请你不要闹了,就是因为这样忠才不想来的吧。”

 

  .....................

  实在是,太混乱了。

 

  让影山捋一捋现在的情况。

 

  月岛在加入乐队之前,就结识了同校而且同在音乐学系的大三生:木兔光太郎。因为大家都玩起了乐队,木兔和赤苇京治不知不觉就和及川的乐队熟识了起来。

  而木兔和黑尾铁朗则是高中时的旧识,于是木兔组织今晚这场聚会的目的,便是让黑尾前辈与及川的乐队互相认识一下。

  

  席间一直沉默不语低头玩游戏机的人,听说是黑尾前辈的幼驯染:孤爪研磨。虽然看起来很年幼,但其实已经是大二的学生了,这么说也算是他的前辈。

  至于坐在他对面的那个家伙,据说是孤爪前辈的朋友。

 


  真是的!为什么——又是那个矮子啊?!

 


  “研磨研磨,你不吃吗?”

  “不想吃。”

  “尝一下嘛,很好吃的说!没想到居酒屋也有蛋糕啊。”

  “黑好像就是因为这个才让木兔选的这一家。你不是喜欢吃蛋糕吗。”

  “这样啊!没想到黑尾还真体贴啊。”

  “还好吧。”

  

  日向看着旁边的研磨再次低下头去,发现他的脸颊似乎有一点红晕?


  刚才明明没沾酒啊,奇怪。

  嘛,不吃就不吃吧。那我自己吃好了。

  这颗草莓真甜啊~~~

 

  日向把叉子含进口中,感受着在嘴里弥漫开的清甜,闭上眼发出了颇为享受的声音。

  然而再次睁眼时看到的却是一副可怕的景象。

  


  他的对面正坐着两天前在酒吧卫生间里莫名其妙找他碴的那个人。

 


  对方现在正双手捧着酒杯举在嘴边,脸颊上染了些许红晕,看来已经喝了一些酒。

  那双眼睛此刻正死死地盯着自己,凶恶的眼神跟初遇时一模一样。

  不对,现在好像还多了些其他的感觉。

  这股奇怪的朦胧感是怎么回事?

  是因为喝了酒所以沾上了水雾?还是......

  “呐,你要吃么?”

  


  影山看着青年递过来的,只剩一半的草莓蛋糕。

  感觉,更加,不爽了。

  


  “哈?!”

  日向见他是这个反应,迅速地收回自己的手,颤抖着久久无法平静。

 

  什么嘛?也不是想吃蛋糕啊?

  那这个人到底是什么意思啊?!

  我到底哪里得罪他了?!

  

 

  及川眼尖地注意到了这边发生的事情。

  “小不点似乎对我们家小飞雄很感兴趣嘛。”

  

  影山有些不适地想要推开及川搭在自己肩上的手臂。

  “及川前辈,你在说什么啊?”

  “难道不是吗?我看小不点一副想向你示好的样子嘛。小不点,你别看这家伙总是凶巴巴经常炸毛的样子——”

  “喂!说谁啊?!”

  “其实他也是有很多可爱的地方的哟。你们要好好相处呀。”

  “放开我!”

  

  日向看着影山被及川强行扯起嘴角而露出的笑容,默默地在心里干笑。

  实在是看不出来这家伙有哪里可爱啊......

  

  “你应该嘱咐影山不要欺负我们日向才对吧?”

  

  木兔不知何时从赤苇的身边跑到了日向边上,一把搭上他的肩膀用超大嗓门对及川喊叫着:

  

  “他差不多了吧?”

  “嗯,看样子是。”

 

  此时的日向对两人的对话感到一头雾水,正疑惑间听见月岛幽幽地吐出一句:

  “啊,接班人。”

  

  他的那种眼神该怎么说呢?

  幸灾乐祸?

 

  日向隐约有种不详的预感。

 

 

 

 

 

 

 

 

  

  “喂——影山——你也——太重了吧?!”

  日向喘着粗气一步步艰难地迈上楼梯,小心地保持着平衡提防背上的人摔下去。

  

  时间倒回一个小时前。

  

  “翔阳,我和黑回家了。”

  “我是和岩酱住在一起的,不方便噢。”

  “哈哈哈哈哈!今天喝得真开心啊!日向,影山就交给你了啊!赤苇,我们走吧!”

  “以前我把他带回去,第二天我们都会打起来。所以,再见。”

  

  日向从口袋里掏出钥匙打开了公寓门,一把将影山摔到沙发上后终于明白了月岛那个充满阴谋感的眼神是怎么回事。

  

  “其实,他们今晚把你叫来聚会就是想让你接手一杯倒的影山。黑说,反正你也很喜欢及川,照顾一下他们乐队的贝斯手应该也是OK的。其他人也一致赞成。”

  

  所以你就这样把我卖了吗研磨?!

 日向在水流下拼命搓洗着待客用的杯子,内心实在忍不住哀嚎。

  

  没想到那个凶恶的影山居然那么容易喝醉啊!

  也太让人头疼了吧。

  真是的,希望他不会发酒疯才好。

  

  砰——

  

  正这么想着的日向突然听见外面响起一阵重物坠落的声音,赶紧从厨房跑到客厅里,就看到从沙发上掉下去的影山吃痛地躺在地面捂着头蜷缩成一团的样子。

  

  “喂,影山,不要乱动啊!摔出毛病来可怎么办啊!”

  急忙走过去将影山扶起,让他的上半身倚靠着沙发,日向又转身走向柜子翻找起来。

 

  明明记得这里还有醒酒药的啊,我放去哪里了?

  啊,找到了!

  

  “影山,快点起来!醒一下,先把药喝下去,不然你会很难受的。”

  

  日向不停地拍打着影山的脸,可是对方完全没有醒过来的意思,眼睛始终紧闭着,眉头也皱在一起。大概是刚才真的摔疼了。

  两人维持着这样的姿势,僵持良久依然没有一点进展,就在日向准备放弃灌药去给他铺床让他休息的时候,影山突然吐出了几个模糊不清的发音。

  

  “.............................”

  “啊??什么??”

  “.............................”

  “哈?影山你在说什么啊?”

  “N......Neko......”

  “猫?什么啊?”

  “为什么不喜欢我”

  “???????”

  

  喜欢?

  他在说什么啊?

  

  “猫......为什么......嗝......都不喜......嗝......不喜欢我......”

  

  终于听到影山说出完整的话。

  

  哈?居然在抱怨不受动物喜欢吗?

  

  “为什么......嗝......不喜欢啊......嗝......”

  “当然是因为你看上去太凶恶了吧。”

  

  日向已经不知道该从哪里开始吐槽,眼下处理好这个准备发酒疯的人才是正事。

  “喂,影山,起来。到房间里睡觉去。”

  

  这家伙,真的——好重啊!

  明明看起来那么瘦,是因为长得高吗?

  真是让人火大!

  

  好不容易把影山挪到了房间里,日向脱力地把他再次扔到地上,来回走动着开始铺床。

  

  “猫......喜欢......”

  “唉,你又说什么胡话啊,真是——哎?!啊!!”

  

  就在日向铺好床转过身,准备把影山挪到被褥上的时候,对方却突然一个翻身把他压倒在被褥上。

 “影!山!好重!!”

 

  影山的体型实在是比日向高大太多,以至于他完全无法把身上的人推开。无论怎么挣扎,对方都把他压得死死的,动弹不得。

  日向正欲哭无泪的时候,耍酒疯的人又开始迷迷糊糊地挥动手臂,折腾了几下之后右手落到了他的橙色卷发上。

  

  “嗯......唔......”

  

  影山无意识地呢喃着,手上开始揉起日向的卷发,而处在这个角度的日向也能很清楚地看到他的表情。

  

  “猫......”

  

  是把头发的触感当成猫的触感了么?

  

  日向有些意外地看着影山嘴角流露出的一点点笑容。

 

  这个人,是有多希望被动物喜欢啊?

  居然露出这么满足的表情。

  跟他醒着的时候反差也太大了吧。

  

  日向想起了及川之前说过的话。

  这家伙,好像,是有点可爱。

  








  “嗯?什么气味?”

  嗅觉灵敏的他突然闻到一股异味,仔细一嗅似乎是某种药草的苦味。

  日向环顾四周寻找着这股气味的来源,最后将目光定格在自己的头部上方。

  

  ——影山的右手?

——————————————————————————————

  嘛,官方说过影山巨巨“最近烦恼的事情”是:

  因为动物好像很讨厌自己所以非常在意

  那就让小天使【的卷毛】来弥补他吧

  手感一定非常不错对不对~

  再次说明:这文是条长路是条长路是条长路【中路?】

  不喜慢热型的就赶紧跳吧嗯

  啊不过不用担心会坑啦 已经全部写完了的说

  只是不喜欢一下子全部发出来

  大概 一周两更 这样?

  【当然,还是要看心情看时间看天时地利人和】

  唉感觉自己太吵了,下次更新就别写后记了吧【啪啪啪

评论 ( 4 )
热度 ( 44 )

© 药师寺郁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