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日】他闻*04

www04

  “那个啊,你这个音乐顾问到底有什么用啊?”

  “哈?!”

  

  日向翔阳猛地弹开,与阴沉着脸的影山飞雄拉开一大段距离摆出防备的架势。

  

  我又问错了?

  这家伙真容易生气啊。

  好可怕。

  

  “你是白痴吗?”

  “..........”

  “音乐社的顾问当然就是指正他们的错误的啊。”

  “噢......可是也没怎么见你发表过建议啊。”

  

  明明都已经来烘焙社一周了。

  几乎天天都是坐在桌子上发呆和吃蛋糕吧。

  本来还以为能见到这个人弹贝斯呢......

  

  “他们都是很优秀的。”

  “哎?”

  

  日向睁大了双眼看着影山的侧脸。

 

  这个人笑了。

  不是那种可怕的笑容。

  嘴边的弧度显然是在表达着对社员的认可与赞赏,以及那种——

  遇见了竞争者的兴奋。

  

  什么嘛。

  原来这个人也......

  

  拥有想要挑战强者的欲望。

 

 

  

  “呐,吃蛋糕吧。”

  这几天里,在影山观察、欣赏同伴演奏的间隙,日向总是会给他递去各种各样不同口味的蛋糕。这次是巧克力口味的。

  

  “喔,谢谢。话说,你还真是喜欢做蛋糕啊。”

  “那当然了!”

  “为什么?”

  “因为啊,蛋糕在嘴里化开时会品尝到甜味对吧?我觉得人在那个时候的表情是最幸福的。”

  

  影山看不懂这个呆子的表情。

  

  为什么要这么兴奋?

  无法理解。

  反正对他来说蛋糕只是普通的食物。

  

  话说,

  这块巧克力好甜。

  

  咔擦——

  

  日向扭过头,看到自己特意放在蛋糕上的巧克力在影山口中被用力地咬成两段。

  顿感还是不要向这个人示好了。

  这家伙完全没有对他的心意(那块巧克力)心怀感激的样子吧!

  

  “哼——”

  

  影山真的搞不懂那个呆子。

  

  为什么现在又一副生气的样子转过去?

  难道刚才那个巧克力是用来装饰的,不能吃吗?

 

 

 

 

 

 

 

 

 

  

  “那就拜托你啦!我先走咯,明天见。”

  “好的。拜拜!”

  

  送走了幸治,日向开始动手收拾起烘焙教室来。

  然而有一个障碍物让他在意得不行。

  

  “喂,你怎么还不回去啊?影山。”

  

  这呆子好像还是很生气的样子。

  

  “刚才那个人不是拜托你去买材料吗?我可以帮你提一点东西。”

  “啊?”

  “如......如果你需要的话。”

  

  莫名其妙地突然生气实在是让人很在意啊。

  

  影山转身走出门外,示意对方他在外边等。

 

  为了答谢之前那顿猪肉咖喱温泉蛋饭组合早餐,这一周里我明明已经很温和了。

  完全没有去找他麻烦什么的,那家伙也每天都做蛋糕给我吃。

  不是一直都相处得好好的么?怎么今天突然就不高兴了?

  

  搞不懂。

  

  “我收拾完了,走吧。”

  “啊?喔!”

 

  




  东京的深秋还真是冷啊。

 

  影山呼出一口白气,拎着东西的双手搓起来相当不方便。

  四周的店铺都陆续开始打烊,昭示着现在的时间已经非常晚了。

  

  话说这呆子买的东西还真是多。

  

  “这些都是烘焙社要用的材料吗?”

  “不全是。你手上那一袋就是我自己要用的。”

  “自己?你在家里也会自己做来吃吗?”

  “是自主练习啦练习!好了,我家就在前面了,接下来你要往另一个方向走吧?”

  “嗯,是。给你。”

  “那就这样了。今天谢谢你。”

  

  不生气了,对吧?

  

  影山看着日向对自己绽开的笑脸,得到了确定的答案。继而转身走向相反的方向。

  这一带的公园里早就已经没有孩子在秋千处玩耍了,刺骨的寒冷侵袭再加上环境的幽寂,影山感觉到他泛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明明刚才还没有这么冷的吧?

  

  是因为有个人在身边才比较温暖吗?

  

  啊,真是的。赶快回家吧。

  

  “哎?!”

  

  突然意识到口袋里的手感似乎有点空,影山猛地停下脚步回想起今早的事情。

  

  不是吧......

  

  触到手机的金属外壳冷得让人指尖发颤,然而掏出手机看到23:00的数字后他才是真的要崩溃了。

  

  怎么办?

  难道,真的要......

  

  影山的脑海中浮现出不久前那顿早餐的画面,又再次回忆起那个人在身边时的温暖感觉。

  

  啊啊,到底该.......

    

  他咬了咬牙,狠狠跺了一下地板转身往回走。

  

  “可恶!”

 

 

 

 

 

 

 

 

 

 

  

  “我说你啊,有那么健忘吗?竟然把钥匙落在玄关了啊?”

 

  日向将热茶放到影山的面前,而对方将身体整个蜷起来缩在被炉里抱怨着:

  “怎么这么冷啊!!”

 

  “有吗?这才深秋啊。”

  “日本天气异常了吧!”

  “是你穿得太少了!真那么冷的话就去泡个澡吧,我已经烧好水了。你洗完了自己铺床先睡噢,被褥在柜子里。”

  “喔,我知道了。”

 

  影山恋恋不舍地从被炉里出来,走到门边才意识到......

 

  “你呢?你要干嘛?”

  “我研究一下蛋糕的配方。”

 

  都这么晚了还要做蛋糕?

 

  他再次走回被炉边,蹲下来看着日向正在写写画画着什么的笔记本。

 

  “哇啊!草莓蛋糕?!”

  “是啊,之前那次聚会在居酒屋里吃到的蛋糕......喔,就是你不吃的那个。怎么样都想自己做出来看看。你这么惊讶干嘛?”

  “虽然草莓蛋糕是要很甜没错,但是这个比例也太夸张了吧?!”

  “比例?”

  “是啊!这个分量也太夸张了吧?!做出来不会太甜了吗?反正我是不喜欢吃那么甜的东......”

  “比例?!”

  “哈?”

  “对啊!比例啊!!分量!!甜度是要失调的才对!!”

  “你在说什......”

  “影山你太厉害了!太厉害了!!我去试试看!!”

 

  影山不明所以地看着日向冲去厨房,觉得他的脑子都被晃晕了,手臂也被抓得生疼。

 

  算了,让那呆子自己捣鼓去吧。

 

 

 

 

  日向紧张地将草莓切成两半,选取其中一边放到做好的蛋糕上作最后的装饰。

  他双手撑在橱柜边犹豫了许久,战战兢兢地拿起叉子将蛋糕送进口中。

 

  啊......

 

  奶油的浓郁甜香在嘴里化开,牙齿运动间感受到了面粉经过烘焙后松软的口感,最后才是草莓的清甜。

  非常淡的味道,却能渐渐地将奶油的甜盖过,直冲喉咙深处。

 

  和那家居酒屋的蛋糕一模一样。

 

  “影山!影山!”

 

  日向端着蛋糕从厨房跑回房间里,急切地想将这份喜悦与那个人分享。

 

  “喔,你回来了啊。刚才及川前辈来电话了。”

  “嗯?他说了什么?”

 

  奇怪?他的表情是不是有点怪怪的?

 

  “下个月的校庆,木兔前辈和我们的乐队都要参加演出。及川前辈说,‘贝斯手该回来了’。”

  “哎?!真的?!太好了!那就是说能看到你弹.......影山?”

 

  日向的视力一直很好,而现在,他突然怀疑自己是不是眼睛出了毛病。

 

  在他眼前,那个盖着被褥直直坐着的影山,分明在发颤。

  那不是对舞台的渴望,那绝非即将上场的兴奋。

 

  那样的眼神和表情,名为“恐惧”。

评论
热度 ( 38 )

© 药师寺郁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