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日】他闻*09

这一章的时间顺序是现在-过去-现在-过去-现在

www09
  现已是初冬。
  影山的额上却渗出密密细汗。

  水流声扰得他的脑子嗡嗡作响。
  借冷水冲刷右手,企图以此掩盖刺骨的疼痛。

  他看着镜子里的人。
  脸色苍白,双目失神。

  任谁见到他现在的模样都会被吓到。

  冷水继续拍打着影山的右手。
  他的思绪依然没有冷静下来。

  终于关了水龙头。
  他转身从浴室回到房间。
  湿淋淋的右手直接拿起手机,也不顾机身被打湿。

  终于按下了一周都不曾触碰的开机键。
  系统塞满了未读邮件和未接电话。

  大部分都来自同一个人。

  这一周没有看他的邮件,没有接他的电话,没有给他开门的影山突然非常地想见他。

  想尝一口他做的蛋糕。

 











  最近几天,及川察觉自己的学弟非常不在状态。

  “岩酱。”
  “嗯?”
  “小飞雄有哪里不对劲吧。”
  “你也注意到了啊。”

  岩摘下挂在脖子上的耳机,望向坐在录音室休息区的影山。
  他俯着身,前臂压着大腿,视线聚焦在地面上,左右手不停地来回搓动着。

  明显的焦躁不安。

  “大概是和恋爱有关吧。”
  “说得也是,怎么想都是因为小不点呢。”
  “好了,继续吧。刚才那一段你弹错了五个音。”
  “哎哎?!不是吧?!”

  影山完全没有注意到两个前辈对他的关心。
  正失神的时候,感觉到了口袋里手机的震动。

  一封新邮件。

【影山,我今天能去看你排练吗!】
【不行】

  毫不留情地拒绝对方后,他把手机丢进身旁的背包里。
  猛地一下拉紧外套,又回到原来的姿势,更加焦躁地搓动双手。
  左手覆上右手腕的关节处。

  怎么可能会让你来看排练呢。

  “影山。等会儿第五首前奏,拜托了。”
  “岩前辈。我今天就不去排练了。”
  “啊?”
  “抱歉。”
  “喂喂!小飞雄!”

  及川一头雾水地看着影山离开的背影。
  “什么嘛,我还以为他特地过来我们教室是要一起去排练呢。”
  岩回想起影山最近几天的样子,隐隐有种不好的预感。

  也许,不是因为日向。

  “及川。你能让影山不弹贝斯吗?”














  日向紧张地看着坐在对面的影山。

  这还是第一次进入影山家里。
  虽然这一周自己频频造访,但是对方完全没有理会门铃声。
  突然接到他的电话,正在上课的日向趁教授转身板书的瞬间迅速溜了出来,在烘焙室做好蛋糕后冒着大雪赶来这里。

  没有血色的嘴唇,黑眼圈。
  真的憔悴了好多。

  看着这样的他,日向感觉自己的胸口似有重石压下,透不过气来。
  心脏仿佛因跳动被扯得生疼。

  两人对坐良久,影山终于抬起手拿着叉子将一小块蛋糕送入口中。
  奶油的浓郁甜香,面粉经过烘焙后松软的口感,草莓的清甜。

  “日向。”
  “在!怎么了?”
  “你不是说,蛋糕在嘴里化开时品尝到甜味的时候,人的表情是最幸福的吗?”

  影山的视线直接穿过日向落在对方身后的落地镜里。
  镜中的那个人,即使是在刚才吃蛋糕的时候,看上去也一点都不幸福。

  日向紧咬着下唇,再也无法控制自己的感情。

  影山发散的目光瞬间集中起来,吃惊地看着落地镜里的画面。
  柔软的卷发贴着自己的脸颊,体温也透过单薄的衣服传来。

  影山感觉到自己的肩膀有些湿润。
  他从没有被谁这样用力地拥抱过。













  “你确定?”
  “嗯。大地感冒的那天,我们在医院里见过他。”
  “这样推断的话......”
  “应该是吧。”
  “我去确认一下。”
  “及川,你......别太逼他。”
  “如果他肯听劝的话。”
  “喂!”

  及川掐断与菅原孝支的通话,继续走向排练室。

  刻意和大家宣布今天暂停排练。
  那么他现在应该会在吧。
  那样热爱Bass的他。

  “呀咧,小飞雄。”
  及川猛地推开隔音门,斜靠在墙上,果不其然地看见影山站在排练室里。

  一脸惊慌的表情。
 
  “及......及川前辈?”
  “好久没在这里见到你了呢。”
  “呃......嗯......那个,我要回去了。”
 
  影山将贝斯从身上卸下,小心翼翼地放回琴包里,急匆匆地想从及川面前逃走。
 
  “急什么。既然都来了,陪我练一段嘛。”
  “我还有事......”
  “影山。”
 
  及川退到门口抬起手压着门框,堵住影山的去路,直勾勾地与其对视。
  影山感到自己被一股无名的气场压迫着,手心开始渗出冷汗。
 
  “你有事瞒着大家。对吧?”
  “没有。”
  “嗯?是么?”
  “啊!”
 
  影山失声尖叫。
 
  及川毫无征兆地握着他的右手腕用力一扭,神经传输到大脑的疼痛让他一瞬间无法承受。
 
  “果然是复......”
  “不是的!”
 
  用尽了最大的声音嘶吼出来。
  影山此刻的表情开始有些扭曲。
 
  及川偏过头,眸子中的光线暗了下去。

  “噢?既然如此,你弹一首给我听听。你写的第七首歌副歌部分。”
 
  影山的脑海中一瞬间有了退缩的想法。
  第七首歌的副歌部分,是乐队现有作品中节奏最快的一段,考验的是乐手的音准和速度。
 
  他拉开琴包,手上的动作明显有些颤抖。

  不行。
  这样下去的话。
  会再次......
 
  他踟蹰良久,终于开始动作,快速地拨动琴弦。
 
  不行。
  撑下去。
  无论多疼都要......
 
  他的额上开始渗出肉眼可见的汗珠,拨弦的动作越来越快。
 
  不行。
  坚持到最后。
  还没完。
  我还可以——
 
  “够了。”
 
  影山的拨片掉落在地与及川喊停几乎发生在同一瞬间。
  他弓着身,左手压在膝盖上支撑着身体,右手早已脱力地离开贝斯,指尖的颤抖实在过于明显。

  及川将一切尽收眼底,在心里斟酌着该如何是好。
 
  如果放任不管的话,他的情况一定会越发糟糕。
  如果就这样......
 
  及川将目光落在影山琴包旁的那本绸面琴谱上,心下一横。
  “从明天起,你不用再来排练室了。

  前辈......
  在说什么?

  “及川前辈!”
  “就这样。”
  “我还可以弹!不要紧的!”






  “我们乐队不需要这样的Bass。”













  右手的疼痛太刺骨了。
  恢复的时间太漫长了。
  无法弹奏的时间太煎熬了。
   
  我......
  是最强的。
  怎么会......
  被人否定。
 
  一如曾经。
 
  “影山,影山!”
 
  影山睁开眼,模糊的视线逐渐聚焦起来,首先映入眼中的就是那橙色的卷发。
 
  “呆子。”
  “喂!别大清早的就这样说我啊!快起来吧,我去给你做早饭。”
 
  日向抱怨两句随即走向厨房,离开房间后忍不住重重地叹了一口气。
 
  那家伙究竟是做了什么样的噩梦才会露出那么痛苦的表情?
  真的......
  好想再多了解他一点。
 
  “需要我帮忙么?”
  “不用了。你现在禁止碰冷水!”
  “喂......”
  “帮我擦一下桌上的水渍就好。”
 
  日向洗完餐盘,扯过毛巾擦干手上的水,看着影山收拾桌子的背影,心里再次挣扎起来。

  问,还是不问?
  他会告诉我么?
 
  “影山。你的手,是怎么受伤的?”
 
  日向将自己的疑问脱口而出后,看到影山的动作明显一顿,心里瞬间紧张起来。
 
  “那个,我就随便问问!你不想说也没关系的!”

  影山将抹布折叠好放在桌上,转过身来注视着日向。
  日向再次从对方眼中看见了那晚他所看见的——恐惧。
 
  “我以前,不是及川前辈乐队里的贝斯手。”

评论 ( 1 )
热度 ( 30 )

© 药师寺郁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