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日】他闻*10

www10
  “大地最近一点都不想我。”
  “噗——咳咳咳咳咳......”

  恋人突如其来的责难让大地被果汁噎住。
  许久才抬起头,对上菅原那张写着不满的脸。
 
  “你又是闹什么别扭啊?”
  “难道不是吗?你最近很少找我一起吃饭啊。”
  “我这不是要训练嘛。比赛就快到了啊。队里的事情很多。”
  “我可是第二学期就要去实习了喔!你就不想和我多多相处一下吗?”
  “我们都住到一起了。去不去实习有什么差别啊?”
 
  这番言论一出,便轮到菅原被噎得说不出话。
 
  这倒是说得一点都没错。
  他和大地已经在一起三年了,都开始同居了,也确实不存在见不着的情况。
 
  “你是不是有事没事就想闹腾我两下啊?”
 
  菅原笑着躲闪大地伸过来掐自己的手,目光捕捉到了恋人身后那两个熟悉的身影。
 
  “及川。”
  “是爽朗君呢。队长也在啊。”
  “好久不见,岩。”
  “啊,好久不见。”
 
  菅原招呼他们后,及川彻和岩泉一双双坐了下来。
  一张小桌容纳四个人后显得有些拥挤。
 
  “今天兴致这么好?跑来享受了啊。”
  “难得的周末还不让人放松一下吗?”
  “他可是完全没有放松的意思呢。”
  “影山?”
 
  及川的话说出口后,果然吸引了菅原的注意力。

  “怎么样?要和队长一起去看看那个拼命的小学弟吗?”
  大地看着一左一右地分别坐在恋人两侧引诱着他的及川和岩,重重地叹了口气。
 
  本来还想和菅一起去看电影呢。
  啊......又泡汤了啊。








  金田一勇太郎是第一次为自己的乐队争取到这种机会。
  那家酒吧是在东京的高校乐队中最有名的小型Live场地,可不是轻易能预约得到的地方。
  这次的联合演出,是辗转几人拜托了高中时的前辈才拿到演出名额。
  虽然,只能排在串场名单里,而不在正式演出的名单之列。 
 
  “喂,金田一!发什么呆,走了。”
 
  当国见英的声音响起,他才回过神来。
 
  “喔!”

  挥开脑海中的那个身影,伸手拿起吉他包。
 
  他明白,自己做这件事并非因为有多喜欢音乐。
  而是满含着一种不甘的心情。

  对“那个人瞧不起自己”这件事情的不甘心。
 
 





 
  “如果不是碰巧遇见及川,我和大地都不知道你们今天有联合演出啊。真是的怎么都不说一声!今天这场就正好第十场了,结束以后给你开个庆祝会。”

  影山被菅原一掌打在背上,胸口一下子喘不上气来。
 
  “喂,下手轻一点啊。影山你没事吧?”
  “还好......大地前辈,能给我一杯水吗......”
 
  咽下温水后,影山深吸一口气,看向在这间休息室里打打闹闹的及川、菅原、岩、大地和洁子前辈,以及刚刚到达的月岛萤。
  在这群人里,只有月岛和自己是大一年级,4月初方才加入的成员,其他人都是凭着实力与资历在圈子里早已小有名声的前辈。

  借着菅原前辈的关系加入这支乐队让影山深感荣幸。
  即使是与他同期的月岛,也是天赋异禀,作为鼓手有着出类拔萃的乐感。
  和他们一起练习、演出让他总是无法抑制地兴奋起来。
 
  这当然是与以前身处默默无闻的乐队时的感受相比。

  以前的,得过且过地玩着乐器的队友,与——
  现在的,齐心协力共同往前冲的队友。
 
  但是,当大家陆续离开休息室走上台的时候,望着他们的背影,影山心里还是有点不是滋味。
 
  现在和他一起往前冲的人不是那些人。
 
  
 






  金田一紧握着玻璃杯的右手青筋暴起。
 
  他怎么也想不到,自己的串场演出结束后,竟然会在后面的那支压轴乐队里,看到自己最不想看见的人。
 
  那个人背着贝斯弹奏的模样,一如以前一起在排练室里练习时一样——
  沉着冷静,拥有绝对不输吉他手的控场能力。

  神情从容,写满自信。
 
  他怎么也想不到,退出了乐队的那个人,如今竟有了比以前更上一层的容身之所。
  他怎么也......
 
  咽不下这口气。

  “喂,金田一。你不过去打招呼么?”

  国见感受到了对方的情绪。
  看着金田一的背影因恼怒而微微颤抖,让他想起乐队与影山决裂的那天。
 






  “喂!你们积极一点啊!这场比赛可是决定着我们以后在圈子里的地位啊!”
  排练室里没有人回应影山的话。

  “我们可没有你那么厉害。”
  “哈?!”
 
  他的音调突然上升。
  惹得金田一开始烦躁起来。
 
  “难道不是吗?我们远不如你啊。乐队的灵魂,贝斯手大人。”
  “你什么意思?!”
 
  大家都察觉到了贝斯手与吉他手之间微妙的气氛,纷纷选择保持沉默。
  只有国见上前扯了扯金田一。
 
  “金......”
  “你以为我们是神吗?!这么高强度的练习大家都不用休息了吗?!”
 
  国见的小动作反而对金田一起了反作用。
  他上前一步,彻底地表明了与影山针锋相对的立场。

  “距离比赛还剩十天了!你们想不想赢啊?!”
  “呵,赢?赢了又怎么样?我们又不打算在这条路上长久地走下去。”
 
  影山一愣,明显因这句话而产生了动摇。
  金田一见对方无言,继而更加跋扈。
 
  “这里只有你是音乐生而已吧。只有你想在未来继续走音乐的路而已吧。也就是说——”
  “他说的是真的吗?”
 
  影山转身朝其他人发问。
  而所有人都碍于金田一的队长身份而沉默不言。
 
  “可是,大家......”
  影山呢喃着,想要得到无论谁的回答都好。

  “也就是说!”
  “金田一!”
  国见终于坐不住了,上前抓住金田一的肩膀企图阻止他继续说下去。
 

“在这个乐队里格格不入的人其实是你。”
 

  影山无言地低下头。
  那句......
  “可是,大家在一起演出的时候都很开心不是吗?”
 
  最后还是没有说出口。
 






 
  国见叹了口气,轻轻拍了拍金田一的肩。
  “你不去我去了啊。”

  毕竟是曾经的队友。
 
  “影山。”
  顺着声音看去,对上那张微笑的脸,影山的心情有点复杂。
 
  “国见?”
  “哟。”
 
  他在这里也就是说……大家都在吗?
 
  “你加入了及川彻的乐队?”
  “嗯,是。”
  “挺不错的啊。恭喜。”
  “是菅原前辈向他们推荐我加入的。”
  “喔!就是教你贝斯的那个人啊。这样也好呢。”

  国见仰头喝下一口威士忌。
 
  “你比我们都更有野心,有实力,还是去更厉害的乐队比较适合你。那,我先走了啊。”
 
  不是这样的。
  什么叫“更有野心”“更有实力”“更厉害的乐队”......
 
  “喂——”
  国见闻声顿住脚步。
 
  “你们不要这么吊儿郎当啊!”
 
  明明拥有很棒的唱功,对音乐有着不输任何人的喜爱。
  而且,还有一个具有那般强劲爆发力的吉他手在身边。
  为什么?为什么就是不愿更拼命一点呢?!
 
  “还是算了。我啊,真的不喜欢浪费体力。再见。”
 
  影山看到国见绽开了他所熟悉的,对什么都无所谓的笑容。
  满心失落、遗憾与不解的他,完全没有注意到吧台另一侧那个充满不甘与嫉妒的眼神。

  “呵,吊儿郎当?”
 
  就这么看不起我们么?
  影山飞雄,我会让你后悔自己说出这句话的。

  就让你再也拿不起贝斯吧。









  “影山呢?”
  菅原落座后即发现没有那个人的身影。
 
  “喔,刚才他来电话说要先回家换衣服。”
  “换衣服?”
  “大概是刚才太兴奋了出了一身汗吧?赶快点单啦,要饿死了。”
  “要不要叫上木兔和赤苇啊?”
  “什么?!你没叫吗?”
  “我以为你会叫啊!怪不得他们刚才都没来,你根本没说今天演出的事情吧?”
  “啊,忘了。”
  “你......”
  “果然前辈们都是BAKA。”
  “阿月!”
 
  菅原跟着身边的人一起笑闹,脑海里却始终萦绕着刚才演出时的画面。

  自从高中时学起了贝斯,就带着邻居家方才国中的影山走上了这条路。
  如今看到他和自己的朋友一起站在舞台上,心里自然深感欣慰与喜悦。
 
  那个人也是凭着自己的努力一路走到现在的啊。

 
  “喔!影山,你来了啊。”
  “嗯。”
 
  影山进门后,菅原的目光就一直跟着他。

  总感觉,有哪里不对劲。
 
  “喏,给你倒酒。别喝太多啊,你这一杯倒。”

  为什么一直不说话?
 
  “这家店的刺身超棒的!”
 
  眉头皱着...... 怎么表情看起来那么痛苦?

  “对了,刚才教授通知我,明天学系有场活动要我们过去演出。影山,虽然你已经和我们一起在酒吧里做过很多次LIVE了,但是在学校里演出的话还是第一次吧。期待你明天的演奏喔!”
 
  他的右手似乎在颤抖?

  “呐,影山......”
  “抱歉!球队里出了点事情我要马上过去。”
  “啊?”
  “菅,你就在这里吧。”
  “等等,我和你一起去。”
 
  菅原收拾起东西和大地一起起身,慌乱中对身边的及川小声说了句:
  “注意看着点影山,他有点不对劲。”
 
  然而,及川并没有领会对方的意思。
  “啊?”










  这是影山第一次参与这支乐队在学校里的LIVE。
 
  台下的观众中多为对着及川疯狂呐喊的女孩子。
  气氛已经成功地被调动起来,整个氛围躁动不已。
 
  现在的他思绪一片混乱。
  昨天方才承受的疼痛仿佛再次涌了上来。
 
  月岛打出的鼓声宛若那群陌生人打在他身上的拳头。
  及川扫出的吉他前奏太过凌厉,让他想起那些人的鞋子踩在他手腕上的痛楚。
  洁子的电子音加入后终于将他从回忆拉回现实。
  岩的歌声响起后,他才终于想起——

  · 我不能在这里倒下。
 
  快速地转动右手变换着节奏。
  难以忍受的刺痛不断袭击影山的神经。
 

  · 不行。
  · 不能毁了这场演出。

  · 这是第一次站在学校的LIVE舞台上。
  · 这是前辈们争取来的机会。

  · 撑下去。

  · 可恶!
  · 为什么偏偏在昨天受伤!

  · 给我撑下去啊!

  · 不能在这里再次......

  · 成为被丢下的人。

  音乐里的贝斯部分开始严重走音后,及川终于发现了身后人的变化。
  当他和岩扔下吉他与话筒,转身要去搀扶那个已经跪倒的贝斯手时,心里猛地一惊。
 
  那个人布满细汗的脸上没有痛楚只有错愕。

  那双眼中并没有映出担心他的队友们,只有台下观众们那不屑的神情。
  与曾经的伙伴离他而去的背影,重叠在一起。

——————————————————————————
  嗯,对。
  在这个设定里,影山的手伤是金田一找人打的。

  金田一对影山成就抱着一定程度的嫉妒,也因此没能看到影山对他的肯定与赏识。
  影山对金田一也有点恨铁不成钢的感觉,不明白他为什么要浪费自己所拥有的才华。
  我身边就有一支这样掰掉的乐队。
 
  了解摇滚乐队LIVE的人应该都知道。
  贝斯手这个位置,作为一个司令塔,如果他足够强大,会直接升华整支乐队。
  但与此相对的,无论他有多强大,如果不被乐队接受,就什么也不是。
  所以对影山而言,这无疑是最打击他的。

  在离开金田一的乐队后,好不容易遇到了及川,加入了一个新的大家庭,尝到了与强大的队友一同前进的滋味,却在第一次校园LIVE中因受伤而失误,导致演出中断。
  影山那种“害怕让台下的人失望,害怕让同伴失望,害怕再次失去一个Team”的感情就是我想表达的。

  这一章改了好多次,其实有很多版本。
  最后决定发这一个,也不知道有没有表达出那种感觉......
  嘛,大家将就看吧。结果又瞎嚷嚷了一堆话。【笑

评论 ( 2 )
热度 ( 32 )

© 药师寺郁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