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日】他闻*11

www11
  如果当初能早点注意到就好了呢。
 
  及川把玻璃杯重重地放回桌上,苦涩的味道在口腔中散开,他第一次觉得自己喜欢喝的这种酒那么难喝。
 
  “呕......”
  “喂,不要在吧台干呕啊。”
 
  岩拉开旁边的椅子在他身边坐下,抬手招呼酒保给他一杯威士忌。
 
  “也不完全是你的错。当初我也没有注意到他的变化。”
  “岩酱......”
 
  这个人总是能仅从背影就看出自己的情绪。
 
  “好感动!”
  “喂!放手!不要在这里抱我!”
  “有什么关系啦。”
  “放!手!”

  哐——

  “好痛!”
 
  及川捂着被岩重击的头哀嚎的时候,放在桌上的手机震动起来。
 
  “喂喂?”
  “及川前辈!是我!”
  “小不点?”

  日向抱着枕头站在阳台上,冷风不停地往他的衣服里灌。
 
  “我该怎么办?”
 
  向对方抛出这个问题后,他转过身,看向躺在卧室里的影山。
 
  那个人好像又做噩梦了。
  是因为手又疼了吗?
  还是又想起那场LIVE了呢?
 
  及川把手机从左耳换到右耳,方便岩听清日向说的话。
 
  “小不点你不用这么犹疑的。”
  “犹疑?”
  “嗯。再更有自信一点吧。你最近都住在影山家里不是吗?可是他完全不接我们其他人的电话也不回邮件呢。如果连你都不知道该怎么办的话,我们就更没有办法了。”
 
  他看向酒吧的LIVE舞台,回忆起那个贝斯手站在上边,光芒四射的模样。
 
  “拜托了。好好照看着他养伤。然后,把他再次带回这个舞台吧。”













  “啊嚏——”

  影山狠狠地打了一个喷嚏,裹紧了大衣和围巾,颤抖着等待另一个人回来。

  只说了一句“你在这里等等”就不见了的人还真是不负责任啊。
  我可是从来没有来过这个地方啊!
 
  他打开手中的地图,上边印着“宫城县”的字样。
 
  几天前,日向突然提议“我们一起去哪里逛逛吧。”
  结果竟然拉着他跑到了离东京300公里外的宫城县,而且下了飞机后就把他一个人丢在航站楼傻站着。

  影山急忙买了一张地图,防止一会儿迷路了。
  可是他发现,这个地方也只有五大堂和鸣子峡两个著名景点,而且这里可比东京冷太多了。
 
  真不知道那呆子到底想来这里逛什么。
 

  “影山!”

  他闻声回头,看见熟悉的橙色卷发后,终于安下心来。
 
  “喏。咖啡。”
 
  哎?让我在这里等着竟然是......

  影山慢半拍地接过对方递来的咖啡。

  “喔......谢谢。”
  “快喝了吧。这样会暖和一点。呜哇,在东京呆久了以后,再回来宫城还真是冷啊!”
  “回来?”
  “啊,这里是我的老家。”
 
 



  所以,这呆子是回来探亲的吗?
 
  “你看你看,那种鹿可是本州鹿的代表喔!”
 
  可是他好像没有要回老家的意思啊。
 
  “你想不想吃松岛牡蛎?这个季节可以吃到带壳的生牡蛎喔!超厉害的!”
 
  好吵。
 
  “哈哈哈哈哈,那个木偶人长得好丑啊!”
 
  但是......
 
  “你还很冷吗?鸣子温泉离这里不远,要不要去?”
 
  这种天气,和这个吵吵闹闹的呆子在一起,还真是暖和啊。
 
  “不冷了。”
 
  影山别过头去,声音极轻地回答了日向。
  日向的目光也跟着转过去。

  对方的一举一动他全都看在眼里,直到现在他才终于确定影山的精神开始放松下来了。
 
  “走吧。其实我只是想带你去一个地方。”






  日向拉开店门的时候,柜台里的人正在看报纸。
 
  “乌养先生。”
  “嗯?”
 
  乌养系心放下报纸后盯着这个橙色卷发的青年看了许久,才惊叫出声——
 
  “日向?!”
  “嗯!”
  “喂喂,真的是好久不见了啊!话说,你还是没有长高啊!”
  “乌养先生!”
  “哈哈哈哈哈。喔?这个就是你在电话里说的朋友?”
  “您好。我叫影山飞雄。”
 
  影山微微鞠躬行礼。
而乌养看着他,满心想的都是:比日向高好多啊。
 
  “乌养先生,东西呢?都搬出来了吗?”
  “已经搬了一箱出来,在里面。还有一箱在木架上,有需要你再去拿。”
  “好。”
  “那你们顺便帮我看会儿店,我正好去给老爷子送点东西,等会儿回来了请你们去吃仙台牛舌。”
 
  日向送走乌养后,一边带着影山往店里走一边解释起来:
 
  “我国中和高中的时候经常来这家店里吃包子。乌养先生很温柔,对我们这些学生都很好,大家都算是朋友啦。”
 
  越往店里的深处走去,影山越觉得温度在升高。
 
  “有一次来吃包子的时候,我和幸治偶然发现了乌养先生的一个爱好。”
 
  日向掀开暖帘,走进一个逼仄的小房间里,打开地上的纸箱。
 
  “他喜欢收藏摇滚乐队的LIVE录像喔。”







  影山的这种表情,是日向不曾见过的。

  他全神贯注地盯着电视屏幕,眼中闪烁着敬佩与憧憬的光芒。
  嘴唇微张,右手跟随音乐小幅度地打着节奏。
  他看着电视,日向看着他,两人一前一后地坐在地上。

  这是这阵子以来,日向第一次感到安心。
 
  影山在家里的时候虽然没有明显表现出什么异样,但是日向深切地感受得到对方的恐惧。
  他对手上的伤势非常不耐心。
  又十分害怕以后会再次影响乐队的演出,害怕无法跟上队友的脚步。

  害怕自己成为被抛下的人。

  跨不过那次演出中断留下的心坎。
 
  这些都让日向非常放心不下。
  现在看到了这样的影山,他的精神也终于放松下来。
 
  “太好了。”
  “你说什么?”
 
  录像播放结束的同时音乐骤停,影山听见了日向吐字不清的呢喃。
 
  “啊?!没......没说什么。”
 
  日向转身喝起水来,影山感到奇怪,却没多想。
  他余光扫到脚边的录像带,深吸一口气,像下定什么决心似的大声喊道——

  “那个......谢......谢谢!”

  这个呆子对我的事情也未免太上心了。
  不仅把我拉出来旅游,还特地联系老家的朋友,带我过来看乐队的LIVE录像。
  而且大部分都是现在连专辑都已经找不到了的老乐队的LIVE!
 
  全都是为了让我振作起来吧......
  这个呆子——
 
  “影山。”
 
  日向的声音打断了影山心跳的加速运动。
 
  “你知道这些录像里的乐队大部分都是已经解散了的老乐队吧?”
  “知道啊。”
  “他们帅吗?”
  “帅啊!超厉害的啊!尤其是这支乐队的贝斯手!”
 
  影山激动地拿起刚才看的第三张录像带。
 
  “但是,他们都解散了。解散,就是一种失败吧?”
 
  影山一怔。
  他印象中的日向总是阳光又柔和,从不会如此严肃、尖锐。
 
  “从职业生涯的角度来看,他们都是失败的不是么?乐队解散了,队伍不复存在,无法继续演奏下去。但是啊——”
 
  从影山见到日向的第一天起就觉得,这个家伙的声音怎么总是响亮。
  在温暖之下,隐藏着一种不容否定的强势。
 
  “不是还有像乌养先生一样的人在吗?欣赏他们的人会一直珍藏着他们的作品,即使解散了,他们也会一直被人记在心里。总有人会始终铭记他们在曾经闪耀的时刻。”
 
  日向注视着影山的眼睛,往前移了一步,坐到离他更近的地方。
 
  “你的贝斯很厉害,真的超厉害的!你的才华和努力我都看在眼里。在烘焙室里记谱子的你,在排练室里练习的你,在舞台上演出的你,每一个时刻都非常耀眼!从来没有让我失望过噢!”
 
  影山怔怔地看着日向离他越来越近,感觉到自己的心跳越来越快。
 
  “及川和菅原前辈也都很赏识你啊!你是司令塔,没有你的话,这个乐队是无法运转的。没有人会抛下你,因为乐队少了你,就无法前进了啊。所以——”
 
  傍晚的斜阳从窗户透进来,投在日向的脸上,与他此刻绽开的笑容融在一起,渗进影山心里。

  “耐心地等它康复好吗?等你完全康复以后,再站上舞台,让我再次眼前一亮,好吗?我啊,可是完全迷上你的贝斯了啊。”
 
  影山感觉到自己脑中那条紧绷着的弦终于断开,情不自禁地放松了身体。
轻声应道:
 
  “好。”
 






  日向得到了这出乎意料的回应,忍不住雀跃起来。身体的行动变得异常不协调。

  “我出去给你拿瓶饮料喝,接着看录像吧。你想喝什——”
  “喂!小心啊!”
 
  当影山注意到对方即将撞到木架,想要去拉回他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
  木架上的另一箱LIVE录像带摇晃几下后,全部掉落下来。
 
  “嘶......”
 
  日向睁开眼后,发现自己毫发无伤地躺在地上,影山双手撑在自己的身体两侧,一副痛苦的神情。
  这似乎不是因为录像带砸在了他的身上,而是因为他撑在地上的右手骨节过度发力。
 
  “啊啊啊啊啊啊影山!”
 
  日向迅速坐起身,抓着影山的右手腕尖叫起来。
 
  “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很疼吗?很痛吧!啊啊啊啊啊!”
  “喂,你冷静点。”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去撞木架的啊!怎么办要去医院吗!”
  “我都说了......”
  “要是你的伤更严重了可怎么办啊呜——”
  “喂......你别哭啊!没那么严重啦!现在已经不痛了别哭啊......”
 
  日向的泪水让影山瞬间惊慌失措起来。
 
  “可是,呜,可是......”
  “都说了别哭了啊!啧——”
  “唔?”
 
  时间仿佛在这一秒静止。
  日向怔怔地感受着柔软的唇落在自己的眼角上。
  影山怔怔地感受着泪水微咸的味道刺激着味蕾。
 
  两人维持着这一动作静止了许久。

  影山的大脑一片空白。
  仿佛隔了一个世纪那么久他才意识到——
 
  我为什么要去吻这呆子的眼泪啊?!
 
  他猛地放开抓着日向肩膀的手,和对方拉开了距离。
  眼睛四处乱瞟完全不知道该看向哪里。
 
  沉默良久后影山终于鼓起勇气朝日向的方向看去,这才惊觉对方并没有表现出他想象中的反应。
  日向的表情不是错愕,不是生气,更不是厌恶。




  他低着头,满脸通红。
 



  哎?
  等等?
  什么?
  也就是说......
 
  与日向相识后的事情一一在影山脑海中浮现出来,对方的种种举动如今再回忆起来都有了特殊的意味。

  在舞台上总是沉着冷静的影山第一次觉得自己无法镇定下来。
  他难以置信地捂着嘴,兴奋与喜悦溢于言表。犹豫着伸出了手,想要触碰那个人的脸颊。

  “日......日向......”
  “hey,我回来了!日向影山你们看完了吗?”

  乌养的声音突然响起,影山蹭地一下站了起来紧张得几乎是同手同脚地走出了房间。
 
  “哇啊!影山你的脸怎么那么红?日向的脸也好红!怎么?我的暖气开得太高了吗?”
 
乌养放下手中的特产,赶紧调低了暖气的温度。
















  “大地,过来吃饭了。”
 
  将晚餐从厨房端出来后,菅原解开围裙顺手挂在了架子上。
  手机突然震动起来,屏幕上显示的名字让他惊喜万分。
 
  “影山?!你终于愿意回电话了啊!”
  “怎么样?伤势恢复得如何了?”
  “啊?问题?你问吧。”
  “噗——哈哈哈哈哈哈哈,什么嘛,你终于发现了啊。不如说,你发现得还真晚啊。”
  “笑死我了,你还真是比他迟钝多了。”
  “好好好,你们玩你们玩。多住几天散散心,不过记得要小心右手噢。话说你也差不多该察觉到自己的心意了吧?”
  “等等,让我再笑一会儿。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大地走进房间的时候,正好看到恋人单手撑着餐桌笑得上气不接下气的样子,顿时觉得自己还可以再回客厅去看会儿电视。

————————————————————————————————
千年木头终于开!窍!了!233333
最后一章预计在七夕晚上更新
你猜影山会不会对日向发起攻势?

评论 ( 14 )
热度 ( 38 )

© 药师寺郁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