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日】他闻*End

www12

  “什么?!影山今晚要演出?!”

  

  山口迅速地把手机从耳边移开。

  月岛侧过脸,看到山口因为电话那边的人音量过大而皱眉的样子,小声地说了一句:“那个白痴。”

  

  “嗯,对啊。”

  “不是吧?!为什么?!完全没听他提过啊!他的手还没有康复啊!”

  “不是乐队的演出啦,只是为酒吧的活动串场而已,只有他一个人独奏啦。”

  “一个人就不是演出了吗!就算是这样也对康复不利啊那个笨蛋!”

  “嘛......我现在要和阿月一起过去了噢,你要不要一起来?”

  “要要要!等等我!”

  

  山口挂断电话,仰头看向身边的人。

  “阿月觉得他会不会成功呢?”

  “啊?成不成功关我什么事啊?”

  “不感兴趣吗?”

  “是啊。”

  

  真是不诚实啊。

  脸上都写满了“好想看热闹”几个字呢。

 

  山口一边想着“阿月好可爱”一边喝下月岛递过来的热咖啡。

 

 

 

 

 

 

  苦艾酒真的非常好喝。

  那天果然只是自己的味觉出了问题吧。

  

  及川将玻璃杯放回吧台上,酒保立即再次为他斟满酒。

  “呐,我跟你说噢。今晚啊,我的可爱的后辈有场独奏呢。”

  “喂,不要莫名其妙地和酒保聊起来啊。”

  “哎?为什么?”

  “你真是......”

  “岩酱都不肯听我说!”

  “我这几天已经听你说了很多次了。而且当时我也在那里啊。”

 

  消失许久的影山突然出现,气势汹汹地走向及川并大声说道:

  “请给我一次独自演出的机会!”—— 是在一周之前。

 

  及川惊讶得久久没有回应。

  他也曾猜想影山会以强硬的方式向自己请求再次演出,但不曾想过对方竟是要独奏。

  

  直到身边的岩发问:

  “为什么?”

  他才回过神来。

  

  “我会用贝斯证明,我可以继续留在乐队里!”

  “即便是用你受伤的右手?”

  “手上的伤我当然会去积极治疗,而且一定会耐心地等到痊愈再正式归队。但是!对!即便是用受伤的右手也可以!”

  “你这家伙——”

  

  及川拦下想要发火训斥后辈的岩,无奈地笑了出来。

  

  “答应你也不是不可以。”

  “真的?!”

  “不过,告诉我,你想弹哪首歌。”

  “呃......不是乐队的歌......”

  “嗯?”

  “我......我最近写的。”

  “为独奏写的?”

  “啊......”

 

  影山的脸颊逐渐烧红起来,岩长叹一口气走向吧台要了一杯威士忌。

  他实在是理解不了及川这种调戏后辈的恶趣味。

  

  “为什么?”

  “因为......”

  

  影山下意识地握紧了拳头,脑海中浮现出一抹橙色。

  

  想要把自己的心情,告诉那个人。

 

 

 



 

  “真的假的?!”

 

  大地嘴里嚼着恋人烹制的晚餐,口齿不清地表达着自己的惊讶。

 

  “嘛,虽然他没有明说,但是我觉得是啦。”

  “可是啊......那家伙,真的会告白吗?”

  “你别看他总是很迟钝的样子,可是一旦意识到了自己的感情,还是很直接的啦。”

  “可是,万一日向......”

  “你就别操心那么多啦!快吃你的饭!八点之前我们要赶到酒吧啊!”

  “唔——”

  

  菅原将一块煎蛋塞进大地嘴里,忽然听见猫叫。

  下一秒便看见一只猫从窗外的围墙上走过。

 

  继而想起两周前从宫城县回到东京后,即刻找他聊天的影山。

  

  “哎?!这首歌是在之前就开始写了的?”

  “对......他送了那本谱子给我以后,就开始写了。”

  “这样的歌词......你当时难道还没有意识到自己......”

  “完全没有!这些都只是当时想说的话而已!”

 

  影山抓起脚边的抱枕,声音也激动地拔高了好几分贝。

  

  “嘛......”

  “现在想想好气愤啊!原来我那时就已经——”

  “是你太迟钝了怪谁啊。”

  

  听菅原这样说,影山被噎得想不出反驳的话,把抱枕放到盘起的腿上,低下头,一副在回忆着什么事情的模样。

  “那呆子,就像猫一样。”

  

  啊,原来是这样呢。

  

  菅原将注意力重新放回餐桌上,大地则对恋人脸上的微笑感到奇怪。

  

  日向就像猫一样。

  柔软,温暖。行走在令人意想不到的地方。

  毫无征兆地闯进人的心扉。

 

 


 


 

  研磨用眼神表达着自己的不满。

  为什么要和他们一起来啊。

  

  黑尾用微笑安抚着对方的情绪。

  大家一起比较热闹嘛。

  

  推开玻璃门的一瞬间,木兔矫健的身姿立即从研磨身边擦过,直奔向卡座。

 

  “啧,吵死了。”

  研磨的手还保持着推开门的状态,看向已经开始点单的那个人,感觉自己的头有些胀痛。

 

  “抱歉,那家伙确实太吵了。”

  “是的呢,叽叽喳喳了一路啊。”

  “赤苇你不用道歉,这不是你的错。黑,你不要胡乱应和。”

  “好好,我知道了。”

  

  木兔猛灌下一口白兰地后,用超大分贝的声音招呼依然傻站在门口的三人赶紧进来。

  吧台那边的及川和岩也终于注意到了他们。

  

  “大家都来了呢。好久不见啊~ 研磨君~”

  “我不觉得一周有多久......话说......放开我的脖子......”

  “喂喂,我还在这里呢,你这样合适吗?及川。”

  “咦有人在说话吗怎么不——啊!好疼啊岩酱!”

  “让你放手就放手。嗯?花?”

  

  岩眼尖地发现木兔的身边放着一束系有橙色缎带的花束。

  

  “对对!是帮影山准备的,也许一会儿用得上呢!”

  “......你想得还真周到啊。”

  “这其实是赤苇选的啦。”

  “.......原来赤苇是浪漫派的吗?”

  “你有什么意见吗?黑尾前辈。”

  “没有没有。研磨你想喝什么?”

  “朗姆酒。”

  “啊,那就苹果汁吧。”

  

  研磨与黑尾之间恩爱的互动让及川看在眼里心情大好,笑吟吟地拿起鱿鱼圈吃起来。

  他突然想起主角已经到场很久了,却还不现身。正准备打电话催促时,终于见到排练室里有人走出来。

  

  “哎?!原来影山已经来了啊!”

  “那当然。他可是从下午开始就在这里偷偷练习了呢。”

  “木兔前辈?!”

  

  影山快步走向前辈们聚集着的卡座,摆动手臂的时候感觉非常酸痛。

  

  真是......

  一不留神就在这里反复练习了好几个小时了啊。

  希望不会影响今晚的演出。

 

  木兔一把将花束塞进迎面走来的影山怀里。

  “拿着!”

  “呃,这个是?”

  “蔷薇。它有句花语很有意思呢,叫做——你的一切都很可爱。”

  

  卡座里的其他人就这么静静地看着木兔将拇指竖在胸前眼中闪烁着星光,而影山低着头茫然地抱着花。

  在近一分钟的等待后,众人如愿以偿地看到了影山满脸通红,目光呆滞,口齿不清的样子。

 

  “什什什什什什么啊这是?!”

  “让你送给日向啊。”

  “为什么什么要送送送给他啊这这这个??!!!”

  “这种时候就是要送点什么啊。”

  “不要!才不要送啊!不送啊!”

  “为什么?我还绑了橙色的缎带噢橙色的!很搭日向吧?”

  “所以说不送!绝对不送!”

  

  影山觉得自己的脸快要着火了,愤愤地埋怨着前辈真是太多事了!

  

  什么嘛,怎么可能送这个给那呆子啊!

  蔷薇这种花,不是每一种花语都代表着......

  啊啊啊也太明显了吧!怎么能送啊?!

 

 

 

 

 

  

  “影山,我们来了。”

 

  啊,是菅原前辈的声音。

  

  影山转过身,首先吸引了他的目光的却不是菅原和大地,而是他们身后的那抹橙色。

  

  木兔还没有从与影山的争论中缓过神,下一秒立即有一大束花砸向他的脸。

  赤苇迅速上前一步拿着花扔给黑尾,黑尾把研磨拉近了一点将花藏在对方身后。

  而及川则把身体凑近岩挡住了研磨,搭上岩的肩膀告诉他还有一截缎带露在外面快让黑尾去整理。

  

  整个过程不超过三秒。

  

  “爽朗君你们几个一起来的?”

  “嗯,在路上正巧碰......”

  “影山,你好恶心。”

  “哈?!你说什么?!”

  

  月岛不耐烦地罩上了耳机,然后把手插在口袋里,无论影山多么气愤地大喊大叫都一律无视。

  山口则笑着跑去了吧台帮五人点单。

  刚才进门时,月岛发现影山捧着花的瞬间,立即侧身挡住日向的视线这个小动作,他可是尽收眼底呢。

  

  “影!山!”

  “干......干嘛......”

  “为什么要演出啊?!”

  及川闪了闪身,避开直冲向卡座将蛋糕重重放在桌上的日向。

  

  呀,小不点生起气来也好可怕呢。

  

  “你是不长记性的吗?!手上的伤都还没好啊!弹什么贝斯啊!”

  “我知道啊......这只是独奏而已,而且节奏又不快,我......”

  

  嘶......

  怎么办......

  

  影山感觉自己的牙也和手臂一起酸疼了起来,他真的不擅长应付生起气来的这呆子啊。

  

  我今晚会不会被赶去睡客厅啊......

  不对,现在是他住我家我慌什么啊?

 

  “那也不行啊!万一复发了怎么办?!就算你不疼我看着也疼啊!”

  

 

 

 

  哎?

 

 

 

 

  木兔蹲下身双手扶着桌子的边缘,目光在气愤的日向与明显被对方的发言正中红心的影山之间游走,思考着如果他在这个时候开口发问“这个蛋糕我能不能吃啊”会不会被这群人打得半死。

  

  日向深吸一口气,终于冷静下来,转身去拿桌上的蛋糕。

  

  和这家伙吵过那么多次,还是第一次把他噎得说不出话。

  很好,看来我的气势很足!赢了!

  那......还是给他吧。

  

  “喏。”

  “蛋糕?”

  “蓝莓的。”

  “蓝莓?”

  “今早啊!你看美食节目的时候不是说想吃蓝莓么?”

 

  所以就做了蓝莓蛋糕?!

  

  日向见影山用右手捂住脸撇过头去,一股怒气又涌了上来。

 

 “什么啊!你什么反应啊?!”

  

  大地见两人一副又要吵起来的架势,正准备上前劝阻,菅原一把拉住他在耳边尖着嗓子轻声嘀咕:

  

  “糟糕!这呆子还真是能若无其事地说出这种告白啊!什么‘我看着都疼’这种话,真是—— 毫无自觉吗呆子!啊,蛋糕,蓝莓蛋糕啊!就因为我说了想吃蓝莓吗?糟糕!真的是太糟糕了!要死了啊!不要这么自然地说出这种让人害羞的话啊!嘛,大概就是这样吧,我猜。”

  “.............菅,影山的声音,可不是这样的。”

 

 

 

 

 

 

 

 

 

 

 

 

 

 

 

 

 

  “所以,你今晚要弹奏的是哪首歌?”

  “不是乐队曲目,是我前阵子写的。”

  “哎?”

  

  日向已经送到嘴边的水果却没有吃进去,呆呆地盯着身边的影山吞下一口蛋糕。

 

  “什么时候?我完全没注意到!是什么样的歌?你原来还会写歌啊?!”

  

  咳咳......水。

  拿起桌上的水猛灌几口后,影山瞪过去,日向又抖了三抖,全然没有了刚才吵架的气势。

  

  “我可是音乐专业生好吗!这种事情肯定会啊!是专门为了贝斯solo写的。”

  “这样啊。和乐队的歌有什么不同吗?哎?!右手受得了吗?!”

  “因为手上有伤,所以solo肯定要有改动。是能让右手安全使用的节奏,你不用担心。”

  “原来如此!这样一来就能更直接地向及川前辈展示你弹奏贝斯的实力了!”

  “嗯。对。但是......也不只是这样。”

  

  影山?

  

  这是日向认识这个人以来,第一次见他用这样的眼神看着自己。

  褪去了站在舞台上的锋芒,又比平日里多了一丝甜腻的味道。

  

  “你还记得今天吗?”

  “今天?什么?”

  

  日向依然沉浸在那个眼神里,一时间全然回忆不起“今天”发生了什么。

  

  “八点了。”

  舞台上那支的乐队节目终了,影山瞄了眼时间,也放下蛋糕理了理衣服,稍稍侧头对日向轻声说:

  

  “四个月前的这个时间,你也在这里吧。”

  

  

  

  


  四个月前......

  

  今天,这个时间——

  

  【呃,因为很帅啊。吉他手不是一个乐队里最帅的位置嘛。】

 

  【你这家伙!是不懂得贝斯手在乐队里的重要性吗?】

  

  日向的脑海中闪现出他和那个陌生人初次相遇的场景,目光紧紧地盯着缓步走上舞台的挺拔背影。

  

  如今,那个背影,对他而言已不再是陌生人。

  那么,那个人,现在是一个什么样的存在呢?

  

  见识过,那个人的竞争心。

  感受过,那个人的骄傲与光芒。

  也触碰过,那个人的柔软与脆弱。

 

  现在的日向,望着那个人背起贝斯,站在舞台的灯光下,渐渐拨动起琴弦。

  只希望能够留住,他此时此刻的温柔与恬静。





 · 怎么会猜到呢

 · 突如其来的相遇

 

 · 天气如何呢

 · 蛋糕的甜度抵消了雪夜的寒冷

 

 · 与谁分享吧

 · 不愿悄然睡去妄自与梦靥争斗

 

 · 真是吵闹啊

 · 和他在一起的时光

 · 毫无防备的

 · 竟然变得过分在意

 

 · 即使生气

 · 大声争吵也会立即和好

 · 不必害怕

 · 即使跌倒也会伴在身旁

 

 · 不想在他的脸上看见

 · 除了笑容以外的表情

 

 · 这种心情

 · 再浓一些

 · 这份喜悦

 · 更深一点

 

 · 仰慕着,艳羡着

 · 陪伴着,抚慰着

 

 · 轻轻试探

 

 · 怎么办 想让他听到这首歌

 · 该如何是好 想让他知道 我所珍藏的 关于他的一切





  “这首歌的名字叫——他闻。”

 

  酒吧内掌声雷动,可是研磨身边的人却没有鼓掌。

  “日向?”

  

  日向沉浸在音乐中无法回神。

  歌词宛若一把利剑直指他的心脏。

  微微用力,将他一直隐藏的感情轻易刺破。

  

  这首歌......

  是什么意思?

 

  什么啊?为什么?为什么要写这首歌?

  你都知道了吗?我对你的想法。

 

  我好不容易埋藏到现在的。

  这份心情。

 

  影山......你到底想说什么——

  “日向,这首歌是写给你的。”

  

  哎?

  

  “是我......这段时间以来的心情。”

  

  所以说?

  

  ——“影山他的心情呢。”

 

  日向呆滞地盯着研磨,又将视线转回舞台上,将影山红着脸把贝斯放下的动作尽收眼底。

  耳边再次传来研磨的声音。

 

  ——“与你恰好一致噢。他是想要好好地告诉你吧。”

 

 


  

  研磨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

  颇有兴致地欣赏起日向那副由不安转为茫然最后变成害羞的神情。

  

  翔阳真是笨蛋啊。

  居然会因为这首歌戳中了自己的感情而慌乱吗?

  不过影山也是笨蛋吧!

  就不能再直白一点吗?这首歌写得这么委婉也不担心翔阳无法理解吗?

  不对......

  是不是有什么事情漏掉了......

  

 

  直到影山从舞台走到了日向的面前,两人都红着脸,面对面站定后,其他人才想起了不对劲的地方——

  

  影山你没说那句最重要的话啊!

 

  木兔瞬间紧张起来,想要把藏起来的花束拿出来,却被赤苇手疾眼快地拦下。

  研磨一副“再也不想管这两个笨蛋”的表情,翻了个白眼,把自己埋进了黑尾的怀里。

  及川整个人都在颤抖着,震惊于自家后辈的纯情。

  酒保颤颤巍巍地看着岩,生怕他把手里的酒杯给捏碎了。

  大地观摩良久后,拉过眼角抽搐的菅原小声地问了句:

  “不是要告白的吗?”

  

  啧。

  真是麻烦。

  

  月岛忍不住在心里吐槽。

  终于把手从口袋里拿出来,将手臂绕到日向的胸前,一把将他向后拉进怀里。


  “呐,你做的蛋糕很好吃吧?忠经常夸你呢。改天也做一些给我尝尝吧。”

  “噢,可以啊。你想——”

  “不行!”

  

  山口紧张地死死盯着猛冲上前将日向从月岛怀里拽出来的影山。

  

  可别把阿月伤到了啊!!

  明明是在帮你们啊两个笨蛋!!!

  

  “为什么?”

  “谁都可以就是你不行!”

  “就因为你讨厌我?”

  “不对!谁都不行!”

  “哈?”

  “这呆子做的蛋糕只能给我吃!”

  

  影山?

  

  日向那处在混乱状态中的脑子,唯独对这句话进行了清醒的分析。

  

 

 

 

  只能给——

  你。

 

 

 

 

  “前辈,我们先走了。”

  

  日向就在震惊与喜悦中被影山推搡着走出了酒吧。

  影山在离开之际并没有忘记带走被大家藏在散台里的花。

  

  “呃......所以......结果嘞?”

  “嘛,看影山自己的造化吧。不过,他好歹是把花拿出去了。可喜可贺。”

  “可是我们的礼物没有送出去噢......”

  “哎?!”

 

 

 

 

 

 

 

 

 

 

 

 

 

 

 

 

 

 

  十二月的东京异常地寒冷。

 

  日向走在雪地里不停地搓着手,想要赶上影山的步伐,却又畏惧于他周围的低气压。

  就这样保持着不远不近的距离,跟随着前者,注意力全集中在那个人手里的一大束鲜花上。

  

  我真的是笨蛋啊!

  比那呆子还呆啊!

 

  为什么唱完歌以后不说出来啊!

  那么好的机会我在想什么呢啊!

  都上台那么多次了怯什么场啊!

 

  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

 

  他明白我的意思了吗?

  明白吗?

  能明白?

 

  不明白的吧!

 

  啊啊啊啊啊我到底在干什么啊!

  可恶!!

  

  “啊——”

  日向太过在意那束花,一不留神撞上了突然停下脚步的影山。

  扶着额头倒退几步后,鲜花占据了他与影山之间的空隙。

  

  “拿着。”

  “噢......”

  “送你的。”

  “啊?”

  

  送......我的?

  蔷薇?

  

  “木兔前辈说,这个花的花语是,你的一切都很可爱。”

  

  影山四处张望的眼神终于集中起来,投向了面前的人。

 

  他的脸微红着,分不出究竟是因为害羞还是寒冷,几乎要抱不住那么大一束蔷薇,橙色的缎带在前面绕了一个精致的蝴蝶结,与同色卷发相映衬,真的是——

  

  很可爱。

 

  啊糟糕!不能一直盯着看啊!

 

  “啊那个呃你你你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四个月前的......”

 

  “今天是我的生日。”

 

  公园里早已空无一人。

  秋千上的积雪过多,掉了下来。

 

  “哎?!完全没听你说过啊!今天?今天吗?!12月22日?!”

  “现在不是告诉你了吗。”

  “也太晚了吧!”

  “礼物——”

 

  影山朝日向伸出右手。

 

  “刚才的蛋糕不算吗?虽然是误打误撞......”

  “既然不是生日蛋糕那当然不算了。”

  “那那那这个!”

  “喂!”

 

  日向刚甩出去的蔷薇随即又被塞了回来。

 

  “这是送你的啊!”

  “那你要什么礼物啊!真是的!早点说的话我不就可以提前准备了嘛......”

 

  还是不逗他了。

  真的一副很苦恼的样子啊。

 

  “生日礼物什么的,晚点再补给我也可以。”

  “真的吗?”

  “嗯。”

  “那......你想要什么?”

 

  我想要的?

 

  “我想要——”

 

  日向怀里的蔷薇突然被拿开,空出来的手又立即被一双结实有力的手握住。

 

  “我想要你在新年的时候和我一起去参拜。”

  “啊?就这样?”

  “对。就这样。”

  “噢......好啊。”

  “真的?!真的噢?!”

  “嗯,真的。”

 

  话音刚落,鲜花落在雪地上,发出一声闷响。

  影山温柔地捧着日向的脸,弯下腰,将额头抵在对方的额上。

 

  “那,我们回家吧。”

 

 

 

 

  蔷薇又重新回到影山的右手上,他依然走在稍前一点的地方,紧紧地牵着身后的人。

 

  日向的心跳始终无法平缓下来,注意力由蔷薇转移到了那只牵着他的手上。

  特别是,对方所用的方式由刚才的浅握变成了现在的十指相扣。

 

  而日向不知道的是,此时此刻,影山的心里也不平静。

 

  新年参拜!

  对!新年参拜!

  就在那个时候说出来吧!

  这次可不能再临阵脱逃了啊影山飞雄!

  告诉他,那句话——

 




  冬季也依然频繁活动的乌鸦停在了影山与日向经过的电线杆上,它们刚刚换上的新羽毛足以抵挡东京的寒冷。

  传闻中象征着不祥之兆的乌鸦叫声传进他们的耳中,却不会让人感到不适。

  

  

  我刚才听到了最美好的音乐啊。

  我刚才嗅到了最甜美的香气啊。

 

 

  闻,即是嗅。

  空气的清爽,鲜花的芳香,蛋糕的甜蜜。

  

  闻,亦是听。

  躁动的虫鸣,狂热的音乐,以及,将要溢出胸口的——

 

 

 

  我喜欢你

 

  End.


———————————————————————————————————————

毕竟这是两个纯情BAKA互生情愫的故事。

所以就算他们在床上压过了小手牵过了眼泪也吻过了居也同了还是没有告白你们就不要打我了好吧~

 

第一篇影日文到这里就结束啦。

非常感谢一直看到这里的影日er们支持这文,谢谢你们耐心地等我一边改文一边更新。

新文的初稿也已经在修改这一篇的过程中完成了,不得不说果然假期码字的效率就是高啊。

新的文将会在全篇修改完毕后一次放出,由于所写题材的关系,我觉得如果选择章更,然后卡住情节的话会有人给我寄刀片的【笑

 

真的非常开心有人看到这里

期待自己下一次的产出


最后祝所有影日er们七夕快乐!


ありがとうございます

药师寺郁子敬上

评论 ( 12 )
热度 ( 55 )

© 药师寺郁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