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日】他闻*番外篇

新文修改中,觉得篇幅有点短了于是又开始加字,结果加着加着就很想死…【咸鱼翻滚.gif

咳,然后听说有人想看番外,于是就先放下新文过来撸一撸

《他闻》番外篇:我拼了命地宠你,却被你往死里撩

↑标题真的大丈夫?????

 

———————————————————————————————————————

  日向用手将自己的头发全部朝上梳起,盯着镜子左看右看,最后叹了口气。

  “唉,要是再高点就好了。”

  他无奈地放下手,柔软的卷发又全部耷拉了下来。

 

  “你在干嘛?”

  突然有声音在身后响起,吓得日向浑身一颤,转身看向门边的人。

  影山揉揉头发,手肘撑在门框上,打起了哈欠。他的眼睛还没完全睁开,身上也是衣衫不整,明显是一副没睡醒的样子。

 

  “没……没干嘛啊……”

 

  影山无视了日向明显的掩饰,径自迈进浴室里,准备洗漱。

  他闭着眼伸手去拿漱口杯,却听日向说了句“错了,那是我的。”

  睁眼一看,手上果然拿着那个橙色的杯子。

  于是放了下来,又去拿旁边那只同款不同色的漱口杯。

 

  “你今天起的很早啊。”

  “哎?啊……睡不着……”

  “嗯?是噢。”

 

  日向站在影山的身后,望着他洗漱的背影,尴尬得想逃。

  睡眼惺忪的影山和衣冠齐整的日向,这对比实在太鲜明了。

  日向又红了脸,心想这显得他好像有多期待今天似的,真是……

 

  太难为情了!

 

  “我我我去做早餐了。”

  “噢。”

 

  浴室的门被关上的时候,影山用毛巾擦着脸的手一顿,动作停滞了几秒。

  他放下毛巾之后,镜中的人顿时变了个样。眼神清明,神情严肃,哪还有刚才神志不清的样子。

 

  影山轻手轻脚地退出了浴室,朝外看了一眼,确认日向已经走去厨房了之后,迅速地冲回卧室,从一个不起眼地角落里翻出了一套衣服。

  他趴在卧室门边察看日向有没有出来,确认客厅里空无一人后,又缓缓地经过客厅溜回浴室,顺手将门反锁。

  浴室内雾气升腾,他细致地给自己冲了个澡,三两下裹上浴巾,对着镜子认真地刮起胡子来。

  收拾好自己,他又翻找起了储物柜,掏出一把剪刀剪断衣服上的吊牌,随后完成了更衣。

  末了,影山伸手去拿柜子上的香水。他在自己惯用的香水和日向常用的香水中纠结,最后拿起了恋人常用的那一瓶,喷洒在身体各处。

 

  离开浴室的时候,影山心想:这样一来,日向就不会发现他为了今天还特地喷了香水了。

 

 

 

 

 

  今年初,在新年参拜的时候,影山终于鼓起勇气对日向告了白。

  日向结结巴巴地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最后倒还是顺利地接受了,也没有抗拒影山的亲吻。

  两人此前就一起住在影山家里,成为恋人后也就自然而然地继续维持着同居的状态。

  时至今日,他们确定关系已经有一个月了,当然要用约会来度过今天这个纪念日。

 

  而这对恋人在白天的活动安排便是——

 

  影山站在烈日底下,眯起眼望着过山车从面前呼啸而过,感觉自己有些眩晕。

 

  “影山影山!先玩哪一个啊?”

  “呃……”

  日向眼中闪烁着光彩,显然对于在游乐场约会兴奋得不行。

  影山见恋人说着说着就要朝过山车走去,眼疾手快地伸手抓住他卫衣上的帽子往回一拉。

  日向突然跌进影山的怀里,身子猛地一僵。

 

  “我们先去碰碰车那边吧。”

 

  温热的呼吸喷在日向的后颈上,惹得他有些发痒,脸颊又红了几分。

  而影山却完全没有察觉到恋人的变化,自然地牵住他就往前走。

 

 

 

 

 

 

  “你在那别动!我去撞你!”

  “呆子!谁会停着给你撞啊!”

  “哈哈哈还不是撞到了!”

  “可恶!你等着!”

  “喂喂喂!犯规啊!”

 

  碰碰车的游戏场地异常吵闹。

  两个青年在一群小朋友中间奋力地开着碰碰车,使出浑身解数攻击对方,让站在场外的家长们倍感无奈。

  最后还是由工作人员出面制止了他们继续霸场。

 

  “啊……影……影山……”

  “我在。”

  “影……影山……”

  “嗯。”

  “影影影影山?!”

  “……”

  “别吓我啊你在哪里啊!好可怕!”

 

  一直牵着日向往前走的影山突然松了手,这让日向瞬间慌乱起来,定在原地不敢乱动,又时不时地往前方伸出手,试探着在漆黑一片的鬼屋里胡乱地抓挠。

  影山蹲在日向的左前方,仰着头看他紧张地拼命呼唤自己的名字,甚至都快哭了出来,心里一软,还是不忍心继续对他恶作剧。

  于是伸手握住了日向的脚踝,准备表明自己就在这里,谁知日向却彻底被吓丢了魂,尖叫着抱头蹲下。

 

  “啊啊啊啊啊!救命啊!耶稣啊!南无阿弥陀佛啊!不要吃了我啊!”

  “喂,喂!日向!”

 

  影山见他这样,自己也慌了神。

  上前一步抱住日向,有节奏地拍着那紧绷的后背,试图安抚他。

 

  “影……影山?”

  日向终于冷静了些。

 

  “嗯,是我。”

  影山松开恋人,捧起他的脸,柔声道:“我们出去吧。”

 

 

 

 

 

 

  影山朝左右张望着往前走,而日向却在一家射击摊前停下了脚步。

 

  “想玩?”

  “不是。”

  日向指着射击摊的奖品堆,转向影山。

 

  “你看那个。如果带回去送给小夏的话,她应该会很开心。”

  “那是什么?”

  影山顺着日向手指的方向看去,发现那是一只巨大的乌鸦玩偶,可是它却有着人类的五官和头发。

 

  “我也不知道。好像是什么漫画的周边,前几天她给我发邮件的时候刚发过那东西的照片给我。”

  “噢……”

  影山应声,眼睛已经开始朝墙上张贴的的射击规则望去,发现那玩意竟然是首奖的奖品,难度系数可不是一般的高。

 

  “怎么办啊……我不擅长射击啊……”

  “我也不太擅长。”

 

  影山和日向正在为了怎么拿到首奖发愁的时候,射击摊的老板笑吟吟地从摊子里走了出来,凑到两人身边。

  “不会射击没关系啊,还有其他的方法拿首奖嘛。”

  “其他的方法?”

  “喏,那里不是写着嘛。我这里啊,每天都会有不同的挑战项目,完成挑战,就能带走首奖。”

 

  他们朝老板所指的方向看去,在另一面墙上用红纸黑字明明白白地写着首奖挑战的项目与规则。

  按每天不同的挑战项目来看,今天想要获得首奖就必须参加的挑战项目是:

  站在喷泉广场的中央演唱指定曲目,参与者能够使五十人停下脚步即为挑战成功。

 

  “啧,这是什么挑……呃……”

  影山的话刚说到一半,转头就看见日向盯着自己,眼中闪烁着星光。

 

  影山缓缓往后退了一步,日向又迅速地往前一步。

 

  “……”

  他无奈地叹了口气,揉揉恋人的头发,转向老板:“那个指定曲目是什么?”

 

 

 

 

 

 

  来来往往的游人们奇怪地看着一个青年握着麦克风傻站在喷泉广场的中央,他的不远处还有一个大叔吃力地将移动音响一点一点朝他推过去。

 

  影山握着麦克风的手心现在正微微出汗。

  行人的注视其实并不会让舞台经验丰富的他感到不适,倒是几米开外那束写满期待的目光害他感觉非常紧张。

 

  射击摊的老板终于将音响推到了影山的脚边,双手摩擦了几下,拍拍他的肩,就跑回了日向身边。

  他将手臂交叠在胸前,一副玩心大起想看热闹的样子:“来看看你朋友能不能挑战成功吧。”

说着,掏出遥控器,按下了音响的开关。

 

  音乐以喷泉广场为中心,朝四下飘散开去。

  影山闭眼,深吸一口气,再对上日向的目光时,他已不复紧张,将自己完全沉浸在音乐的感情中。

 

  他的双眼半睁着,似乎含着什么执念,神情悲伤而绝望。

 

  · 若是没有你在

  · 什么都不会变

  · 唯独星星不再明亮

  · 今晚它不在值班吧

 

  · 仿佛被丢弃的电视机里

  · 破碎的画面

  · 心似枯木

  · 无论装什么 装什么都无所谓

 

  渐渐有人停下脚步,朝喷泉广场靠近。

  地面上开始有水花溢出,喷泉毫无征兆地升起。

 

  · 我想活下去

  · 做永不熄灭的火焰

  · 即使肉体毁灭 也要保存这个念头

 

  · 你肯在我身边

  · 我就别无他求

  · 悄无声息的钟表

  · 也想睡一觉吧

 

  日向的心脏一揪。

  透过喷泉看去,身处其中的影山犹如镜花水月。

  他的歌声虽然没有撕心裂肺的叫喊,但却以低沉无力的发声方式,将一个可怕的空洞展现在了日向的眼前。

 

  · 睡吧

  · 甜美地呼吸

  · 永远无法破解的魔法

  · 没有实体 把手伸向天空

 

  · 闪电向我劈来吧

  · 闪电向我劈来吧

  · 闪电向我劈来我就能回去

  · 我就能回到你所在的世界

 

  · 你所在的世界

 

  影山的手朝日向的方向伸去,扯出一个苦涩的笑容。

  似是向他求救,又像在引诱着他走进万丈深渊。

 

  日向久久无法回神。

  心下喜悦又惊慌,不禁去想,他究竟是何德何能让这个才华横溢的男人陪在自己身边啊。

 

 

 

 

 

  一曲结束,掌声雷动,广场周围聚集的人数早已不止五十。

  影山站在喷泉的中央,隔着迷蒙的水色朝众人鞠了一躬,趁水花落下的间隙冲了出来,回到日向身边。

 

  “这下可以拿到首奖了吧?”

  射击摊的老板看着影山朝他伸出的手,重重叹了口气,心中哀嚎着他还真是撞上了个专业级的客人。

 

  日向抱着首奖的奖品走出了射击摊,傻笑着不停地用脸颊去蹭那只玩偶。

  影山看着恋人的那副傻样,掏出手机打开备忘录,连敲几下打出了一句话:

  【他喜欢毛绒绒的东西】

 

  “影山影山,谢谢你!”

  “噢……这没什么啊。”

 

  收好手机,影山将头撇向了一边,不愿让日向看见他已经发红的脸颊。

 

  “我们去下一个地方玩吧。”

  “嗯,行。去哪里?”

 

 

 

 

 

 

  “一定要保管好啊!”

 

  日向再三叮嘱工作人员保管好他的玩偶,也不顾自己被安全带勒得发疼,始终不舍得将身子扭正。

  而坐在他身边的影山此时此刻正紧咬着下唇,双手死死地扒着扶手,指甲都快要掐了进去。

  他吞咽了一下口水,感觉自己的身体更加僵硬了,心跳也在逐渐加速,双腿也开始有些发麻。

 

  “影山?”

  日向终于察觉到了恋人的异状。

 

  “你该不会是……害怕坐过山车吧?”

  “没有!”

  影山毫不犹豫地大声喊了出来,反而更显异常。

 

  “要不我们不坐了……”

  “坐!”

 

  日向无奈,只能由着恋人逞强,担心地握住了他的手。

  “害怕的话就抓着我啊。”

 

  这句话没有得到任何回应。

  过山车扶手上的十指却紧紧地扣在了一起。

 

  五分钟后,过山车重新回到了它出发的地方。

  安全门一打开,就有一个人跌跌撞撞地冲向路边的垃圾桶。

 

  “呕——”

  日向从工作人员手里接过了玩偶,赶紧跑到影山身边顺起他的背。

 

  “你坐不了就不要逞能陪我坐啊笨蛋!”

  日向看着恋人那副痛苦的样子,既心疼又感动,训斥的话到了嘴边又变成了娇嗔的语调。

  影山接过日向递来的纸巾,擦去嘴角的些许浊物,又用矿泉水漱了口,还是忍不下胃里那翻腾的感觉,撑着墙干呕。

 

  日向换了只手抱玩偶,继续抚着影山的背给他顺气。

  原本正在干呕着的人却在下一秒突然来了精神,像是发现了什么似的双眼放光地盯着一个地方,猛地起身握住日向的手。

 

  “呆子,跑!”

  “啊?什么?喂!影山?!”

 

  日向就在茫然中被影山拽着跑了起来,另一只手还抱着巨型玩偶。

  他们在偌大的游乐场里飞奔冲刺,险险拐弯避让游人。

 

  影山拽着日向冲过了护栏,闪进一个机器里,舱门在下一秒徐徐关闭。

  两人终于停了下来,皆是头晕目眩,靠在门上大口地喘着粗气。

  影山突然感到胃里一阵翻搅,单手捂住了嘴,强忍下呕吐的冲动。

 

  日向喘顺了气,怒火开始有些往上冲。

 

  “你正不舒服呢跑什么跑啊?!”

  “你……你看……看一下……这里是……什……什么地方……”

 

  影山上气不接下气地说完他的话,日向这才注意到他们正站在摩天轮里。

  他四处走动着,仔细地观察了一圈这个轿厢,顿时满脸通红,转回身来又惊又喜地看向恋人。

 

  这是摩天轮上的一个心形轿厢。

 

 

 

 

 

 

  影山终于调整好了气息,坐到椅垫上,斜靠着被丢在那儿的玩偶。

  抬眼与日向对视,朝他伸出了手,轻唤一声:“来我这里。”

 

  日向完全不知道该把自己的视线放去哪里。

 

  影山的双腿交叠伸向前方,于是更显修长,让他看得又爱又恨。

  恋人的衣服因为奔跑而有些凌乱,衣角微微上移堆在一起,皮带却有些往下掉,露出了腰侧的人鱼线。

  那双骨节分明的手正在对他做出邀请,而更让他心跳不已的是:影山的眼中满含着温柔的笑意,就连唇边都牵起了掩盖不住的弧度。

 

  日向觉得自己的心脏都快要爆炸了。

  挣扎了许久,终于向前挪了一步,把手放在影山做出邀请的右手上。

  就在日向准备自己走到影山身边坐下的时候,对方却突然做出了一个让他彻底羞红脸的举动。

 

  影山轻握住日向的右手,往自己的方向微微一拉,低头吻在了他的手背上。

  末了,还用拇指缓缓摩擦起他的指节,笑意渐浓,吐出一句:“纪念日快乐。”

 

  日向的大脑已经完全无法思考了。

  任由影山牵着他走到椅垫边,按着他的肩让他坐下,将他圈在怀里。

 

  “影……影山?”

  “嗯?”

  “呃……没事。”

  “日向。”

  “啊?”

  “日向。”

  “哎?”

  “日向。”

  “……”

 

  日向伸手攀住恋人的背,听着他在耳边不停地低喃自己的名字。

  忍不住揉揉他的头发,轻声应他:“我在噢。”

 

  日向感觉到影山的身子僵了僵,然后抱着自己的手又紧了一些,最后还把脸埋进了颈窝里,蹭了蹭。

  闷声说了一句——

 

  “谢谢你陪在我身边。”

 

  影山完全沉浸在幸福之中,却突然被恋人推开,正感到奇怪的时候,日向的吻不偏不倚地落在了他的唇上。

 

  他的大脑在今天第一次放了空。

 

  正式交往后的这一个月里,日向似乎始终无法习惯与影山身体接触,每次被他触碰都总会羞红了脸,还带着些许抗拒,更别说主动出击了。

  而现在,日向竟然主动吻了他。

 

  第一次,主动吻他。

 

  影山的理智似乎咔嚓一声断掉了。

  心里想着,去它什么原定计划,什么后面的安排,他现在就想要日向。

 

  影山的舌尖试探着伸向前去,却没有遭到丝毫抗拒,轻易就撬开了牙关,对方的小舌甚至也尝试着和他触碰。他立刻将对方的舌卷了起来,顺带扫了扫上颚,惹来恋人一阵颤栗。

  轻轻含住恋人的舌,影山温柔地吮吸起来,随后却退了出来,害日向无措地愣了愣,尚未满足的表情完全写在脸上。

  影山失笑,再次含住日向的唇,轻轻啃噬,也顺势将他压在了椅垫上,膝盖往前顶在了他的腿间,缓缓磨蹭。尚且青涩,经不住这种撩拨的日向断断续续地溢出了一些呜咽的呻吟。

 

  就在影山准备继续下一步的时候,他的手机铃声却不合时宜地响了起来。

 

  影山的动作一顿,暗自决定——无视!

  又继续贪婪地索取着日向。

 

  可是那铃声却异常执着,始终不停。

  日向忍不住了,趁着换气的间隙推了推影山,催他:“你快接。”

 

  影山啧了一声,不耐烦地从口袋里翻出手机,按下接听键。

  “小飞雄,你好慢啊!电话响了这么久才接,你听力出问题了?哎,我们已经在这里占了个好位置,你快带小不点过来啊!”

 

  他听着那声音,恨得牙痒痒,开始认真地考虑起要不要对自己尊敬的前辈狠下杀手。

 

 

 

 

 

 

  “小不点!”

  “日向!”

 

  日向刚在卡座里坐下,及川和菅原就从两侧飞扑过来搂住了他,把毫无防备的影山挤得连退了几步,只能站在半米开外的地方愤怒地瞪着那两人。

  黑尾见状,把他拉了过来坐在自己和岩的中间,与大地、木兔和赤苇相对。

 

  “我也想抱翔阳的。”

 

  研磨突然就说了这么一句。

  惹得影山扭头看向他,却又碍于黑尾而不敢瞪他,五官拧在一起,那表情实在说不清是愤怒还是憋屈。

 

  大地匆匆接了个电话,挂断后告知众人:月岛说要和山口约会,他们就不过来了。

  影山在心里哀嚎起来,早知道他也不带日向过来了啊!

 

 

 

 

 

 

  两人的交往纪念日正好撞上了酒吧一月一次的狂欢之夜。

  在这里相识的他们考虑再三,还是决定晚上和大家一起过来这边玩,也算是种纪念。

 

  作为高校乐队主要LIVE场地的这家酒吧,一向以舒缓悠闲的气氛为主打招牌,而每到狂欢夜却会风格大变。

  灯光迷幻闪烁,音乐震耳欲聋,就连侍者的服装都做了别有深意的调整。

  空气中飘散着各种酒精的味道,颇有些惹人迷乱尽情享乐的意思。

 

  “欢迎大家来到今晚的狂欢之夜!”

  酒吧老板两步跃上了舞台,轻咳几声说起了开场白。

 

  “老朋友呢,都知道我这儿的规矩了。但我还是得向新朋友们解释一下:每个月的狂欢夜都有不同的主题,不同的玩法,只要大家守规矩不跃雷池,怎么疯都行。但你要是嗨大了,闹起了事,也别怪我不客气。”

  这番言论一出,及川便发现对面卡座里的那群人明显扫了兴,一看就是新人。

 

  “好,话不多说,现在就告诉大家今晚的主题吧。这次狂欢之夜的主题就是——热舞游戏!从现在起,DJ会随机放出各种风格的音乐,凡是来到舞台上照着音乐风格去跳舞的,通通默认为参加游戏。以大家的欢呼声作为游戏的评判标准,呼声最高的人,游戏结束后就能拿到今晚的奖品:老式留声机。”

 

  酒吧里响起一阵尖叫。

  影山的脸却又皱了起来。

  无言地哀叹着,怎么又是这种“挑战游戏”啊……

 

  及川终于舍得放开了日向,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转向岩。

  “老板这次还真是下了血本啊,留声机哎,有点想要。”

  “噢,那你去啊。”

 

  岩翻翻白眼,继续喝自己的威士忌。

 

  “哈?!恋人都开口说想要了你不应该立刻冲上去帮我抢吗?!”

  “想要的东西应该自己争取。”

  “……”

 

  木兔见及川吃了瘪,背过身去偷笑,赤苇瞥了他一眼,又满含同情地看向及川。

 

  及川气不过,蹭地站了起来,作势就要冲上台去。

  日向一惊,伸手拉住他:“你真的要去啊?”

 

  “不去玩呆在这里干嘛?狂欢夜啊就是要狂欢啊!”

  “行了,被岩给激到了就直说。”

  菅原笑吟吟地拉开日向拽住及川的手,点破真相。其他人都纷纷点头,笑而不语。

  及川朝这群损友竖了个中指,伸手掰开恋人挡住自己的腿,越过他,走上了舞台。

 

  “喂……真的没关系吗?”

  “没事啦没事。跳舞这种事情,及川他很拿手的,对吧?岩?”

  “嗯。”

  岩放下酒杯,回应了木兔的调侃,目光往恋人的方向追了过去。

 

  现在的音乐是一首节奏感很强的爵士。

  及川毫不犹豫地脱掉了外套甩向台下,立刻有认识他的女性乐迷争抢着冲上前帮他接住。

  酒吧里的人一见他们熟悉的吉他手出现在台上,舞还没开始,欢呼声就一浪一浪地盖了过来。

 

  音乐的下一段一开始,及川就踩着间奏里那萨克斯的声音跳起了踢踏。

  他眯起眼,捋了捋头发,舌头缓缓舔过嘴唇,惹得台下一阵尖叫。

  而在台上刻意耍帅的人,目光却没有落在他们身上。

  他直勾勾地与卡座里的岩对视,似在挑衅,却更似诱惑。

 

  第一次见及川跳舞的日向看得眼睛都直了。

  那干脆利落的动作,没有丝毫卡顿,完全是一气呵成。

  酒吧里的气氛都被他带动得愈来愈热烈。

 

  影山感觉胸口有点堵,伸手捂住了日向的眼睛。

  “影山你干嘛?”

  就那一瞬间的黑暗,及川的舞蹈已完,日向只听到他对台下的女孩子们温柔地道谢。

 

 

 

 

 

 

  “说好了啊,谁抽到红色的签就上去热舞挑战及川,都不准逃啊!”

  木兔再次重申了一下游戏规则,抱着签盒摇了起来,重新放回桌上时,所有人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他们都不约而同地在心里抱怨起来—— 刚才到底是谁提出这个挑战及川的游戏的啊?!

 

  及川往后靠着沙发,将四肢伸展开来,俨然一副看好戏的样子。

  几人迅速地从盒子里抢出了自己的签,紧握在手里,生怕让别人看见那签的颜色,颤抖着缓缓松开一丝缝隙。

 

  菅原和大地最先松了一口气,坦然地把自己的白签丢到桌上。

  木兔的神情也一下就放松了,转头看赤苇,他已经悠然地喝起了酒,想必也是逃过一劫。

  黑尾松开手后刚扭过头,研磨就把一张白签递到了他的眼前,他笑笑,接过来和自己的签一同撕掉。

  及川双眼放光满含期待地盯着岩,见他冲自己狡黠一笑,便知道了结果,失落地垂下头“啊啊啊啊啊”地哀嚎起来。

 

  日向刚拆完自己的签,正想去看其他人的结果,身边的影山却蹭地一下站了起来转身就跑。

  他也没多想只是条件反射地就拽住了恋人,却见对方一副苦大仇深的表情,哀怨地看着自己。

  不明所以地问了句:“影山?”

 

 

 

 

 

  菅原看着影山缓缓挪向舞台的背影,笑得上气不接下气。

  木兔一掌拍到了日向的背上,朝他竖起拇指:“刚才拽得好!”

 

  影山挪到舞台边上的时候,有眼尖的人立刻就发现了那个人气贝斯手,带着同伴欢呼起来。

  影山盯着走向舞台的阶梯,咽了咽口水,眼睛一闭,心下一横,对自己说——

 

  豁出去了!

 

  谁知在他踏上舞台的那一刻,原本正放到一半的摇滚乐却突然切了歌。

  影山一惊,往DJ台上望去,那名和自己相熟的DJ对他抛了个飞吻,幸灾乐祸地笑了。

 

  这下他彻底懵了神。

  傻站在舞台中央,听着那首《I'm not in love》,完全不知道自己的手脚该怎么摆。

 

  放下自尊朝菅原做出了夸张的求救动作——

  这种温柔的音乐要怎么跳啊?!

 

  对上恋人期待又担忧的目光,影山欲哭无泪。

  只能硬着头皮,开始了舞蹈……

 

 

 

 

 

 

  影山走回卡座的时候,日向正弓着背,强忍着笑,脸都憋得发红了。

 

  “喂……有这么好笑吗……”

  听他这么一说,日向彻底绷不住了。

 

  “哈哈哈哈哈影山你真哈哈哈哈哈真的好哈哈哈哈”

  “你也笑得太夸张了吧!”

  “肢体真的太不协调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呜笑死我了哈哈哈”

 

  日向捂着发疼的肚子,笑得喘不上气,伸手擦掉眼尾溢出的眼泪。

  其他人见他笑得那么开心,也有点被带得忍不住了,纷纷背过去,身子抖动起来。

 

  影山咬着唇,羞得满脸通红,紧握着拳为自己辩解。

  “那是因为那首歌太柔和了啊!”

  “哈哈哈别哈哈别解释了哈哈哈不管怎么样反正你的动作就是很糟啊哈哈哈”

  “可恶!有本事你上去跳啊肯定比我还差!”

 

  日向的胜负欲被他挑了起来,不再笑闹,严肃地下了战书:

  “跳就跳,你等着!”

  随后就直接走向了舞台,经过影山身边时还撞了撞他的肩。

 

  影山坐回卡座里,抱起手臂等着看恋人的糗样,完全不知道自己犯下了严重的错误。

 

  “影山,你还真放心让翔阳上去跳啊……”

  忽然听见研磨这么说,影山不明所以地看向他。

  “你难道不知道翔阳曾经学过好几年舞蹈吗?”

 

  影山一下慌了神,赶紧朝舞台上看去,却已经来不及了——

 

 

 

 

 

  前奏的鼓点响起,日向踩着中线从舞台后方走了出来。

  到达舞台边缘后,他朝四面走动,伸展开身体,吸引着台下的视线。人声响起,他便跟着开始扭动了起来

 

  日向所选择的是爵士舞的自由舞步,接连作出送胯、扭腰的动作。

  如波浪一般扭动的身体很快就引来了台下的欢呼声,甚至还有人对他吹起了口哨。

 

  影山坐在沙发里看着恋人的舞蹈,渐渐地感到有些口干舌燥。

  日向往前一步,转了个圈,耍帅般打了个响指,再接上一个甩手的动作,在影山看来不仅没有丝毫的帅气,反而满是赤裸裸的诱惑。

  连及川都忍不住对台上的人吹起了口哨,用手肘捅了捅影山,意味深长地调侃道:

  “小不点的腰很软嘛。”

 

  影山没有搭理及川,目光灼热地盯着台上的恋人。

  他似乎是跳得热了,索性脱掉卫衣,只穿了一件宽松的毛衣。

  那件毛衣是影山送的,买的时候影山选错了尺寸,所以稍微有些不合身,宽宽大大地挂在他身上。

  在他的身体一弯一起间,影山甚至能透过松垮的领口看见里面那白皙的肌肤。

 

  日向合着音乐,嘴唇微张,跟着唱出了那句歌词:

  · Because I played the fool for you

  然后侧身,偏头一笑。

 

  本应是阳光灿烂的笑容,却在灯光与音乐的衬托下变得格外勾人。

 

  影山感觉自己的下腹有些发热,颤颤巍巍地倒了杯冰水仰头灌下。

  放下杯子时却看见了让他彻底疯狂的一幕。

 

  日向看见了舞台旁那位客人的蛋糕,蹲下身向他借了过来。

  左手掀高了毛衣露出纤细紧致的腰腹,用另一只手沾了奶油,一边扭着身体一边缓缓地在腹前抹出爱心的形状,随后又将奶油抹去,偏头伸出小舌,一点点吻掉手指上的奶油。

  末了,轻轻舔过下唇,冲影山眨了眨眼。

 

  影山的脑子里嗡嗡地响着那首歌最后的歌词——

  · I've been infected

 

 

 

 

 

  激舞结束,酒吧里响起了前所未有的欢呼和尖叫。

 

  日向展开笑容朝台下鞠躬,雀跃着跑回了卡座。

  “影山,怎么样?我厉害吧!比你——哎?影山?!去哪啊喂?!”

  他兴奋地向恋人炫耀,却不想话刚说到一半就被人强硬地拽着离开了那里。

 

  及川托着下巴摇摇手里的酒,招呼其他人:

  “唉,就我们几个玩吧,他们不会回来了。”

 

 

 

 

 

 

  影山把日向拽到了酒吧的后间,一把推到墙上,蹲下身,掀高了他的毛衣就吻了上去。

 

  “影!影山?!”

  腰腹上传来冰凉湿润的触感,日向被吓得不轻,不停地挣扎着试图推开他,却完全没用。

  影山细细地舔吻着恋人腰腹上抹过奶油的地方,移到侧腰的时候还坏心眼地轻咬了一下,惹得日向浑身止不住地发颤,用力捂住嘴不让自己呻吟出声,眼泪都涌了上来。

 

  影山吻够了腰腹,起身抹去日向的眼泪,又吻上他的唇,奶油的香甜在唇齿间溢散。

  很想粗暴地索取,却还是按耐下来温柔地轻琢、吮吸,忘情地与他交换甜蜜的津液。

  脑子无法遏制地想起刚才的画面,影山最后还是用力咬了咬向日向的下唇。

 

  “疼!”

  日向吃痛的皱眉,看向影山,神情茫然。

 

  “刚才为什么跳得那么卖力?”

  影山将手肘压在墙上,脸色微愠,想到自己的恋人对别人跳得那么起劲他就生气。

 

  “因为……”

  日向拽着影山的衣领,垂下了头,语调满是委屈。

 

  “你不是也想要那个留声机吗?”

 

  影山一怔,呆呆地看着恋人的卷发。

  努力压抑渐渐涌上心头的狂喜。

 

  “刚才公布奖品是留声机的时候,我看到了……你的表情……就是一副很想要的样子吧。我……那个……你今天帮我拿到了玩偶,我也想……帮你赢得你喜欢的东西。”

 

  日向断断续续地说完了自己卖力激舞的原因,突然又有点想哭,心里委屈得不行。

  影山胸口一揪,捧起恋人的脸,吻上他的嘴角,语气又温柔了下来:“对不起。我刚才太粗暴了。”

 

  见日向的情绪有了些好转,影山又将自己的额头贴上他的。

  “以前为什么不告诉我你会跳舞?”

  “你也没问啊……”

 

  日向又瘪了瘪嘴。

  影山失笑,捏着他的耳垂揉了两下。

 

  “以后可以跳给我看吗?嗯?只给我看。”

  “可以啊。但是,在那之前……”

  “嗯?”

 

  影山疑惑地看着恋人,不料对方竟伸手搂住了他的脖子。

  那双望着他的眼睛里满含情欲,怀里的身子甚至贴着他难耐地扭了几下。

 

  “我想要。”

 

  影山瞥了一眼墙上贴着的告示,唤了日向一声:“呆子……”

  将所有甜腻的情话都融在了这个吻里。

 

  酒吧后间的墙壁上,张贴着一张大幅广告,上边用加粗的字体写着:

  【在每月的狂欢之夜,酒吧都将开放后间的包房,并加以精心的布置,欢迎小情侣们尽情享受】

 

 

 

 

 

  日向承受不住如潮水般席卷全身的强烈快感,再一次达到了顶端。

  他搂着仍然在冲撞的影山,断断续续地埋怨着:

  “影……啊......影山……不要了……已经够了啊……呜……”

 

  影山恍惚间分了神,朝圆床四周的各种装饰环顾了一圈。

  心里不禁想道:这家酒吧,做起酒店来也挺不错的嘛。


———————————————————————————

一口气撸完这颗糖,已经被影日甜齁,倒地不起

总之就是完全没【懒】有【得】修改,大家将就着看吧

啊对了,放一下歌单吧——

影山为日向赢玩偶:ストレイテナー的《Lightning》

及川热舞:Nat King Cole的《L-O-V-E》

影山“狂魔乱舞”:Andrew Ryan的《I'm not in love》

日向激舞:Disclosure的《F For You》

大家可以去听听,自行感受一下我听歌撸文时脑子里美【糟】好【糕】的画面❤

评论 ( 18 )
热度 ( 78 )

© 药师寺郁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