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日♥910贺】无碍*01

这文是七年之痒的主题,内置设定如下:

 

平!行!世!界!

一年 / 七年

激情甜蜜的热恋 / 日渐沉淀的感情

现世的普通高中生 / 异界军队的弓兵与剑士

【注意】有黑研、岩及出没!其实主剧情没大王什么事,就是私心想让他耍耍帅

 

9月10日倒计时七天,一天一更。

 

祝大家食用愉快。

 ——————————————————————————

  当日向的背脊触到被褥时,他顺从地抬起手臂环住了影山的脖子。

  舌头从齿间钻进去,影山细细地在恋人口中舔吻着,同时抚上了他的卷发轻轻抚摸,诱着他放松下来。

  

  日向感觉到对方的手从衣摆伸了进来,轻轻擦过胸前。

  手掌上因练球生出的茧子磨得他一阵酥麻,微微呻吟出声,却被系数吞没在深吻之中。

  

  影山半睁着眼,欣赏日向在自己身下的表情,渐渐心痒难耐。

  擦过他的肋骨抚上紧致的后背,沿着脊椎的弧度缓慢地一路向下,又再次绕到前面。

  

  皮带被解开的时候,日向瞬间紧张起来,强行结束了深吻。

  

  “那......那个......影山......”

  “不要紧的。放松。”

  

  影山低下头亲吻恋人通红的脸颊,又用空着的手掀起他的刘海,在光洁的额头上也落下一吻,但之前的动作始终没有停下。

  

  “唔......影山......”

  

  感受到自己的身体因恋人的撩拨而产生了反应,日向难为情地别过脸,呼吸却无法遏制地变得急促。

  

  “影山......影山......”

  

  日向一遍遍地唤着恋人的名字,闭上了眼,享受起渐渐涌上的快感。

  房间里渐渐弥漫开一股情欲的味道,一声闷响却不合时宜地出现在这里。

  

  “影......影山!影山?!影影影影山???”

  

  日向躺在恋人身下,和他一起望着墙角那张与恋人一模一样的面容,随即条件反射地扭回对方的头,捂上他的双眼大声喊道:“不要看啊!看见另一个自己会死的!”

 

  摔在墙角的人倒是十分冷静,他爬了起来,整理起发型和衣服。

  

  “你们......可以先穿好衣服,再听我说。”

 

【天边】

 

  日向斟满茶杯,将茶壶放回了原处,端着茶从厨房回到客厅里,摆在两个一模一样的人面前。回想起刚才的场面,强忍住想用枕头捂死自己的冲动。

  

  “影山......”

  

  日向对着右边的人唤了一声,坐在左边的恋人随即对他投来不满的目光。他也回看过去,用眼神安抚对方。恋人轻哼了一声,拿着茶杯径自喝起来。

  

  “所以说,你是平行空间的另一个影山?”

  “我也不知道究竟算不算平行空间,毕竟我比你们年纪大......”

  “哎?是吗?多少岁?”

  

  日向这才注意到,虽然两人的面容几乎一模一样,但右边人的相貌明显比恋人要成熟几分。

  

  “二十二。”

  “啧,就大六岁嘛。也就是说你是未来的我?”

  “不。我那边的世界和你们的世界也不一样。”

  

  他们终于严肃地审视起这人身上的奇装异服,以及和他一起凭空出现在这里的一把弓箭。这幅宛若RPG游戏中远程射手的打扮,瞬间加大了这人的可信度。

  

  “总之,我是在竞技场和黑尾对战的时候撞在了防护网上,掉到这边来的。”

  “竞技场?那是什么?”

  “很多上班族晚上去打架发泄压力的地方。”

  “就和我们的居酒屋差不多吧。嘁,你中年危机吗?”

  “小子!你知不知道你是在对你自己说话?!”

  “哈?!那又怎样?!”

  

  两人站起来互相揪着对方的衣领咬牙切齿地想要揍过去,却都因为那张和自己相同的脸而下不去手。

  日向也站起来,踩到茶几上,将两杯茶从两人头上浇下去。

  

  “都给我放开!”

  “......”

  “......”

 

 

 

 

 

 

  日向推开客房的门,就见影山正坐在被褥上摆弄着什么东西。

 

  “这是什么?”

  “啊,通讯仪。还好上竞技场前忘了把这个卸下来,好歹能联系上那边。”

  “哎?!联系上了吗?!”

  “嗯。刚才研磨发来了消息,说是修复空间漏洞需要一段时间,得等修好以后才能把我拉回去。但是现在这个通讯仪完全不能用了......收不到后面的消息了啊......啧......”

  “那现在怎么办?”

  “只能等了。”

  

  影山向后躺倒在被褥上,闭上眼,叹了口气。无法遏制地思念起一个身影。

  

  “说的也是。不过还好影山的衣服你也能穿得了。”

  “看来你过了十几岁就完全没长嘛。”

  

  门边传来另一个声音。影山睁眼,又再次看见那个与自己一模一样的少年。

  

  “既然我过了十几岁就没长,那你过了十几岁也不会长了。”

  “你!”

  “噗哈哈哈哈,反正你们都不会长了。”

  “反正都比你高。”/ “反正也比你高。”

  

  面前和身后同时传来两个声音,日向忍不住在心里感叹:

  果然这两个都是影山啊。

  

  门边的人走过来拽起日向就往回推,嘟囔着“回去睡回去睡”就把他推出了门外。

  影山闭上眼,却又听到少年的声音响起。

 

  “你那个世界,也有日向吗?”

  

  他睁眼,正对上那束目光。心念着,这小子果然是自己啊,什么都瞒不过。

  

  “嗯。”

  

  少年得到了肯定的回答,见对方的脸色既疲惫又焦虑,低声说了句“赶快回去吧。”

  随即拉上了门,让他独自留在房间里,对着空气回应:

  

  “嗯。”

 

 

 

 

 

 

  “我们先来解决一下称呼的问题。”

  “啊?”

 

  日向脱衣服的动作停在一半,不明所以地看向恋人。

  

  “我们两个都叫影山飞雄,不区分一下的话很麻烦吧。”

  “那,你想让我怎么称呼你?笨蛋?”

  “你说什么?”

  “疼疼疼!”

  

  少年捏起恋人的脸颊,迫使他仰着头挣扎起来,靠在了自己身上。

  

  “飞雄。”

  “啊?”

  “就这样叫我。”

  “哎?!”

  

  日向听着这亲昵的称呼一下就燃起了反抗心。伸手捞过枕头砸向恋人。

  两人已经交往了一年,始终仅以姓氏称呼对方,突然直呼其名实在太难为情了。

  

  “不要!”

  “哈?!难道你想这样叫那家伙?!”

  “不是!我才不——唔——”

  

  那双捏着脸颊的手在日向嘴唇被堵上的那一刻就放开了他。

  又是一个深吻,他被顺势压在了被褥上。激烈的抗拒与强硬的吻相碰撞,被褥被两人的动作弄得凌乱不堪。

  

  “影......影山......”

  “嗯?你叫我什么?”

 

  日向好不容易推开身上的人,才说了一个词又被夺去话语权。

  恋人强硬的举动渐渐使他的呼吸变得困难,没了力气后大脑不争气地选择了妥协。

  

  “飞雄。”

  

  少年听到恋人用甜腻的声音唤着自己的名字,最后咬了咬他的下唇,终于心满意足地结束了这一吻。

  见日向的嘴唇被自己过分用力吻得发红,飞雄突然有些歉疚,揉揉他的卷发,就着这个姿势和他聊起来。

  

  “听那家伙说,另一个世界也有个日向。”

  “哎哎?真的?!”

  

  日向原本因为深吻而全身发软,听到这话却立即来了精神。

  

  “嗯。而且,大概另一个日向和他也是恋人。”

  “这样啊。”

  

  飞雄见身下的人不适的扭动起来,于是翻身往旁边一躺。

  日向也顺势攀着飞雄的肩膀枕在了他身上,他又习惯性地将手伸进凌乱的卷发里抚摸起来。

  

  “好开心。”

  “嗯?为什么?”

  “因为啊——”

  柔软的触感离开了掌心,飞雄正感到奇怪。

  

  “无论是哪个世界,我都和你在一起哎。”

  

  望着那笑容,他的心跳渐渐加速。

  

  “哎?!你脸红了啊?”

  “还不都是因为你......”

  

  日向曲起手臂凑近飞雄,坏笑着盯着他。他被看得不自在,别扭地将脸撇向一边。

  谁知日向却突然俯下身,在白皙的侧脸落下一吻。随后撑起身子脱了上衣再躺下,找个舒服的姿势抱紧了飞雄的腰,合眼睡去。

  

  “晚安。”

  

  只留刚刚才紧急刹过车的人又一次不得不强压下欲望。

  飞雄长叹一口气,无声哀叹着自己大概是史上第一个被“自己”打断了sex的人。

  低头在日向额上轻吻,又朝他的方向挪动了一些,贴得更紧一点。揽着他的身子,也一同进入梦乡。

  

  唯有客房里的影山,对着空荡的房间,辗转难眠。

 

 

 

 

 

 

  因为失眠的关系,影山醒来的时候大脑昏沉且刺痛,望着四周的陌生环境思考了一阵,终于想起之前发生的事情。

  他翻身坐了起来,立刻抓过搁置在一旁的通讯仪尝试联系研磨,但泛着墨绿光芒的十字物体没有任何反应。

  垂下手发愣许久,他只得放弃。

  

  “啊,你醒啦。”

  “嗯。”

  

  察觉到了影山的精神状态,日向放下早饭,与飞雄对视一眼。

  

  “怎么了?有哪里不舒服吗?”

  “没。只是刚来这边,还不习惯。”

  

  他拉开椅子,在飞雄身边坐下。

  

  “失眠就直说。”

  

  旁边突然伸出一双筷子,影山撇头看向飞雄,那表情直白地说着:我就是你,你还瞒什么。

  接过筷子道了声谢,又被少年轻轻拍了拍肩。影山望着比自己稍显稚嫩的侧脸,恍惚中将他与记忆里那十六岁的身影重叠。

  

  “飞雄,你要不要酱油?”

  “嗯,帮我拿一下。”

  

  趁着日向走回厨房的间隙,影山开口道:

  

  “废了不少功夫吧?”

  “啊?”

  “我当初想让那家伙改口叫我飞雄的时候,也艰难地折腾了一番。你现在应该是托我的福吧。”

 

  飞雄盯着身旁的人慢条斯理地吃早饭的样子,眼角抽了抽,眉头又皱起来。

 

  · 嘶...... 二十二岁的“我”居然这么讨厌吗?

  

  影山伸出去的筷子被另一双筷子卡住,眼睁睁地看着即将到手的蔬菜被抢了过去。

  

  · 嘶...... 刚才那种十六岁的“我”真温柔的感觉一定是错觉吧!

  

  日向回到桌前的时候,正好看到两个一模一样的人并肩坐着,两双筷子卡在一起抢着同一份蔬菜,害他差点把手上的酱油给洒了出去。

 

 

 

 

 

 

  “你们的父母呢?”

  

  主人开始收拾碗筷的时候,影山这才注意到偌大的房子里似乎只有这两人居住。

  

  “啊,因为我爸妈都出去旅游了,所以飞雄过来暂时住在我家。”

  “噢。对了,你们不用上课吗?十六岁......在这边的世界应该也是学生吧?”

  “现在是暑假啊。白痴!”

  

  飞雄洗了手掀开暖帘走出厨房,气势汹汹地回敬桌前的人。

  于是,当日向出来的时候,又再次见到两束目光针锋相对。

  

  “喂喂......你们两个够了吧。对了对了!影山——”

  

  日向似乎想起了什么,雀跃着跑到桌旁坐下,飞雄无奈,也只能跟着坐到影山身边。

  

  “另一个世界,也有一个日向对吗?”

  

  影山没有想到他会问得这么直白,犹豫着是否要向他们提起那个人的事情。

  他斟酌了一会儿,还是给出了肯定的回答。

  

  “你们也是恋人吗?”

  “嗯,对。”

  “真好啊!无论是在哪个世界,‘影山飞雄’和‘日向翔阳’都是在一起的啊。”

  

  日向说着,拿起两个茶杯,分别比作两个人,将茶杯轻轻相撞。

  这一举动明显触动了影山的某些情绪,他无言,只是出神地盯着茶杯。

  飞雄托着下巴,察觉到了影山的变化,起身拿着茶杯走到厨房里斟满,又放回他面前。

  

  “可以说说你和他的事情吗?你们是什么时候认识的?怎么认识的啊?”

  

  日向始终一副兴致勃勃的样子。

  

  “我们是十五岁的时候认识的。”

  “哎?!那不是跟我和飞雄一样的年纪?!”

  “嗯。你们呢?怎么认识的?”

  “我们?学校的社团啊。排球部的一号和二号王牌!”

  “喂!我是一号啊!”

  

  捧起茶吹了吹,影山看着飞雄捶打日向的样子,他自己也开始放松了下来。

  

  “在我那边的世界,有一支队伍,他们名为‘十字军’,是保卫城镇的精锐军队。而在他们之上,还有两支顶尖的分支部队:前往其他大陆征战的‘远征军’,和留驻主城负责练兵的‘研究军’。加入他们是数万少年梦寐以求的未来,甚至,还有一所专门培养备选士兵的学校。”

——to be continued

评论 ( 10 )
热度 ( 58 )

© 药师寺郁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