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日♥910贺】无碍*02

9月10日倒计时六天

【若闻】

 

  三月廿四,毂雨。

  宫城大陆的最后一场霜开始融化,寒潮天气终于结束。

  随着降雨的增多,这片大陆的气温也即将加速回升。

 

  这一节气虽令人愉悦,可乌野町学院里的气氛却让人无法放松。

 

  毂雨对乌野町来说,是一年一度的大日子。

  这一天,所有年满十五岁的毕业生们都必须参加作为备选士兵的最后一场考核。

  这场考核会在主城乌野的城楼前举行,校方甚至不惜面对破城的危险,将真实的魔物与其他大陆的俘虏悉数放出,考验毕业生们是否能成功守住主城。

 

  在守城战中的表现,直接决定了他们将会加入主城乌野的十字军队伍,还是会被分配至分城伊达工、青叶、枭谷、白鸟泽中去,或是——直接被逐出备选队伍之列。

 

 

 

 

 

 

  现在,乌野的城楼前......

  守城战的战场上,混乱不堪。

 

 

 

 

 

 

  及川的咏唱已经是第三次被打断了。

 

  他不耐烦地踹了一脚眼前的魔物,然后使用瞬移跑出十几米之外,回头朝身后看去。

  那少年手握匕首,不停地瞬移、隐身,出其不意地发动攻击,将魔物和俘虏耍得团团转,在空中留下他的武器所特有的紫色光辉。明显正乐在其中。

 

  “小岩,你帮一下我啊。”

  “你随便放一个冰柱不就搞定它了。”

 

  岩再次瞬移来到俘虏的身后,将匕首刺进僵硬的身体中,再拔出来时对方应声倒下。

  他看了眼及川,又开始与其他的敌人周旋起来,丝毫没有要帮忙的意思。

 

  “不要!我才不想用冰柱!我想用咒书啊!不放大招一点都不帅啊!”

 

  及川大声喊叫着,岩却没有了再搭理他的意思。

  在他的周围,魔物与俘虏的哀嚎声,同伴的杀敌声,此起彼伏。很快便淹没了他的声音。

 

  使用瞬移躲过了一个同伴险些误伤他的冰柱,及川朝那个不停道歉的少年看去,心念着,这么不入流的操作......绝对进不了乌野的元素师分队。如果真的误伤了同伴,不被踢出备选之列都算不错了。

 

  其实在这群毕业生里,最后能加入主城军队的人,都是显而易见的吧。

 

  及川叹了口气,将注意力重新转移回来,继续为无法顺利咏唱而烦躁。

  就在他准备认命地用普通魔法去清理城门前的魔物时,突然感到身后掀起了一阵风。

  他抬头,天空在那一刻被黑暗遮盖,刻有备选士兵标志的披风划过眼前。

 

  他的嘴角无意识地牵动起来。

 

  来了。

  这个显而易见的,能加入主城军队的人。

 

  影山膝盖微曲,平稳地踩在主城旗帜上,借力再次一跃,军靴点地时已立于城楼之上。

  用左手虎口卡住弓臂,手指向后拉弦,迅速地咏唱过后,那把冷兵器被幽蓝的流光萦绕。

 

  他眯起眼,寻找着方才向他寻求支援的同伴。

 

  “找到了。”

 

  手指轻放弓弦,利箭瞬间似千万猛兽向前飞驰。

  流光在空气的阻力作用下形成了雷暴的形状,与弓箭一起直刺入敌方的身体里。

  魔物挣扎起来。数秒后,便有光芒从它的内部发散开去,肉体四分五裂。

  流光随着魔物的碎片向四周飞散,掀起强烈的气流,再次刺入周边的魔物体内。

 

  又是多次爆炸,那附近的敌人皆被清扫一空。

 

  幽蓝的光芒在地面盘旋,不久后便直升入天空。

  云层被撕裂,轰鸣骤起,这一箭硬是生生引出了一道惊雷。

 

  看见黑尾站在残尸边对自己做了个ok的手势,影山点点头,垂下手臂。

 

 

 

 

 

 

  “小飞雄!”

 

  及川见状,赶紧朝城楼上的弓兵大声嚷嚷起来。

  “我要烧城门!你帮我看着点别让魔物打断咏唱!”

 

  影山皱了皱眉,明显一副不情愿的样子。

 

  “小飞雄!我可看见了!你什么表情啊?!都帮了黑尾了可不能不帮我啊!我的咏唱不像你那么快好不好!”

  “啧,别那样叫我!”

 

  虽然嘴上这么说着,但影山还是抬手朝准备靠近及川的俘虏射了一箭。

 

  及川朝城上的人抛了个飞吻,随即向四周寻找起合适的位置。

  瞬移到几米外的一处空地后,一道利箭从他的眼前掠过解决了想要偷袭他的魔物。

  

  及川将手中的法杖随手一扔,精准地插在了一具残尸上。

  从怀里掏出一本书籍往前一抛,那书便悬浮在半空中,书页自行打开,快速地翻动着。

 

  岩注意到了那边的情形,接连使用几个瞬移跑出了百米之外。

  附近的人发现后,也赶紧停下与敌方的打斗,四散而去。

  

  在这一届毕业生中,只有一个元素师具有使用“咒书”那种武器的强大力量。

  “在那个人的攻击范围圈里被误伤”,令人不敢想象。

  

  及川的咏唱开始了。

 

  原本晴朗的天空瞬间阴沉下来,浮现阵阵闪电。

  五颗不同色彩的元素球从咒书里鱼贯而出,带着炫丽的流光朝他的方向飘去。

  他不停地用陌生的语言念叨着令人不适的咒语,咒书翻动的速度也越来越快。

  

  及川的动作突然停了下来。

 

  就在俘虏们以为这家伙只是装装样子的时候,悬浮着的咒书猛然增大,翻转了一个方向对准城门。

  青色的元素球开始加速旋转,其余的元素球渐渐地全都变成了青色,以一个为中心,聚合在一起。

 

  咒书的翻动终于停在了某一页上。

  及川抬手,搅动面前那已然凝固的空气,画出五芒星的形状,玩心大起地改变了发动攻击的传统动作,对着阵法的中心打了一个响指。

  元素球向前飞出,掠过咒书使它燃起青色的火焰。

 

  顷刻间,战场被火焰席卷而过,哀嚎四起,魔物与俘虏在摇曳的火光中痛苦挣扎着,接连倒地,化为灰烬。

  

  及川收回了武器,转头朝围观人群大声喊道:

  “小岩!我是不是很帅!”

 

  岩翻翻白眼,悄悄退到研磨身后,半蹲下身借他挡住自己,假装不认识那个元素师。

 

 

 

 

 

 

  影山朝身侧的积分榜看了一眼,及川的积分在使用这一招后果然剧增,现在已经位居榜首。

  而他紧随其后。岩和黑尾虽然落后一些,但也分别占着第四和第五两个位置。

 

  从城楼上看去,战场上的魔物和俘虏几乎已被横扫一空。

  只剩最后一个意外存活下来的俘虏狼狈地坐在地上,明显是被吓坏了。

  不久后俘虏站了起来,胡乱嚎叫着四处逃窜。

 

  “该结束了。”

 

  影山说着,举起了手中的长弓,瞄准俘虏将箭射了出去。

  就在他准备动身跃下城楼,返回集结点的时候,脚下一滑,顿住了。

 

  他的箭竟然被一缕剑气斩成了两段。

 

  细看才发现那剑气是罕见的橙色,在斩断了影山的箭后,继续向前堵住了俘虏逃窜的道路。

  俘虏面对死路愣了神,一股气流从身后袭来,使他被那气势所震,僵在原地动弹不得。

  颤抖着转身后正好看到那少年一跃而起,对方冷峻的表情与泛着寒光的剑是俘虏所见的最后景象。

 

  剑士单膝跪地,披风应声落下。

 

  从敌人身上拔出武器的一瞬间,剑气朝四周散去。

  残尸周围的土地随之陷落,形成了一个圆形的深坑。

 

  少年抬手揉揉自己的卷发,脸上完全没有了刚才的杀气,反而有些迷茫。

  似乎这时才后知后觉地意识到自己刚才斩断了一把箭。

  他朝城楼上看去,对上弓兵的目光。

  

  影山并不认识那名剑士,对方却似乎一眼就认出了他。

  少年看上去有些尴尬,挠了挠头想要道歉又想要示好,扯着五官不知道该做什么表情。

  最后竟然朝城上的人展开了一个诡异的笑容。

  

  影山的眼角抽了抽,忍不住向后退了一步。

  看着那人在满地残尸的战场上笑成那样,心里暗想:变态吗......

 

  “守城战胜利。恭喜各位毕业生通过考核。”

 

  当天空中传出考核系统的结束音时,影山听见积分榜也响起了最后的计数声。

  偏头一看,他的名次已经跌落到第三名。

 

  不曾见过的名字取代了他原本的位置。

  * NO.2 十号备选兵 剑士日向翔阳 *

 

——to be continued

评论 ( 2 )
热度 ( 47 )

© 药师寺郁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