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日♥910贺】无碍*03

9月10日倒计时五天

【君】

 

  “老师!”

  两个手持骑士剑的少年朝坐在长椅上的翔阳跑去。

 

  “我们的表现怎么样?”

  “嗯……”

  翔阳故作玄虚地托着下巴思考起来,惹得两个少年把心提到了嗓子眼。

 

  “很不错啦!”

  “耶!”

 

  他们抑制不住喜悦的心情,嬉笑着相互击掌。

 

  被翔阳夸奖,是新晋十字军中所有剑士的荣幸。

  有朝一日,加入“远征军”分支,前往其他的大陆攻城掠地固然是大家的憧憬。

  但,像翔阳一样升入“研究军”分支,成为各职业分队的导师也是不少十字军的向往。

 

  “老师!老师!我和他谁的表现比较好?”

  “肯定是我吧?!喂!我刚才砍了你三剑哎!”

  “我还用剑气把你逼退了呢!”

  “你们啊,才刚结束对战不要这样浪费体力啊。”

 

  翔阳也和他们一起笑闹着,却始终不肯为二人分出一个高下。

 

  场上的训练系统提醒着他,已经到了训练场关闭的时间。

  但他丝毫不想把自己的两个学生赶回去。

  看着少年血气方刚非要一争高低的样子,翔阳既怀念又心痛。

 

  真是像极了七年前的他和影山。

 

 

 

 

 

 

  翔阳疾步往前走去,别在身侧的剑柄击打着他的大腿。

  长廊的柱子将光影隔断,一节节掠过他的身体。

 

  “喂!你等等我啊!”

  “......”

  “影山影山影山!你是在生气吗?”

 

  翔阳索性跑起来,全然不顾长廊上其他十字军的目光。

  只为追上前面那个总是躲着他的弓兵。

 

  “你到底想干嘛啊?!”

 

  影山被挡住了去路,直截了当地把情绪全写在了脸上。

 

  “是因为我斩了你的箭所以你生气了吗?”

  “没有!”

  “不要这么小气啊,我也不是故意的。”

  “都说了没有了!”

  

  影山气结,撰紧了拳头绕过对方继续向前走去。

 

  “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啊!哎影山!”

 

  翔阳的反应不过慢了几秒,就又让人逃了去。

  他快步赶上,不依不挠地紧跟在后面。

  

  “影山飞雄是什么人,这一届备选兵都知道啊。不不,就算是下一届和上一届也都有所耳闻啊。”

 

  影山听了这话,忍不住放慢了脚步。

  向后瞥了一眼,就见翔阳在拍马屁的同时还十分夸张地做起了各种动作。

 

  “练习战上无人能敌,团体对战的时候竟然一人单挑两个刺客再加一个元素师,超厉害的啊!”

 

  渐渐地,影山的脚步开始有些飘飘然。

 

  “所以我也不知道会那么容易就斩断你的箭啊。”

 

  翔阳冷不防地撞上了一个结实的后背,吃痛地倒退几步。

  揉揉鼻子再抬起头,就见影山狠狠地瞪了他一眼,掉头就走。

  

  “影影影影山!别走那么快啊!我要赶不上了你等啊——”

  

  身后传来一声闷响。

  影山停步,缓缓回头,就见翔阳以脸着地趴在长廊里。

  他翻了个白眼,感觉好气又好笑,心想这个人究竟是怎么打到积分榜第二位的?

  

  翔阳的脸又痛又热,趴在地上不敢动弹。

  他感受着长廊上来往的人们投来的视线,祈祷着房梁能马上塌下来砸死自己。

  居然在这种地方平地摔,实在是——太丢人了啊!

  

  “喂。”

  听见前方有声音响起,翔阳抬头,就见影山蹲在他的面前。

  他迅速地爬起来,盘腿坐在地上,冲对方绽开笑容以示好。

  影山见翔阳又笑了,叹口气心念着:这人是不是傻啊?

 

  “你。战力很高的吧?为什么以前都没在榜上见过你?”

  “噢!因为我是分城的啊!上个月才刚从分校调过来参加毕业考核的,嘿嘿。”

  

  影山一惊,随即将眼前的少年划入了对手之列。

 

  乌野町分校的选拔比主校更为严格,大部分学员在各种练习战中就会被刷下去,这是人尽皆知的事情。

  想要被调到主校来参加毕业考核,就更是难上加难。

  

  “总之,既然我们一起加入了主城的十字军,那么——”

  

  影山第一次在对手的面前愣了神。

  他望着翔阳朝自己伸出的手,和那张灿烂的笑脸,心里竟有些喜悦。

 

  “以后在战场上再一较高下吧!”

 

  少年在夕阳的光影中不情不愿地握手言和。

  当时的他们并不知晓,这一握便造就了后来的十字军队中,那所向披靡的组合。

  促成了宫城大陆上所流传的,那剑士与弓兵的“五城战役”传奇。

 

  以及他们后来的心动,缠绵。误解,与纠葛。

 

 

 

 

 

 

  翔阳回到家里的时候,已经是半夜。

  半醉半醒的他直接倒在了床上,用通讯仪告诉研磨“平安到达”以后,便望着房顶发呆。

 

  这个地方已经连续三天,只有他自己一个人了。

 

  对于有着一个远征军恋人的他来说,这点时间并不算什么。

  如果部队有任务,影山受命离开,一去半年都是家常便饭。

  

  翔阳翻身趴在被子上,伸手从床头捞过一个方形的木块。

  那是他和影山分别升入研究军与远征军后,及川从黑市里淘来送给他们的东西。

  

  翔阳摸索着,找到木块背面的一粒凸起,按了下去。

  几道光束从木块的边缘散开,又聚合在一起,投向前方形成了一道光墙。

  

  光墙闪烁几下,出现了一些画面。

  画面中的翔阳做着夸张的鬼脸,玩得非常起劲,突然被一双手揉了揉头发,便转过身去。

 

  影山也出现在了画面中。

 

  他戴着翔阳去铁铺里烤制的皇冠,被翔阳拉着坐到了桌边。

  及川、岩、黑尾、研磨都围在一起,一个接一个地给影山递上礼物。

  最后轮到翔阳,他正想递上自己的礼物,影山却突然站起身,一把将他拉进怀里拥吻起来。

  友人们则站在边上夸张地起哄。

  

  那是影山生日时,他们用这小木块留下的影像。

  

  翔阳猛地关掉了影像,紧咬着下唇,强忍泪水。

  影山这一次的离开和以往不同。

  这一次他是掉进了空间漏洞里,不知道被传送去了什么地方,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回来。

  

  “影山......影山......”

  

  翔阳低声呢喃着恋人的名字。

  心中不安地想着,他在那边有没有好好吃饭?

  他在那边会不会遇到什么危险?

  他在那边是不是还想着那一天的事情?

  

  究竟......

  会不会思念自己呢?

 

  翔阳突然感觉胃里一阵绞痛,侧身抱住被子蜷成一团,却不想竟压到了被丢在床上的木块。

  光墙再次出现,这次的画面里只有影山一个人的面容。

 

  影山侧身躺在床上,头枕着手臂,眼神宠溺,轻扯着嘴角笑得温柔。

  他张了张嘴,似乎在说些什么,按口型看去,他所说的话语分明是——

  

  等我回来,晚安。

  

  那是影山某次出征的前一晚,在翔阳睡去后,悄悄为他录下的影像。

 

  翔阳将脸埋进枕头里,泪水决堤。

  “你什么时候才回来啊……笨蛋……”

——to be continued

评论 ( 7 )
热度 ( 45 )

© 药师寺郁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