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日♥910贺】无碍*04

9月10日倒计时四天

【相待】

 

  四季几经更替。

  七年的光阴能使雏鸟强壮,稚嫩少年也转眼青年。

 

  爱侣间的感情又会发生什么样的变化?

 

  生活因琐事而平淡,沟通因分离而减少。

  小心维系的天秤终会失衡。

 

  “你到底想怎么样你说啊!”——

 

  影山猛然睁眼。

  伸手朝额头摸去,果然被噩梦惊出冷汗。

  他冷静下来,已不知是第几次拿起沉寂的通讯仪。

 

  刚才的噩梦……

  穿越前的争吵……

  在脑海里挥之不去。

 

  即使在黑暗中紧紧捂住双眼,也无法完全遮盖那透进房里的光线。

  窗帘被吹起,街道偶有虹灯闪烁,惹人烦乱。

 

  影山咬住下唇,用力程度之大,几乎充血。

 

  如今,想说的话全都无法传达。

 

  他始终懊悔不已。

  为什么当时赌气选择了摔门而出?

 

  什么时候才能回去?

  回到那个人身边。

 

 

 

 

 

 

  “影山,你和我们一起去吧。”

 

  影山喝茶的动作一顿。

  而飞雄的反应比他更激动。

 

  “为什么要带他去啊?!”

  “不带上他难道让他自己呆在家里吗?”

 

  日向将碗筷放进橱柜,扯过毛巾擦手。

  飞雄不满地跟进了厨房,日向便顺手在恋人的额上弹了一下,然后迅速地逃开。

  他们自然、亲昵的举动让影山看得失神,甚至忘了回话。

 

  “可是他和我长得一模一样啊!被其他人看见了怎么办?”

  “不让人看见不就行了?大家都不会注意看台的。”

  “可是——”

  “就这么定了!”

 

  日向的双手举得很高,捏着飞雄的脸颊阻止他再说话,转头朝影山笑笑。

  飞雄也不再抗拒,只是双手叉腰,皱眉看着恋人,眼神虽不满却宠溺。

 

 

 

 

 

 

  “请多指教!”

  “请多指教!”

 

  双方队长握手后,乌野和青叶城西两支队伍各自散开走到位置上,蓄势待发。

 

  日向有些担忧地往看台上扫了一眼,见那戴着鸭舌帽的人正聚精会神地等待着比赛开始。

  他定下心神,心想把人带来参观练习赛果然是正确的,看起来似乎终于有点精神了。

 

  “小飞雄!今天你就等着被我干掉吧!”

 

  及川指着球网对面的飞雄大声宣战。

  看台上的影山听到这话,猛地一阵恶寒。

 

  原来那个人无论在哪个世界都是这样称呼“我”的啊…...

  好可怕…...

 

  “呆子!”

  “噢!”

  飞雄一声呼唤,日向便冲到网前奋力跃起,排球冲破拦网被打到了对面。

 

  唯一的观众起身,往前移动了一排,越发专注地看起比赛。

  刚才那一跃,又与影山记忆中的身影重叠。

 

  当初站在城楼上初见翔阳,他便是如此。

  果决,有力,令人生畏。

 

  而且,日向与飞雄之间——

 

  “做得不错。”

  “嘿嘿嘿~”

 

  日向傻笑着与走过来的飞雄击掌。

  看似冷漠的飞雄唇边却有细小的勾起,这没有逃过影山的眼睛。

  虽然他并不了解这种比赛,但还是能感受得到那两人默契的配合。

 

  影山又想起了他和翔阳同为十字军时所经历的战斗。

 

  那场名为“五城战役”的战斗。

 

 

 

 

 

 

  宫城大陆兵临城下,五个城镇皆宣布告急,军师命令各职业分队留在城内镇守。

  而当所有人都有条不紊地在城内厮杀时,影山和翔阳却擅自脱离了队伍——

  

  “有什么计划吗?”

  “没有。”

  

  翔阳看向身边的人,对方的额上已经渗出了细细密汗,表情却依然镇定自若。

 

  翔阳失笑,无奈地摇了摇头。

  “真不知道我为什么会和你一起跑出来。”

  

  影山猛地将翔阳拉进怀里,快步退到柱子后边,听着越来越近的脚步声,不禁屏住了呼吸。

 

  感觉到有人走近了这里,影山的心跳愈来愈快。

  他快速地思考着如果被敌人发现了该怎么办,环顾了一圈,茫然无措。

  看了眼怀里的翔阳,影山侧了侧身,用自己的身体将他挡住。

 

  这样一来,起码第一刀不是砍在翔阳身上。

  

  一阵打斗声传来,即将走到柱子边上的人停下了脚步,开始往回走。

  影山定了定心神,把翔阳往里推了推才探出头去查看情况,压低了声音对他说道:

  

  “因为你就是个呆子。”

  

  离城楼还有一段距离,而外面共有十二名敌人。

  这一段路的同伴都已经被清理干净了,根本没有人能掩护他们。

  

  真是麻烦的情况。

  

  “城门边的那两个是拳师,我先冲过去的话他们一定会正面迎战的,接下来就交给你了。”

 

  影山转回头对上翔阳的目光。

  那双眼睛满含兴奋,没有丝毫怯弱。

  

  翔阳见影山盯着自己,又笑了起来。

  “居然想靠我们两个去阻拦敌军的援兵,你还真是个疯子。”

  

  影山扭头不理他,最后一次确认敌人的位置。

 

  眼下正是如此危急的情况,只要稍不留神两人就会一命呜呼。

  可影山的唇边却浮起了笑意。

 

  “你不也是么?疯子。”

 

 

 

 

 

 

  影山连退几步便惊觉身后就是墙砖,再没了退路。

  施展不开弓箭的他只得双手握住长弓朝拳师挥去。

  

  拳师显然没有料到这个弓兵竟然就这样开始了近战,整个人一愣。

  影山抓住了这一秒的机会,一跃而起狠狠地朝他的后脑敲去,拳师随即倒地。

  

  翔阳的身影出现在了拳师身后。

  他大张着嘴,眼角抽了抽。

  

  “还有这样的?”

  

  影山瞥了他一眼,没有接话。

  只是炫耀般扬了扬下巴,朝城下指了指。

  

  “你的主场在下面。”

 

 

 

 

 

  战马嘶鸣一声就调转了方向往回跑。

  正在进行咏唱的元素师被打断,一不留神摔了下去,随即被利剑刺入了胸口。

  

  翔阳将武器拔出来往旁边一挥,血溅了一地。

  他偏了偏头,冲前方的敌人笑得灿烂。

  

  他们见此场景皆是一愣,恐惧慢慢升起。

  刺客皱起了眉,跃下战马从队伍后方冲了过来,将匕首直刺向翔阳。

  却在即将得手的时候,被一支箭贯穿了身体。

  

  翔阳没有回头去看影山。

  只是抬起剑朝城楼上的他挥了挥。

  

  影山依然将长弓举在眼前没有松懈。

  他明白,随着赶来的援兵增加,后面的战斗会越来越艰难。

  但他还是忍不住在这样紧张的时刻勾起了嘴角。

  

  和那样的家伙搭档。

  真是让人兴奋至极。

  

  “1,2,3,4,5......”

  

  翔阳张口数了数对面的人数。

  又一名敌人调转了方向远远跑开,他便把数字往回减了一位。

  

  “看来剩下的人是不准备跑了。那就......”

  

  翔阳单手解开披风,任其远去。

  

  “来打一场吧!”

 

 

 

 

 

 

  “影山!”

  “知道了!”

 

  翔阳头也不回地一声大吼,影山立即解决了挡住他去路的拳师。

  后面的元素师啧了一声,紧急调转了方向落荒而逃。

  

  翔阳踩在一具残尸上猛地一跃,狠狠斩向奔逃的敌人。

  一把箭擦过他的耳边,替他解决了身侧那名准备偷袭他的刺客。

  

  剑士笑得越开心,攻势也越发凌厉。

  

  行动出奇的顺利,翔阳渐渐开始大意起来。

  又一名拳师准备偷袭翔阳,影山赶紧握弓为城下的人解围,却没有注意到埋伏在附近的弓兵。

 

  突然被射了一箭,影山捂着大腿痛苦地跪在了城楼上。

  只一瞬的分神,他便惊恐地发现有数名敌人不知从何处冒了出来,正在朝剑士围去。

  

  “翔阳!”

 

  影山强忍着痛楚支起身体,着急地咏唱。

  利箭穿心,围攻而来的敌军悉数倒下。

 

  但影山的身体也再次瘫软,用长弓撑着地面才勉强没有倒下。

  

  “影山?!”

  翔阳这时才发现同伴已经受伤。

  他大喊着就要往回跑,想赶紧冲到影山的身边。

  

  “不要回来!”

  翔阳脚步一顿。

 

  影山的额上虽已冒出细汗,但眼神依然强势,带着决绝。

  

  “我在你回来之前都不会倒下的。所以——”

  影山用长弓撑着地面,借力起身,再次做出了攻击的预备姿势。

 

  “有我在!尽管向前斩!”

 

  翔阳咬着牙点了点头。

  转身时,面无表情。

  

  所有人对上那冷峻的眼神皆是一寒。

  只听他张口低声咏唱,手中的剑便泛起了橙色的流光。

  

  “你们,伤了我的搭档。”

 

 

 

 

 

 

  暮色中,弓兵与剑士相互配合。

  一人立于城楼之上,一人跃下城门之前。

  解决了入侵者的援兵,断了敌军的后路,成就了城内的胜利。

 

  那时的他们有着绝对的默契与信任,将生死都托付给了对方。

 

  “无论在哪个世界,都是无法代替的搭档啊。”

  影山望着排球场上的比赛,呢喃出声。

 

 

 

 

 

 

  那家伙今晚肯定又要拿我出气了。

  影山这么想着,接过了日向手上装着食材的塑料袋。

 

  “哈哈哈你看到他刚才的表情了吗?”

 

  日向夸张地大笑着,眼泪都溢了出来。

  飞雄被前辈们抓去继续陪练,眼睁睁地看着他和影山单独离开时,那表情让他开心得不行。

 

  影山跟着日向的脚步,心念着:不管是哪个日向翔阳都让“我”那么头疼。

 

  “日向,你和他都是这样的吗?”

  “嗯?哪样?”

  “总是吵吵闹闹的。”

 

  日向指着前面的一家便利店,示意影山跟自己进去一趟。

 

  “基本上都是这样的啊。”

  “会有无话可说的时候吗?”

  “无话可说?”

 

  将手里两种不同口味的牛奶进行对比,日向选择了飞雄喜欢的口味放进购物篮里。

  又接着回答影山的问题。

 

  “唔,好像也会有吧。比如……哎,你吃不吃这个?”

 

  拿起一包零食询问影山,得到了肯定的回答后,日向继续说起来。

 

  “有时候训练太累了,在一起的时候就会沉默啊。尤其是影山,他被县队看重,经常都要参加额外的训练,和我见面的时候已经非常累了。”

  “那……你不会生气吗?”

 

  影山跟着一起走去收银台,日向却突然停下脚步害得他险些撞上去。

 

  “为什么会生气?”

 

  看着他那副惊讶的表情,影山反而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呃……气他冷落你……之类的?”

  “啊,这个啊。”

 

  和日向一起走出便利店,影山察觉到对方的话里带着明显的笑意。

 

  “那家伙呢,确实是不太会说话啦。一点也不直率,总是闹别扭,有什么误会也不愿意说清楚。但是啊——”

 

  影山手里一轻,其中一袋重物被日向接了过去。

 

  “他的心意,我都明白的。他只是,不擅长表达而已。”

 

  日向空出一只手,剥了两颗糖,递给影山一颗。

 

  “说起来,我去年还因为他没准备情人节的礼物而发脾气和他吵架呢。但是,那只是偶尔的任性,想闹腾他一下而已。并没有真的在生气噢。”

  “这样啊……”

 

  两人经过一家甜品店,悠扬的音乐从店内传出。

  日向伸手在愣神的影山面前晃了两下。

 

  “另一个日向和我,大概也是一样的。”

 

  影山看着日向的笑容,思念起自己的恋人。

  低沉的回应淹没在身后的乐声里。

 

  “嗯,我知道了。”

——to be continued

评论
热度 ( 42 )

© 药师寺郁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