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日♥910贺】无碍*05

9月10日倒计时三天

【自当】

 

  黑尾躲过剑士的攻击,脚下有些不稳。

  抬头与控制室里的研磨对视一眼,示意对方将围观人群清理出去。

 

  “怎么就清场了啊?还没看够呢……”

 

  不满的声音此起彼伏,人群都在抱怨着难得一见传闻中的剑士导师大显身手,却不能观战。

  然而碍于馆主亲自出面赶人的关系,恋恋不舍地往下方的竞技场扫上几眼,也只得离开。

 

  黑尾见围观人群全数散去,便不再躲闪,正面迎战。

  两把剑锋碰撞在一起,炫丽的剑气交缠,迸发出火光。

  他近距离地观察着翔阳的表情,对方一改平时的温和,眼神锋利,散发着杀气。

 

  看来是铁了心想好好打一场。

 

  “馆主,后面排队的人越来越多了,你看要不要把其他的场子开……”

  “全部赶出去,然后打烊。”

 

  研磨懒散地趴在控制台边上,头也不回地将来人打发走,继续观赏黑尾与翔阳的战斗。

 

 

 

 

 

 

 

  乌野町的备选兵中,并非人人都能正式加入十字军。

  相反,在层层考核中被剔除的人不在少数。

 

  这些参加过战斗训练却没有从事这份工作的人便会成为大陆的威胁。

  为稳定大陆的秩序,各城镇都便为这些特殊人群开设了竞技馆。

  竞技系统向竞技者神经中枢传输的,那种以假乱真的战斗快感与受伤痛楚,足以满足他们无法踏上战场的空虚。

 

  “音驹”就是这些竞技馆中最出名的一家。

  不止是因为它的场地、设备、武器都比别家更胜一筹,还因为它的馆主是研究军的元素师导师孤爪研磨。

 

  慕名而来的人,数不胜数。

 

  研磨叹了口气,脚尖往前一踢,用椅子带着自己转回了控制台中央,手指迅速地敲击着复杂的代码。

  黑尾和翔阳的战力都太高了,竞技场的控制系统会过分限制他们的能力,必须将战力上限大幅提升才行。

 

  操作完成后,研磨往椅背上一靠。

  看到竞技场外墙不停闪烁的警戒红光终于消失,他又望向场上激烈对战的翔阳和黑尾。

 

  再次想起昨晚的事情。

 

 

 

 

 

 

  “你少喝点。”

  研磨说着就伸手抢过翔阳的酒杯。

  翔阳瞥了他一眼,拿起另一只酒杯又给自己斟满了酒。

  

  “本来我们见面的时间就少。”

  翔阳灌下酒,便开始说起来。

  

  “这两年更是一见面就闹别扭。”

  他摇摇头,笑着夹了几粒花生送进嘴里。

  

  “影山每次都是什么也不说。”

  研磨把酒瓶拿远了一些,翔阳却又抢了过来继续倒酒。

  

  “他不说,我也不说。”

  似乎是喝得多了,翔阳这一杯下去便感到反胃,趴在了桌上。

  

  “就那么耗着耗着,他又出征了。”

  翔阳苦笑。

  

  “回来以后,虽然像是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样,但之前的矛盾始终没有说清楚。”

  他的头开始有些胀痛。

 

  “现在好了。这次他都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来。”

  

  研磨无言。

  看到好友这幅样子,他的心里也满是苦涩,却说不出任何安慰的话,只能暗暗攥紧了拳头。

  

  翔阳直起身,又给自己倒了一杯酒。

  清流落下,与酒杯相撞发出声响,他也缓缓开了口:

 

  “而我也要走了。”

 

 

 

 

 

 

  翔阳一个空翻躲过黑尾的下段踢,短暂地踩在外墙上,又借力冲了出去。

  黑尾抬起剑作出防御,堪堪挡住他的攻击,却还是被逼得连退了几步。

 

  “喂,翔阳,差不多了就放过我呗。”

 

  说实话,黑尾真的不太想和翔阳对打。

  自从翔阳由十字军晋升为研究军后,战力数值就再也没有对外公布过。黑尾隐隐感觉到,对方的战力已经远高于身为十字军的那个时期。

  虽然黑尾在远征军里可不是吃白饭的,但他也不想招惹这么麻烦的对手。

 

  这比和影山那个弓兵对打更费体力。

 

  “等我打痛快了再说。”

 

  听到这样的回应,黑尾摇摇头,也只得再次迎了上去。

 

 

 

 

 

 

  · 影山那天也是这样闪避黑尾的吧…...

 

  翔阳瞬移躲过连续袭来的三道剑气。

 

  · 影山的弹跳力一直很好,完全不输剑士…...

 

  翔阳踩着外墙,借力跃到黑尾身后。

 

  · 影山总是喜欢左右手轮换握弓耍帅…...

 

  翔阳将剑一抛,换左手执剑再次斩向前方。

 

  · 影山在五城战役的最后,偏头拉弦,笑得非常骄傲…...

 

  翔阳侧目朝黑尾斩去,扯扯嘴角,却勉强且苦涩。

 

  他的眼里看不见剑士的攻势,满是另一个弓兵的身影。

  大脑放空着,凭着对恋人战斗时的记忆与自己的身体本能迎战。

 

  · 影山那天离开家后,是抱着什么样的心情在这里对战呢…...

 

  黑尾察觉到翔阳的动作开始变得有些迟钝。

 

  · 影山跌进空间漏洞里的那一刻,究竟在想什么呢…...

 

  “翔阳!”

  黑尾与研磨的惊呼同时响起。

  黑尾迅速解除了竞技状态,研磨也立刻将系统调成用来缓解虚拟伤势的治疗模式。

 

  他们谁也没想到,翔阳竟然会突然将身上的防御装备悉数卸下,停在原地不动,任由黑尾的剑气斩去,将他重重地甩向外墙。

 

  外墙闪烁着幽蓝的光芒,翔阳倚靠着它,感觉到刚才那一瞬的巨大痛苦慢慢褪去,身体却渐渐脱力,缓缓滑下。

 

  “影山……影山……”

 

  研磨冲出控制室跑到翔阳面前的时候,心上一揪。

  也一同坐到地上,陪着痛苦低喃的好友。

 

 

 

 

 

 

  “你要不要给他带点礼物?”

 

  影山闻言回头,盯着飞雄手中的乌鸦玩偶皱起了眉。甩出一个白眼,不打算搭理他。

 

  自从两人被日向灌输了“长得一样怕什么?路人都会以为是双生子啊”的奇怪理论之后,慢慢地也不再介意和对方一起出门了。

  加上日向有意让他们培养感情,现在两人更是结伴出行,在街上闲逛,准备为烟火大会去购买浴衣。

 

  “自己”和“自己”逛街——

  影山心里还是觉着有些怪怪的,飞雄对此倒是不以为意。

 

  “喂,你什么反应啊?!好心给你点建议!”

 

  飞雄愤愤放下玩偶。

 

  “难得来这边的世界一次,给他带点礼物回去啊!礼物在恋人之间是很重要的你懂不懂?”

  “你还真好意思说。去年的情人节,是谁忘了给日向准备礼物?”

  “……”

 

  影山抓起货架上的抱枕,砸向身后的人。对方无法反驳,只能接住抱枕拉扯起来,闷闷地发泄自己的不满。

 

  “行了行了,去选浴衣了。今天出来就是给你买浴衣的。”

  “所以说,浴衣到底是什么?”

 

  飞雄直接走出了商店,影山也赶紧放下手里的动物气球快步跟出去。

 

  “就是那种衣服。”

 

  无言地跟了飞雄一路,终于见他在一家商店门前停下。顺着对方手指的方向看去,影山顿感五味陈杂。

 

  这个“浴衣”,真像及川他们那些元素师的战袍啊……

 

  “没想到我有一天会穿上元素师的衣服。”

  “啊?你在说什么?”

 

  裁缝走开后,飞雄挥开刚才的疑问,走向影山。揣着手绕着他走了一圈,不动声色地窃喜。

  既然眼前的人这么适合浴衣,穿上后这么稳重内敛,那么他二十二岁的时候肯定也是这么成熟帅气。

 

  影山用一种看傻子的眼神看向绕着自己转,嘴边还憋着笑的飞雄,忍住吐槽的冲动心里默念着“别在裁缝面前失礼”,打断了飞雄的欣赏走向一边的镜子。

 

  镜中的青年身着长及脚踝的浴衣。

  一袭素色的风格和他远征时的战衣相似,米色腰封与袖口的梅花暗纹衬得人稍显活力。微微敞开的领口隐约可见结实的肌肉,昭示着身体的主人曾接受过严格的训练。

 

  影山展开双臂动了动,意外地感觉到身体非常轻盈。这种服装看似繁琐厚重,原来竟是这么柔软轻便。

  他托着下巴想了想,难怪元素师的战衣都是法袍,不仅方便活动,还能让及川那种家伙耍耍帅。

 

 

 

 

 

 

  “小岩,你看我今天穿哪啊嚏——”

  “……”

 

  岩翻翻白眼扯过一件披风披到及川身上,从那面摆满了各式法袍的墙上,取下一套他喜欢的法袍丢到及川怀里。

 

 

 

 

 

 

 

  “为什么就这样穿着走啊?……”

  “啧,那么在意干嘛。”

 

  当然会在意啊!

  青年顿住脚步,不自在地扯扯领口,又加快步伐跟上同伴。

 

  飞雄竟然让影山直接穿着浴衣就走,路人的目光惹得他浑身难受。

  看着身边人陷入窘境,飞雄撇过头偷笑。影山察觉后,啧了一声。

 

  “幼稚。”

  “哈?!”

 

  一阵嘈杂的电流声传进两人耳中。

  飞雄觉得奇怪,四处张望,寻找着声源。

  “什么东西在响啊?手机?”

 

  影山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慌张地扒拉起飞雄身上的口袋。

  当他将通讯仪握在手中以后,微弱的墨绿光芒闪烁了一会儿便消失了,机器再次归于沉寂。

 

  自从这个人来到这边的世界以后,飞雄从未见过他这种绝望的表情。

 

  “喂……你怎么了?”

 

  影山依然将通讯仪握在手中,手指无法抑制地发颤。

  通讯仪刚才接收到的那条消息让他的大脑失去了思考的能力。

 

【研究军要出任务了。我会想办法尽快把你弄回来。但是,不一定能赶上。】

——to be continued

评论 ( 7 )
热度 ( 30 )

© 药师寺郁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