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日♥910贺】无碍*07

9月10日倒计时一天

【返】

 

  研究军从接到任务指令到正式出征的时间间隔是十天。

 

  自从上次研磨传来消息后,影山再也没有接到过任何完整的新消息。通讯仪偶尔闪烁也只能断断续续地收到一些乱码。

  现在已经过去八天了,如果两个世界的时间速度相同,那么再过两天,翔阳就要离开了。

 

  影山倚在阳台上,身后传来日向和飞雄在厨房忙碌的声音。

 

  夏季的天色黑得晚,直至这时才全然暗下。没有星辰踪迹的夜幕显得空洞、无趣,但从楼下经过的老人家依然笑得灿烂,温柔地看着孙儿在路灯下和自己的影子打架。

 

  他弓着背,望着眼前的万家灯火,对手中的通讯仪自言自语。

 

  “今天的天气怎么样?你该不会又为了凉快少穿好几件吧?”

  “今天的晚饭你是在家下厨呢?还是和研磨黑尾去小酒馆?”

  “今天你是休息还是去给学生上了课啊?他们肯定又为了你的表扬争破头吧?”

 

  “乌养这次也批准大家去军械库了吧?你找到称手的剑了吗?不会又像上次一样被那个家伙耍得团团转吧?”

  “你这次的任务是什么呢?要去多久?是像上次一样去十天吗?还是像去年一样去一个月?还是……”

 

  影山皱眉,下唇被咬得充血。

 

  “要去更久?”

 

 

 

 

 

 

  飞雄不是傻子,自然感觉得出影山情绪的低落。

  他蛮横地把装着酱油瓶的塑料袋往人怀里一塞,顺手拧了对方的胳膊一把。

 

  “喂!”

  “打起精神来啊。”

 

  他并不看影山,依然自顾自地往前走,嘴上却说起安慰人的话。

 

  “现在着急也没用吧,只能看研磨的修复速度了不是吗?你要对他有点信心才行吧。”

 

  影山整理好塑料袋,跟在飞雄身侧。

 

  “当然会着急啊。他就要出任务了……”

  “不就是出任务嘛,多大点事。”

 

  飞雄感觉饿了,停下脚步翻起塑料袋来,寻找刚才顺手买下的甜饼。

  

  “噢,不过,如果是我,肯定也会想那呆子的。但是,正因为彼此思念着,所以才更安心吧。”

  

  飞雄掰下一半甜饼,分给影山。

  

  “我之前刚参加过县队的集训,走了两个月。一停下来休息,就无法抑制地想他,然后更加拼命地练习,转移注意力。在心里对自己说,忙过这阵子,就能和他一起过暑假了,再加把劲。啧,焦了......”

  

  他咬到了烤焦的一块,砸了咂舌。

  

  “然后也就熬过来啦,又和他见面了。”

  “你......”

  

  飞雄又往前走出了一段路才发现影山停在了原地。

 

  “怎么?”

  “这些想法,有告诉过日向吗?”

  “有啊,回来和他见了面之后就全都说了啊。”

  “好肉麻......”

  

  影山摆出一副反胃的表情。

  飞雄愣了神,过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他指的是什么,咬着半边甜饼涨红了脸。

  

  “喂!什么啊!哪里肉麻了?!我只是明确地传达自己的心意而已啊!”

  

  影山把甜饼送到嘴边,却没了吃下去的心情,沮丧地蹲下身,低着头长叹一口气:

  “啊......如果我当时也像你这么坦率就好了。现在就不用这么焦虑了。”

  

  “什么意思啊?”

  

  他抬头,对上飞雄探究的目光。

  

  “其实......”

  

  影山终于把事情的经过通通说了出来。

  将他因为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和翔阳冷战,在翔阳终于忍不住发起脾气,想和他吵架的时候却摔门而出,跑到竞技场和黑尾对战发泄情绪,结果意外跌到了这个世界的全过程一字不落地告诉了眼前的少年。

  

  说完后,他静静地等待着飞雄的反应。

  对方一如他所料地——

  

  “什么?!”

  

  大喊起来。

  

  “喂喂喂!所以说,你来这里之前刚刚和他闹翻吗?!有没有搞错啊?!你也太不负责任了吧?!如果你没有赶在他出任务之前回去的话,那你们这一次不是要过很久才能和好吗?!”

  “所以我才急啊!”

  “为什么要冷战啊?!有什么矛盾就吵架啊!吵完不就好了吗?!”

  “我现在就在后悔当时没有和他吵架啊!”

  “你是笨蛋吗?!”

  “是啊我就是笨蛋啊!”

  

  ......

  

  夹着公文包的上班族从正在争吵的两人身边经过时,忍不住地放慢了脚步。

  他们一人抓着塑料袋咬牙切齿,一人拿着甜饼张牙舞爪,神态动作和语音语调都极为诙谐,实在是引人侧目。

 

 

 

 

 

 

  “啊啊啊......”

  影山又蹲了下去,继续哀嚎。

 

  “啧,你真是......”

  

  飞雄没了吃东西的心情,走几步把剩下的半边甜饼扔进了垃圾桶里。

 

  “我说啊,就算你们已经相恋了七年,有些想法如果不好好说出来的话,对方还是无法理解的吧。”

  

  他伸手把影山拽起来。

  

  “不要因为感情稳固就掉以轻心啊。无法心意相通的话,即使你们彼此深爱,也很容易因为误会而失去对方吧。”

  

  影山对上飞雄的眼睛,听他一字一顿地说道:“好好沟通是感情中最重要的事情啊。”

 

  夜色渐浓。

  路边又一户宅子亮起了灯。

  

  飞雄放开影山,朝家的方向偏了偏头。

  “好了,该回去了。那呆子等酱油要等急了。你回去以后一定要好好地跟他说明白啊。”

  

  影山跟在他身侧,沉默着走了许久又突然叹了口气。

 

  “没想到居然会被另一个自己教训。”

  “毕竟你是笨蛋啊。”

  “小子,你搞清楚,骂我也是在骂你自己。”

  “......”

 

 

 

 

 

 

  日向面对满桌的菜呆坐着,手指一下下焦急地敲打桌面。

  “他们买个酱油怎么这么久啊......”

  

  他翻翻口袋,找出手机把电话拨了出去。

  沙发附近却传来了铃声。

  

  “居然没带手机啊!那家伙,真是的......”

  他抓起飞雄的手机,走到玄关拿上钥匙,锁门离去。

  

  街道上空无一人,偶尔有几声犬吠传来,也似乎是在很远的地方。

 

  日向径直朝最近一家便利店的方向走去。

  夜晚无风,速度略快的他很快就渗出细汗,于是愤愤埋怨起恋人来。

  

  “等一下一定要骂飞雄一下才......哎?!”

  

  手上突然一空,反应慢了半拍的他只看见从左边的路口跑来又朝另一个方向狂奔而去的背影。

  

  “不是吧!喂——”

 

 

 

 

 

  “你觉得今晚会有什么菜?”

  “会有三文鱼吧。”

  “我猜有玉子烧。”

  “为什么?”

  “刚才出来之前我看到了啊。”

  

  飞雄瞪了一眼身旁的人。

  “那你还让我猜!”

  

  “喂!站住!你这家伙!”——

  

  “日向?!”

  

  影山眼尖地发现前面路口有两个人影飞奔而过,而且还有熟悉的喊声传来。

  大声叫了一句,果然见到刚刚跑过去的日向又折了回来等着他们,额上布满了细汗,似乎非常焦急。

  

  “呆子?!怎么了啊?”

  “飞......飞雄......呼......那个人......抢了手......呼......我的......手机......我刚......”

  “哈?!”

  

  日向弯下腰,手撑着膝盖,上气不接下气地向他们交代事情的经过。

  话还没说完,飞雄就跑了出去。

  日向望着恋人跑去的方向,喘匀了气,骂了句“可恶......”,又跟着跑了过去。

  

  等到身边空无一人之后,茫然的影山终于反应过来,迈步朝他们的方向追去。

 

 

 

 

 

  “你这家伙!别跑!”

  “有本事站住啊!打赢了就把手机送你!”

  “......”

  

  三人前前后后地狂奔着,追逐最前方的歹徒。

  跑在前面的两人还时不时地喊出一些莫名其妙的话,这让影山深感无奈。

  他只顾往前冲刺,不愿做些多余的事情浪费体力。

  

  又跑过一个街口之后,日向终于追上了飞雄的脚步。

  

  两人并肩的背影落在影山眼中。

  他又分了神。

  

 

 

 

 

 

  加入远征军后,影山频繁出征,经常不在翔阳身边。

  而研究军的工作也让翔阳日渐忙碌,他们总是聚少离多。

  像前方那两人般并肩奔跑,只在同为十字军的那三年里有过而已。

  

  刚开始他们还会因分离倍感不安,相见的时候,毫不吝啬地向对方表达爱意。

  几年之后,习惯了时不时的分离,对彼此的感情有了无法撼动的自信,两人的交流便随之减少。

 

  闲聊变成了沉默,吵架转为了冷战。

  内心深处逐渐沉淀的感情,却似渐渐淡漠。

  

  久而久之,影山也差点忘了:“心意”,是需要郑重地传达出来的东西。

  

  日向的背影与他脑海中那人的身影相叠。

  他想起了恋人身着战衣的模样。

 

  · 一直以来,都是我跑在前方。

  · 你留在原地等我。

  

  影山犹豫着,最后还是伸出了左手。

  

  · 现在,终于轮到你,就要离开,跑出我的视线之外。

  

  “闪开!”

  飞雄听到身后的喊声,拉着日向朝旁边闪躲开去。

  

  · 如果不能赶上你离开的步伐,至少让我......

 

  影山站定,轻声咏唱。

 

  · 为这个世界的日向做点什么。

  

  幽蓝的光芒凭空浮现,飘移旋转着,于影山的左手之上形成了一把弓箭。

  他挺直了身体,手指轻握弓弦,习惯性地向右稍稍偏头,以单眼瞄准了目标。

  

  利箭一跃而出。

  与之相伴的流光因速度而变化,如植物般生出枝蔓,变成了雷暴的模样。

  生生划破这条街道的黑暗,为其笼罩上一层光芒。

  

  歹徒回过头来,吓傻了眼。绝望地等待着自己被那不知名的东西贯穿身体。

  却见那白光在眼前几厘米处骤然停下,改变了方向往天空直奔而去。刺入了云层,消失在空中。

  

  几秒后,电闪雷鸣。

  漆黑的夜空突兀地变为深蓝色,几片星辰随着月光现出了踪迹。

 

  只一瞬,一切又变回了原状。

  

  飞雄回过神来,和日向一起扑上前,制服了受惊的歹徒。

  夺回手机后,他们并没有多说些什么,只是对视一眼,又一起看向身后那条空荡荡的街道。

——to be continued

评论 ( 9 )
热度 ( 37 )

© 药师寺郁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