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日Day贺文】无碍*End

9月10日!!!

此生无悔入影日!!!

【归程】

 

  甜腻的呻吟断断续续地从日向口中溢出。

  他感觉到自己的裤子被褪下,双腿便自然地缠上恋人的腰。

  难耐地扭动着,索取更多。

 

  而对方却突然停下了。

 

  “那家伙不会回来吧?”

  “哈?”

 

  飞雄用余光往边上瞥了一眼,一点点把头转过去,警惕地盯着此前天外来客突然造访的墙角。

 

  “噗......哈哈哈哈哈”

 

  飞雄移回视线。

  身下人笑得发颤,惹得他十分不满。

 

  “干嘛啊?”

  “没有……就是太好笑了。”

 

  日向抹去眼角笑出的泪水,抬手搭上飞雄的脖子。

  “他已经回去了,不会再有人打扰我们了。”

 

  飞雄啧了一声。

  “还不是因为他总打断……”

 

  他的后半句被堵回了嘴里。

  日向凑上来,下身紧贴着他,嘴唇磨过他的嘴角,哑着声音道:“抱我。”

 

  飞雄眯起眼,含住送到嘴边的唇,舌尖探入与之缠绵。

  看着恋人意乱情迷的样子,他又忍不住往墙角瞥了一眼。

 

  ·我现在抱着日向。

  ·你,也赶快回到另一个他身边去吧。

 

 

 

 

 

 

  影山狼狈地跌坐在地上,看着四周的景色,大脑一片空白。

  直到黑尾一掌打在他头上,才回过神来。

 

  “研磨,这空间漏洞还会致残吗?我看他有点神志不……”

  “研磨?!”

 

  影山爬起来,冲到站在控制台的人旁边,抓着他用力摇晃。

 

  “我回来了?我是回来了吗?!”

  “嗯。”

 

  得到肯定的答案,影山这才相信眼前的地方就是他熟悉的竞技馆。

 

  “他呢?他走了吗?”

  “如果研究军已经走了,我还会在这吗?”

 

  影山的反应又慢了半拍。

  黑尾双手环抱在胸前,无奈地笑着。

 

  “后天才出发。快回去吧,他在等你。”

 

 

 

 

 

 

  望着飞奔而去的背影,研磨松了一口气。

  黑尾见状,决定与恋人谈谈,就直接坐到了地上。

 

  “研磨,说实话吧。”

 

  研磨回头,不明所以。

 

  “那天,影山被我打到外墙上的时候,你是故意把空间漏洞打开的吧?”

 

  黑尾看着对方的反应,挠挠头,叹了口气。

 

  “而且,你还设定了坐标,把影山送去了另一个世界的影山和日向那里,对吧?只不过,后来的事情却脱离了你的控制,你也没想到把影山从另一个世界里拉回来那么难,我说的对吗?”

 

  研磨无言,被拆穿的他只能低着头,不敢看黑尾。

 

  “你为什么不告诉翔阳?”

  “嗯?为什么要告诉他?”

  “因为,都是我……”

 

  愧疚感渐渐漫开,研磨攥紧了拳,胸口生疼。

  黑尾伸手,握住研磨的腰,往下拽,把他拉到自己怀里。

 

  “你只是看不下去他们之间的冷暴力,想要帮翔阳一把吧。现在影山也赶在翔阳出征前回来了,已经没事了啊。”

 

  研磨跨坐在黑尾腿上,始终低着头,用力地抓着对方的肩。

  于是黑尾环着恋人的手又紧了紧。

 

  “我觉得,影山去这一趟,应该想明白了很多吧。”

 

  黑尾揉揉恋人的头发。

  “你也不要内疚啦。嗯?”

 

  研磨把头埋到黑尾的肩上,蹭了蹭。

 

  “黑。”

  “嗯?”

  “如果你敢和我冷战的话……”

 

  他抬起头瞪着黑尾。

  “我就把你也丢到另一个世界去。”

 

  黑尾一怔,不禁失笑,吻上恋人的额。

  “好好。”

 

 

 

 

 

 

  黑市服装铺的老板最怕的顾客有两位。

  一个是岩,另一个是及川。

 

  “哎呀,老板你就卖我嘛。”

  “不行!这价钱我要赔死啊!起码得这个数!”

  “太过分了吧,哪用那么多钱噢。”

 

  及川靠在柜台上,怀里抱着一件精致的法袍,吊儿郎当地与老板讨价还价。

 

  “你这人怎么回事啊!不看路的啊?!”

  “对不起!对不起!”

 

  突然听见店外传来熟悉的声音,他猛地转身,老板便趁机把法袍从他怀中拽了出来收回柜子里。

 

  及川走到门边的时候,只看到被撞翻的水果车,和那个慌慌张张跑远的背影。

  于是翻翻口袋掏出了通讯仪,联络上岩。

 

  “小岩,他回来了。嗯,那就明天再去告诉他们那个好消息吧,今天就不过去打扰了,我可不想被小飞雄揍呢。”

 

  及川挠了挠后脑勺,顺便整理了发型。

  “话说,砍价真累啊,应该让小岩你来的。”

 

  他没有挂断通讯仪,转回身对老板摆了摆手。

  “老板,你再不卖给我,我就把你这店给烧了啊。”

 

  “……”

  “......”

 

  通讯仪的对面和服装铺的老板皆是一片沉默。

 

 

 

 

 

  翔阳抖了抖披风,从窗外投进的阳光里掀起些许浮尘。

  他细细地看着披风上的军徽。神兽腾蛇的翅膀向后扬起,面目狰狞地吐着信子,一副随时准备进攻的模样。

  他把披风抱进怀里,摸了摸那凸起的刺绣。叹了口气,还是将它放进箱子里,缓缓上锁。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让那个人穿上它呢。

  

  偌大的房子里,只有翔阳一人。

  落锁声回转于其中,末了,又是一片寂静。

 

  翔阳索性坐了下来,将头枕在冰冷的金属箱上,那里面全是属于他的恋人的武器、防具、战衣。

  他一直悉心保管着它们,似乎还残留着体温的那些东西能够带给他些许心安的感觉。

  

  冰冷的金属与肌肤相贴,渐渐有了温度。

  他仿佛能听到空气在里面流转的动静。

  恍惚听见有人在呼唤自己的名字,那声音似从远方传来,虚无缥缈,宛若梦境。

  

  翔阳嗤笑。

  默默嘲讽自己真是思念成疾。

  

  ·怎么可能会是他呢。

  

  “翔阳!”

  门突然被撞开。青年单手扶住门框支撑着身体,满脸通红,上气不接下气。

  他环顾屋子一周,看见了枕着箱子的人,焦急地跑过去,单膝跪地与坐在地上的人平视。

  

  “翔阳?翔阳?”

  

  翔阳始终缓不过神,颤颤巍巍地伸出手,抚上那人的脸颊,难以置信地叫了声:“影山?”

  影山覆上他的手,偏头往掌心里靠去,终于安下了心。

  

  “嗯,是我。”

  “真的......是你吗?不是幻觉?”

  

  听见恋人这么说,影山笑了出来,眼神也变得柔软且温和。

  他握住对方的手,拉到唇边贴了上去,用拇指摩擦着指节,抬眼看向翔阳,轻声道:

 

  “是我。我回来了。”

  

  翔阳再也控制不住隐藏的情绪,泪水顺着眼尾落下。

  他扑进影山怀里,紧紧环住对方,嚎啕大哭。

  

  “笨蛋!你这个笨蛋!太过分了啊!真的——”

  “对不起。”

  

  影山也抱住翔阳,揉揉他的卷发,安抚他因哭泣而颤抖的身体。

  直到肩上那断断续续的埋怨没了声音,只剩哽咽,影山轻轻推开恋人,吻上他眼尾的泪水。

  

  “我离开了那么久,对不起。”

  

  翔阳感觉到影山的唇移到了他的耳垂,不禁一颤,又听温柔的呢喃在耳边响起:

  “那天丢下你跑了出去,对不起。”

  

  影山贴着翔阳的肌肤,顺移至光滑的脖颈,轻轻舔吻。

  “过去的两年里,每次和你闹矛盾,都只会沉默,对不起。”

  

  翔阳的锁骨被影山的牙齿划过,有些刺痛,下意识地缩了缩,却被他紧紧箍住。

  “我对自己太自信了,深信你不会离开我,所以渐渐地开始变得大意,对不起。”

  

  影山扯开翔阳的领口,弓着背将唇贴在了他心脏的位置,闭目轻吻。

  “无论一起走过了多少光阴,在恋人之间,那份重要的心意都必须得好好地传达呢。”

  

  他直起身,抚上恋人的卷发,唇齿张合只吐出了几个字。

  “翔阳,我爱你。”

  

  房梁上悬挂着的风铃忽然作响。

  铃声沉闷,毫不清脆,一听便知早经多年岁月的洗礼。

  即使已生铜锈变得笨重不堪,在有风拂过时,也依然会随之摆动,轻抚心房。

  

  影山握住翔阳的手,目光始终不曾离开他的眼睛。

  “你有什么想说的,想抱怨的,想发泄的,都说出来吧。我会全都接着的。”

  

  翔阳沉默,只是回握住恋人。

  影山的声音又温柔了几分:“没有吗?”

  

  翔阳摇摇头,目光低垂。

  他现在什么都不想说,只想紧紧地握住这个人的手,感受由这个人传来的体温。

  

  “那就先不说了吧。”

 

  影山抽出一只手,抚上翔阳的脸颊,身子稍稍前倾,吻上他。

  舌尖相触的同时,翔阳的背也贴到了地上,他半睁着眼,衣物被褪去的场景尽收眼底。

 

  他望着房梁,望着风铃,望着不远处的金属箱子和窗,望着飘起的窗帘,和恋人被风吹动的细发,将手指伸了进去,感受到柔软的触感,心头的不安终于消散。

 

  有泪划过脸颊。

  

  ·这不是梦。真是,太好了。

 

 

 

 

 

  次日早晨,及川和岩突然造访。

  扰了影山和翔阳的清梦,扯着一些不着边际的话强行拉他们坐下聊天。

  就在影山准备把他们赶走的时候,两人终于说出了他们带来的好消息。

  

  为了表示对岩手大陆的尊敬,乌养再三考虑,最后决定将护送研究军出征的三军阵容与一军调换,并下令一军成员今日必须前往主殿报到。

 

  那是影山、及川、岩和黑尾所在的队伍:远征一军。

 

 

 

 

 

 

  研磨的身体随着马匹的前进而晃动,他感觉有些不适,于是向后靠去,将全部重量都放在了另一个人身上。黑尾便将手臂伸到翔阳身前,搂住他纤细的腰身。

 

  研磨扭扭身子,在恋人怀里蹭了蹭,找到一个舒服的姿势,闭上眼准备小睡。

  黑尾失笑,另一只手有些放松,缰绳瞬间滑出了一截。他赶紧用力,把企图逃出掌控的战马拉了回来。

  

  及川懒散地趴在马背上,偏头死盯着黑尾抱着研磨坐在同一匹马上,还帮他牵着另一匹马的场景。

  又转回头来看向自己身旁的人,颇为不满地说道:“小岩,我也要那样。”

  岩淡淡地往黑尾那边瞥了一眼,毫不犹豫地拒绝了及川。

 

  “不想动。”

  “哎—— 太过分了吧!”

  

  及川哀嚎着,回头指向身后那长长的队伍下达了一个命令:

  “你们!都不许打情骂俏!”

 

  紧跟在主将身后的远征部队皆是一片沉默,无人回应他那莫名其妙的指令。

  

  及川感觉无聊,用大腿夹了夹马肚,它便加快速度跑了出去。

  岩瞬间有些着急,赶紧握住了缰绳追上前。

 

  “你干嘛?!”

  “你不抱我的话,至少让我像那两个人一样玩玩吧。”

  “不行。”

  “哎——”

  

  这下及川彻底没了兴致,整个人都奄了下来,有气无力地继续趴在马背上。

  心下想着,如果他是一军主将该多好,一定立刻下令让大家全都跑起来疯起来。撞上这么个处处限制自己的主将兼恋人,真是太无趣了。

 

  唉,好羡慕冲在前面做侦察的人啊。

 

 

 

 

  

  一黑一白两匹无人驾驭的战马奔驰在出征队伍的前方。

  没了束缚的它们不时地嘶鸣几声,享受着无限畅快的自由,尽情地嬉闹、奔跑。

 

  而在它们前方的树林里,偶有奇异的声响传出,便会看见鸟群受惊般四散开去。

  

  影山向左一跃,踩在斑驳的奇石上,借力起跳抓住树枝,甩着身子翻了上去。

  找到平衡后没有一丝停留,随即又冲向前去,奔跑跳跃在枝干之间。

 

  他的身后很快便有一阵动静袭来。

 

  翔阳砍断横在眼前的树枝,将武器收回身侧的剑鞘里,压低了身体如猎鹰般俯冲向前,速度之快甚至带起了一阵气流,不一会儿就追上了影山。

  

  两人相视一笑,继续并行穿梭在盘根错节的树林之中。

  

  影山从背上抽出弓箭,迅速咏唱射断了挡在翔阳前方的断木,头也不回地冲恋人大喊一声:

  “上来!”

 

  翔阳闻言原地一跃,抓住上方的树枝轻松一荡,就稳稳地落在了前方的枝干上,转头朝影山打了个响指,想要得到他的夸奖,可对方却无视了他的耍帅继续踩着枝干奔向前去。

  

  “喂!”

  

  再次落后于恋人的翔阳当然看不到——

  影山的唇边扯起了微不可察的弧度,眼中的笑意就快要无法掩藏。

  

  翔阳几次故意与影山擦肩而过,影山也干脆与他玩闹起来。

  两人相互交错着跳到对方的身边,又一同抓住树木,借力翻到更高的枝干上。

 

  忽见前方有魔物攒动,翔阳伸手扶住一棵树干紧急停了下来,与落在对面枝干上的影山对视一眼。

  他们互相点了点头,从别在腰际的匣子里拿出流光溢彩的信号弹,拉开了保险栓,扔向天空。

  两道不同色彩的光束冲破枝叶,在夜空中绽开的火光分别形成了代表两军的神兽图案。

  

  翔阳从剑鞘里拔出武器,系紧了披风,大声唤道:

 

  “影山!”

  “啊,知道了。”

 

  影山也执起长弓,单手在空气中画着法术的形状,开始咏唱。

  召唤完毕,一只奇异的虫子凭空出现在他的手上。

  他将能够麻痹魔物的幻兽轻轻一推,那东西便渗进了长弓里,冷兵器忽的一震,萦绕其上的幽蓝光芒又罩上了一层黑色,越发显得强劲骇人。

  

  影山用虎口扣住弓臂,拉起了弓弦。顿了顿又放下弓箭,冲翔阳招招手:

  “过来。”

  

  翔阳感觉奇怪,偏了偏头表示不解。但还是后退了一步,助跑两下跃到对面的枝干上。

  他脚下有些不稳身子也跟着一歪,眼看就要摔下去,腰上却猛地一紧,整个人都撞进了影山怀里。

  

  影山皱皱眉,轻声说了句:“呆子”

  便在恋人的额上落下一吻。

 

  “有我在这,你就尽管去吧。”

  

  翔阳看着恋人那副认真的神情,灿烂地笑了开来。

 

  “好,一会儿见。”

  

  剑士一踢树干向下跃去,弓兵的利箭也泛着冷光追随于他。

  长剑抬起,凌厉落下,气势汹汹地斩向四处逃窜的魔物。

 

  树林里骤然掀起强烈的气流,剑气四散,橙色的光彩染遍了稀星寥寥的夜空。

  

  及川艰难地翻了个身,背靠在岩的怀里,望着宛如朝阳升起的天空,抱怨道:

  “真是的,根本没我们什么事嘛。”

 

 

 

 

  别君远赴因幡国,心似稻叶山顶松。

  天边若闻君相待,自当速速返归程。

 

  · 无论是哪个世界,我和你都在一起。

  · 即使是时间和空间,也无法阻碍我们相识,相知,相守,相伴。

 

  - End

 

 

 ——————————————————————————

文末的俳句出自日本和歌《百人一首》。

借后两句作为每章的标题,感觉非常地适合这个故事。

 

喜欢小排球喜欢影日一年了,他们给过我的感动依然历历在目。

希望影山日向闹了矛盾能好好沟通,大不了就吵架,实在解决不了就(去床上)打一架嘛。

我想,那两个笨蛋,即使过了三年五年,七年十年,也能一路并肩走下去吧。

 

祝所有影日er在影日Day吃粮开心,生活甜蜜www

 

ありがとうございます

药师寺郁子敬上

评论 ( 19 )
热度 ( 64 )

© 药师寺郁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