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日】杯盏*01

本篇以婚礼作为主线。

 

全文甜,影山痴汉向

有原创人物 / 出现许多原作中的角色,如有OOC请见谅

助攻CP有:及岩、大菅、黑研,不喜者注意避雷

 

影日都是社会人,没有什么特殊的设定

纯粹地就是一个,有关婚礼的故事

 

有屯文的习惯,原本是打算写完全文再慢慢更的

然而第三季来了看得我热血沸腾,最后还是决定先发出来

But目前进展只到第五章,如果突然断更了那一定是我迷失在实训、作业、工作室的海洋里无法自拔......

 

www祝大家食用愉快

 

————————————————

  “有请伴郎代表上台致辞。”

 

  司仪这么说的时候,影山正拿着事先准备好的纸条,认真地背上边写的东西。

  菅原用手肘捅了捅友人,他这才反应过来,蹭地一下站起身,缓步走上台去。

  

  影山攥着纸条,脑子里一遍遍地重复着他要说的贺词,有些紧张。

  在台上站了好一会儿,他才意识到自己没有话筒。

  朝司仪看了一眼,对方也明白过来准备将话筒转交给他。

 

  就在影山想要向司仪走去时,一支话筒从台下递到了他的手边。

  他愣愣地接过话筒,道了声谢。

  随后,便看见了一个灿烂的笑容。

 

  那是影山第一次见他。

 

 

 

 

 

 

  十一点,落地窗外满是漆黑。

  公司里的灯都被离开的同事顺手关掉,只有影山的电脑屏幕在黑暗中闪烁着刺眼的光芒。

  他托着腮,直直地盯着电脑,心思却完全不在工作上。用另一只手不停地转着圆珠笔,满脑子都是昨天参加的那场婚礼。

 

 

 

 

 

 

  “影山!快过来合影!”

  听见新郎这么招呼自己,影山放下点心,两步跑到他身边,挤进镜头里。

  四人的伴郎团凑齐了,簇拥着新郎新娘,一起对摄影师做出夸张、搞怪的表情。

  

  两周前,影山高中时期的前辈突然宣布婚讯,而且对象竟然是他的学妹。

  影山既惊又喜,自然没有拒绝前辈向他发出的伴郎邀请,还为新人置办了贵重的礼品。

  

  一舞完毕,新郎牵着新娘朝宾客们鞠躬致意,宣告舞会正式开始。

  他们恋恋不舍地松开了对方,朝各自的朋友走去。

  随后,在场的男性宾客们纷纷站了起来,向自己身旁的女伴邀舞。

  

  新郎回到伴郎一行人中来,与他们相互击拳后,拿起酒喝了一口。

 

  “哎,你们几个,找到想邀舞的女孩子了吗?”

  “已经看到好几个不错的了,就等你和谷地开完场了。”

 

  及川说着,捋了捋自己的头发,又整整西装的领子。

  菅原嫌弃地瞥了他一眼,凑过去小声地说了句:“你就不怕我一会儿告诉岩?”

  惹得及川动作一顿,五官全皱在一起。

  

  新郎笑笑,一拳轻打在影山肩上。

  “你呢?有看上眼的吗?”

  “呃......没有。”

  “哎?!小飞雄你也太不食人间烟火了吧!这么多可爱的女孩子啊!”

  “我又不像你!”

 

  见影山羞红了脸,菅原和大地都忍不住出手制止及川继续调侃自己的后辈。

  

  新郎走到放置餐点的桌边,抱起一个盒子又走回他们那儿去。

  “既然没有跳舞的对象,你们就来玩这个吧。”

  “这什么?”

  “这可是我特地去和策划师商量,为你们量身定做的!话说,谷地有个同学是婚礼策划师还真是省去了我们四处找婚庆公司的麻烦。”

  “唔哇......听起来就有种不好的感觉!”

  “你别卖关子了,到底是什么啊?”

  

  新郎把盒子塞到及川怀里,解开上边用缎带系成的蝴蝶结,一个圆形的洞露了出来。

  “专门为你们设计的整!蛊!游!戏!哎哎哎,你们不玩可就是不给我面子啊!”

  

  影山第一个向后退了半步,却立刻被前辈拽了回来。

  菅原则好奇地眯起眼往那圆洞里看去,颇有兴趣地问了起来:“怎么玩?”

  

  “抽签啊。里面都是纸条,抽到了什么就要去做上边写的事。那些纸条大部分都是谷地写的,不会太过分。当然了,也有我写的混在里面,全看你们的运气咯。”

  

  菅原无奈,一拳打在新郎背上。

  “你可真够损的啊。”

  

  新郎拿起酒杯,笑吟吟地看着伴郎们。

  “今天我结婚啊,当然是怎么高兴怎么来了!”

  “你就拿我们几个寻开心啊?”

  “那当然,伴郎团不就是这么用的噢?”

  

  大地一掌拍向友人,却被他笑着躲闪开去。

  

  “行了行了,少废话。来抽签!”

  

 

 

 

 

 

  及川仰头灌下第八杯香槟。

  重重地放下杯子,朝鼓掌起哄的几人竖起了中指。

  虽说这只是香槟不是烈酒,不会让他喝醉,但是照这种喝法,他就算不醉也能给喝吐了。

  

  “我说你这盒子里,到底还有些什么变态题目啊?!”

  “这就叫变态了?明明这么简单。”

  

  新郎揽住及川的肩,笑得狡黠。

  菅原和大地还在幸灾乐祸地鼓掌,为及川终于被整蛊了一次而感到兴奋。 

  影山站在旁边也一点都不同情,只是暗暗祈祷自己下一轮抽签别抽到太可怕的题目。

  

  

  菅原舔舔下唇,伸手往盒子里抓去。

  在上一轮游戏里,他抽到的是:爬椰子树。

  刚刚走到树下做好了准备,正要往上爬的时候就被工作人员看穿了他的意图上前制止,幸运地逃过一劫。

  

  这次又会抽到什么呢——

  

  菅原拿着纸条,原地蹦了几下,伸展伸展筋骨,像是参加竞赛般严肃地把纸条打开。

  “咦?!”

  大地见恋人的反应有些夸张,伸手把纸条拿了过来,念出上边所写的字:

  “亲吻任意一名伴娘的手背?”

  “哎?!怎么可以这样?!我也要这种题目啊!”

  及川揪住新郎的衣领,把不满都发泄在了他的身上。

  

  菅原有些尴尬地看向大地。

  却见恋人笑了笑,冲他摆摆手:“没事,没事,你去吧。我不会介意的。”

 

  新郎伸手揽住菅原和大地,调侃起来。

  “真是甜蜜啊!话说,和你们几个混迹在一起的我居然没有弯,真是奇迹啊。”

  “你啊,说这种话,小心谷地哭出来噢。”

  

 

 

 

 

 

  谷地的脚步一顿,转回身扯了扯婚纱的裙摆,发现它似乎是被什么东西给卡住了。

  正在吃力地拉扯的时候,身后突然走来一人,蹲下去帮她把那东西给取了出来。

 

  “洁子姐!”

 

  听见谷地甜甜地唤着自己的名字,清水起身,把东西丢进垃圾桶又走回她身边。

  

  “洁子姐,你怎么不去跳舞啊?”

  “嗯......没兴趣。”

  “哎?好可惜啊!应该有很多男宾想向你邀舞的。”

  

  清水笑了笑,揉揉谷地的头发。

  “你呢?怎么不去和他玩?”

  “他和朋友玩得正开心啦。我急什么,还有大半辈子的时间呢。不如多多和洁子姐在一起啊!”

  

  谷地说着就亲昵地搂住了清水的手臂,头发蹭得她有些发痒。

  谷地刚放开清水,正准备再和她聊聊,却有一人突然打断了她们——

 

  “这位女士,可否让我亲吻一下您的手背?”

  菅原说着,就向清水鞠了个躬,伸出了右手做出邀请的手势。

  他嘴上虽说着近乎无理的要求,但那温柔的笑容却让人无法产生反感。

  

  清水愣了愣,转头看向谷地。

  谷地也是一惊,但很快就想起了自己给伴郎团们出的整蛊游戏,凑到清水耳边轻声说:

  “没事的,就是个游戏。洁子姐你就答应他吧。”

  

  清水迟疑了一下,还是将手搭在了菅原手上。

  菅原轻轻握住,在她手背上落下一吻,末了,又朝她绽开笑容,郑重地道谢。

  

  等到菅原走远了,清水拉着谷地追问。

  “这是什么游戏啊?”

  “是我和他给伴郎团出的抽签整蛊游戏啦,有半数的整蛊题目都是我出的呢。”

  

  清水失笑,弹弹谷地的额头,故意摆出了责怪的语气。

  “真不知道你这脑子里都在想些什么。你还出了些什么稀奇古怪的题目?”

  “唔......这个嘛。”

 

  谷地故作玄虚地托起了下巴。

  正准备告诉清水其他的题目,就有人从背后轻拍了一下她的肩膀。

  她转身,看见那人,瞬间绽开灿烂的笑容——

  

  “日向!”

 

 

 

 

 

 

  菅原顺利完成了亲吻伴娘的手背这一艰巨的任务,回到自己的恋人身边。

  借新郎的身子挡了挡,亲了一下大地的脸颊。

  

  影山心里翻腾起想逃跑的冲动。

  又要轮到他了。

  

  在上一轮的游戏里,他抽到的题目是去舞池里跳Hiphop。

  笨拙滑稽的动作确实是把舞会的气氛掀了起来,但也让他羞得想钻进地里去。

  

  这一次又会抽到什么样的签呢......

  

  影山深吸一口气,把手伸进箱子里,抓住一张纸条,犹豫了一会儿,丢开了。

  再抓住一张,想了想,又丢开了。如此反反复复,把及川弄得都不耐烦了。

 

  “喂喂,小飞雄,没你这样的啊。愿赌服输嘛,怕什么。”

  

  听他这么一说,影山不再犹豫,随手抓住一张就拿了出来,却还是迟迟不敢打开来看。

  新郎正想催他,却突然听到岳父喊起了自己的名字,拍拍大地的肩嘱咐了句:

  “好好看着他,这游戏可不能停啊。”

  就匆匆离开,朝家人的方向小跑过去。

 

  影山深吸了好几口气,缓缓地打开了纸条。

  见到上边所写的字,他的动作一顿。

  眼睛转了几圈似在思考些什么,随后将目光投向了站在舞池对面的新娘谷地,以及......

  

  她身边那个,刚刚给他递了话筒的人。

 

 

 

 

 

 

  “啊啊啊啊啊!!”

  清水捂住耳朵往后退了一步,颇为无奈地对谷地和日向皱起了眉。

  

  “你真的请到那个乐队了?!”

  “那当然,骗你干嘛。”

  “可是!可是之前不是说他们的行程太满了实在请不来吗?”

  

  谷地始终不敢相信自己刚才听到的消息,看着日向的眼神依然有些怀疑,却又难掩兴奋。

  日向按住她的肩膀,认真地道:

  

  “既然是你喜欢的乐队,当然要不顾一切地去请来啦。也许是他们被我的执着感动了吧,所以还是答应下来了,哈哈。”

  “太谢谢你了日向!”

 

  日向含笑盯着她,下一秒却突然严肃了起来。

 

  “转过来。”

 

  听日向这么说,谷地虽然感觉奇怪,但还是顺从地转了个身背对他。

  日向抚上谷地的头发,摸了摸。

  

  “你也真是的,辫子都乱了啊。”

  “哎?!不是吧?!啊......一定是刚才蹭洁子姐的时候弄到的,嘿嘿。”

  

  谷地傻笑起来,还冲清水眨了眨眼睛。

  清水满是无奈,伸手轻掐了一把谷地的胳膊。

  

  “我帮你拆掉重新弄吧,一会儿你再去找化妆师喷点发胶。”

 

  这么说着,日向就动手梳理起了谷地的头发。

  沾着发胶的头发结了些许硬块,日向用手指小心地把它们梳开,细细地拆散她的辫子,还顺便帮她按摩了一下紧绷的头部。

  接着便开始了动作,三两下就完成了一个发型。

  

  谷地摸摸自己的头发,发觉日向并没有给她编上辫子。

  现在的发型比之前的那款简单了许多,却也不失新娘的庄重与甜美。

 

  “这样一来,不管你再怎么闹腾,头发也不会乱掉啦。”

  

  谷地开心地蹦了一下,和日向击了个掌。

  清水的笑意渐浓,看着谷地那么开心,她也感到非常欣慰。

  

  “那个乐队的演出什么时候开始?”

  “噢,我把他们安排在倒香槟之后了。说起来,舞会也快要结束了,清水你陪她去换套礼服吧。”

 

  清水点点头,牵起谷地的手:

  “好。小仁花,走吧。”

  

  谷地被清水拉着朝更衣间走去,一边走还一边回头朝日向做鬼脸。

  日向也奉陪到底,做起了各种各样的鬼脸。

  

 

 

 

 

 

  刚刚目送谷地和清水离开,日向就听身旁冷不防地传来一句——

  “刚才谢谢你!”

  吓得他浑身一颤,夸张地往旁边退了一步,摆出防御的姿势。

  

  “......”

 

  见对方似乎也被自己吓着了,日向迅速站直,尴尬地挠了挠头。

  这时才发现那人是伴郎团的其中一员,在伴郎代表致辞的时候他还给那人递了支话筒。

  心里猜想,对方的道谢应该就是指那件事。

  

  “没什么啦,就是顺手递个话筒。”

  

  影山偷偷瞥了眼别在日向胸口的工作牌。

  无奈两人的身高差实在太大,影山怎么也看不清上面写的姓名和职务。

  

  日向感觉到了灼热的视线,却又不见对方继续说出下文。

  他被盯得有些不适,于是活动活动手脚,随口扯了扯话题。

 

  “你是新郎的家人?还是朋友?”

  “是朋朋友!高高中时期的后辈!我叫影山飞雄!”

  “噢......这样啊。我是日向翔阳。”

  “好的!知道了!”

  

  日向朝一旁撇过头去,感觉奇怪得不行。

  这家伙也太紧张了吧,道个谢而已为什么还要自我介绍。

  

  两人就站在舞池旁的喷泉石像边上,互相沉默。

  正在播放的音乐忽然切换成了《Promise in Love》。

  已经下了场的男宾一听这甜蜜的曲调,又拉着女伴再次走进舞池,牵着她转动起礼服的裙摆,拥入自己的怀抱。

  

  日向看着舞池里的人们的舞姿,也情不自禁地放松了身体。

  他往旁边迈出一步,倚在石像上,享受地听着音乐伴着水流声传入耳中。

  

  “气氛真好啊。”

  

  影山听身边人忽然说了这么一句,扭头看向他。

  舞池里的暖黄色灯光映在日向脸上,影山这才发现,他的五官非常精致,皮肤更是细腻得宛如孩童。

 

  影山顿觉自己看得出了神,赶紧把目光收回去。

  “啊......是......是啊。”

  

  日向偏头,仰望着影山。

  椰子树的阴影罩在影山身上,让日向很难看清他脸上那些细微的表情。

  只能透过他紧抿着下唇的动作看出来,这个人依然非常紧张。

  再加上那张凶神恶煞的脸,乍一看真不像是什么好人。

  

  但是......

  既然会为了那点小事特地跑来道谢,一定是个挺不错的家伙吧。

  日向在心中这样想着。

  

  口袋里的手机突然震动起来。

  日向接了电话,断断续续应了几句,挂断后转身招呼影山:

  “要切蛋糕了,我们去宴会厅吧。”

 

 

 

 

 

 

  新郎新娘一同握着刀具,笑得甜蜜。

  在众人的注视下,缓缓用力,对准婚礼蛋糕切了下去。

  放下刀具后,新郎兴奋地抱起谷地原地转圈,惹得现场掌声连连。

 

  工作人员趁新人退到一边的间隙,赶紧将婚礼蛋糕按同心圆的形状切好,分成若干等分。

  

  日向将甜品车推了过来。

  在其他同事把蛋糕摆放到上面去的时候,转身走到了一边。

  他抬手招呼灯光师,让对方去确认一下香槟塔的情况。

  随后,又走了回来,推着载满蛋糕的甜品车,朝宾客们走去,将它们分发到每位来宾手中。

  

  经过影山身边的时候,日向特地从甜品车上挑选了一块带有杏仁的蛋糕递给他。

  可当日向分发完了全部的蛋糕之后,影山依然拿着它傻站着,并没有开动。

  

  “怎么了?你不喜欢蛋糕吗?”

  “啊?不是!”

  

  被突然出现在身旁的人吓了一跳,影山的手一抖,蛋糕差点掉下去。

  

  “只是,杏仁的话,有点......”

  “这样啊。我还以为你会喜欢杏仁的说。”

  “哈?为什么?”

  “嘛,直觉。”

  

  那他刚才特地挑了杏仁的递给人家,不就是多余的好意了吗?

  日向感觉有些抱歉,把自己的那一份蛋糕递到影山眼前。

  

  “那草莓呢?你喜欢吗?”

  “噢,还好。”

  “那我们换吧。”

  “不不不用了。”

  “没事没事,我的话,草莓杏仁都可以的。”

 

  影山还没来得及推拒,日向就把两人手里的蛋糕做了调换。

  日向津津有味地吃了起来,却听身边人又开了口。

 

  “你啊......”

  “嗯?”

  “很擅长照顾人吧。”

  “常常有人这么说呢。大概是职业习惯吧,做我们这一行的必须要懂得观察身边的人,擅长解读他们的想法才行啊。”

  

  在两人闲聊的时候,宾客们开始朝另一个方向移动。

  

  “要倒香槟了,我们也过去吧。”

  

  日向说着,率先迈步朝香槟塔的方向走过去。

  身后却传来了异常响亮的声音——

  

  “我喜欢你!”

 

 

 

 

 

 

  日向的脑子里一片空白。

  他回过头,震惊地呆在原地,看着冲他说出那句话的人涨红了脸。

 

  似乎刚才那一喊用掉了全部的勇气。

  

  宾客们并没有注意到他们之间发生的事情。

  大家全都围聚在香槟塔旁,静静地等待着新人将美酒注入承载爱情的容器里。

  

  新人微微转动手腕,香槟自瓶口流出,与置于塔顶的酒杯碰撞。

  又顺着玻璃滑下,缓缓斟满下层的每一只酒杯,发出清脆的声音。

  

  日向的余光瞥见那淡金色的流线,心里一慌。

  赶紧朝新人的方向看去,随后才安下了心。

 

  居然在这么重要的环节分了心,真是失职啊,还好没有出什么问题......

  日向这么想着,把注意力移回眼前的人身上。

 

  他冷静下来,回忆起了婚礼前几天新郎突然要求增加的那个“送给伴郎团的礼物”。

  思考了一会儿,冲影山开了口:

  

  “你是在做那个,伴郎团整蛊游戏里的题目对不对?”

  

  影山的脸颊热得他发疼。

  但好在对方知道这是个游戏,免去了一连串的解释,让他瞬间松了口气。

  

  “我记得......谷地确实写了一张‘向婚礼督导告白’的纸条。”

  

  日向努力回忆着几天前谷地拿给他看的那一堆整蛊题目。

  末了,将右手上的叉子插到蛋糕里,话锋也跟着一转。

  

  “但是啊,你搞错了。”

  

  影山闻言,刚缓下去的心跳又扑腾了起来。

  隆隆的节奏充斥着整个胸腔。

  

  “婚礼的督导道宫小姐在迎亲的时候突然身体不舒服,所以婚宴上也一直坐在备桌休息。喏,你看,就是那边那位。啊......她好像睡着了,怪不得连倒香槟也没有过来啊。”

  

  日向这才发觉趴在备桌上的人一动不动。

  

  “就是这样,婚礼的整个流程才会全部由我来照顾噢。”

  

  影山的思绪有些转不过弯来。

  他感觉自己的脑子里打了个结,怔怔地问道:

  

  “所以?”

  

  日向见他一副茫然的神情,既无奈又好笑。

  用叉子插了一小块蛋糕送进嘴里。

  

  “所以说,虽然你看见我一直在做督导的工作,但其实我不是婚礼督导啦。我啊,是这场婚礼的策划师。”

  

  影山结结巴巴地想要说出最后的那句话,却被日向抢了先。

  

  “那张整蛊纸条上写的告白对象——不是我啦。”

 

 

 

 

 

 

  菅原终于做完了加班的工作,仰靠在椅背上,伸了个懒腰。

  手边的电话正好响了起来,接了一听,是大地准备过来接他下班。

  草草收拾了一下桌面,关掉电脑,菅原朝那个依然亮着光的方向走去,准备叫上影山,顺路把他也送回去。

  刚走到影山的身后,菅原还没开口,就见他突然一倒,把脸狠狠地砸向键盘。

 

  “哇啊!影山你怎么了!过劳死吗?!”

  

  影山听见身后传来担忧的呼喊,却无心回应。

  他感觉到自己的五官被键盘硌得生疼,太阳穴更是不受控制地发胀。

 

  他又抬手一掌拍在自己的后脑勺上,轻声嘀咕着:

  “丢死人了啊......”


——To be continued

评论 ( 8 )
热度 ( 130 )

© 药师寺郁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