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日】杯盏*02

  影山扭紧花洒的开关,扯过浴巾系在腰间,随手拿条毛巾搭在头上就走出了浴室。

 

  回到房间里就看见桌上放着一盒糖果,他伸手捞起来就把它塞进了冰箱。

  那是上周参加前辈婚礼时带回来的伴手礼。

  虽然这么做有些不太礼貌,但影山实在是不想看见它。

  

  挨着床沿坐到地上,嘀咕了句“眼不见为净”,影山抬手,开始擦起头发来。

  目光又飘到了桌上,他这才想起下班时从邮箱里拿回来的信件还没有拆开。

  

  头发也差不多干了,影山把毛巾随手扔在一边。

  从水果篮里拿出一把小刀,坐直了身体,沿着牛皮纸的边沿缓缓割开信件。

  将它打开的那一瞬,他又愣住了。

  

  “请柬?!”

  

  简单看了一下时间地点,影山把请柬扔回了桌上,向后仰头枕在床边。

  抬起手臂,借手背压住眼睛,遮挡刺眼的光线。

  

  “奇怪,最近怎么那么多人结婚啊?这阵子是什么好日子吗?”

  

  影山索性合上了双眼,沉浸在黑暗中。

  就在他睡意渐浓的时候,舞池边的那张侧脸又浮现在他的脑海里。

  

  影山猛地直起身来,出神地望着空荡荡的房间。

  发愣许久,他叹了口气,站起来走向冰箱,拿出那盒糖果,回到床边。

  他愤愤地剥开糖纸,把糖扔进嘴里,一咬,夹心就溢了出来,满口香甜。

  

  “赶快忘了啊!都过去那么多天了,为什么会一直想着那件事啊......”

 

 

 

 

 

 

  “对不起!”

 

  道宫双手合十抵在额头上微微鞠躬,低着头,五官全皱在一起,一副非常抱歉的样子。

  

  “上一场婚礼让你顶替了督导的工作真的很抱歉!”

  “不不不,道宫你别这样啦!”

  

  日向拼命地摆着手,想让道宫直起身子来。

  

  “作为回报!这一场我来顶替你吧!日向你就去旁边休——”

  “都说了没关系了啊!啊啊!道宫你真是的!”

  

  日向没了办法,索性蹲下去仰视起道宫。

  

  “无论发生什么事,策划师是所有工作人员中最不能擅自离开岗位的一个啊。再说了,想要婚礼顺利进行的话,督导和策划两人都在场才是最佳方案吧。”

  “呃......这倒是。”

  “我们都共事这么长时间了,不用这么客气啦,只是顶替一下而已没什么的。”

  “但还是得郑重地道谢才行!谢谢你!真的!”

  

  见道宫终于站直不再鞠躬,日向松了口气想要站起来,小腿却突然麻了一下有些没站稳,手撑在旁边的签到台上。

  

  “那就一起加油把明天的婚礼做好吧!你再确认一次宾客名单,我去里面看看场布做得怎么样了。”

  “嗯,OK。”

  

  目送日向走进主会场后,道宫拿起签到台上的宾客名单翻了起来,翻到第三页时,其中的一位宾客吸引了她的注意。

  道宫清楚地记得自己曾在上一场婚礼的人员名单里见过那个名字,只不过在那场婚礼中那个人并不是宾客,而是伴郎。

 

 

 

 

 

 

  影山是在新人入场的时候发现日向的。

 

  当所有宾客都一同看向新人,注视着他们携手款步走来的时候,他的目光却被日向牢牢地吸了过去。

  日向在入场通道的右侧,冲仪式区上的道宫挥了挥手,就见她拿起对讲机说了些什么,正在播放的音乐在下一秒便无缝衔接地切换到了另一首。

  

  影山站在入场通道的左侧,隔着灯光、新人朝日向看去,险些和他对上了目光。

  他慌了神,条件反射地闪身躲到一个宾客的后面,撞到了一名捧着托盘的侍者。

  

  “对不起对不起!”

  

  赶紧扶住就要洒出的香槟,影山顺手拿过一杯喝了起来。

  喝光了香槟,他才冷静了一些,一边自言自语一边逆着宾客走出会场。

  

  “注意力被吸引过去也不怪我吧,是那家伙一头橙发太显眼了!”

  “话说也太巧了吧,这场婚礼居然也是他们公司办的吗?!”

  影山使劲地揉着自己的头发,想起自己上周在那场婚礼上的“告白”。

  

  “啊啊啊啊啊好尴尬啊!”

  他压低了声音嚎叫起来。

 

  “要不要提前走人啊...... 反正新人也不是什么关系特别好的朋友......”

  “啧,不对。那件事只是一个游戏而已,现在离开的话不是显得我特别在意吗?!”

  越来越烦躁的他甚至捂着头蹲了下去。

 

  有宾客路过长廊,见他这幅样子,忍不住走了过去询问道:

  “先生?先生?您没事吧?需要帮忙吗?”

  

  影山抬头,正对上一张写满担忧的脸。

  心中莫名燃起一股不甘的心情。

  

  “凭什么我要在这里为了那种事烦躁得被别人担心啊!”

  “哎?啊啊......啊?您您在说什么?”

  

  青年被突然站起来的影山吓得连退几步才捋顺了自己的舌头。

  可影山却没了下文,拍拍青年的肩膀又走进了主会场,只留他一个人站在长廊里,不明所以。

 

 

 

 

 

  将酒杯斟满后,侍者拿起托盘走向宾客。

  冷不防被拍了拍肩,他转身,就有男人拿走了一杯香槟。

  正准备继续工作,却见对方也跟着他一起走,而且紧紧贴在他的身后。

 

  侍者愣了愣,又往前走了两步,男人还是跟了上去。

  他站定,迟疑着开了口:“先生,请问需要我为您做些什么吗?”

 

  影山被这么一问,无措地连退了几步,又惊觉自己失去了障碍物的遮挡。

  瞥了眼不远处的日向,快步走向甜品架,使劲摆手。

 

  “没事没事!”

  “先生!别过去!”

 

  侍者眼看着影山就要撞到甜品架,瞬间紧张起来,大喊出声想阻止他继续往后退。

  日向被身后传来的喊声吸引了注意力,一回头就看见了连连后退的影山和步步逼近的侍者。

 

  “影山?”

  “啊?!”

 

  突然听见有人叫自己,影山一惊,急转了方向面对声源。

  见这名奇怪的宾客终于不再往甜品架撞去,侍者也松了口气。

 

  “哎?!真的是你啊!好久不见!”

  “好......好久不见。”

  

  影山面对径直朝自己走来的日向,又稍稍往后退了一步。

  日向对此毫无察觉,兴致勃勃地和眼前的人攀谈起来。

 

 

 

 

 

 

  “好巧啊!两次做婚礼都遇到你!我刚才还以为自己认错人了。”

  “噢......确实很巧。”  

  “你这次是男方的亲友还是女方的家属啊?”

  “新郎是我的一个同事。”

    

  日向从甜品桌上拿起一块点心,自顾自地吃起来。

 

  “这么说,你周围的人都陆续结婚了嘛,你呢?有家室了吗?”

  “呃......还没。”

  “这样啊。有恋人吗?”

  “也......没有。”

  

  日向吃东西的动作一顿,难以置信地瞪大了双眼。

  “哎?!不是吧?你多大年......”

  

  影山皱眉,还没等对方说完就抢了话头。

  “28。”

  

  日向一掌拍到影山的背上,竖起拇指表示安慰。

  “没事,缘分总是要耐心等的,别着急。以后可以考虑来照顾我的生意啊!”

  

  影山有些吃痛,背着手抚上了被拍打的地方。

  “噢......看情况吧。”

  

  日向这时终于察觉到了影山语气的异样,讪讪地笑了笑。

  “你好像不太高兴的样子,我是不是太烦人了,哈哈.......”

  

  影山一顿,赶紧解释:

  “啊?不。不是,没有。”

  

  这一解释让日向彻底懵了神,思考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

  “难道说,你还在介意我们上次见面的事?”

  “没有!”

  

  影山的大声反驳,验证了日向的猜测。

  日向失笑,从甜品桌上抓了一把巧克力递给影山。

  

  “那只是个游戏,你不用这么在意吧。”

  

  影山没有回应。

  当事人这么坦然反而让他感觉更加尴尬了。

  

  “话说,你还真是迟钝啊。看到那张纸条居然不会觉得有问题吗?婚礼督导怎么可能会是男人啦。”

  “为什么不可能?”

  

  日向手里的巧克力剥到一半,被影山的话噎住,一下想不出回应的话来。

  

  “呃......因为,这种职业一般都是女孩子做的,不是吗?”

  “男人就不行了吗?”

  

  日向彻底说不出下文来,只得怔怔地看着影山认真的表情。

  

  “婚礼督导也好,婚礼策划师也好,这没有什么性别的约束吧。”

  “不是......”

  

  日向有些不知道自己该摆出什么样的表情才好。

  

  “一般人不是都会觉得不合适吗?男人做婚礼策划什么的。”

  “你不就做得挺好的吗?”

  

  影山没有听到身边人的回应。

  他剥开了一颗巧克力放进嘴里嚼了几下,才发觉日向的手上依然拿着巧克力没有吃下去。

  

  “日向?”

  “啊......我得去后场催一下新娘才行。这场婚礼是法式的,餐点也都是从法国空运过来的,马上就会上了,你一定要尝尝啊。我......我先去忙了!”

  

  影山还没来得及接话,日向就匆匆走向了后场。

  身边一空,他也放松了下来。

 

  两人这么闲聊了一会儿已经让影山感觉没那么尴尬了。

  心想着既然对方没有介怀那件事情,自己也实在不必那么在意,轻轻松松地享受婚宴就好。

  

  放下了心里的包袱,影山转身看了看甜品架上的食物。

  拿起日向刚才吃的那种点心,细细品尝了起来。

  

 

 

 

 

 

  日向推开门,冲正在给新娘补妆的化妆师说道:

  “马上就到下一个环节了,抓紧时间。”

 

  随后又退出了房间,打开对讲机。

  “道宫,这边差不多可以了。”

  不一会儿就收到了对方的回答:“这边也ok啦,你过来吧。”

  

  对讲机没了声音,日向却没有马上回到前厅。

  他把身体的重心往后一放,倚在墙上。

  回想起影山说的那番话。

  

  “他还真容易接受啊,男人去做婚礼策划什么的。”

  

  影山认真的表情又浮现在他脑海里。

  日向失笑,摇了摇头——

  

  “奇怪的家伙。”

 

 

 

 

 

 

  没了心理负担的影山终于对这场法式婚礼来了兴趣,不停地走来走去。

 

  有侍者走上前微微鞠躬,为影山将手中的空酒杯斟满。

  他道过谢后,走到餐桌边拉开一把椅子坐下,侧身观察起椅背上的装饰。

  

  绿色的枝蔓由椅脚开始向上缠绕布满了半个椅背,几朵白玫瑰错落有致地布于其上。

  另半边的椅背则悬挂着一块木牌,上边只写了一小段法文。

  

  影山觉得好奇,站了起来,走开几步。

  他一一扫过这张长餐桌边的几把椅子,发现每张椅背上的法文都不相同。

  

  他张口,将它们拼了起来。

  顿了顿,轻笑出声。

  

  Je t'aime non seulement pour ce que tu es mais pour ce que je suis quand nous sommes ensemble.

  我爱你,不仅仅因为你就是你,还因为,每当我走近你,我不再是原来的我自己。

  

  将所有椅背上悬挂的法文串联在一起,竟然是一句情诗。

  

  影山的笑容还挂在脸上。

  忽然看见日向又回到了会场里,来回走动着使用对讲机和手势与工作人员沟通。

 

  他就站在入场通道的旁边,路引的烛光在他脸上映出几道影子。

 

  酒桶上的鲜花突然掉了下去。

  日向走了几步,将那束淡紫色的花拾起,凑近嗅了嗅,又放回酒桶上。

  鲜花与通道上方悬挂着的布幔相映衬,使入场通道被白色与淡紫浸染了一片。

  

  影山认得那种花,那是桔梗科的一种,名为“夕雾”。

  花语是:热烈想念,一往情深。

  

  影山刚才所说的话绝非奉承。

  他再次环顾了一圈会场里的餐桌、鲜花、酒桶与烛光,又将视线放回了日向身上。

 

  ·真的是,很浪漫的设计。

  

 

 

 

 

 

  日向察觉到投在自己身上的视线,偏头对上那人的眼睛。

  影山下意识想躲,就见日向扯扯嘴角,给他送去了微笑。

 

  那一瞬,他的心跳似乎漏了一拍。

  

  “我在干嘛!”

  影山转身背对日向,双手猛拍自己的脸。

 

  “刚刚那是什么?什么啊?!”

  “一定是因为这里的氛围太好了,灯光啊音乐啊鲜花啊什么的。”

  “喂喂!清醒点!”  

 

  隐隐有一阵磕碰声传来。

  影山回头,朝发出声音的吊灯看去,盯了许久也不见有什么异常。

  正疑惑的时候,吊灯却突然开始下坠,会场里顿时尖叫四起。

  

  影山的视线下移,就见日向正站在吊灯的斜下方,丝毫没有要闪避的意思。

  他心里一惊,推开挡在面前的宾客就冲了过去。

  日向眼角瞥见有人影朝自己跑来,刚转过头就被一副身体重重撞上,扑倒在地。

  

  “你蠢啊?!白痴吗?!”

  

  影山带着日向摔向了远离吊灯的地方。

  他双手压着地,瞪着躺在他身下,神情茫然的日向,一股怒气就涌了上来。

  

  “没见吊灯就要掉下来了吗!你不会跑啊?!”

  

  日向眨眨眼,有些反应不过来,断断续续地开了口:

  “呃......那个......不......吊灯......不是那样......”

  

  影山这才发觉身后并未传来任何重物落地的声响。

  回头一看,本应坠落的吊灯正卡在下降了一半的位置上。

  几秒后,一个身着燕尾服的男人从吊灯后探出头来,摘下了帽子朝宾客致意,坐在上边就开始了表演,惹得掌声四起。

  

  “这只是我们安排的一个魔术。”

  

  影山僵硬地转回头对上日向的脸。

  猛地弹开,坐在地上,紧抿着唇。

  日向也撑着身子坐起来,眼睁睁地看着影山的脸慢慢涨红,终于忍不住大笑起来。

  

  “喂......别笑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啧,你笑得太夸张了吧。”

  

  日向抹去溢出的眼泪。

  正准备开口,吊灯上的魔术师就撒下了玫瑰。

  

  日向望着漫天花瓣飘散,伸手接住了一朵纯白。

  幽香自掌心传来,他轻轻包裹住那片柔软,眼里也染上了笑。

  倾身将花瓣放在了影山的肩上,开口道:

  

  “为了表示谢意,婚礼结束之后,我请你吃饭吧。”

 

 

 

 

 

 

  法式婚礼通常定于下午举行,所以当婚礼团队做完清场工作后也不过刚入夜而已。

  

  影山与日向走出来的时候正巧碰上路灯亮起。

  看着闪烁几下终于稳定的灯光,日向深吸了一口街道的空气,一如既往地有些不适。

  从铺满鲜花、飘带,放满餐点、甜品的会场里出来,脱离了那个酒香四溢笑声满盈的环境,总有种从梦境回到现实的感觉,让人感觉无所适从。

 

  每次做完一场婚礼,日向都深刻地感觉到:

  这真是一份甜蜜又痛苦的工作。

 

  “去哪里?”

  

  影山的声音将日向的思绪拉了回来。

  他偏头想了想,突然有了主意,提议道:

 

  “我知道一家不错的餐厅。”

 

 

 

 

 

 

  “真少见你会带人来我这里啊。”

  黑尾狡黠地笑笑,用手肘捅了捅日向。

  

  “我记得,上一次你带来的人是那个谁对吧?后来好像有两年都没带过人来光顾我吧。所以呢?现在是怎么样?”

  黑尾将手臂压在日向肩上,朝远处影山的方向扬了扬下巴。

 

  “终于再次动心了?”

  

  日向把菜单合上,抖抖肩甩掉那只手。

  “少乱猜了。只是为了道谢,请他吃饭而已。”

 

  黑尾笑意渐浓,一脸不相信的表情。

  日向说不过黑尾,把菜单甩进他怀里转身就走,还不忘嘱咐一句:

  “上菜速度快一点啊。”

 

 

 

 

 

 

  影山感觉到有人靠近,抬起头来问道:

  “你以前在英国留过学?”

  

  日向刚坐稳,听了这话瞬间一愣。

  “你怎么知道?!”

 

  对面的人拿着手机在他面前晃了晃。

  那上边正显示着Line的聊天界面,好友备注名为“菅原前辈”。

  

  影山收回手机,拿起鸡尾酒抿了一口,单手托起脸颊:

  “我以前也在英国呆过几年。”

  “哎?!真的?留学还是工作?”

  “留学。”

  “哪个学校啊?”

  

  日向顿时来了兴趣,身子稍稍前倾,手臂也压在桌上。

  

  “UAL。”

  “哎!好厉害!”

  

  日向瞪大了眼睛鼓起掌。

  影山见他这样,也禁不住飘飘然起来。

  

  “你呢?在哪个学校?”

  “ECA。”

  

  影山被酒一口噎住,咳了两声再次看向对面笑得无辜的人。

  见日向的反应那么夸张,影山还以为他是出自什么名不经传的学校,却没想到竟是ECA。

  

  “你在那边学的是什么?”

  “多媒体艺术。”

  “多媒体?”

  “嗯,怎么了?”

  

  影山的脸上写满了疑惑,这惹得日向比他更为不解。

  

  “我还以为你会学绘画或者平面设计。”

  “为什么?”

  “噢......就是,感觉多媒体和婚庆没什么关系啊。”

  

  侍者将熏鲑鱼放在了桌上,日向道过谢才继续说下去。

  

  “学什么和做什么没有多大关系吧?”

  “确实是这样。”

  

  影山转念想了想自己学生时代所学的东西和现在的工作,摇摇头,附和了起来。

  

  “那你为什么会做这一行?”

  “唔,为什么?我想想啊。”

  

  影山将鲑鱼送进嘴里,又放下刀叉,等待下文。

  

  “幸福。”

  “哈?”

 

  日向见影山无法理解,轻笑出声。

  给出了一个较为清楚的回答:

  “这份工作让我有幸见证新人之间的爱和幸福。”

  

  影山愣了会儿神,有些讶异。

 

  “就这么简单?”

  “需要多复杂?”

  

  他被日向的反问堵得说不出话。

  

  的确,一个人从事一个行业的理由并不需要多复杂。

  但步入社会多年的影山明白,做出选择后所需付出的努力与肩上的压力可不是随便就能承担下来的东西。

 

  甚至有太多其他因素会让人放弃曾经的选择。

    

  影山眯起眼盯着日向,胸口感到丝丝压抑。

  心底的情绪浮了上来,有些羡慕,又有些钦佩。

  

 

 

 

 

 

  “我都说了这么多了,你还没告诉我你的事呢。”

  “我的什么事?”

  “比如说,你在UAL学的是什么?”

  “......”

  

  影山顿了顿,抿着唇迟疑了一会儿才说道:

  “摄影。”

 

  “哎?!真的?!UAL的摄影专业超厉害的啊!可不可以让我看看你的作品?”

  “不要。”

  “......”

  

  日向没想到对方会拒绝得这么干脆,顿时有些尴尬。

  

  “那......我给你看我的作品吧。我以前做过的婚礼。”

  

  影山闻言,拿出手机打开浏览器输入了对方所说的网址。

  一个简洁的页面蹦了出来,各式婚礼的照片排列其上,有几张甚至能找到日向的身影。

  

  又一名侍者将主菜端了上来。

  日向抬头想要道谢,却在看见对方的长相后呆住了,胸口一阵刺痛。

  侍者不明所以,见客人直勾勾地盯着自己,有些疑惑却又不好询问,只是礼貌地笑了笑。

  

  “日向?”

  影山将目光从手机里移开,就见日向出神地望着侍者离开的方向,表情呆滞。

  

  听见对方叫自己,日向猛然回神,强压下刚才的情绪。

  “啊?噢,看完了?”

  “嗯。”

  

  影山也转头朝那名侍者离开的方向看去。

  “熟人?”

  “不是。认错了。”

  

  日向定了定心神,强迫自己把注意力收回来。

  

  “好了,该你了。”

  “哈?什么?”

  “等价交换啊。你都看了我的作品了,也该让我看看你的才对吧。”

  

  影山皱眉,坐在对面的人却笑得狡黠。

  他叹口气,无奈只能说出了自己的作品主页网址。

  在日向打字的间隙里,影山想起了自己包里的名片夹。

 

  “这是我的名片。”

  

  日向输入完网址,接过递来的名片快速浏览了一遍,发现影山就职于一家广告公司。

  将名片收好后,他也拿出自己的名片准备递交过去。

  

 

 

 

 

 

  隔壁桌的情侣突然大吵起来。

  男人的衬衫已经被酒水打湿了。

  

  “你神经病啊!”

  “你才有毛病!凭什么这样说我啊?!”

  “我说得有错吗?!你一个女人干嘛要去做那种不适合你的工作?争强好胜有意思吗?!”

  

  女人一掌呼在了男人的脸上。

  

  “适不适合不用你来说!这是我的追求,既然不理解就给我闭嘴!”

  随后拿起手提包就离开了餐厅,留下男人捂着脸满嘴脏话。

  

  影山收回目光,就见日向低垂着眼,眉头拧在一起。

  

  “日向?”

  “啊,抱歉。”

  

  日向回过神来,悄悄把手上的名片又放了回去。

  

  “今天就到这里吧,我先回去了。”

  “哈?”

  

  影山还没反应过来,日向已经起身就要离开。

  他也赶紧跟着站起来。

 

  “我送你回去!”

  “不用了。”

  “可......可是,我还没有你的联系方式!”

  

  日向咬咬唇,稳了稳情绪转回身,缓缓地对影山道:

  “有缘再见吧。”

 

——To be continued

评论 ( 14 )
热度 ( 70 )

© 药师寺郁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