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日】杯盏*05

  花瓣飘到了他的脚边。

  

  由粉、白两色花瓣铺成的入场通道早已不复原来的形状。

  山谷风大。新人走过通道后,花瓣没了布幔的固定,便被四散吹去,无章地飘了一地。

  

  影山收回视线,把注意力放到摄影机里。

  新娘的父亲正握着话筒致辞,新娘站在丈夫身边挽着他,面含微笑却不停落泪。

  

  影山也受了影响,鼻尖有些发酸。

  于是调整了机位,将镜头拉近,对准新人手上的戒指。

  

  “你也要哭了?”

  

  身后冷不防地响起一个声音。

  他条件反射地往前一躲,回头就见身后那人笑得无辜——

  

  “你才要哭!”

  “哇啊!干嘛打我啊!”

  

  日向退了一步,捂住被打的头。

  这一掌下手确实狠,让他疼得不行。

  

  “你在这里干嘛?工作中乱跑?”

  “你一看就是婚礼新手!策划和督导在婚礼过程中,就是要四处走动观察全局的,懂吗?”

  

  影山拍开那只指着他的手。

  疼得日向又是一阵龇牙咧嘴。

  

  一簇花瓣飘到日向的脚边。

  他盯了一会儿,伸手拍拍影山:

  

  “天空。”

  “什么?”

  

  影山不明所以地抬头。

  瞳孔一张,他迅速调整机位,捕捉下此时的天空。

  

  现在正是接近正午的时候,却反常地聚起了乌云。

  只剩一小片天空尚未被云层覆盖,有阳光从空隙里透出。

  在拍摄的时候,影山已经能够想象到这张照片的成像画面了——

  

  “黑暗倾袭前最后的阳光。”

  

  影山闻言,看向身边的人。

 

  “今天应该会下雨吧。”

  日向继续说着,也转头与他对视。

 

  数秒后,日向叹了口气。

  他的目光依然看着影山,但手上打开了对讲机:

  “道宫,我回宴会厅拿雨具,这边就交给你了。音响摄影原地待命,化妆师和我一起过去。”

 

  婚礼仪式已经进行到了切蛋糕的环节,摄影师理应继续捕捉这一环节中的温馨瞬间。

  而影山在拍摄了两三张照片后,却再次改变了机位。

 

  他紧盯着取景器,屏住呼吸,等待着,在那一瞬间按下了快门。

  

  画面中的人只剩朦胧的背影,依稀能看见他张开双臂伸了个懒腰。

  乌云几乎完全将天空覆盖,最后一缕阳光艰难地钻了出来,正好,落在他身上。

 

 

 

 

 

 

  “你不去抢捧花吗?”

  “真失礼啊!”

  道宫涨红了脸怒视他。

  

  影山有些茫然,赶紧说了句抱歉,却依然不明白自己说错了什么。

  

  “我才不想下一个结婚呢!”

  “噢......”

 

  道宫见他这幅反应,顿觉是自己反应过度了,低声道:

  “有传闻说,无论大家多么拼命地去抢捧花,它最后都一定会落到那个即将收获幸福的人手里。”

  “所以?”

  “所以,就算不去抢,该得到它的人还是会得到的。”

  

  影山哑然,望向背对宾客的新娘,以及准备着一拥而上的未婚小姐们,心中满是迟疑。

  

  “都准备好了吗?”

  新娘的声音中满含着笑意。

  “我要抛啦!三!二!一!”

 

  • 它一定会落到即将收获幸福的人手里?

  • 真的假的?

  

  “啊!捧花!”

  

  他还在出神,就瞥见一束雪白朝自己砸了过来。

  思绪飘回了婚礼的前一天,日向拿着那束捧花对他说:

  “影山,来来来我给你科普。这个啊,是洋桔梗。它的花语是......”

  

  • 不变的爱只给你。

  花语浮现在影山脑海里的一瞬,他已经伸手接住了抛向自己的捧花。

 

  初绽的鲜花揉在一起,多重花瓣相叠,溢满清甜的芳香。

  丝带被握在掌心,那柔软的触感让影山顿觉有些不忍放开。

  猛地清醒了过来,他正想对宾客们道歉,手上却忽然冰凉。

 

  几滴雨水打响了前奏后,暴雨突袭。

  影山本能地想脱下外套罩住摄影机,还没来得及动作,他的天空就停了雨。

 

  “呼...... 好险赶上了。” 

 

  橙发再次映入眼里。

  换来了影山一阵心安。

  

  影山接过日向为他撑起的伞,转身连同捧花一并塞进道宫手里。

  匆匆说了句:“护好摄影机。”便与日向一起奔走在雨中,为宾客和新人们分发雨具。

  

 

 

 

 

 

  婚礼仪式顺利结束,日向终于放下了悬着的心。

 

  透明伞挤满了草地,绿、白两色的景象更添了一层迷幻的色彩。

  清脆的声音自上方传来,他抬头,便能见到绽开的水花。

  

  “啧。”

 

  耳旁传来一声不满。

  日向的身体一僵,他和影山贴得又近了些。

  

  “濑户啊......这个伞,只有70把吗?”

  “啊......好像是的。宴会厅里的伞已经全都拿来了,大概就只有这么多了,我订购的时候好像订少了......对不起!”

  

  影山皱眉,见日向的右臂淋到了雨,不露痕迹地把伞往他的方向稍稍倾斜。

  又伸手,把他拉得更靠近自己一些。

  

  “影山,好挤。”

  “闭嘴,这伞就这么小。”

  

  日向正好靠在影山胸口,不适地扭动着。

  似乎是把影山惹得烦了,索性伸手一揽,把他整个人都圈在了怀里。

  

  • 他应该看不到我的脸吧...... 还好这家伙矮。

  影山抿着唇,把发热的脸撇向了一边,手上揽着人的力道却没有减少分毫。

 

  • 这家伙应该听不到我的心跳吧...... 对啊!他那么高当然听不到了!可恶!高个子!

  日向咬着唇,把头埋得更低了,胡思乱想着忍不住给了影山一拳。

  

  “你干嘛?!”

  抬头对上那张凶恶的脸,日向本能地一缩,却又被对方的手臂堵住了退路。

  

  婚宴即将开始,一众人小心地朝宴会厅行进。

 

  影山被日向的扭动擦碰惹了一路,终于烦躁地出声:

  “安分点!”

  “你淋过雨吗?”

  “哈?”

  

  日向眨了眨眼,笑得狡黠。

  影山愣了一下,很快就明白了他的意思。

  

  濑户低头往前走,踩着高跟小心地绕过草地上的石子。

  一把伞突然塞进了她的手里,她茫然地抬头,只见到朝远方奔跑而去的背影——

  

  “日向君!影山先生?!”

 

 

 

 

 

 

  “你是疯子吧!”

  “哈?!不是你带着我跑的吗?!”

 

  日向抹去撞在眼上的雨水,视野又清晰了起来。

  他偏头,看见影山就跑在他的身侧。

  

  “带你跑你就跑啊?”

  “闭嘴!”

 

  影山用袖口胡乱地擦了把脸,就见日向笑得开怀。

  他无奈,在心中暗想,这家伙一定是脑子有问题,淋着雨还笑得那么开心。

  

  “白痴。”

  “你说什么?!你才是白痴!”

  “喂!跑那么快干嘛?!”

  

  影山一咬牙,追上突然加速的日向。

  空旷山谷中,只有两人的喊叫和雨声交错回响。

 

  举行婚礼仪式的场地位于山谷的中心,距离宴会厅所在的度假区有着挺长一段距离。

  直到踏进了长廊,日向才想起来应该派车前去接回宾客们,于是赶紧打起了电话。

  

  “拜托了!谢谢!”

  

  将电话挂断,日向这才感觉到自己的体力已经透支,脱力地瘫坐在地上。

  影山手撑着膝盖,咳嗽几声,终于喘匀了气息,瞥了眼日向,坐到他身边。

  

  “竟然忘记叫车去接人?你还真的是白痴啊。”

  “才不是啊!我只是太开心了!”

  “开心什么?”

  “和你一起淋雨啊。”

  

  影山脱外套的动作一顿,扭头盯着日向。

  血液直冲上头顶,脑中不停回响着刚才听到的那句话。

  

  “上次淋雨是什么时候来着?唔......好像是很久以前了啊。好久——没这么畅快了!”

  日向把手臂往后伸,反手压着地板,欣赏起眼前的山谷雨景。

 

  “以前做户外婚礼的时候,也碰到过下雨的情况。我通常都会给宾客们备伞,让仪式在雨中继续进行下去,那样很有情调对不对?然后呢,再大家一起慢悠悠地回来。但是,从来没有扔下伞跑进过雨里。”

 

  四周空旷,宁静,只有绵绵雨声。

 

  “总觉得,这样很开心啊!好像,自从和你一起准备这场婚礼,都是些开心的事情。”

 

  草地上,雨水溅起了缥缈雾气。

 

  “哈哈,有种,我的生活都被你带得浪漫了起来的感......觉。”

 

  日向扭头看影山,把心中的想法毫无保留地说了出来。

  最后一个发音却硬生生卡了壳。

  

  影山的怀里抱着脱下的外套,直直地盯着日向,脸颊发红。

  日向呆愣地回望着他,回想起自己刚才说的那些话......

  

  也一点点涨红了脸。

  

  影山低下头,掩饰自己的情绪。

  日向也撇开脸去,紧捂着嘴,心中尖叫着——

  • 啊啊啊啊啊我刚才都说了些什么啊!

  

  “啊嚏!”

  

  听见身边人的声音,影山顿时紧张了起来。

  “你着凉了?!”

  “没事啦。”

  “都打喷嚏了没事才怪吧?!快把湿外套脱下来!这雨不大,里面的衣服应该还不是很湿吧,这样会比......”

  

  影山说着就凑了过去,伸手拉下日向的外套拉链。

  却在看见里面完全湿透的衬衫和他胸前若隐若现的粉色时,浑身一僵。

  

  “咳咳!好痛!”

  外套拉链又被迅速地拉上,速度之快甚至夹到了喉结。

 

  日向惊呼着咳了两声,伸手把卡着脖子的拉链拉下一些。

  他望向突然起身的影山,感觉非常莫名其妙。

  

  影山闪躲着,回避日向的目光,就连说话也变得语无伦次。

 

  “雨!雨又大了啊!这里的木地板挺干净的,哈哈......他们好慢啊车还没接到人吗......噢!以前都没来过这个度假区啊!明明这么近......呃......啊对了!我们就先去宴会厅等他们吧!”

  “喂!等等我啊!”

  

  吱呀一声,厚重的木门被推开。

  山谷里的风吹入宴会厅,卷起散落在地的花瓣。

  演出人员误以为是宾客到场,便开始了演奏。

  

  场内摆放着许多树木,有小型灯泡埋藏在其中。

  木门打开即是信号,灯光随着音乐渐渐亮起,照亮了一室的绿植与玫瑰。

  

  影山与日向就站在门口。

  扯扯湿透了黏在身上的衣服,默契地各自朝相反的方向别开头。

 

  乐声回响美酒入杯,宴席因他们的到来而拉开了序幕。

  这简直就像是——

  

  为他们而办的婚礼。

 

 

 

 

 

 

  架好三脚架,调整机位。

  把拆下的镜头收起来,又给摄像机换上了另一种焦段的镜头。

  开机,检查过剩余的存储空间后,使用镜布擦去镜头上的灰尘。

 

  影山的所有动作都一气呵成。

  

  “影山还真是摄影摄像都能做得来呢,认真工作的男人真帅啊。你说是吧?日向。”

  日向被道宫拍了拍肩,转回身来和她一起看向影山。

  

  “这一场都已经是他第三次帮我们拍了。哎,要不然直接把他挖角来我们公司好啦。”

  “才不要。那家伙动不动就和我顶嘴。”

  “坦诚一点啦。有他在,你明明就很开心的吧?”

  “完!全!不!开!心!”

  

  道宫被日向一字一顿否认的样子惹得笑出了声。

  “哈哈。那,等这场婚礼结束了,你别请他吃饭啊。”

  

  日向朝影山的方向瞥了一眼。

  正好看见影山为摄像机调好了参数,正式开始工作。

  

  “我才不会请他吃饭。”

 

 

 

 

 

 

  “又是去黑尾那里?”

 

  影山离开倚靠着的墙壁,跟上从会场走出来的日向。

 

  “话说,你好慢。”

  “没办法啊!这家酒店的经理很烦人,每次清完场都要说好久。我已经订好位子了。”

  “真的是去黑尾那里啊?”

  “干嘛?你有什么意见?”

  “你不腻吗?!每次做完婚礼都是去黑尾那里吃饭啊!”

  “不满的话你就推荐一家餐厅啊!”

  “我前天带你去的那......”

  “哈?!你说那家?!”

  

  日向停下脚步,夸张地大喊起来:

  “那家超难吃的!”

  影山也是一顿,瞪大眼睛,一脸的难以置信:

  “难吃?!”

  

  一名侍者与他们擦肩而过,又忍不住回头看向争吵的两人。

  

  “难吃你还要和我抢鱼子酱!”

  “因为只有那个能吃了啊!”

  “还有我上周带你去的那......”

  “那一家也很难吃。”

  “你说什么?!”

  “总之你带我去的地方都很难吃。”

  “哪里难吃了?!”

  “所以你就跟着我去我选的餐厅就可以了。”

  “哈?!”

  

  日向强忍着笑,捂上耳朵。

  任由影山走在他身边吵吵嚷嚷,他则有一句没一句地说着应答的话。

  

  “你这家伙!好好听我说......日向?”

  

  继续往前走了几步才发现身旁的人没有跟上来。

  影山疑惑,回头叫着日向的名字,却见他缓缓垂下手,呆滞地看向前方。

  

  另一个声音从前方传来:

  “日向?”

  

  影山闻声看去。

  就见一名侍者站在长廊前方,注视着他们。

 

  日向的身体猛地一颤,喃喃道:

  “黑川......”

  

  “哈,还真的是你啊。”

  黑川微微挑眉,一步步朝日向靠近。

 

  影山见了日向的反应,瞬间提起了精神,警觉地盯着面前的侍者。

  

  “居然在酒店里见到你啊。这么说,你还在做那份工作?婚礼策划师?”

  是怀念的声音。

  话里却没有久违的亲切感,只有日向最不愿忆起的不屑。

  他咬咬唇,右手攥成了拳。

  

  “你谁啊?”

  

  黑川斜眼,对上影山不满的目光。

  “我?我是日向亲爱的前辈啊,大学时期最形影不离的人呢。”

  

  影山的眉拧在一起。

  这个人,让他感觉很讨厌。

  

  “难道说,你是他的同事?也是婚礼策划师?”

  “不是。”

  “这样啊。不错不错。婚礼策划师什么的——”

  

  黑川脸上的笑容一滞,声音都低了几分:

  “男人来做,真的很恶心呢。”

  

  影山一愣。

  尚未反应过来,日向就从后面快步走来,拽起他往前走。

  

  “你也差不多该玩够了吧?”

  

  日向低头快步向前。

  却无法摆脱身后的声音。

  

  “一个男人去做女孩子的职业,居然还说什么热爱?”

  

  他闭上眼,越来越无法克制自己想起那场噩梦。

  那个站在他身边的人不仅离他而去,甚至还一字一顿地,嘲笑他。

  

  “真是可笑。”

  

  日向的手里猛地一空。

  “影山?!”

  

  黑川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被推到了墙边。

  推他的人,一脚重重地踹在他身后那面墙上。

  

  “黑川是吧?” 

  影山低头俯视面前的人,怒气直冲大脑。

  

  “你算什么玩意?口口声声说是日向的前辈,却这样羞辱他的事业?”

  黑川被影山的气势所震,只能呆滞地望着他拽起自己的衣领。

  

  “他为了这份事业有多拼命,你根本一点都不清楚吧!哈?!可笑的家伙是你吧!”

  日向怔怔地看着影山越来越愤怒。

  

  “在酒店做侍者的你又有多高尚?!给别人端茶倒水的垃圾!你就连在日向的手下干活都不配!形影不离的前辈?我告诉你——”

  影山一拳捶向墙。

  

  “现在陪在日向身边的人是我!你有多远滚多远!”

 

 

 

 

 

 

  “那家伙到底是什么人啊?!”

  路灯被猛地踹了一脚,忽明忽暗地闪烁几下。

  

  “就像他说的,是我大学时的前辈。”

  

  影山转身。

  看到日向那么冷静,感觉更加气愤了。

  

  “那又怎么样?!他凭什么说那种话啊?!他很了解你吗?!”

  “我们那时候几乎天天都呆在一起,关系很好。”

  “哈?!那他为什么——”

  “在我做了婚礼策划以后,就变成这样了。”

  “那混蛋有毛病吧?!婚礼策划怎么了?!男人就不能做了啊?!谁规定职业有性别限制啊?!”

  “或许是那种‘每个人该去做应该做的事情’的观念吧。”

  “什么莫名其妙的观念!这都什么......”

  “他是我曾经喜欢过的人。”

  

  有车从桥上经过。

 

  影山一瞬间安静了下来,呆滞几秒后......

  迅速地冲到日向身边,抓着他的肩追问:

  “前男友?!”

  “不是!不是啦!”

  

  日向原本平稳的情绪被影山的话给打乱了。

  脸涨得通红,不停地拍打影山,急切地想要解释清楚。

 

  他不想让影山误会些什么。

  

  “只是以前暗恋过他而已!到最后也没有告白更没有在一起!不是什么前男友啊!”

  影山放下了心,长呼出一口气。

 

  “而且都说了是曾经喜欢!又不是现在!我早就已经不喜欢他了啊!”

  “那就好......”

  “啊?你说什么?”

  “没什么!”

  

  日向见影山别过头不看他,便对着那侧脸用力吐了吐舌。

  背靠着栏杆,他突然想起上一次和影山来到这桥上时,他们打闹着拍下了很多照片。

  

  “我啊......”

  

  日向的声音很轻,在吵杂的风声中几乎听不见。

  影山扭头看他,意外看到了不曾见过的表情。

 

  放松,脆弱。

  表达着完全信任的讯息。

  

  “那时候,是真的很喜欢他啊。他对我也很好。可为什么他一知道我做了婚礼策划,态度就完全变了呢?想不通。后来我才知道,这个行业里对男人的评价......真的挺低的。的确可以说是,属于女孩子的工作。”

  

  日向翻了个身,倚在栏杆上。

  却被影山拽了过去,帮他拉上了外套拉链。

 

  “风大。扣好衣服再继续说。”

  

  日向轻笑出声,手伸进口袋里。

  “所以,认识你的时候,我很惊讶。”

  “啊?”

  “你竟然对男人做婚礼策划没有任何偏见。”

  “我真的不觉得......”

  “我非常高兴噢!”

  

  同样的深夜,同样的桥。

 

  上一次,影山在这里用DV意外捕捉到了日向的笑容。

  这一次,却是日向主动,站在他身边,朝他勾起了唇角。

  

  “能够认识你,能够和你一起工作、吃饭、喝酒,能够被你理解我所坚持的事情,我真的非常高兴噢!我啊——”

  

 

 

 

 

 

  那笑容,影山再熟悉不过了。

 

  他作为伴郎代表从日向手里接过话筒后,

  他从日向口中得知掉落的吊灯只是一场魔术的时候,

  他在那家婚庆公司主页上看到的介绍日向的照片里,

  他被日向推着走到这栏杆边,拍摄夜景的那晚——

 

  日向所绽开的,都是这种笑容。

  

  “非常感谢你!”

  

  影山的心跳速度到达最高值却突然降了下去。

 

  愣了几秒,他才呆呆地出声:

  “哈?感谢?”

  

  “呃......对!那个......非常谢谢你陪在我身边!”

  “你说的......是......谢......”

  

  影山难以置信地看着眼前的人。

  

  “哈......哈哈,是......是啊,谢谢呢......”

  日向心虚地低下头,咽了咽口水,断断续续地说完话。

  

  “什么啊?!谢谢是什么意思?!我可是对你——”

  日向的心跳猛地一紧,抬眼望向激动的影山。

  

  “也非常感谢!”

  

  忽明忽暗的路灯终于寿终正寝,啪地一下光辉全灭。

  桥面笼罩下一层阴影,掩盖了两人此时的表情。

  

  “......”

  “我......送你回家吧。”

  “嗯......”

 

 

 

 

 

 

  日向反手关了门,脱下外套随意地甩到一边。

  他就那样靠着门,紧捂住脸,身体一点点往下滑,坐到了地上。

  

  松开手,脸颊热得发疼。

 

  他满脑子都是刚才在桥上的场景,将脸埋进膝盖里喃喃道:

  “好险啊......差一点就说漏嘴了......”

  

  影山坐进车里,重重关上车门。

 

  他呆滞地盯着前方,直到车窗上有雨水砸落,才终于缓过神来。

  倾身趴在了方向盘上,一掌打向自己的后脑勺:

  “可恶......明明还差一点就说出来了......”

  

  先白后寒,寒露已至。

  然而,距离初雪,却还有一段时间。

 

——To be continued

评论 ( 23 )
热度 ( 79 )

© 药师寺郁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