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日】杯盏*06

www 科普时间

金盏菊的花语除了“迷恋”和“守护”以外,还有“绝望”和“离别”

————————————————————————

  十五日:

  ⒈ 项目平面方案

  ⒉ 卖场布局

  十八日:

  ⒈ 和印刷厂接洽

  二十三日:

  ⒈ 绘制设计图

  ⒉ 和策划部开会

  

  影山趴在办公桌上,有一页没一页地翻着自己的工作记事本。

  颈椎忽然一阵酸痛,他正想直起身揉揉脖子,就听到身后传来菅原的声音。

  

  “隔着几张桌子都能感受到你的萎靡不振了。”

  

  菅原斜靠着隔板,无奈地摇头。

  冲影山挑了挑眉:“去不去吃午饭?”

 

 

 

 

 

 

  手中的纸盒被冰淇淋盛满。

  影山放开了冰淇淋机的手柄,恍惚想起他当初应聘这家公司,好像就是因为喜欢这里的员工餐厅。

  

  木质隔板为餐厅划分出了几处隔间,摆放着沙发卡座供成群结伴的人进餐聊天。

  几排隔间的尽头是一个开放式的厨房,常常有喜欢下厨的人既不吃后台厨房的固定餐也不去拿自助的食物,而是选择去那里自己下厨。

 

  开放式厨房的后墙上有一大片街头风的涂鸦,出自设计部的手下。

  其中就有影山的手笔。

  

  影山捧着两份冰淇淋,转身面对一片错落摆放的桌椅。

  看了好一会儿才找到托腮等着他的菅原。

  

  “反季节吃冰淇淋果然是最好的。”

 

  菅原的牙根一阵发软,颤抖着发出感叹。

  影山点头,沉默着往嘴里送了一勺,被冻得一阵鸡皮疙瘩,缓了会儿便觉得非常酣畅。

  

  解了馋,菅原放下纸盒,回到正题上。

  “说吧。你怎么了?最近都一脸倦怠的样子。”

  

  “有吗?”

  影山始终不看他,目光放在落地窗外的景色上。

  

  “有啊!超级明显!整个设计部都能感受到你散发的气场啊!”

  “这样啊。”

  “......”

  

  菅原面对这样的影山,震惊无奈得没了话。

  深吸了口气正准备训斥他几句,突然灵光一闪想到了一个可能性。

  

  “是因为日向?”

  

  提到了那个名字,影山终于有了点反应,扭头看了菅原一眼,却又扭回头去继续看景。

  

  “啊,说起来,好像最近都没听你提过要去日向那边帮忙啊。怎么?被解雇了?”

  “什么解雇啊!”

  

  菅原狡黠一笑。

  这样刺激了一番,果然让影山来了反驳的劲头。

  

  “那个短期合同是他们需要我帮忙才签的,又不是长期合同。只是前阵子......他们的那个固定摄影师回来了......”

  “噢——”

  

  • 所以就是被解雇了嘛。

  菅原捧起杯子抿了一口饮料,遮挡嘴边的笑。

  

  “所以,你现在没有借口每天跑去见日向了?”

  “哈?!什么啊!”

  

  影山激动地放下纸盒,砸得餐桌一声巨响。

  

  “什么借口去见他啊?!我那是好心帮他推进工作!而且我哪里有每天都去啊!”

  “是是是,不是借口,是去办正事。”

  “......啧。”

  

  菅原那敷衍的样子反而惹得影山更为不满了。

  他借着一股气,终于把自己堆积的情绪发泄了出来。

  

  “前段时间正赶上这边比较清闲,所以就一直和他们一起工作。没想到婚庆公司里的事情还挺有趣的,很有新鲜感。现在回到了这边,都是些长年累月做下来的事情,真没意思啊。”

  

  身体向下倾斜,头枕在椅背的边沿上,硌得后脑有些疼。

  影山动了动身子,终于找到了一个舒服的姿势。

  

  菅原迟疑了一会儿,还是照着心里的想法开了口:

  “而且,你在那边做的又是你喜欢的事情,对吧?”

  

  影山皱眉,颈椎一阵酸痛。

  他沉默了好一会儿,才幽幽地出声。

  

  “我现在还不想提。”

  

  菅原拿着勺子玩起了纸盒里剩下的冰淇淋,点点头算是回答。

  心里虽然依然放心不下,却有些惊喜欣慰。

 

  影山现在的反应,可比菅原上一次企图提起那件事时和缓了不少。

  

  “那,你和日向进展如何了?”

  “......”

  

  等了一会儿,菅原还是没有听到影山的声音。

  隐隐猜到了一些,无奈地开了口,声音里还带着笑。

  “你不会还没有想好要怎么说吧?”

  

  影山腰上用力坐直了身子——

  “我只是没找到合适的机会!”

 

 

 

 

 

 

  • 明明就有很多机会啊!

  影山重重地放下酒杯,砸得木桌一声闷响。

  

  身边的日向给他递来了一盘寿司,嘴里还嚼着一块,发音含糊不清:

  “吃吗?”

 

  愤愤接过盘子,往嘴里塞了寿司,影山继续郁闷于自己和日向之间的缓慢进展。

  

  虽然那个固定摄影师已经回归日向的团队,影山再也没有参与到婚礼工作中。

  但他和日向依然频繁地相约吃饭喝酒,每周见面的次数不下四次。

 

  在这样的情况下,他却还是迟迟没有把那晚只差一点就说出口的心意传达给对方。

  

  “喂,你最近工作怎么样?”

  “都挺好的啊。”

  “没有出什么岔子吧?”

  “没有!难道你还希望我的工作出问题?”

  “只是担心别人的幸福被你这白痴给搞砸了。”

  “喂!什么啊!我对待每一场婚礼都很谨慎啊!”

  “噢。”

  “你这家伙......真让人火大!”

  

  影山撇过头去,胸口一阵堵闷。

 

  • 什么嘛,没有我在也一切顺利啊。

  • 不过也是,认识我之前,这家伙也好好地工作了很多年啊。

  

  他又灌下一杯闷酒。

  惹来日向一掌拍到背上,厉声道:“你喝太多了!”

  

  寿司盘已经在桌上叠了一摞。

  日向的肚子却还是叫了起来。

  

  “不行了,感觉好饿啊!果然还是要吃份米饭。老板!一份鳗鱼饭!”

  “你还真能吃啊。”

  “要你管!”

  

  日向瞪一眼影山,给自己倒了杯酒,慢慢抿着,专心等待米饭。

  

  又有几位客人结伴走进居酒屋,四周越来越热闹。

  影山却托腮看着日向,不言不语,安静得令人不适。

  

  “干嘛啊?”

  

  日向被看得不自在,瞥了眼身边的人。

  从筷盒里取出两双筷子,递给他一双。

  

  “别一直看着我,很恐怖啊!你也吃点米饭,一直喝酒对胃不好。”

  “不想吃你的。”

  “哈?!我好心让你先吃!不吃算了!”

  

  影山又被瞪了一眼。

  见身旁的人专注地吃起饭来,他便伸手去拿酒瓶。

  

  “都说了你吃的主食太少了,不要再喝酒了对身体不好啊!”

  

  咽下一块鳗鱼,余光就瞥见影山又要倒酒。

  日向一急,也伸手想去抢。

 

  两人在碰到酒瓶前,先碰到了对方的手。

  

  影山的身体正因为酒精而烧得发烫。

  突然与冰凉相触,他本能地想要去握紧,却慢了一步让对方先收回了手。

  扭头看着埋头专心吃饭的日向,影山一阵眩晕。

  

  心中闷闷地埋怨起自己为什么总是那么慢吞吞的。

  

  日向心不在焉地嚼着米粒,忐忑地回想自己刚才的反应是不是太不自然了。

  偷偷瞥了一眼影山,正好见他仰头又灌下一杯酒。

  

  “啊!真是的!都说了别喝了啊!”

  

  抢下影山的酒杯,和他互瞪了一会儿,日向的背被猛地一撞。

  一个男人扶着另一个人跌跌撞撞地走出了居酒屋,醉酒的人吐字不清地大喊着:

  

  “我不就搞错了一个项目吗!凭什么开除我啊!那混蛋!可恶!”

 

 

 

 

 

 

  “辛苦了!明天见!”

 

  和同事道了别,日向长呼一口气,叉着腰扭动脖子。

  余光瞥见道宫的桌边还亮着灯,他走过去,本想顺手关了灯就离开,却因为桌上的一叠照片而坐了下来。

  

  “竟然连我也拍进去了啊。”

  

  一张张翻看着手里的照片,日向发现在很多张照片里都能找到自己的身影。

  通常来说,除非是专门拍摄的工作照,否则工作人员并不会高频率地出现在婚礼照片里。

 

  看了好一会儿日向才猛地意识到,这些照片都是他前几次与影山合作时的婚礼照片。

  也就是说......

  

  • 哎?!那家伙一直在关注我吗?!

  

  “日向?”

  身后突然传来声音,日向一惊,心虚地将照片塞回了原处。

  

  “啊!幸治!”

  “哟!”

  

  日向兴奋地快步走到了对方身边。

  

  “你怎么过来了?”

  “啊,我是想过来和你们打声招呼的,没想到大家都已经走了啊。”

  “明天就是婚礼了,所以我就让他们早点下班休息啦。你居然还特地跑过来一趟啊?这么拘谨干嘛?你可是我们的固定摄影师啊!”

  

  听日向这么说,幸治有些歉疚,挠了挠头。

  

  “话是这么说,但我可缺席了三场婚礼啊,再不多多过来转悠,你们都要把我给忘了。”

  “怎么可能!”

  “怎么不可能?顶替我的那个摄影师和你的关系很好吧?”

  

  日向一时语塞。

  刚想要否定,就见幸治摆摆手,笑着给自己搬来了一张椅子坐下。

  

  “我都听道宫说了,你们可要好得不行呢。”

  “什么啊!你别听她瞎说啊......”

  “啊,来了来了。日向式害羞。”

  “喂!”

  “哈哈。不开玩笑了,最近公司有什么人事变动吗?”

  “嗯?没有啊。”

  

  茶香四溢。

  日向递茶给幸治后,也给自己倒了一杯。

  

  “为什么这么问?”

  “我听说了冴子的事情。”

  “噢,那个啊......武田先生帮她压了下来,所以总公司也没有过多责罚。冴子没有被调职啦,只是被罚写了检讨再扣点薪水而已。”

  “那样就好。唉,总觉得我们这种分公司的员工,很微妙啊。”

  

  日向偏头,表示不解。

  

  “一不小心得罪了什么很厉害的客户的话,处罚好像都比总公司那边要严厉很多吧?”

  “好像确实是这样。听说总公司那边也出过类似的事情,但那个策划师只是被骂了几句而已。”

  “呜哇,好恐怖......好险做摄影师不需要一直和新人频繁接触。”

  “你再说这种风凉话我就辞退你啊。”

  “好狠心!啊!我知道了,辞退我然后去聘请那个人吗?”

  

  日向被茶水一口噎住,咳个不停。

  幸治狡黠地笑了起来,拿上背包准备离开。

  

  “那我就先回去了,明天见啦。一切顺利!”

  “噢!明天见!”

  

  工作间再次回归沉寂。

  日向坐在桌前发呆。冴子的事情被幸治再次提了起来,让他的心情变得有些沉重。

  盯着桌上的手工材料,他迟疑了一会儿,决定趁着时间还早做几个小东西玩玩。

  

  嘶啦一声,卡纸被一分为二。

  日向熟练地折出了圆锥体,以麻绳缠绕做出一只花器。

  他想拿材料桌上的胶布,不想竟意外碰掉了刻刀。

 

  本能地伸手去接,便有刺痛传来。

  因为刺痛,他又是一躲,却打翻了旁边的花材。

  

  鲜血从手中渗出。

  日向心里一紧,身体也开始发凉。

 

  余光瞥见掉落在地的花材,里面竟有一抹金黄色。

  他僵硬地偏过头,目光紧盯着夹杂在一堆玫瑰中的金盏菊。

  喉中发出的声音无法遏制地颤抖——

  

  “为什么......会有金盏菊......”

 

 

 

 

 

 

  男人烦躁地将纸团扔进垃圾桶,再次从笔筒里抽出一支铅笔。

  他的电脑界面正在打开illustrator,而他隔壁桌的影山却正在关闭illustrator。

  

  “抱歉,我今晚没空。”

  “哈?!又没空?!喂喂!你小子是不是谈恋爱了啊?!”

  

  影山换了只手拿手机,回应着田中的话,却有些心虚。

 

  “才没有......只是和几个朋友约了一起吃饭,去参加他们的庆功宴。”

  “欸——没意思。”

  “不说了,我要收拾收拾下班了。”

  

  将手机放到一边,影山几下把散落一桌的图纸和资料叠好,瞄了眼时间。

  • 他们现在应该结束了吧。

  

  “日向,你们已经过去了吗?我现在刚下班。是那家......”

 

  影山起身的动作一顿,听着电话那头传来的消息,难以置信地瞪大了眼睛。

  好不容易从震惊中缓过神来,他匆匆离开公司,快步走向车库。

  

  难掩慌张——

  “你在哪?”

 

 

 

 

 

 

  • 桥是由什么东西支撑起来的来着?

  • 桥墩?桥台?啊......想不起来了。

  

  日向盘腿坐在地上,出神地看着桥上偶尔经过的行人。

  他的脚边有几个啤酒罐堆在一起,风吹倒了一个,清脆的响声越滚越远。

  

  • 桥......支撑......房梁......廊柱......

  • 怎么总觉得在哪里看过这样的诗?噢......想起来了。

  

  日向拿起一只易拉罐,摇了摇。还剩半瓶。

  缓缓倒进另一只早就空了的易拉罐里。

 

  酒水呈一条线,细细流下。

  让他恍惚想起了自己看过无数次的,倒香槟的场景,金色的流线。

  

  “fill each other's cup but drink not from one cup.”

  

  刹车声响起,打断了日向的诵读。

  车窗徐徐下降,他便看见了那张脸。皱着眉,紧抿着唇,一脸的焦急与担忧。

  

  发出的声音却无比温柔:“上车吧。”

  

  日向站起来,有些不稳地晃了一下。

  打开车门的一瞬,突然有些想问问影山知不知道那首诗的后半段。

  

  “到底是怎么回事?”

  “就是在电话里和你说的那样。”

  

  影山沉默,斟酌了很久才敢说出那个词。

  

  “所以,你已经被......开除了?”

  

  日向望着窗外的景色,不着边际地想着,影山应该不知道那首诗吧。

  他始终没有说话,思绪不知道飞去了哪里,胡乱想了很多东西后,才点了点头。

  

  “我还想喝。”

 

  影山的肩上一沉,感觉到有头发蹭了蹭他的脖子。

  “你喝酒了?”

  “嗯,等你的时候喝了几瓶。”

  “你这家伙......”

  

  影山看着靠在自己肩上的日向,无奈地叹了口气。

  这样亲密的接触却是在这种情况下发生的,真是......

  

  “你的酒量那么糟糕,万一醉倒了怎么办?没有店家愿意让一个已经半醉的人进去吧?”

  “那......”

  

  桥上的风灌进车里。

  日向的话伴着风声在影山的耳边响起,让他浑身一僵。

  

  “去你家吧。”

 

 

 

 

 

 

  “喂,你喝太多了。”

  影山说着,夺过日向手里的酒瓶。

  日向也不抢,直接伸手打开了另一瓶往嘴里灌。

  

  “......”

  

  长叹一口气,影山放弃了阻拦。

  从客厅走回房间里,准备再拿一床被子出来。

  心想着如果日向醉得不省人事,可以让他直接去休息。

 

  打开柜子的手一僵,影山迟疑了起来。

  

  • 等等!我为什么要再拿一床被子去主卧而不是让他去睡客房?

  • 我在想什么啊?!不能和那家伙一起睡啊!

  

  砰地一声关上柜门,他烦躁地揉乱了头发。

  

  • 如果让他自己在客房的话,万一半夜滚下床或者醉得吐了怎么办?

  • 这只是......为了方便照顾他......而已......

 

  影山深吸一口气,用力打开柜门抱起一床被子走向主卧。

  而当他再次回到客厅的时候,就见日向闭着眼伏在桌上,嘴里念念有词。

  

  “居然说对场地不满意什么的......”

  “日向?”

  “明明就是经过你筛选的场地,婚礼当天才说不满意,算什么啊!”

 

  • 自言自语?

  影山走过去,在他身边坐下。

  

  “还对灯光和场布乱发脾气,神经病吧!”

  日向抓着手里的酒瓶往桌面一砸,啤酒洒了一些。

  

  “反驳你几句怎么了?!脑子不正常还不准别人说了啊?!投诉我,投诉我的团队也就算了,竟然把武田先生也一起扯进来了!关武田先生什么事啊!可恶!是总公司经理的侄子又怎么样?!有本事全冲我来啊!开除就开除怕你啊!混‖蛋新郎!混‖蛋经理!死秃子!”

  

  日向骂骂咧咧地说了一堆,右手往旁边一挥。

  还好影山手快接住了被他打翻的酒瓶,才没洒得一地啤酒。

  

  “说就说别乱碰酒瓶啊。”

  

  听到有声音在耳边响起。

  日向勉强睁开了双眼,却迷迷糊糊地看不清眼前人的相貌。

 

  “你这混‖蛋!”

  

  影山刚把酒瓶推远了些,突然感到一阵天旋地转,后脑勺猛磕在地上。

  疼痛稍微褪去一些,他睁开眼,就见日向跨坐在他身上,双手无力地掐着他的脖子。

  

  “喂!日向!”

  “为什么开除我?!我做过那么多成功的婚礼!只不过是这次顶撞了你侄子就要被开除?!可恶!混‖蛋!”

  “喂......日向,你看清楚,我是影山。”

  

  手背突然被另一双手覆盖,冰凉舒适的温度传来。

  日向稍稍清醒了一些,眨了眨眼,疑惑地开口:

 

  “影山?”

  “嗯。”

  “影山。”

  “嗯?”

  “影山......你听我说......”

  “好。”

 

  “我有点后悔了......把全部的责任揽到自己身上......可是!可是我不能让道宫她们也跟我一起被处罚啊!还有武田先生,他替我求情的时候被那秃子骂的好惨......只处罚我一个人是最好的,但是......我没想到那家伙竟然会说‘那就把你开除了吧’...... 混‖蛋!可恶啊!”

  

  忽然有泪水落到影山的脸上。

  他一怔,迟迟没有反应过来。

  日向低着头,紧抓着影山的衣领,狠狠地咬着唇。

 

  不甘、愤懑与惶恐,被影山尽收眼底。

 

  心上一揪。

  影山伸手揉揉日向的卷发,轻压他的头,把他按到了自己的胸口。

  

  “我真的很喜欢做婚礼策划啊!不想......不想失去这份工作啊......”

  

  影山感觉到胸前的衣服变得湿润。

  胸腔仿佛被灌满了泪水,压抑得呼吸困难。

  他试图说些安慰的话,张了张嘴,却什么也说不出来。

  

  再也不愿看见这家伙露出那种表情。

  这是他脑海中唯一的想法。

  

  影山收紧了手臂,把人圈在怀里。

  一下下轻抚着他的背,为哽咽的日向顺气。

  

  “影山......”

  “嗯?”

  “我的头好痛。”

  “......还不是因为你喝太多了!真是!先起来,在这里坐好!我去拿解酒药。”

 

 

 

 

 

 

  在储存应急药物的柜子里翻找了好一会儿。

  当影山拿着一盒药回到客厅的时候,日向却已经躺在地上睡着了。

  

  轻轻靠近熟睡的人,影山无奈地抓了抓头发。

  

  “你还真是......毫无防备啊。”

  

  日向微张着唇,呼吸声平稳且轻微。

  卷发已经被他刚才的动作弄得凌乱不堪,上衣也掀起了一角,露出纤细的腰肢。

  

  影山瞥了眼一旁的皮带,那是刚回到家里时,日向嚷着太紧了而解开丢在一边的。

  他咽了咽口水,深吸一口气。

 

  • 冷静点......

  • 你还没有说出自己的心意呢!现在还不能对他出手啊!

  • 但是......

  

  影山又将目光放到了日向的唇上。

  

  • 这家伙也太信任我了吧!

  

  他犹豫着,往日向的身边挪了一点。

 

  • 如果......只是......

  

  慢慢缩短了距离后,他低下头,却又挣扎着停了下来。

  

  • 只是......吻一下的话......

  

  日向的呼吸喷在他的脸上。

  轻轻的,暖暖的,一点点,吹走他的自制力。

  

  • 应该没关系的吧。

  

  柔软的触感让影山情不自禁地闭上了眼睛。

  日向的嘴唇有点凉,触碰的瞬间让影山想起了冰镇的美酒。

 

  过了一会儿,影山嗅到了一丝隐藏在酒气中的香水味。

  日向曾说过,那一款是他最喜欢的,名为“阳光”。

  

  影山也很喜欢这个气味,和日向很相称。

  

  恋恋不舍地分开了唇,影山依然俯身低着头,目光细细地扫过日向身体的每一处。

  注意力最终停在了日向露出的腰腹上。

  

  影山咬了咬唇,伸手,抚上日向的腰侧。

 

  紧张地等待了一会儿,仿佛整个客厅里都充斥着心跳声。

  见日向没有任何反应,他终于放下心来,轻触着那光滑的皮肤,一点点往上顺移。

  

  “嗯......”

  

  影山迅速收回了手。

  他捂住口鼻,生怕呼吸声会再次惊扰了日向。

  过了一会儿,才后知后觉地忆起了刚才的声音——

  

  • 太糟糕了!

  

  瞬间,影山满脑子都是日向的那声轻哼。

  他眯起眼,盯着熟睡的人,犹疑了很久,再次将手掌伸向那瘦弱的胸膛。

  稍稍用力,掌心隔着衣料擦过胸前微隆的突起。

  

  “唔......”

  

  日向皱起眉,身子微微颤抖。

  他无意识溢出的声音让影山苦恼地揉乱了自己的头发,狠狠地咬着唇。

  后悔于自己迟迟没有表达心意,以至于现在......

  

  • 就在眼前毫无防备地睡成这个样子却不能出手真是太糟心了!

  

  影山深吸几口气平复下来,目光落在了日向没系皮带的裤腰上。

  他完全放空了大脑,任由欲念支配自己。

 

  手指轻捏着拉链,缓缓扯下,安静的客厅里回荡着挠人的声响。

  指尖抚着皮肤游走到底裤的边缘,触感细腻,又灼热。

  

  抬眼看见日向的眉眼,他停下了动作。

 

  “啧。”

 

  起身坐到了一边。

  

  • 我在干嘛啊......

  • 不能做这种乘人之危的事情啊,这白痴那么信任我。

  • 算了,等我好好地说出了心意以后,再想这种事情吧。

  

  影山叹口气,迈步走向浴室。

  关门声响起,水流落至地面的节奏清晰可辨。

 

  日向抬手揉揉头发,一点点睁开了眼。

  “刚才......我竟然在期待他出手啊......太糟糕了......”

 

 

 

 

 

 

  刚推开浴室的门,手机就响了起来。

  

  影山快步走到桌边关掉铃声,扭头看了眼日向。

  见他没有被吵醒,稍稍松了口气,看向手机的显示屏幕。

  

  陌生的号码。

 

  “喂?您好。请问是哪位?”

  “飞雄,是我。”

  

  几年未闻的嗓音在耳边响起。

  影山一怔,眼眶率先受情绪沾染变得湿润,还没来得及回话就听那边继续说道——

  

  “我回来了。”

 

——To be continued

评论 ( 19 )
热度 ( 64 )

© 药师寺郁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