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日】杯盏*07

  “好啊!我加入。”

  

  冴子笑着灌下一口酒。

  却见坐在她对面的人双双僵硬,一脸呆滞。

  

  “喂......你们怎么了?”

  伸手在两人面前晃了晃,冴子有些被他们的反应吓到了。

  

  “你刚才......说什么?”

  “我说我加入啊。”

  “加......加入......什么?”

  “哎?你不是说要自己开婚庆公司吗?你开公司我就加入啊。”

  

  日向夸张地大喊起来:

  “我刚才只是开玩笑啊!”

  

  冴子又给自己倒了杯酒。

 

  “欸,这样啊,我还以为你认真的呢。”

  “哈?!”

  “因为,‘我才不稀罕在那秃子的公司里干呢,还不如自己开一家婚庆公司’这种话,总觉得,由你说出来,就会变成现实。”

  

  日向有些不自在地撇开了目光。

 

  在公司里,冴子是他的前辈。

  即使共事了那么久,他也还是无法习惯这种来自前辈的夸奖。

  

  影山也沉默着,忽然想附和几句。

  他也觉得,如果是日向的话,也许真的可以做得到。

  

  “暂且不说公司吧,就开个工作室怎么样?”

  冴子的声音堵住了影山想要说的话。

  她把酒杯往旁边推推,身子前倾,神情变得严肃。

  

  “我今天把你叫出来喝酒可不只是让你解愁而已。我是认真地在和你讨论这件事情。”

  

  影山暗暗挣扎起来。

  心想着,他是不是把日向送到这里以后就该走人了......

 

  他想要道别离开,衣摆却被一扯。

 

  日向皱着眉,显然是开始认真思考了起来。

  他虽然没有看影山,手上拽住影山的力道却丝毫不弱。

  

  “你的意思是......”

  “我想邀请你和我一起开一间婚庆工作室。”

  

  隔壁桌的几名客人用餐完毕,起身离开。

  前来收拾的侍者假装无意地瞥了几眼那神情严肃的三人。

  

  “就算你不开那个玩笑,我也会问你这件事的。可是你却提到了,那就证明你也有想法吧。”

  “市场分析呢?还有经营模式、营销策略、风险控制。”

  

  日向抿着唇,直视冴子的眼睛。

  端起酒喝了一口,影山忍不住笑了。

  

  • 这家伙,是认真的啊。

  

  “这些我没想过。瞻前顾后可不是我的作风,而且......”

  冴子往椅背上一靠。

  

  “也不是你的作风吧。”

  影山喝酒的动作一顿,瞥了眼冴子,有些郁闷于这个女人对日向的了解。

  

  “至于技术方面的事情嘛,我和你两个人完全足够应付初期的策划和客服工作,头疼的是影像部、后期部、道具部、花艺部的人员,毕竟化妆师和主持人去外聘就能轻松解决。啊,然后就是资金。这你倒是不用担心,我工作了这么多年还是有不少存款的,而且就算失败了还有个弟弟可以养我,哈哈。”

  

  冴子爽朗地笑起来,灌了口啤酒。

  酒杯落下,影山突然想起了田中和他一起喝酒时,不停抱怨自家姐姐种种罪行的哀怨神情。

  

  “总而言之,我的邀请已经摆在这里了。你准备接受吗?”

  冴子没有得到对面人的回答,但一点也不焦急。

 

  • 你那兴奋的眼神,已经完全暴露了啊。日向。

 

 

 

 

 

 

  打开车门坐进去。

  影山刚系上安全带,副驾驶位的座椅就突然九十度下滑,往后倾倒了下去,吓得他一颤。

  

  “你干嘛啊?!”

  

  日向平躺着,双手也规矩地放在身侧,眼睛一眨一眨地望着车顶发呆。

  沉默良久终于看向影山,认真道:“要接受吗?”

  

  影山扭回头,扯了扯安全带,调整长度。

 

  “我怎么知道。”

  “欸——给我点建议啦!”

  

  影山把手放在方向盘上,却没有启动引擎。

  “你在害怕什么?”

  

  座椅又弹了回来,带着日向起身。

  “我也不知道。”

  

  车库里突兀地响起了遥控解锁的声音。

  有汽车从他们后面的那排车位里开走。

  

  “冴子小姐会对你提出这样的邀请,就表明她非常信赖你吧?反正你现在也没了工作,去试试有什么关系。”

  “可是,万一我失败了......”

  

  两年前,被最重视的那个人狠狠讽刺的场景,又浮现在日向的脑海里。

  

  “我可不觉得你会失败。”

  日向一愣,怔怔地对上影山的目光。

  

  “这是你热爱的工作吧。做着自己热爱的事情,怎么可能会轻易失败?我不觉得你是那种差劲的家伙。”

  • 再说了,反正我会在你身边,怕什么。

  

  影山轻咳一声掩饰尴尬。

  差一点,就把心里想的后半句话说出来了。

  

  “啊,说的是啊。我在犹豫什么啦!”

  “谁知道你。”

  “哈哈,大概是......”

  “什么?”

  “没什么。”

  

  日向动手系上了安全带,嘴角的笑怎么也收不住。

  • 大概只是想得到你的支持吧。听到以后,总觉得......

  • 安心多了。

  

  发动机的声音响起,影山正准备转动方向盘。

  又突然听到日向的发问——

  

  “如果工作室真的成立了,你愿意加入吗?作为影像部的摄影师。”

  

  他的手微微发颤,没有逃过日向的眼睛。

  

  “成立了以后再说吧。”

  

  影山快速倒出了车,娴熟地驶出车库,一路沉默不语。

  日向扭头看窗外的风景,对影山刚才的反应在意得不行。

  

  一个转弯,被放在两人中间的包包倾斜了一些。

  日向的余光瞥见包包没有拉上。

 

  他低头,发现里面的记事本也是翻开的。

  翻开的那一页上,只写着一句话。

  

  “下周五12点,去接名冢先生。”

 

 

 

 

 

 

  “影山先生,会客室有人找。”

  

  影山满是疑惑。

  • 谁?

  

  推开门,有件风衣挂在衣帽架上。

  听见了脚步声,男人冲泡茶叶的动作一顿。

  

  “飞雄。”

  

  影山还握着门把手,双腿有些发麻。

  一时不知该迈步向前还是转身逃走。

  

  “名......名冢先生。”

  

  名冢将茶杯盖盖上。

  两杯茶放在茶几上,渐渐溢出茶香。

  

  “好久不见。”

  “不是说好12点我去接你的吗?你怎么......自己提前过来了?”

  

  影山反手关门走向沙发。

  发觉自己刚才说话的声音有些颤抖,咽了咽口水。

  

  “我觉得你应该会挺忙的,不想麻烦你就自己过来啦。”

  “噢......这样啊。”

  

  尴尬的气氛在两人之间蔓延。

  

  “抱歉。”

  “啊?”

  

  影山不解。

  

  “突然就跑回了日本,又突然联系你,蛮唐突的吧。”

  “不......不会。我......”

  “但是,我把他带了过来。所以,才会这样打扰你。”

  

  听到名冢的话里提到了“他”,影山心里一惊。

  “是......他吗?”

  

  名冢解开衬衫的纽扣,一粒玻璃珠子垂了下来。

  深蓝中有银白闪烁,宛若一颗微型星球。

  

  “你回了日本以后,我把他的骨灰做成了项链,一直戴着。”

  

  影山紧盯着那项链,咬着唇沉默。

  良久才出声,对着项链唤了一声:“老师。”

 

  声音哑得刺耳。

  

  “Nelson以前一直说想见我的父母,想来日本看看,可是一直没来。我现在终于带他来了。我觉得他会想要见见你的,毕竟......”

 

  名冢打开了茶杯盖,对上影山的目光。

 

  “你是他生前最喜欢的学生。”

  

  会客间里一阵沉默。

  影山盯着茶杯上的白烟,嗅到淡淡的茗香。

 

  “在英国呆了快二十年,现在回来日本感觉真是陌生啊。你能带我到处走走吗?”

 

 

 

 

 

 

  踏上桥面后,影山才忽然想起来。

  这是那条他和日向数次流连的桥。

  

  “你现在在做什么工作?”

  “在设计部做总监。”

  “不是摄影师?”

  “不是。”

 

  名冢的步子一顿,胸口顿时倍感压抑。

  愧疚于他当初的所作所为。

  

  “那,现在还有拍一些照片吗?”

  “从那以后,很久都没拍过了。直到前阵子,拍了一些婚礼摄影。”

  “婚礼?”

  

  影山的衣摆被风刮起。

  名冢望着他的背影,决定追问。

  

  “怎么有兴趣拍婚礼?”

  “一个婚礼行业的朋友缺摄影师,过去帮帮忙。”

  

  桥上的风越来越劲。

  影山拉上了外套的拉链,又想起,他曾经也在这里给日向拉上过外套。

  

  “你拍过他吗?那个朋友。”

  

  影山没想到名冢会这样问,惊得转回头看他。

  名冢迎着他的视线走了过去,伏在旁边的栏杆上。

  

  “虽然我不如Nelson那么了解你,但是我也从他那里知道你的很多事情。比如说你非常冷静、耐心,有细腻的洞察力,在摄影上展现出了极高的天分,深谙怎么通过画面表达情绪。再比如说,你特别喜欢拍人像,尤其是面部特写。”

 

  名冢想起了他的丈夫提起这个得意门生时的笑容,也跟着笑了起来。

 

  “你喜欢拍笑容,各种各样的笑容。对方把快乐直率地写在脸上的瞬间,是你的最爱。”

  

  影山一怔。

  脑海中闪过初遇日向时所看见的笑容。

  

  “你的那个朋友,一定很特别吧?”

  

  面对名冢的发问,影山无声地叹了口气。

  到底是曾经朝夕相处了数年的人,即使远不如恩师那般了解他,也能够一语中的地点破他的心思。

  

  “如果看见了想要捕捉下来的那个瞬间,千万不要放过啊。”

  名冢握住了胸前的项链。

 

  “即使可能会看见他落泪,看见他痛苦,甚至绝望,也不要因为害怕面对,就放弃捕捉他笑起来的那一刻啊。”

 

  影山的记忆瞬间回到了日向失业的那一晚。

 

  他感觉喉咙有些堵。就像是日向的手无力地掐在他的脖子上。

  风刮得脸很疼。一如日向咬着唇,强忍着,泪水却还是落到了他的脸上。

  

  他想起,那一晚曾对自己说过:

  • 再也不愿看见那家伙露出那种表情。

  

  “其实,我这次回日本,就是为了找你的。”

 

  影山怔怔地看着名冢,看着他转回头,轻声开口:

  “那时候,我确实在怪你。但是现在,我很后悔。后悔当时做了那种事。对不起。真的......对不起。”

  

  恩师的丈夫,在向他鞠躬道歉。

  

  影山的思绪又开始游离。

  这个人的原谅,他已经等了多久?

  三年?还是四年?

  

  当他以为永远不会到来的和解终于到来。

  被驱逐出门的场景,下了狠心将相机锁进柜子的画面......

  瞬间就变得模糊不清。

 

  终于离他远去。

 

  影山上前一步想要去扶。

  低沉的声音和着风灌进他的心口,顿住了他抬到一半的手。

  

  “我不希望你像我一样。所以,如果你有热爱的事,深爱的人,去抓住它们好吗?两者,都别错过。”

 

 

 

 

 

 

  侍者为隔壁空桌的花器插上了一株满天星。

  

  日向转头问:“用红玫瑰配衬满天星,代表什么意思?”

  放下了擦嘴的餐巾,对面的人缓缓答道:“情有独钟。”

  

  谷地笑笑,抿了口薄荷酒。

  之前她向研磨提了一次以后,黑尾还真的就在餐后酒单里加了这一种。

  

  “关于花语的问题你可难不倒我。对了,工作室最近怎么样了?”

  “现在正在筹备两场婚礼,但都是经人介绍来的啦。一对新人是冴子老主顾的朋友,另一对是及川先生的大学同学。”

  “欸——那很顺利嘛。”

  

  日向拿过餐巾,开始叠起了花。

  

  “嗯,多亏了武田先生的帮助啊。还有还有!影山也帮了我们不少!不仅和菅原先生一起在他们的公司私下宣传,还把及川先生的朋友圈子也一并渗透了。还有研磨和黑尾也帮了我很多!”

  “还有我!”

  “是是!当然还有你啊!”

  

  谷地接过日向用餐巾叠成的月季花,不由得赞叹一声:“手真巧啊!”

  

  “我最感激的,还是道宫。她居然二话不说就把工作辞了过来帮我!还拉来了好几个她在业内的好友!”

  日向激动地握紧了拳,感激之情让他的眼泪都快要涌了出来。

  

  “这就证明你在业内的声望非常高啊!如果不是相信你的话,就凭道宫的三言两语怎么可能轻易说服他们跳槽到你这里啊。”

  “唔......是吗?”

  “当然啦!”

  

  谷地对于日向的不自信感到无奈,拧了他的胳膊一把。

  

  “如果我说,我想加入你的工作室担任花艺师呢?”

  “哎?!”

  

  日向惊得一下弹了开去。

  引得周围的客人纷纷投来好奇的视线。

  

  “你你你你你你也要来?”

  “不欢迎啊?”

  “不!不是!只是......太惊讶了......”

  “我结婚以后就一直在家里做家庭主妇,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去帮帮你也不错啊。啊,而且,不开薪水给我也没关系噢,反正我有我亲爱的,嘿嘿。”

  

  日向咽了咽口水,直直地盯着谷地。

  眼眶有些湿润。

  

  “你......是认真的吗?”

  “当然啦!今天约你吃饭呢,其实就是想说这件事。你别看我这样,大学时好歹也是园艺专业的学生,关于花艺的本事我还牢牢记着呢!”

  “呜——”

  “哎?!日向?!等......你别哭啊!”

  

  手忙脚乱地把日向的泪水堵了回去。

  谷地托着腮注视他,感觉自己笑也不是,陪着一起哭也不是。

  

  “现在工作室还缺什么人手吗?”

  

  听见谷地这么问,日向抹眼泪的手一顿。

  “嗯......影像部。幸治他毕竟是独立摄影师,不隶属于任何公司又同时接着很多公司的工作。我们的影像部目前就他一个人,总觉得......以后会忙不过来啊。”

  “这样啊......”

  

  提到了这个话题上。

  日向又想起了他很在意的那件事。

  

  “之前......”

  “嗯?”

  “我向影山提出邀请,希望他加入,担任影像部的摄影师。可是他很委婉地......拒绝了。”

  “哎?!你去找影山做摄影师?!”

  

  谷地突然拔高了音量,吓得日向咬到了舌头。

  

  “怎......怎么了?”

  “你不知道吗?!”

  “不知道什么?”

  “影山曾经说过,他绝对不做职业摄影师的。”

  

  心跳瞬间漏了一拍。

  日向颤抖着发问:“怎么回事?”

  

  如果说,职业摄影是影山立誓绝不涉足的领域。

  那么,日向最初找他帮忙的时候......

  不就是直接打破了他的原则,强硬地把他拖进了那个世界吗?

  

  日向的身体开始发冷。

  

  “我听我老公说,影山从高中的时候就开始接触摄影了,大学的时候考进了艺术学院的摄影专业,后来还得到了去英国留学进修的机会。从大学时期起,他就接过很多商业摄影,算是半职业的摄影师吧,所以当他完成了英国的留学回到日本,他的朋友们全都以为他会成为职业摄影师,可是......他却不再拍照了。”

  

  日向张了张嘴,没有顺利发出声音。

 

  掌心渗出了汗,握着的餐巾变得有些湿润。

  他又试了一次,终于问出了口:“为什么?”

  

  隔壁的空桌终于有客人落座。

  他们品着餐前酒,酒杯碰在一起。

  玻璃相撞的声音非常清脆,却也非常冰冷,一如谷地说出的——

  

  “他在英国留学时的导师,死了。”

  

  餐桌忽然被撞了一下,一把刀具落到了地毯上。

  无声。但那刀尖映在日向眼里,异常尖锐。

  他感觉到有一只手轻轻拍了拍他的背。

  

  “日向。”

  

  抬头,就见到被他叫来,送他回家的影山。

 

 

 

 

 

 

  车内,沉默压抑。

  

  日向把车窗摇了下来,冷风刺骨,让他不得不又把窗子关了上去。

  搓搓起了鸡皮疙瘩的手臂,他偷偷瞥了眼旁边的影山,又低下了头。

  

  刚刚得知那样的消息,现在就要面对当事人。

  真是......

  • 要怎么办才好啊?!

  

  “日向,我加入工作室。做影像部的摄影师。”

  

  声音突兀地响起。

  日向久久没能反应过来。

  

  发愣了好一会儿,他才猛地朝影山扑过去。

  

  “你刚才说什么?!影山你不要这样啊!不要说这种气话啊!我我我——对不起!对不起啊!呜!”

  “啊?你在说什么啊?喂!冷静点!”

  

  影山推开抓着他的肩猛摇的日向。

  却发现日向的眼眶里有泪水在打转,顿时紧张了起来。

  

  “刚才谷地告诉我,你说过你......绝对不会做职业摄影师的。我......我刚刚才知道......就是.......就是那个......我......我当初找你做摄影......也就是说呜——对不起!”

  “喂!冷静点!别......别哭啊......喂......日向......日向!关于那个,你听我说!”

  

  日向正抹着眼泪,猛地一颤僵住了,却不是因为影山的高吼,而是因为......

  他的右手突然被紧握。

  

  “好好听我说啊,白痴。”

  

  影山见日向终于不再落泪,松了口气,握着他的手,也紧了紧。

  

  “我在英国留学时的导师,叫Nelson。是个非常厉害的摄影师,非常受人尊敬。但是他已经死了,死于一场事故。我们一起去拍外景的时候,他从山崖边摔了下去。”

  

  日向下意识地用力握紧了影山。

  影山笑笑,表示别担心。

  

  “那个时候,老师他已经连续很多天为了工作没有休息了,身体状况非常不好。老师的丈夫,名冢先生,当时正在出差。临走前,名冢先生千叮万嘱,让我好好照顾老师。那天,我应该劝老师不要去的,可是我没有......还是让他去了。”

 

  影山的胸口开始发闷。

  他摇下车窗,想要透透气,却发现日向被冷得发颤,便又关了上去。

  

  “我们说好,他拍照,我录影。刚刚架好摄像机,我转身去整理东西,就听见老师的声音,回过头的时候他已经失足掉了下去。速度多快啊。就一眨眼的事情,快得让人根本来不及反应。可是......”

  

  他抿了抿唇,撇开头。

  不希望眼里的异样被发现。

  

  “那台摄像机却把那个瞬间给录了下来。”

  

  影像开始在他的脑海中回放。

  

  “名冢先生回来后,把我揍了一顿。毕竟......是我没有阻止老师......”

  

  往事重提,深埋于心的自责再次被挖了出来,烧着心口。

  

  “名冢先生揍我,怪我,骂我,把我推出门外,也是情理之中。那段影像我没有交给他,提前两个月结束了留学,把它带回了日本。回到日本以后,我就改了行。”

  

  影山感觉到自己的声音有些变哑。

 

  “过了很长一段时间,我的心情稍微调整过来了,才再次拿起相机。但是,职业摄影师的工作......我做不到。我喜欢拍人像,最喜欢拍面部特写,可是我最后拍下的,却是老师......生命的最后一刻。”

  

  错愕的表情。

  充斥着绝望,以及此生未尽的不甘。

  

  影山揪着自己胸前的衣服,皱成了一团。

  他的肩膀猝不及防地被抓住,身体被猛地翻转,不容拒绝地,对上那双眼睛。

  

  “那算什么啊!”

  

  一如当初,收到那个请求。

  被强硬地拽回了摄影的世界。

  

  “那个谁,名冢先生?他也太过分了吧!又不是你故意要拍的!只不过是摄像机刚好录了下来而已吧!和你有什么关系啊?!”

  

  日向越说越激动,手上的力道也越来越大,抓得影山有些吃痛。

  “他只想着他自己,根本没想过你也非常难过吧!”

  

  有车呼啸而过。

 

  影山微怔,恍惚间感觉自己的心脏被撕开了一道口子。

  肇事者是谁呢?刺耳的风声?还是眼前的这个人?

  

 “你喜欢拍人像,喜欢拍面部特写,一定是喜欢人们笑起来的瞬间吧!就像我说的,我做婚礼策划,就是因为这份工作可以体会到新人之间的爱与幸福。那种感觉......我懂。”

 

  就这样不由分说地,注入了一壶清酒。

  将干瘪空虚的心房填满,再次充盈起来。

 

  “所以!拍下了老师的那种表情......最痛苦的人,其实是你吧!”

 

  冷冽,酥麻,为伤口消毒。

  又清润,甘美,无法抗拒,沉溺其中。

 

 

 

 

 

 

  影山抚上那双抓着他的手。

  笑了起来。

  

  他想起来了,为什么会喜欢上这个人。

 

  正是因为擅长洞察人心,这个人才能将婚礼策划做得那么好。

  也正因如此,才会拥有这么多,精彩丰富的表情。

  

  笑,怒,惊,泣。

  快乐,愤懑,无措,痛苦。

  

  每一种情绪,都如此强烈。

  直率,坦诚,毫不掩饰,直刺人心。

  

  吸引着他,让他忍不住举起相机。

  这个人填满了画面,将曾经的痛苦堵得没了落脚的地方。

  

  他明白了,为什么会迟迟无法说出自己的心意。

  

  如渔夫遇见海螺。

  视为珍宝,即会退缩。

 

  如果遭到拒绝,就会看见这个人垮下嘴角。

  他可不愿啊。

  

  影山不说话,却一直笑着。

  让日向一头雾水,呆了好一会儿才发现他与影山正十指相扣。

  脸一红,又挣扎起来。却被影山用力制住,动弹不得。

  

  • 如果一直退缩,就可能错过他笑起来的那个瞬间的话......

  • 我更不愿啊。

  

  “日向。”

  

  日向试图松手,但被紧扣着使不上力。

  两人几乎就要贴在一起的近距离让他忍不住闪躲。

  

  “名冢先生现在回到了日本,我昨天刚和他见过面,关于当初的那件事,我们已经和解了。”

 

  几句表示原谅的道歉,终于解开了心上的最后一个结。

 

  “就是因为这样,我才会决定加入你的工作室,再次去做我喜欢的事情。过去的已经彻底过去了,没关系了。”

  

  头顶被轻抚了一下。

  日向的心跳瞬间剧烈起来。

 

  “你说的没错。我喜欢拍人像,喜欢拍面部特写,最喜欢的,就是对方笑起来的瞬间。你还记得吗?我第一次见你的时候,你给我递那支话筒的时候,你是笑着的。”

  

  影山的声音在车厢里回荡,一字不漏地,渗进日向耳中。

  似美酒,更如洪水,来势汹涌,灌得他头晕目眩。

  

  “日向,我想说很久了,我......”

  

 

 

 

 

 

  哐哐哐——

  

  敲击玻璃的声音突兀地响起。

  两人被吓得同时一震,几乎相贴的身体也分了开来,

  

  影山扭头看见坏事的人,顿时气不打一处来。

  

  “哟!小飞雄!啊,小不点也在啊!好久不见!”

  “你有什么事吗!”

  

  及川被影山大吼了一声。

  感觉莫名其妙,暗自想着:怎么火气这么大?我做了什么吗?

  

  “大老远看见了你的车,而且好像还有人在里面,就过来打个招呼嘛。是吧?小岩。”

  “嗯。”

  

  影山这时才发现及川的身后还站着一个人。

  强忍住跳出车外暴揍及川的冲动,烦躁地揉乱了头发。

  

  “啊!那个!及川先生,谢谢你给我介绍生意!”

  

  日向见影山和及川之间的气氛异常紧张,他夹在中间有些尴尬。

  于是开了口和及川搭话,眼睛却还是不停地往旁边瞥,有一下没一下地偷看影山。

  

  “不用客气啦!你的忙我是一定要帮的,毕竟你是小飞雄喜......”

  

  哐——

  

  “小岩你干嘛啊!”

  及川捂住刺痛的后脑回头,怒视着突然打了他一拳的恋人。

 

  “该走了。车子再停久一点就要被开罚单了。”

  “快点走!”

  

  及川一脸嫌弃地撇撇嘴,冲吃了炸药般赶他走的影山瞪了几眼。

  和日向道过别后,拉着岩泉就往他们停车的方向走。

  

  “日向,我刚才要说的是......”

  

  日向还望着及川和岩离去的方向。

  刚才及川说漏嘴的那个发音,让他清醒了不少。

  猛然意识到了影山将要说些什么。

  

  “影山!那个!你等等!我!我也有话要说!”

  “哈?!”

  

  影山瞬间气结。

  怎么好像全世界都在阻挠他告白?!

  

  “喂!是我先有话说的吧!”

  “我今天叫你来送我回家就是要和你说那个的!”

  “谁管你啊!我先说!”

  “不!我先说啊!”

  

  影山用力抓住日向的手腕,将他压到车窗上。

  望着影山微张的唇,眼看他就要发出声音,日向一时情急也大吼了出来。

  

  “我喜欢你!”

  “我要出国了!”

  

 

 

 

 

 

  突然想起自己还有话没说完,于是折返回来的及川......

  此刻正抬着刚敲了一下车窗的手,尴尬地看着车内僵持着的两人。

  

  他有些卡壳地理了理刚才同时听到的那两句话。

  

  迅速转身,推着岩。

  视若无睹地快步离开。

 

——To be continued

嗯,下一章要虐影山了......【轻声

但是只虐两段 虐完就马上发大糖!【高声

评论 ( 11 )
热度 ( 64 )

© 药师寺郁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