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日】杯盏*08-09

  “你什么意思......”

  影山拿着手机,咬牙切齿地说出这句话。

  地上有个拆开的快递盒,里面是一套情趣用品。

  

  他瞥了一眼,用力揉揉太阳穴。

  

  “送你一盒慰问品啊。”

  “这是什么慰问品啊!”

  

  冲电话对面的及川咆哮了一声。

  影山不停地深呼吸,强忍住把手机扔掉的冲动。

  

  “欸——那么生气干嘛?你不觉得看到那些东西很有动力吗?”

  “哪里来的动力啊?!”

  “早点把小不点追到手就能早点用上它们啦。”

  

  一阵电流声。

 

  及川还握着手机,过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是对方把电话给掐断了。

  嘁了一声,把手机扔到桌面,双腿也搭了上去。

  后脑被猛砸了一下,岩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别把腿放到茶几上。”

  

 

 

 

 

 

  影山皱着眉,瞥一眼那盒子。

  叹了口气,身子贴着椅背向下滑去。

  

  打开E-mail的界面,最后一封信件的日期停留在三天前。

  发件人:日向翔阳。

  

  那天,两人同时说出不同的话之后,影山还震惊于日向将要出国的消息没有反应过来,日向却飞速推开他冲出车门,跳上及川和岩的车就离开了。

  接连几天,他再也没有出现过。就连影山辞职、搬进工作室的相关事宜都是由冴子出面帮忙。没过多久,就在影山熟悉了工作室,终于正式参与团队工作的那天,日向启程......

  

  去了英国。

 

  据说是前去拜访留学时的朋友所创办的婚庆公司,观摩他们的运营方式,汲取经验。

  

  日向出国后,两人仅通过E-mail联系,就连视频通话都不曾有过。

  影山明显地感觉到,日向在躲着他。

  

  可是......

  • 为什么啊?

  

  影山朝桌面的右上角看去,那里放着一块席位牌。

  就是他和日向一起加班加点做的那种席位牌,样式一模一样。

  

  搬进工作室的那天,冴子兴高采烈地带他走进这个房间,指指桌上的席位牌。

  “这个房间啊,是日向专门留给你的。这一块地方非常宽敞,我本来是想当仓库用的,他却非要空出来,还亲自设计了格局找人来装修。喏,还摆上了那个东西。”

  

  威士忌杯里盛着些许清水。

  杯底放置着两块颜色艳丽的石子。

  不同种类的绿植,满满当当地填充着杯口。

  在拥挤的绿植中间,插着一小块咖色纸板,上边用黑色签字笔写着——

  【影山笨蛋】

  

  “杯里的水,他可是每天都在换噢。一直,都在等着你来呢。”

  

  影山叹口气,将脚边的快递盒子往里踢了踢。

  趴到桌上,凑近了些望着杯底的石子,喃喃自语:

  

  “那现在又为什么要躲着我啊......”

 

 

 

 

 

 

  三脚架的高度调整完毕。

  影山长呼出一口气,拽住衣角擦了擦微微出汗的掌心。

  

  道宫看到了影山的OK手势,扭头向音响师询问他的情况。

  谷地把最后一支花插到了棚架上,也冲道宫做了个准备就绪的手势。

  冴子与道宫对视一眼,打开了对讲机——

  

  “可以让宾客进场了。”

  

  户外,草坪,棚架。

  与影山初次接触的那场婚礼类型相同,但他还是非常紧张。

  

  因为这一次,日向不在。

  

  新郎握着话筒和牧师逗趣,在座的宾客也被逗得笑声阵阵。

  音乐顺着牧师的话切到了下一首,众人纷纷起立,转身注视着棚架的方向。

  

  女孩与男孩各自手持一只花篮。

  笑闹着,往篮里一抓,抛起,落下。

 

  花瓣洒了一路。

  

  纯白头纱系在新娘的发上,披落至肩。

  遮住了半片面容,遮不住她扬起的嘴角。

  

  裙摆停在花门处,不再向前。

  

  新郎的目光柔情似水,含笑走过去。

  一步一步,故意走得缓慢又歪扭,逗笑了新娘。

  

  他停在她面前,单膝跪下。

  伸出的手掌心朝上,静待她的回应。

  

  影山将镜头拉近,捕捉下新人双手交叠的特写。

  看着新郎牵起新娘,他的紧张终于消退。

  甚至跟着他们一同笑起来。

  

  这份工作,的确甜蜜又痛苦。

  影山觉得,他好像能理解日向所说的那种感觉了。

  

  • 见证着幸福,却不是那个幸福的人啊。

 

 

 

 

 

 

  “If you were a teardrop in my eye”

  

  影山从取景器里移开目光,转动了一下镜头。

  再看向画面的时候,嘀咕了一句:“怎么这么暗?”

  

  “For fear of losing you, I would never cry”

  

  乌云渐渐遮盖了阳光。

  一阵劲风吹过,将花童洒下的花瓣卷到影山脚边。

  

  “And if the golden sun, should cease to shine its light”

  

  新郎捧起新娘的手,在手背上落下一吻。

  将戒指轻轻地戴在她的无名指上。

  

  “Just one smile from you, would make my whole world bright”

  

  诗的最后一句是照亮,天空却不作美地洒下黑暗。

  当新娘捧起新郎的手,想要开口颂诗,为他戴上戒指时......

  

  雨就落了下来。

  

  谷地没碰到过这种情况,惊呼了一声。

  冴子最先反应过来,指挥着工作人员替宾客引路,让他们转移至替换的场地。

  道宫手忙脚乱地帮音响师收拾设备,其他人员也迅速地收拾起各种道具。

  

  皮鞋毫不留情地踩在花瓣上。

  粉色被蹂躏撕扯,嵌在土里变得泥泞不堪。

 

  有人走来替影山撑起伞。

  

  他晃了神。

  似曾相识的情况,他还以为那人是日向。

  

  匆匆交代那人护好摄像机,影山两步跑到冴子身边:

  “冴子小姐,道具组没有准备雨伞吗?”

  “雨伞?”

  “婚礼仪式还没有结束,雨势也不是很大,可以撑着伞在雨中继续下去啊。”

  “我们没有准备伞。”

  

  冴子见影山怔住,忽然明白了他为什么会说出这样的话。

  

  “不同的策划师在面对突发情况时会采取不同的应对方式。我的方式是换场地,而不是用伞。”

  她笑了笑,接过道宫递来的东西,两人一起跟上先行撤离的人群。

  

  影山回到摄像机旁,交代撑伞的人拿好机器跟上人群的步伐。

  他却迟迟没有动作,就停在原地,望着所有的工作人员撤离完毕。

  

  身体在雨中渐渐发冷。

  他闭上眼,又睁开,终于迈步往回走。

  

  转身的那一刻,暴雨倾盆。

  

  影山想起来了,他刚才所说的......

  是日向才会用的方式。

 

 

 

 

 

 

  “你这样真的好吗?为了躲他,回了国连家都不回了?”

  

  行李被研磨放到了床边。

  日向咬着饮料瓶里的吸管,沉默很久才回话。

  

  “反正你这里很宽敞。”

  “我不是说这个。”

  “在想好要怎么面对他之前,我不想见他。”

  “翔阳......”

  “好啦!刚吃完饭就窝在家里不好消化,我们出去散散步吧!”

  

  研磨叹口气,拿上了钥匙走去穿鞋,日向已经先一步走出门外等他。

  整理好衣服,研磨把手插进口袋摸到了手机。

  

  “......”

  

  又一阵风。

  日向冷得发颤,冲屋里喊:

  “研磨!快点!”

 

 

 

 

 

 

  “And stand together, yet not too near together.”

  “你又在胡言乱语些什么。”

  

  日向扭头瞪一眼研磨,认真道:

  “我念的是诗啊!”

  

  他往前跑几步,踢飞一颗石子。

  石子弹了两次,落到台阶下。

  

  “你这样耗下去的话,可能会失去他。”

  

  日向脚步一顿,垂下了眼。

  “研磨,你和黑尾是青梅竹马,后来确定恋人关系的时候也没有什么波折吧?所以,你不明白啊......”

  他也跟着石子跳下台阶,离开了桥面。

  “就是因为害怕失去他。”

  

  再次寻到了石子的踪迹,日向轻轻踢了踢它。

  眼皮忽然受到光线的刺激,他抬起头,不禁怔住。

  

  研磨也跟着日向来到了桥下。

  “原来这里是这样的啊。”

  

  青砖上挂有霓虹灯。

  圆圆小小,铺了一片。

  闪耀着蓝色光芒,照亮了整个桥洞。

  

  日向曾和影山一起在桥上呆过,却从未来过这下面。

  车很少,日向也就放了心,离开行人道凑了过去。

 

  他伸手触碰灯管。

  发现它们全是用铁线串联悬挂起来的。

  四下环顾一圈,却找不到电流的源头。

  

  日向把视线收回来,放在眼前的那一点上。

  灯管发烫,手指的温度也渐渐升高。

 

  没有源头,更找不到末端。

  仿佛凭空出现,散发着光芒。

  如此不真实。

 

  却又舍不得放开。

  

  “对了,围巾和袜子,你觉得哪一样比较好?”

  日向突然开口道。

  

  “围巾吧。好像快要下雪了,脖子很冷。”

  “欸——可是我觉得那双袜子很适合他。”

  “他?”

  

  日向盯着灯光,猛地一愣。

  扭回头来尴尬地看着研磨。

  

  “呃......就是......我在英国看见了一双很可爱的袜子,买了下来,想要......送给影山。”

  

  见研磨没有接话,日向紧张地自顾自解释起来。

  “还是送围巾比较好啊!哈哈!我怎么会买了袜子呢......哈......哈哈......”

 

  脑中闪过了送袜子作为礼物的含义。

  “大概是太可爱了忍不住......我留着自己穿比较合适呢!就送围巾好了围巾,最近那么冷!你说是吧?哈哈!”

 

  研磨叹了口气。

  一边想着应该开导开导日向,一边又觉得非常麻烦。

  放在口袋里的手握紧了手机,轻声嘀咕了一句:“快点啊。”

  

  还是决定先和日向聊聊。

  “害怕失去他却要躲着他,这不是说不通吗?”

  “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和你解释。”

 

  日向转身面对灯光,偏头想了想。

 

  “打个比方吧,有一款超棒的游戏机,你很想得到它。”

  他用手遮住那光芒。

 

  “然后你得到了,却发现那台是假货。”

  发觉光芒变弱了一些,他又移开手。

 

 “当你又得到了一台,会不会担心它也是假货?”

  灯管闪烁几下,又再次照亮了他的手心。

  

  研磨皱眉,表示不理解。

  日向看了他一眼,摇头无奈地笑笑,又看向灯光。

  

  • 不说明白的话,他还真不懂啊。

  

  “也就是说。”

  日向扭头,转向研磨。

 

  “他太宝贵,我太想要了啊。”

  

  下一秒,笑容便僵在脸上。

  瞪大了眼,望着那个突然出现的,气喘吁吁的人。

  

  他就站在研磨身后,俯身撑着膝盖,也望着日向。

 

  他所站的地方以街道为背景,没有光芒照耀。真实,毫不虚假。

  映在日向眼中,却因为日向身旁的霓虹光晕,而显得如梦如幻。

  

  “影......影山?”

  

 

 

 

 

 

  研磨站在原地,看着日向被影山拽走。

 

  轻声抱怨了一句:“你来得还真慢。”

  算是对影山经过他身边时那声“谢谢”的回应。

  他按下一串电话号码,望着灯管的光芒,等待对面的声音响起。

  

  “阿黑,来接我回家。”

 

 

 

 

 

 

  “好痛!”

 

  日向转动一下手腕,却疼痛更甚,影山拽着他的力道又大了几分。

  牢牢锁住,好似倾注了所有力气,不愿让人再逃开。

  

  “影山!放开我啊!”

  “不要。”

  “痛!”

  

  日向的脾气被激了起来,用力抽出手腕,皮肤被摩擦得生疼。

  肩膀却又被影山抓住,猛推了一下。

  

  一个踉跄往后倒,日向却没有直接撞在栏杆上。

  他清楚地感觉到,有一只手臂绕到他背后,为他做了缓冲,然后才抽走。

  

  “为什么回国了也不告诉我?!”

  

  日向从未见过影山像现在这样愤怒。

  

  “如果不是研磨通知我,你要瞒我到什么时候?!”

  

  耳边有刺耳的声音响起,日向转头,看见那双抓着栏杆的手青筋暴跳。

  

  “别躲着我啊!要拒绝的话我宁愿你直说啊!”

  

  影山双手抓着栏杆,将日向围住,为他挡住了桥上的风。

  可日向却感觉自己的身体渐渐发凉。

  

  他又搞砸了。

  

  曾经因为选择了一个行业,失去了黑川的陪伴。

  如今又将因为选择了逃避,再一次......

  

  “影......”

  

  日向想要解释,却发不出声音。

  他看到眼前的人慢慢皱起了眉,微张的唇喘着气。

  

  “如果要拒绝的话,那你就拒绝好了。”

  

  然后抿紧了唇,又再次开口。

  

  “反正,我——”

  

  • 不是......

  • 不是这样的......

  • 躲开你,只是因为!

  • 只是因为我怕你的喜欢是一时冲动!

 

  余光瞥见身侧的手离开了栏杆。

  日向眼前的景象瞬间模糊,大脑驱使着身体,想要去抓住他。

  

  • 不要离开!

  

  “是绝对不会放手的!”

  

  手抬到一半,还没来得及碰到衣服。

  日向就被影山拥进了怀里。

  

  “反正我平时也在惹你生气和你吵架,那!我就没什么好顾忌的了!你要拒绝的话,就拒绝吧!我!是不会放手的!无论你再怎么逃开,都不会放手的!”

  

  路灯扑闪了一下。

  

  日向望着重新亮起的灯光,忽然想起......

  影山在黑川面前为他出头的那天,踹了一脚这盏灯。

 

  当时,它就是这样闪的。

  

  眨眨眼,瞥见了几米开外的栏杆装饰。

  他就是站在那儿,迎着风,被影山一步步逼退。

  融进家用DV的画面中。

 

  目光又移到桥的对面走道。

  他就是坐在那儿,举着啤酒,倒进另一个空瓶。

  浑浑沌沌地等待着影山。

 

  还想着要问问影山,知不知道那首诗的后半段。

  

  • fill each others cup but drink not from one cup.

  • and stand together, yet not too near together.

  

  影山感觉到怀里的身体在发颤,疑惑着放开了日向。

  就见他哽咽着,眼中盈满了泪。

  

  “日向?!喂!你......你怎么了啊......别......别哭啊......我......呃?怎......怎么......”

  

  影山手足无措地想要给他擦泪。

  

  “都是因为你要在那个时候告白!”

  “啊?”

  “你才刚刚和名冢先生和解,刚刚告诉我那些事情,突然!突然就告白!我很害怕啊!害怕你是情绪作祟!害怕你是一时冲动!”

  “怎么可能是——”

  “害怕你冷静下来就会后悔啊!”

  

  影山胸前的衣服被紧紧抓住。

  

  “我在英国的这段时间,无时无刻不在害怕......害怕你突然告诉我,那个告白只是一时冲动,可是......你没有......我却更害怕了。突然出国,借这个理由逃避你的我......回来后该怎么面对你?我不知道啊......但是......”

  

  衣服被往下一拽,影山的身体惯性弯下。

  嘴唇被一片冰凉覆盖。

  

  “我也喜欢你啊!喜欢得不得了!喜欢到害怕你像那个人一样弃我而去啊!如果,如果你真的那样做了......我......我不想再经历一次了......所以!”

  

  影山怔怔地舔了舔自己的嘴唇,不敢相信刚才发生了什么。

  

  “你既然说了那种话,就要做好觉悟啊!我也!绝对不会放手的!”

  

  才刚离开那温度,它却再一次袭了过来。

  还未等影山适应冰凉,唇上又突然变得温热。

 

  柔软的舌轻触着他,发着颤试探。暴露了紧张与羞怯。

  

  影山毫不犹豫地将其卷了进来。

  便感觉到抓着他的那双手紧了紧,衣领又皱了一些。

  

  日向喘着气放开了影山,垂下眼不敢看他。

  犹豫一会儿,还是展开手臂,绕到他的背后,紧紧环住。

  

  影山的手发着颤。

  太过突然的喜悦让他过于兴奋,反而没有了刚才的果决。

  

  “抱我啊!”

  

  突然被吼了一声。

  影山猛地一震,迅速抱紧了怀里的人。

  

  “笨蛋......”

  “你才是吧......”

  “......”

  “对了,你什么时候回到的?”

  “傍晚刚下飞机。”

  “行李呢?”

  “都放在研磨家。”

  “那......要不要先去我家住一晚?”

 

  日向靠在影山的胸前,转头蹭了蹭,正想要答应......

  便发现漆黑中忽现纯白。

  

  它环绕着路灯缓缓降下。

  如魔术师洒下的花瓣落于桥面。

  消融了真实与虚幻的边界。

  

  初雪,终于来了。

 

——To be continued







想看肉吗?

不给。







才不会啦,卡肉不厚道嘛。







《杯盏》*09

  “你还好吗?”

  “嗯......”

  

  日向紧咬着唇,断断续续的闷哼透露着此时的痛苦。

  影山反手撑着床,看着跪坐在他大腿两侧的日向,叹了口气。

  

  是怎么变成这样的来着......

 

 

 

 

 

  

  二十分钟前。

  影山推开门,脱了外套往沙发一扔。

  打开了冰箱才发现日向还定定地立在门口。

  

  “为什么不进来?”

  

  日向咽了咽口水,撇开头。

  飞速地将此时的情况梳理了一下。

  

  已经告了白

  ↓

  分别两周再次见面

  ↓

  终于说清了心意

  ↓

  两个二十几岁的成年人

  ↓

  一方到了另一方的家里

  

  • 那就是那个了吧!

  

  “影山你以前有过sex的经验吗!”

 

  噗——

  

  影山把嘴里的饮料全喷了出来。

  一边咳嗽一边扯了几张纸巾擦沙发。

  

  “你突然说什么啊?!”

  “我是很认真地在问啊!”

  “你问这个干嘛啊?!”

  “你先告诉我啊!”

  “没有!”

  

  影山拿起饮料瓶猛灌了几口。

 

  从学生时代起他就一心扑在了摄影上。

  工作后又接触到了另一领域,因为是从头开始,所以更加拼命。

  没时间又没兴趣,怎么会恋爱呢。

 

  影山一想到眼前的这个白痴是他的初恋,就觉得郁闷。

 

  二十几岁的初恋。

  • 怎么说得出口啊。

  

  放下了饮料,影山这才发现日向......

  一脸恐慌。

  

  “喂......你该不会是在紧......”

  “当然紧张啊!”

 

  害怕被影山弄疼的日向死活不愿让他碰,固执地非要自行做准备。

  两人还就着“这种事情男人可以无师自通的”和“男人第一次做肯定笨得要死”的不同观点争执吵闹了好久。

  

  最后,日向把人一推,跨坐到了他的腿上。

  影山也没了办法。







请点击传送门打开P2接上文

http://m.weibo.cn/5816078733/4048230008917791?sourceType=sms&from=106B295010&wm=20006_0001

第一次开车写得不好望轻拍orz

终于让他俩啃上了我也好欣慰啊

谢谢耐心等到了这一章的米娜桑 后续也请多多指教~

评论 ( 14 )
热度 ( 78 )

© 药师寺郁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