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日】杯盏*10

小排球三期完结撒花!!!!!

期待第四季呜呜呜呜呜呜!!!!

啊对了 读前温馨提示——

从本章起往后的剧情中 副CP的互动开始增多

【副CP:黑研、大菅、及岩......岩及?】

虽然也没有很多啦 主要还是影日在秀恩爱以及走剧情

但还是要为洁癖党们公告一下 不喜者注意避雷



  日向弓着背揉自己的腰。

  影山凑过去轻声问道:“你还好吗?”

  

  换来了一个怒视。

  

  及川注意到两人的小动作。

  看看影山又看看日向揉腰的手,瞬间了然。

 

  “啊!小飞雄一口气冲到本垒了吗?”

  

  嘈杂的包间瞬间安静下来。

 

  岩泉嘀咕了一句“垃圾川”。

  大地的表情有些尴尬,而黑尾和菅原却是一脸欣慰。

  冴子、谷地都双眼放光,就连研磨也从游戏机里抬起了头。

  

  见他们不说话,及川又追问一句:

  “怎么样怎么样?有用上我送的东西吗?”

  

  日向愣了愣,终于明白了,原来那条丝带是及川送的。

  回想起昨晚的画面,他背过身去闷声喝酒,耳朵都红透了。

  

  “小不点,我跟你说噢,小飞雄他......”

  “闭嘴!”

  “可是在很久以前就想着那些事情了。”

  “闭嘴!!!”

  “还来问我要怎么样才不会弄伤你呢。”

  “啊啊啊啊啊!不要再说了!!!”

  “所以我就干脆送了一些......”

  “及川!!!!!”

  “唔!”

  

  影山夹起一条鱼塞进及川嘴里,总算是堵住了他的话。

  却冷不防地听见了黑尾的声音响起:“也问过我呢。”

  影山又夹起一条鱼准备再堵住一个人的嘴,却连大地也开了口:“还有我。”

  

  一声闷响。

 

  影山把脸砸向了餐桌。

  被筷子夹住的糖醋鱼,眼睛大睁,圆润又无辜。

  

 

 

 

 

 

  酒杯撞了撞餐盘。

  清脆的声响吸引着人的注意力。

  

  “那个啊,今天把大家叫来聚会,除了给日向接风以外,还有一件事情想告诉你们。”

 

  黑尾摇晃着杯中的啤酒,静候所有人的视线投射过来。

  沉默了一会儿,他笑着勾住了研磨的肩。

  

  “我们要结婚啦!”

  

  包间里一片寂静。

  

  “哎?!——”

  

  日向和谷地同时起身撞到了餐桌。

  酒杯一倒,啤酒全泼在桌上,又顺流滴落了一些。

  

  菅原和大地最先反应过来,走到黑尾身边祝贺他们。

  影山低声喃喃道:“好快!我这边才刚开始交往......”

 

  及川拿起酒瓶给自己倒酒,舔舔唇,抿出一个微笑。

  倒满一杯,他也凑到研磨身边笑吟吟地祝福并调侃起来。

 

  岩泉的视线一直跟着及川。

  

  日向拨开挡路的几人冲到研磨身边,紧抓住研磨的肩膀。

  他抿着唇不说话,热泪无法抑制地在眼眶里打转。

 

  研磨有点别扭地推推他。

 

  “你干嘛啊。”

  “呜!我!我高兴嘛!”

  “喂......”

  

  研磨被日向紧紧地抱住,无奈地看了黑尾一眼。

  见黑尾对他笑笑,于是又把脸撇开。耳朵染上了红晕。

  

  冴子双手一拍,爽朗地笑出声来——

  “那!你们的婚礼当然要由我们来负责吧!”

 

 

 

 

 

  “好可爱!”

  “不要说我可爱了啦!”

 

  日向用力挥舞手臂,还是挥不开冴子搭在他肩上的手。

  她替日向调整了领结的位置,直勾勾地望着镜子里的人,一脸见了小动物的兴奋。

  

  “小不点穿西装真的很可爱呢。”

  “才不可爱!一点都不可爱!哪有这样形容男人的啊!”

  

  否定了及川的话,日向气呼呼地离开镜子前坐到沙发上。

  

  更衣间的帘子被拉开。

  岩泉扯扯领带,感觉系得太紧了脖子不舒服。

  及川吹了个口哨走过去,勾住他的脖子。

  

  “小岩好帅。”

  

  日向从沙发上跳起来。

  “喂!那我呢?!我不帅吗?!”

  

  “啊,我也去选一套。小岩过来帮我挑。”

  及川直接无视了日向,扯着岩泉的领带离开。

  

  日向砰地一下猛坐回沙发里。

 

  往左看看,黑尾站在研磨身后,拽起他那两只过长的袖子,噗地笑出声来:“好大啊。”

  往右看看,菅原一边帮大地系领带一边取笑他不会系,大地有些苦恼似的挠了挠头。

  

  日向又看向正在挑选西装的那两人。

  

  及川拎起一套看向岩泉。

  不出所料地得到了否定。

  又拎起一套,又一个白眼。

  

  “这几套到底哪里不好看了?!我穿肯定很适合的啊!”

  “适合过头了。”

  “啊?”

  

  岩泉拎起一套塞进及川怀里。

  “你还是穿朴素一点吧。”

  

  及川捧着西装愣了一会儿,喷笑出声。

  “噗—— 你这是占有欲吗?怕我太惹眼了被别人盯着看?”

  

  “哈?!”

  “好好~ 我知道了。我去试衣服了。”

  “你给我说清楚!”

  

  日向眨眨眼,托起下巴。

  • 关系真好啊。

  • 交往多年的恋人都是这样的吗?

  

  岩泉站在更衣间前咬牙切齿。

  又突然想起什么,扭头看了众人一圈,快步走到日向面前。

  

  “我有件事想和你商量。”

 

 

 

 

 

 

  几人正围在沙发旁低声说着话。

  日向透过黑尾和研磨之间的空隙看见更衣间的帘子被拉开,一瞬间怔了怔。

  

  “哎!这套很适合你嘛影山。”

  

  影山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忍不住皱起眉。

  他平时穿惯了休闲装,偶尔穿西服也会选择休闲款。

  现在突然换上正式礼服,感觉非常不自在。

  

  “我上次当伴郎的礼服还在,还是穿那套吧。”

  “不行!大家的礼服色系款式要相近才行吧,那套搭配不上其他人啦。”

  “我是摄影师,就算搭配不上也不要紧吧。”

  “可你也是伴郎啊!”

  “我......”

  “你相信我的眼光嘛,真的很好看啦!这家店的面料和剪裁做工也都是非常棒的!”

  

  影山想不到该怎么反驳冴子的话,只能无奈地闭了嘴。

 

  • 如果穿之前那套的话,还比较适应一些。

  • 啧,好难受。

  

  “欸......”

  镜子里,日向突然从影山后面探出半个身子来。

  影山被吓了一跳,转身就大喝一声:“你干嘛?!”

  

  日向不满地噘起嘴,上上下下来回扫视影山。

  惹得他浑身一颤,莫名地紧张了起来。

  

  • 怎么了吗......

  • 很奇怪?

  

  “很帅噢。”

 

  日向说完,迅速和影山对视一眼,便不再看他。

  冴子的视线在两人之间游移,识趣地往后退了几步。

  她这一举动被影山看见,让他更加难为情了,扯扯领带回了一句:“噢......”

  也不敢往日向的方向看。

  

  “可恶!”

  

  领带突然被拽住,影山被猛地拉低了上半身。

  “为什么你穿就那么帅啊!明明我们选的是同一套!”

  

  相同的色系相同的纹路。

  唯一的差异只在于领带和领结。

  

  “肯定是因为领带!如果我系领带肯定也很帅气!”

 

  日向说着就要把影山的领带解下来。

  影山条件反射地一挡,两人又吵吵闹闹地扭打在一起。

  

  “啊!我知道了!有一套礼服!日向你穿的话一定会惊艳全场的!”

  

  冴子大喊一声,瞬间就不见了人影。

  留下几人不明所以地面面相觑。

 

 

 

 

 

 

  看见冴子手上的衣服时,日向的脸部肌肉抽搐了几下。

  

  “怎么样!”

  

  见冴子那副兴致勃勃的样子,日向浑身一凉,缓缓后退一步。

  双臂却突然被抓住,扭头一看,黑尾和菅原分别站在他的两侧把他整个人都架了起来。

  

  “不要——”

  

  大地有些担心地说了句:“真的不要紧吗?这样玩......”

  连研磨都来了兴致,坐到沙发上静候日向出来。

 

  影山往更衣间看了一眼,心中不停重复着:

  • 我可没有期待。

  • 没有。

  

  “别拉开!我要换下来!”

  “不~行~”

 

  菅原不给日向反抗的机会就拉开了更衣间的帘子。

  

  影山正低头整理领带。

  视线从地板开始往上移,最先看见了垂于地面的雪白。

 

  繁复的花纹绣于裙摆之上,降低了婚纱的浮夸感却不减飘逸。

  轻纱长及地面,层层叠叠往上弥漫,于心口的位置织就了一朵雏菊。

 

  “你一直看着我干嘛啊......”

  日向的双颊泛红,瞥了一眼影山,声音越来越小。

  又指指自己的身后:“后面还有个......蝴蝶结......”

  

  影山终于朝日向走过去。

  他以为影山会绕到后面去看,可影山却直接把他拉进了怀里。

  手抚上他身后的缎面,扯了扯那个尺寸巨大的蝴蝶结。

  

  日向靠在结实的胸膛上,感觉自己的体温高得吓人,浑身僵着不敢动弹。

  

  影山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奥州花布色纷纷,花色凌乱似我心。”

  

  日向一怔。

  影山却胡思乱想了起来。

 

  • 我没有记错吧?

  • 他以前给我科普各种情诗的时候好像有说过这句吧......

  • 是不是应该直接一点地夸他?

  • 可是!直接说的话说不出口啊!

  

  日向猛地推开了影山,脸涨得通红。

  他想起来了,那首和歌的后半句是——

 

  我心为谁乱如许?除君以外更无人。

  

  日向佯装生气地撩起裙摆走到沙发边坐下,心里乱得不行。

  • 什......什么啊!突然说那种话!

 

  影山还在盯着看,视线却似乎从脸上往下移。

  日向疑惑地低头,便看见了正套在他大腿上的蕾丝环。

 

  脑子里轰地一炸,日向迅速放下裙摆,瞪向偷笑的黑尾和菅原。

  

  “啊!小不点超可爱!”

  及川不知从哪里扑了过来,抱住日向就猛揉他的头发。

  正想反抗时,日向却被一股狠劲拽住了手臂,猛拉一下。

  再次跌进那个怀里。

  

  “喂!别随便抱别人的恋人啊!”

  

  及川嘁了一声嘀咕着:“小气。”

  跑回岩泉身边,不出所料地挨了一记重拳。

  

  日向把脸埋向衬衫和领带。

  听着渐渐增强的节奏,已经无法分辨那是谁的心跳。

 

  • 啊......真是的......

  • 放过我的心脏啊。

 

 

 

 

 

 

  影山用指尖捏住那缎面,摩擦两下。

  冰凉且光滑。

  

  浅银绸缎被刻意堆出一些褶皱,用玻璃杯轻压定型。

  绸缎上面是一块婚礼蛋糕的模型,雪白为主,缀以翻糖。

 

  咖啡色的糖塑花朵让影山看着很喜欢。

  

  “喂!”

  影山回头,就见不远处的日向压低了声音把黑尾拉到一边。

  

  “这样就行了?”

  “嗯?”

  黑尾不解。

  

  “这是你和研磨的婚礼蛋糕啊!就做这么简单的样式?”

  “我觉得那个已经是这些模型里最好看的了。”

  “啊!你真是的!笨吗?!”

  

  日向大吼一声。

  他突然很懊悔没有拉拢相熟的糕点师加入工作室,现在只能出外寻求蛋糕房合作。

  这家蛋糕房的做工和用料虽然很好,常规的可选样式却都太过普通。

  

  “自己设计啊!”

  “啊?”

  

  面带微笑的糕点师听到了两人的对话,开口说道:

  “客人,您可以把您的想法告诉我们的蛋糕设计师,他可以为您绘制一张设计图。”

 

  “噢!那——”

  “啊?等等!我还没有想法啊!”

  “设计图的话,我也可以画啊。”

  

  正准备拽着黑尾跑向设计师的日向脚步一顿,回头看向站在蛋糕模型旁的影山。

  

  “原来影山你还会画画啊!”

  “摄影需要一点绘画功底,所以就去学了。”

  

  白纸一点点染上铅印。

  日向弯着腰,看着影山的侧脸,伸手帮他拨开挡住了眼尾的一小缕刘海。

  影山手上一滞,扭过头来,才发现日向和他靠得很近,于是又是一怔。

  

  最喜欢的笑容在眼前绽开。

  影山迅速撇回头去,继续画画。

  日向依然笑着,站在他身后俯身凑近,看他画画。

  

  • 这样的水准,才不是随便学学而已吧。

  • 为了摄影,而把辅助能力提升到这种程度吗?

  • 真的很厉害呢。影山。

 

  “巧克力?”

  “巧克力糖盒。”

  

  日向终于舍得把视线从影山的手上移开,对黑尾说道:

  “面粉奶油那种婚礼蛋糕早就看腻了吧?用巧克力配水果比较有新意啊。而且,比起奶油、翻糖什么的,研磨比较喜欢水果吧?”

  

  一张蛋糕设计图已经基本成型。

  纤薄的巧克力片围成糖盒的形状,层层相叠。

  各样水果铺于其中,看似纷杂,实则在最顶层组成了一对猫耳。

  

  “猫吃巧克力会死的。”

  “......”

  

  影山和日向都是一顿。

  日向无奈地说着:“别把研磨真的当成猫啊......”

  

  “接下来就是具体要选用什么水果的问题了。”

  “研磨喜欢吃苹果派,就用苹果怎么样?”

  “......”

  

  同时被那两人扭头怒瞪。

  黑尾眨眨眼,笑着捂住了自己的嘴。

 

 

 

 

 

 

  离开蛋糕房的时候,外面正下着雪。

  影山就要打开车门,衣服却被猛地一拽。

  

  “回去要不要试试看?”

  “啊?”

  

  影山偏头,表示不明白日向说的是什么——

 

  “做个蛋糕。”

 

 

 

 

 

 

  “啊!好冷好冷好冷!”

  一推开门,日向就熟门熟路地打开了暖气。

  影山把好几袋工具、材料放到厨房里,才扯下围巾。

  

  日向跑进厨房,却和影山擦肩而过。

 

  他扒在门边,看到影山准备走进卧室,便说了句:

  “别换衣服先啦,等下可能会弄脏的。”

 

  于是影山只把外套脱下,搭在沙发上,又把暖气调高了两度。

 

  “怎么做?”

  “欸—— 以前没看过别人做蛋糕吗?”

  “没有。”

  “那,我先示范一下吧。”

  

  日向从碗柜里拿出一只碗,盛满了温水,将鸡蛋放进去。

  将低筋面粉过筛后,扭头冲影山道:“蜂蜜和玉米油。”

  

  日向轻敲几下蛋壳,将鸡蛋放入容器中。

  他正捧着碎裂的蛋壳,另一只手就伸过来把蛋壳接了过去。

 

  蜂蜜和玉米油也已经放在了边上。

  

  日向不禁笑起来。

  影山走几步把蛋壳扔进垃圾桶,又回到日向身边,疑惑着那家伙刚才在笑什么。

  

  将鸡蛋放入容器中,再加入砂糖,使用打蛋器将鸡蛋与砂糖打发融化。

  

  影山站在日向身后,盯着他的腰。

  然后——

  

  “你干嘛?!”

  

  手擦着他的腰际滑向前方,将他圈进怀里。

  

  “放!放开我啦!”

  

  日向打蛋液的动作一滞。

  发觉蛋液变得稀薄,又赶紧动起来。

  身体却是一直僵着,渐渐发热。

  

  “又不影响你。”

  “哪里不影响了?!”

  “你还能继续打啊。”

  “总之!放开!”

  “不放。”

  “......”

  

  伸手拿起一旁的蜂蜜倒进容器里,影山顺势弯下腰。

  把下巴枕在日向的肩上,喃喃道:“继续啊。”

  

  日向又搅拌了一会儿。

  停下动作,拍拍覆在他肚子上的那双手。

  

  “你来试试看。”

  

  影山没有抽出手臂,就着抱住日向的姿势握住了打蛋器。

  双手被迫悬空,日向想了想,索性举高了手臂,反手揉起身后人的头发。

  

  “啊......”

  “啊!你怎么打的啊!都弄散了!”

  “你再来一次吧。”

  “你自己来!”

 

  将蛋糕糊装进了裱花袋中。

  影山和日向一人拿着一只裱花袋,对准了蛋糕模具,慢慢用力把蛋糕糊挤入其中。

  

  两人分别从右上角和左下角开始动作。

  

  填满了一个又一个,他们同时一顿。

  蛋糕模具盘上只剩最后一个空着的位置。

  

  眼神相撞的时候,脑中的想法便传递了过去。

  两只裱花嘴一起对准了一个空位,缓慢吞吐着。

  

  “慢一点慢一点慢一点。”

  

  等待着时间流逝,等待着容器盛满。

  轻柔地用力,不急不躁,耐心静候。

 

  清香与甜蜜,终会满盈。

  

  “啊!溢出来了!”

  日向刚说完,脸颊就被抹上了溢出来的雪白。

  正偷笑着,影山的鼻尖也被抹了一团蛋糕糊。

  

  “过来!”

  “不!啊啊啊!不要在厨房里跑!”

  “那你别逃啊!”

  “站住就要被抹了吧!我才不要!笨——蛋——”

  “呆子!”

 

 

 

 

 

 

  将一块蛋糕塞进影山手里。

  日向给自己也拿了一块,快速地跳上沙发。

  影山一掀被子,又盖上,替日向掖好了翘起的一角,把他包裹在已经被暖好的被子里。

  

  咬着蛋糕,影山有些无奈地想:

  • 我竟然因为他想盖着被子看电视就把被子搬出来了......

  • 是不是有点太宠这家伙了?

  

  “唔!这一块超好吃!”

  

  日向扭头望着影山。

  

  “一定是影山做的。”

  

  影山呆呆地望着那笑容。

  

  “日向。”

  “嗯?”

  “那个。”

  “什么?”

  “你搬过来和我一起住吧。”

  

  蛋糕被咬下一口。

  温度从舌尖传递至心口,包裹了全身。

  室外严冬依然,这里却不复寒冷。

  

  日向放下蛋糕,朝影山扑了过去。

  趴在温暖结实的怀里,偏头一笑。

 

——To be continued

评论 ( 25 )
热度 ( 94 )

© 药师寺郁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