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日】杯盏*11

  一回到室内,温度瞬间升高。

  

  影山脱下大衣,挂到门口的衣帽架上。

  有人匆匆走来,他赶紧闪身避让。

 

  看清了才发现那人是后期部的音响师。

  对方和他打了声招呼,便穿上外套推门而去。

  

  影山瞥了眼衣帽架,发现日向的外套挂在上面。

  喃喃一句:“难得在啊。”

  就快步走向那间办公室。

  

  手就要触到把手,门却先一步由内打开。

 

  “影山?!欢迎回来!”

  日向踮起脚尖在影山的唇角落下一吻。

  “出外景辛苦啦!”

  

  影山摸了摸唇角,有些害羞,却止不住笑意。

 

  “要出去?”

  “是啊,要和冴子去一趟供应商那里。”

  “结束以后我去接你。”

  “不用啦,可能会很晚。到时候我直接回去。”

  “嗯。吃夜宵吗?”

  “吃!想吃厚蛋烧。”

  

  关上了办公室的门,往旁边走一步,日向侧弯着身笑着说:

 

  “你可别像上次一样把它给煎糊了。”

  “谁会啊!”

 

  影山冲着跑远的身影大喊。

  看到日向消失在门口,他又停在原地看了会儿工作间里忙碌着的同事们。

  迈步走回了自己的办公室。

  

 

 

 

 

 

  桌上依然摆着那个威士忌杯。

  杯里的水有些浑浊了。

  影山去茶水间里换水,顺便把浇花的喷壶盛满。

 

  水珠落到风信子的花瓣上,顺着纹路渗进土中。

  

  那是他和日向一起去买的。

  当时他直接拿起了一株白色的风信子想去结账,日向却伸手抢过。

  

  “不要买白色的啦。”

  “为什么?”

  “因为,它的花语是‘不敢表露的爱’。”

  

  影山撇开头掩饰自己的喜悦。

  这简直就是在强调:他们已经是两情相悦的恋爱关系。

  

  “就买黄色的吧。”

  “黄色风信子的花语又是什么?”

  

  日向将花举到眼前,嗅了嗅,柔声道:

  “与你相伴很幸福。”

  

  浇花的动作一顿,影山把喷壶放到一边。

  看了眼手表,距离下一场婚纱摄影的预定时间还有两小时。

  他便望着那株风信子发起呆来。

  

  “可是在一起的时间很少啊......”

  

  工作室成立后,冴子、日向、影山的朋友们一直热心帮忙。

  托他们的宣传,工作室的队伍日渐壮大,原本空缺的几个岗位都顺利聘请到了合适的人。

  接下的婚礼订单也越来越多,由日向和冴子分别带领两支队伍开展工作。

  影山也和幸治一起发展了婚纱摄影的业务。

  

  虽然他们已经搬到了一起,两人单独共处的时间却非常少。

  白天的时候,不是影山在出外景,就是日向去跟进婚礼筹备。

  好不容易结束了工作,两人都是身心俱疲,回到家也就匆匆休息了。

  

  影山又拿起喷壶继续给风信子浇水。

  晃着神想起了几天前去接日向时的事情......














  一个用力,把背上的人再往上颠了颠。

  影山托住日向的大腿,防止他滑下来。

  

  “你是在撒娇吧。”

  “不是。”

  “还说不是!”

  “不是。”

  

  影山心中默念着:

  他醉了,不跟他计较,不跟他计较。

  

  感觉到脖子被蹭了蹭,影山听到身后传来声音。

  很轻,很柔。

  

  “最近真的好少和你在一起啊。”

  “嗯。”

  “每次忙完了回到工作室,你就出去拍外景了。”

  

  日向的腿晃了晃,似乎在配合着这句话表达自己的不满。

  

  “你不也是?经常忙到这么晚,我拍摄都结束了你还在外面。”

  “那是我的不对咯?!”

  

  影山的身体忽然往前一沉。

  他赶紧停下站稳,拍了拍日向的大腿,让他不要乱动。

  

  有风掠过。

  影山腾出一只手摸到日向外套的帽子,帮他罩到头上。

  

  “这么冷还要散步,白痴吗你?”

  

  日向眼中的街景,随着影山的步伐而晃动。

  他感觉到脸颊渐渐发烫,一定是因为戴了帽子

  头脑也渐渐昏沉困倦,一定是受了酒精的影响。

  

  “你辛苦了。”

  

  影山的声音从前面传来。

  日向凑近了去听,闻到耳后有香气,是他帮影山挑选的那款香水。

  

  “别太勉强自己,再多依赖我一点吧。”

  

  日向慢慢闭上了眼睛。

  不想再欺骗自己,说什么香水与酒精产生了化学反应。

  

  身体的温暖,分明是趴在这宽厚的背上而得来的温度。

  心口的狂跳,分明是因为这人就在身旁而得来的欣喜感动。

  

  他被那声音诱着,渐渐进入了梦乡。

  

  影山久久没有听到回应,猜想背上的人一定是睡着了。

  唇角牵动,不再掩饰自己的笑容,低声轻唤一句:

  

  “呆子。”

  

  街景繁华,繁星闪烁。

  迎面走来一对老人家,与他们擦肩而过,互相搀扶着,说说笑笑。

 

 

 

 

 

 

  手机设置的闹钟响起。

  影山顺手关掉,看了眼手表,已经到了下一场婚纱摄影的时间。

  

  匆匆走出办公室,站在门口套上大衣。

  他这才发现,自己还沉在回忆里,翘着嘴角。

  

  夸张地动了一下脸部的肌肉,强压下笑意。

  可在推开门的一瞬——

  

  他还是笑了起来。

 

 

 

 

 

 

  “影山,一起回去吗?”

  

  收好摄影器材,影山扭头对同事说道:

  “不了。我还要去个地方。”

  “那我就先走了。”

  “噢,辛苦了!”

  

  送走了人,影山继续收拾剩下的东西。

  心里正想着应该去哪个市场采购夜宵的食材,一阵刹车声便在旁边响起。

  

  “名冢先生?”

  

  摇下车窗后,名冢冲影山笑了笑,看向他的摄影器材。

  

  “工作?”

  “噢,在对面的公园里拍婚纱照,刚结束。”

  “这样啊。”

  “名冢先生你这是要去哪里?”

  “我父母就住在前面的公寓里。”

  “噢,这样啊。”

  

  影山分了神,拼命地思考着该和名冢说什么话题。

  却是名冢继续开了口。

  

  “对了,下周我就要回英国了。”

  “哎?!”

  

  影山丝毫不掩饰惊讶。

 

  “这么快?”

  “已经带他来看过你和日本了,也没有什么停留的理由了。毕竟还要工作嘛。”

  

  视线不禁往那项链看去。

  影山感觉胸口有些钝痛。

  

  “既然碰见了,我就顺便把它给你吧。”

  “啊?”

  

  名冢侧身在包里翻找,将它递给了影山。

  

  “这......”

  “你拿着吧。”

  

  笔记本沉甸甸的,用绳结缠绕捆绑。

  边角有些往外翻,是越过了无数岁月的痕迹。

  

  “除了日本以外的地方,我可没办法带他去啊。”

  

  名冢笑着和影山道别,驾着车扬长而去。

  留他呆站在原地,双手微颤着解开绳结。

  

  扉页印着一道遒劲的墨痕。

  

  【没有灌注感情的摄影,只不过是一张相纸而已。】

  

  继续往后翻,里面写着各种摄影器材的型号。

  拍摄时间,天气描述,心情记录,还有一些简短的对话。

  

  一张折了几次的纸从笔记本里掉出来。

  

  影山蹲下去,把它捡起翻开。

  眼眶瞬间湿润。

  

  一张用马克笔画满线条的地图映在他眼中。

  

  “Perfect!”

  那人放下笔,打了个响指。

  拿起地图爽朗大笑的面容,浮现在他的记忆里。

 

 

 

 

 

 

  【工作结束了吗?在家?】

  

  发完短信合上手机,日向的肩被轻拍了一下。

  扭头发现是冴子走到了他的身边。

  

  “辛苦啦!”

  “没事没事!今天这么顺利真是太好了!”

  “对了!那个啊,有场婚礼,要一起去吃顿饭吗?”

  “啊?”

  

  日向拉着背包拉链的动作一顿。

  

  “我朋友结婚。”

  “可是......我没有被邀请啊。”

  “没关系啦,就是她让我拉上你一起去的。”

  

  见日向一脸疑惑,冴子笑着又拍了拍他的肩。

  “虽然我一直知道她和你是同一所大学出身,但直到最近,我才知道你们还是同一专业的。”

  

  将手提包拎起,冴子用食指套着车钥匙甩了一圈。

 

  “而且,她现在也是婚礼策划师噢。”

 

 

 

 

 

 

  同一大学出身,同样从多媒体转入婚庆行业的前辈?

  

  日向跟在冴子身侧走着。

  手机震动了一下,他翻出来看:

  【结束了。不过还没回到家。】

 

  现在回去影山也不在,那,去见见那个前辈也不错啊。

  这样想着,日向心中不禁涌出几分期待。

  

  吱呀一声,冴子推开了会场的门。

 

  看一圈场内便可知道仪式已经结束,进入了婚宴环节。

  冴子用手肘捅了捅日向,指着主舞台说道:“喏,就是她。纪野。”

  

  《I really like you》在会场内环绕。

  

  嘶啦一声,雪白被撕裂。

  婚纱显然做过特殊的设计,裙摆斜向上一分为二。

  既让新娘卸下了沉重的束缚,又不会太过裸露。

  不规则的边沿设计让性感的味道恰到好处。

  

  纪野妩媚一笑,拎着撕下来的拖尾白纱交给伴娘。

  她把手搭上新郎的肩,和着音乐的节奏,绕着他走了一圈。

  

  两人始终四目相对,不曾分离。

  

  新郎的脚步一滑,突然侧身与纪野相对。

  她也转了身,冲对方比了个挑衅的手势。

  

  新人竟在自己的婚礼舞台上斗起了舞。

  

  席上的宾客们一愣,随后纷纷鼓起掌。

  有无奈的,有起哄的,无一不是被他们这对欢喜冤家的甜蜜所感染。

  

  纪野转了个圈,裙摆扬起。

  背对新郎时,被他猛地一拉,跌进他怀里。

  两人紧贴着,舞步一转,又跳起了双人舞,唇角越翘越高,似乎笑出了声来。

  

  新郎打横抱起纪野,朝宾客们微微鞠躬。

  一舞完毕,宴席笑声四溢。

  

  日向喝了一口香槟,轻声说道:

  “所以才说,做婚礼策划很幸福啊。”

 

 

 

 

 

  “听起来好厉害!你们还招人吗?我也去啊我也去!”

 

  纪野笑得眼睛眯了起来,指着自己。

  轻推一下她的肩,冴子接话道:

  

  “你啊,都嫁人了就安心享福吧。”

  “嘁,不要。自力更生才是生存资本啊,我才不做家庭主妇依靠他呢。你说是吧?日向。”

  

  日向笑着把一块点心塞进嘴里,点点头。

  

  三人聊下来,他得知了不少纪野在婚庆业里摸爬滚打的事情。

  越发觉得纪野洒脱独立,心里渐渐对这个前辈钦佩有加。

  

  “少来了,你明明就很黏他。”

  “偶尔而已!一直腻在一起的话,怎么过得了八年嘛。”

  “八年?”

  

  纪野抢了冴子手里的点心来吃,口齿不清地应着:

  “嗯。其中五年还是异地呢。”

  

  日向一怔。

  刚才看两人在舞台上的默契,他还以为他们总是朝夕不离。

  纪野见日向发愣,便拿过酒瓶斟满了他面前的高脚杯。

 

  “日向有恋人吗?”

  “哎?啊,有的。”

  “经常在一起吗?”

  

  日向想起了他和影山这阵子的早出晚归,心情瞬间低落了几分。

  “虽然住在一起,但是因为工作的关系,空闲时间总是凑不到一起。”

  

  纪野也给冴子斟满一杯,才拿起自己的酒,摇了摇。

  “我和我老公刚开始恋爱那会儿啊,有时候两个人都很忙,见不到面,感觉真是超痛苦的。”

  

  香槟亮如琥珀,随着摇晃的动作碰撞杯壁。

  如初尝甘露的心情一般,起起伏伏,摇摆忐忑。

  

  “久了就习惯了?”

  “才不是习惯。是后来明白了,婚姻和恋爱不同。”

  

  纪野拿着酒杯撞了撞冴子的杯子,否认她的猜想。

  玻璃相碰,脆响似一道惊雷,劈开倾洒黑暗的云雾。

  

  “把他当作恋爱对象来看的话,就只想束缚着他,把他捆在身边。但把他当作结婚对象来看的话,却会想到很多其他的东西。比如说他的追求啊,两个人的未来啊,之类的。然后就会觉得,只要能够成为彼此的廊柱就好了。”

  

  纪野将酒杯轻放到日向的杯旁。

  伸出食指,在两只酒杯的上方比划了一下。

  

  是一座桥梁的形状。

  

  “准备好要一生一世的话,就算短暂分离,又有什么关系呢?”

 

 

 

 

 

 

  日向推开门的时候,正好看见影山将盘子放到桌上。

  

  “厚蛋烧。这次可没有煎糊。”

  他这么说着,又转身回了厨房。

  

  日向把钥匙拔出来,放到玄关的柜子上。

  他脱了外套在餐桌边坐下,拿起筷子戳戳厚蛋烧。

  

  “这次做得不错嘛。”

  “还用你说。”

  

  影山拿着茶壶走出来,斟满两只茶杯。

  

  “热茶配厚蛋烧,你的口味好像好爷爷噢。”

  被瞪了一眼,日向舔舔唇撇开头。

  

  影山放下茶杯,却没有坐下。

  正疑惑着,日向的背上忽然一重。

  上身被那双从后方绕来的手臂抱住,后颈被柔软轻触。

  

  吻的温度低于体温,惹来了一阵颤栗。

  

  影山在他的耳边轻声道:

  “欢迎回来。”

  

  望着茶杯上方的袅袅白烟。

  日向翘起了嘴角——

    

  • 只要心系彼此,就算暂时分离,又有什么关系呢。

 

——To be continued

啊......善良纯洁的lofter小天使愣是逼得我把那一段弄成了图......

评论 ( 17 )
热度 ( 67 )

© 药师寺郁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