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山生贺】信笺

12.22来啦!

我高产起来连我自己都害怕噢




  手指碰到自动铅笔的金属外壳,冰凉瘆人。

  要写字的话,就没办法戴手套,让人无奈又烦躁。

  

  影山拿起铅笔,在摊开的课本左上角,画了一个圈,又添一个冒号。

  

  写信的格式。

  

  他的目光飘到左前方。

  橙色的卷发不时颤动,可见那家伙睡得并不安分。

  

  • 那封信,你是写给谁的?

 

 

 

 

 

 

  几天前,部活结束后一起回家的路上。

  影山钻进店里买包子,特地多买了几个。

 

  出来的时候,正好看见日向往邮筒里塞了一封信。

  

  “寄信?”

  “啊啊啊!你!你动作怎么那么快啊?!”

 

  影山把手上的袋子往前一推。

  热气腾腾的,好几个,全都是日向喜欢的口味。

  

  “寄给谁?”

  “这个啊......就是人啦。”

  “啊?”

  “总之!就是随便什么人吧!你那个我也要吃!”

  

  手上的包子被咬了一口。

  溢出红豆的香甜,鼻子被蒸得有些发痒。

  

  影山扭头去和日向争执,也咬了一口他的包子。

  吵吵嚷嚷的,让乌养忍不住探出头来大声呵斥。

  

  稀松平常的打闹没能掩盖他脸上的慌张。

  影山看了一眼日向的侧脸,又回头望向堆积着白雪的邮筒。

  

  • 那封信,你是写给谁的?

 

 

 

 

 

 

  “去休息!”

  “欸——”

  “驳回!”

  

  影山喘着气,目光跟随日向一起移到球场外。

  转头对菅原说:“我也休息一下。”

  

  液体让喉间的干涩得到了缓解。

  影山往后一靠,盯着两人肩膀之间的距离,为这几厘米暗自欣喜。

  

  “我明明就还能再来几球啊!”

  “噢。”

  

  低吟一声算是回应。

  放松了身体,用尽全身的细胞去感受近在咫尺的,另一体温。

  

  “日向,我刚才去了一趟收件室,有你的信噢。”

  “哎?!”

  

  日向从谷地手里接过了信,却不拆开。

 

  影山疑惑,忍不住开口:

  “谁寄给你的?”

  “呃......笔友,之类的。”

  “笔友?”

  “感觉休息得差不多了!菅原前辈!我要训练!”

  

  他活力十足地跑向球场。

  映在影山的眼中,渐行渐远。

  

  • 那封信,是谁写给你的?

 

 

 

 

 

 

  月朗星稀。

  裹紧了围巾,温度才渐渐上升。

 

  影山哈出一口白气。

  回头冲日向摆摆手。

 

  “别送了。外面很冷。”

  “你跑着回去吧。”

  “为什么?”

  “发热取暖!”

  “白痴吗?”

  

  用几小时刻进脑海里的知识现在又全忘了,只记得眼前人的笑脸。

  明天的考试该怎么办呢?

  

  他差点踢到一块石头,避了过去。

  绕进拐角,顿住,探出头来。

  

  果然又见到那邮箱被打开,信被拿出来。

  

  影山望着人消失在院子里,缩缩脖子把半张脸埋进围巾。

  呵出的气息无处飘散,堵在针织布里打转,捂得胸口发闷。

  

  • 那封信,是谁写给你的?

 

 

 

 

 

 

  放下笔,望着窗外白雪纷飞。

  白纸左上角的两个字换了又换。

  

  日向:

  翔阳:

  日向:

  

  修改擦拭的痕迹去不掉。

  影山托着腮苦恼,怎么才能让白纸恢复原状呢?

  

  怎么让放空烦乱焦躁的思绪?

  怎么才能表达心中的珍惜和在意?

  

  老师宣布下课的声音响起,影山却突然来了干劲。

  要写!给那家伙的信!

  

  “影山!”

  “噢噢噢噢噢噢!影山!”

  

  教室门被推开。

  他才转过头,身上就叠满了飞扑而来的前辈们。

  

  “生日快乐!”

  

  众人完全不顾地板被弄脏,喷了好几瓶彩带。

  头顶的彩带落下一条,影山才从呆滞中清醒过来。

 

  田中和西谷挺身站直,念了一首自创的现代诗,作为贺礼简直是意味不明。

  大地和菅原倒属于实用派,送的全是体育用品。

  东峰呢?

  

  奶油如雪花,纯白。

  精致得让人无法相信它出自男人的手。

  

  “日向!快过来一起吃蛋糕!”

  

  影山望着被叫过来的人。

  心跳渐强,期待着听到那句话。

  

  雪絮如樱飘落。

  却没有一片落到他心里。

  什么也没有。

  

  • 这样......要怎么说出口?

 

 

 

 

 

  

  “我们走咯!”

  “明天见啦!”

  

  影山斜靠着门,等待最后一个人离开。

  几片雪飘进来,他冷得有些不耐烦。

 

  低声喃喃着“快走吧”,企图麻痹大脑:

  他只有不耐。没有烦闷,苦恼,与失落。

  

  “影山!那个......我......我也有礼物要给你!”

  

  他毫不犹豫地关上了门。

  隔绝雪花与寒冷,更断绝了日向的后路。

  

  留在室内的温暖里。

  紧紧圈在,他的世界里。

  

  日向从背包里拿出一个盒子。

  闭上眼,又睁开一条缝隙偷看。

  重复几次,终于把盒子往前一推。

  影山伸手想去拿,盒子却突然落地。

  

  明信片密密麻麻地落了一堆。

  

  “五......520张!明信片!来自全国各地的生日祝福!”

  

  影山呆滞地望着地上的明信片。

  

  “影山你之前不是问过我吗?和谁写信的事情。”

  

  纸张相互交叠,墨水飘逸地渗透其中。

  

  “交换明信片是相互的,我要先给别人写,别人才会帮我写,所......所以!”

  

  影山看了一眼地上的盒子,不禁好奇,这么多明信片是怎么塞进去的。

  

  “我写了很多明信片寄给很多人,让他们给你写了生日祝福!”

  

  盒子的空间无法容纳全部的明信片,所以才会倾洒而出。

  心脏的大小无法盛下即将满溢的感情,所以才会刺痛,叫嚣着渴求释放。

  

  “影山!生日快乐!”

  

  日向刚伸出手,就被拉进了怀里。

  动作粗暴,一点也不温柔。明明是这样的,却让他留恋不已。

  

  “影山,那个......呃......那个数字......我——”

  “喜欢你!”

  

 

 

 

 

 

  废纸篓里有一张纸。

  是被影山狠狠抓成一团,苦恼着丢弃的信笺。

 

  纸上只有一个姓氏,一个冒号。

  无数,不知如何表达的心意,都还留在签字笔的墨水里。

  

  如果那封信,只能写一句话。

  影山觉得,他一定会写那一句。

  

  • 我喜欢你

 

 

 

 

 

 

  黑尾好奇地凑过去。

  对方便把明信片丢到了他手里。

 

  “翔阳为什么要写这些给我?”

  

  头发被轻柔地抚摸,趴着的研磨来了睡意,没有听到黑尾回答的话。

  

  “是因为不知道写什么了吧,他关注的也就只有这些嘛。”

  

  明信片飘着墨香。

  字体歪扭,配合着小图画。

  一字一句,传达着写信人的情意。

  

  【影山嗖地一下就做出判断了!然后把球传给了田中前辈!然后砰地一声,球就飞到对面了!超帅的!啊虽然田中前辈也很帅,但是啊!影山是最帅的啊!】

 

 

 

 

 

 

  面对白纸,不知该如何动笔。

  只能写下心中的最关心,最在意。

 

  不停写了520件有关你的事情。

  重复着写了520遍,最喜欢你。

  换来520份送予你的生日祝福。

 

  这份心意,传达到了吗?

  

  传达到了吧。

 

-End.

 

影山影山影山生日快乐!!!

那520张明信片由我们这些影日痴汉组成!!!!你收到大家的爱了吗?~✧*。

评论 ( 11 )
热度 ( 80 )

© 药师寺郁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