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日】杯盏*12

两座城市的温差实在是太大了

出了车站感觉自己从冬天到了夏天

电脑还能顺利打开没有回潮真是太好了【不是

本来说好的周更却突然停了这么久真的很抱歉!ORZ

那么,我【的文】回来啦~

——————————————————————————



  清流从手水舍中溢出,打湿了地面。

  日向转身的时候脚下一滑,向后倒去,撞进身后人的怀里。

  

  “小心点啊。”

  

  影山抓着他的肩把人扶起。

  顿了顿,又握住他的双手,举到嘴前呵气。

  

  “碰一下冷水而已,手就变得这么冰了?”

  

  日向反握住影山的手。

 

  “你不也是吗?”

  “大冬天的,手水舍里应该放热水吧。”

  “噗——”

  

  一声喷笑引来了神职人员的侧目。

  两人收敛了笑容,稍稍点头鞠躬,便朝神社的主殿走去。

  

 

 

 

 

 

  新年时节,神社里异常拥挤。

  影山始终紧握着日向的左手,生怕他被人群冲散。

  到后来干脆搂住了他的肩,把他锁在身侧。

  

  日向第三次摇晃身子,还是甩不掉那只扒在肩上的手,终于放弃了抵抗。

  小声嘀咕着:“保护欲真的很强啊......”

 

  “啊?你说什么?”

  “没什么!”

  

  颈上的围巾正好堆到耳朵下面,露出的耳朵被冷得有些发红,却因此更显可爱。

  影山盯着那精致的线条看,又想起了他舔舐那软骨时,日向不停发颤的模样。

 

  他撇开头,喃喃道:“谁让你太可爱了啊。”

 

 

 

 

 

 

  5円落入賽钱箱内,便听闻一道清脆的碰撞。

  影山先握住了麻绳,等待日向把手搭上来。

 

  两人一同用力,铜铃轻晃。

  响声萦绕,郑重且神圣。

 

  端正了姿势后,鞠躬两次,完成了二拝。

  

  日向把手举到胸前,双手合十轻拍两次,望了眼铜铃后低头许愿。

  再次睁眼时,发现影山还保持着那个姿势,便忍不住去猜想他在对神明说些什么。

  

  放下了双手,垂于身侧,再次完成一拝。

  他们微微鞠躬,结束了这第一次两人一起的新年初诣。

 

  “要抽签吗?”

  “噢,都可以啊。”

  “我想为工作室抽一下啦。”

  

  日向一边拉着影山往前走,一边转回头来和他说话。

  眼见就要撞上人,影山一个用力把日向拽回怀里,说着责怪的话语气却不禁放柔:

  “这么多人,你慢点啊。”

  

 

 

 

 

 

  缓缓打开手中的签,日向终于放下了悬着的心。

 

  “大吉哎!”

    

  接过签仔细地看了一会儿,影山撞了撞日向的肩膀。

  “上面说你今年能生一个男孩。”

  

  一句话惹得他瞬间暴跳起来。

  

  “这上面工作、金钱、爱情、家人、健康全部都有说到!你干嘛就盯着那一条啊!”

  “字最少,最大。”

  “......”

  

  日向撇开脸,沉默了一下才幽幽地开口:

  “影山,你想不想要小孩子啊?想要的吧。小小的,软软的,那么可爱。”

  

  没听到回答,日向的心情顿时坠到谷底。

  他正想开开玩笑把这个话题糊弄过去,却被影山从身后抱住,揉乱了头发。

  

  “孩子什么的,以后领养也可以。要说可爱的话,你就很可爱啊。”

  

  头顶上方传来的声音让日向涨红了脸。

  他轻轻拍了拍圈在腰上的手臂,小声说了句:

  “去......去写绘马啦。”

 

 

 

 

 

 

  影山放轻了脚步走到日向身后。

 

  “你写了什么?”

  “!!”

  

  被吓了一跳,日向赶紧把绘马翻过去。

  

  “秘密!”

  “哈?”

  “心愿说出来就不灵了!”

  “不能说的刚才参拜神社许下的那个吧!绘马挂在这里不就是让人看到的吗?”

  “总之!不许看!”

  “喂!”

  

  影山准备把绘马翻开,却被用力推到了一边。

  他想侧身折回去,又怕日向一个踉跄往前摔,最后还是放弃了一探究竟,任由那家伙推着走。

  

  “嘶!好冷!”

  

  身后的人忽然缩回了手,影山转身就看见他脖子上的围巾凌乱不已。

  眉头下意识地皱在一起。

  

  “围巾都散开了,不冷才怪吧!”

  

  围巾被解开。

  日向站在原地等着那双手替自己重新系上。

  

  “......”

  “影山?”

  “呃......你刚才是......怎么系的?”

  “噗—— 哈哈哈!你解得那么干脆,我还以为你懂呢。”

  

  捂着肚子笑够了,日向伸手去解影山的围巾。

  “喏,看好了。我用的那种系法是这样的。”

  

  柔软的毛线在胸前灵活地绕来绕去,迅速形成了一个简约又精美的形状。

 

  “好啦。看懂了吗?”

  “懂了。”

  “那你来试试。”

  “......”

  

  影山显然没想到日向会把刚刚系好的围巾又解了开来,盯着垂到腰际的围巾沉默了一会儿......

 

  他毫无章法地绕了两下,又拿起日向脖子上的那条也随意地绕几下。

  牵起日向的手,就朝神社的出口走去。

  

  一大一小的手掌紧贴在一起。

  十指相扣,传递着彼此的温度。

  

  神社的铜铃再次响起,和着一个带着笑意的声音:

  “影山真的是笨蛋。”

 

 

 

 

 

 

  研磨盯着镜子里的自己,猛地将头向后仰,躲开那把化妆刷。

 

  “已经够了吧。”

  “啊,抱歉抱歉!因为孤爪先生太可爱了,所以情不自禁......”

  “......”

  

  他没有顺着化妆师的话接下去,而是扭头看向旁边偷笑的好友。

  

  “翔阳。”

  “咳!咳咳!是差不多了!现在这样以男士妆容来说非常合适了!”

  

  日向走到化妆台边,和化妆师道了声谢。

  给她递去一张婚礼时间表,强调了一下需要补妆的几个时间点。

  

  “为什么阿黑不用化妆我要化?”

  研磨盯着日向,非常明显地不满。

  

  “呃......”

  “他也要啊!只是他皮糙肉厚的等会儿随便弄一下就行了,你皮肤那么好必须要花上一点时间细致地照料啊!”

  

  冴子笑吟吟地走了过来,手搭上研磨的左肩。

  日向见状也搭上了研磨的右肩,不停地点头。

  

  “......”

  

  研磨看着镜子里的自己,重重地叹了口气。

  

  “研磨!这个!”

  又一个声音在身后响起,他闻言回头,难得地拔高了声音喊道——

  “绝对不要!”

  

  谷地拿着那套婚纱,失落地撇了撇嘴:

  “欸......”

 

 

 

 

 

 

  天色渐暗,透过落地玻璃窗能看见室外的繁茂树木。

  玻璃上又映着室内的灯光,星星点点,与枝叶相叠。

  

  黑尾掐断电话,匆匆拍了拍影山的肩:

  “要化妆了,我先过去了啊。”

  

  及川目送着黑尾离开,用手肘捅捅身旁的人。

  “我也想看小岩带妆的样......痛啊!”

  毫无意外地被狠狠敲了后脑。

  

  菅原和大地在旁边笑,顿了顿才发现又来了宾客。

  赶紧接过对方手中所持的请柬,为他发放伴手礼。

  

  “话说,小岩是第一次做伴郎吧?”

  “嗯。”

  “对啊!上次我们几个做伴郎的时候,唯独缺了岩泉啊。”

  “现在人齐啦!小岩,你等下要跟紧我,作为伴郎呢,要......痛啊!这次又为什么要打我啊?!”

  

  岩泉瞥了眼及川。

  “你废话真多。”

  

  看着及川和岩泉闹成一团,影山翘起了嘴角。

  扭头对上菅原和大地的目光,三人都是会心一笑。

  

  “影山先生!能来帮忙调整一下灯光吗?麻烦了!”

  “噢!马上!”

  

  大声回应了之后,影山放下伴手礼跑向灯光师。

 

  及川不解,揉揉头发说起来:

  “哎?为什么要找小飞雄......啊!他也是这个婚礼团队的人啊!”

  然后抬手搭上岩泉的肩,把整个人的重量压到他身上,冲影山离开的方向点了点头。

  

  菅原接过宾客手中所持的请柬,递上签到册,朝大地看了一眼。

  “感谢您的到来!请在这边签名吧~ ”

  

  大地了然,在宾客放下笔后,递上精致的伴手礼。

 

 

 

 

 

 

  日向从内场走出来的时候,心里猛地一惊。

  

  “影山?!”

  

  突然被叫了名字,影山扭头,脚下的梯子便晃了晃。

  日向紧张得往前走了好几步,瞬间就到了梯子的下面。

  

  “你!你小心啊!”

  

  日向的眉毛紧皱在一起,毫不掩饰担忧。

  灯光映在他眼里像是泪水,泛着涟漪。

  

  影山见他这么紧张自己,坏心眼地晃了晃身,梯子也跟着小幅度地摇了几下。

  

  “嘶!”

  日向赶紧伸手扶住梯子,感觉心脏都提到了嗓子眼。

  

  灯光师站在控制台边看着日向的表情,暗暗后悔了起来:

  早知道就不应该叫影山先生来帮忙的,会不会被老板记上一笔啊......

  

  在离地面只剩一小段距离的时候,影山便直接从梯子跳下。

  见日向还是一脸紧张的样子,顿时为自己刚才故意晃梯子而内疚了起来,心疼地揉乱了那头卷发。

  

  “那么紧张干嘛,又不会摔下来。”

  “万一摔了呢?!”

  “不会的。”

  

  日向没接话,眉依然皱着。

  他的脸颊忽然被捧住,嘴唇落到眉间,吻散焦躁。

  

 

 

 

 

 

  木柱将落地窗隔成了几块。

  整个会场并未过多布置,只有少许绿植放置在墙角。

  房顶中央的玻璃天窗折射了最后的一点夕阳,形成造型独特的光斑投在椅背上。

  

  研磨踩着地面的一块光斑,感觉有些恍惚。

  右手被牵住,他转头对上身旁的笑脸,心跳开始渐渐加快。

  

  直到这时,研磨才真切地意识到:

  他正站在他和黑尾的婚礼现场上。

  

  《Sunset》的乐声悠悠地回荡。

  场内的宾客纷纷起立,注视着两人走来。

  

  “研磨。”

  

  他侧头去看黑尾。

  看见了窗外的棕榈树微微摇晃。

  

  “日向他们都说,繁复隆重的婚礼是不合你心意的。”

  

  情人草用麻绳捆成束。

  从第一级台阶落到了第二级。

  

  “可是我又觉得,如果太简单了,你会失望的。”

  

  伴娘们捧着花,伴郎们背着手。

  目光中满含笑意,喜悦之情不亚于今日的主角。

  

  “你啊,就像猫一样。”

  

  一道影子吸引了研磨的视线。

  一只猫跳上了棕榈树,俯身伸懒腰。

  

  “我特地找的这个地方,喜欢吗?”

  

  两人站定在仪式台上,黑尾依然紧牵着研磨的手,不舍得放开。

  他又凑近了些,捧起研磨的脸,让彼此额头相抵。

  

  枝叶与夕阳仿佛近在咫尺。

  透过玻璃,落在黑尾身后,与这座房子相融。

  研磨闭上眼深吸一口气,好似嗅到了晨露与绿叶的清香。 

  

  打造了自由散漫的氛围,却又以梁柱把他圈在室内。

  研磨抬头与黑尾对视,落入心上人的无限深情中。

  无名指微凉,被套上一枚了戒指。

 

  “以后,就在我的世界里打转吧。”

 

 

 

 

 

 

  铃兰花束划出一道弧线落入清水手中。

  

  “洁子姐!过来一起玩啦!”

  “啊......还是算了。我真的不擅长跳舞。”

 

  她摆摆手拒绝谷地,冲伴娘们挥了挥手中的鲜花。

  “就在这里帮你们拿花好啦。”

  

  音响师在几首音乐中犹豫,最后选择了《old friend’s song》。

 

  曲子的和风浓郁,清脆如铃。

  舞池里的人便踩着节点移动脚步,变换了位置。

  

  几首曲子下来,大部分宾客所面对的人已经换了一个又一个。

  唯有黑尾研磨、影山日向、大地菅原始终站在彼此身旁,丝毫没有将位置让出去的意思。

  

  研磨的手搭在黑尾掌心。

  他始终低头看着脚下,紧张地跟着一通乱踩,舞步凌乱,毫无章法。

  黑尾眼中含笑,凑到研磨的耳边耐心指导,趁人分神的空隙,轻咬了一下他的耳垂。

 

  满意地看到红晕浮现。

 

  曲调欢快,很合日向的喜好。

  他微踮脚尖,身体朝右弯下,探出脚尖在地面划了一个半圈。

  扭着腰再次站直,双手搭上影山的双肩,左右晃着肩微蹲又起身。

  眼神一直黏着面前的人,唇角高扬,笑容爽朗却勾人。

 

  影山看得脸上一热,伸手揽住了日向的腰,拽着他跟随队伍一起再次移动。

  

  朝左微偏后扭转向右,菅原便完成了一个动作。

  他停下来,叉着腰看大地重复刚才的舞步。方向记错,肢体僵硬。

  菅原毫不掩饰地大笑,无奈地笑骂了几句,手抚上大地的腰际,领着他转动。

  

  室外已经漆黑无边,繁星点点。

  舞池里却明亮如昼,使得这里好似变成了一座岛。

  

  立于黑暗中闪烁,击退了寂寥,尽显热闹。

  

 

 

 

 

 

  音乐又换了一首。

  及川听见口琴的声音,跟着吹了一声口哨。

  他朝女士微微鞠过躬,往前走几步,转了个身,更换了舞伴。

  

  “小岩!”

  三首曲子的时间,他再次回到了那个人的面前。

  

  自由舞过后是群舞。

  池中半数人同时弯下身体,单膝半跪。

 

  及川非常干脆地朝恋人曲下了膝盖,挑逗似地挑眉。

  单手稍稍举过头顶,轻转手腕,优雅地以弧线落下,置于腰侧。

  他望着对方红润的嘴唇,不禁想着:形状真好看啊。

  

  心中明白岩泉不可能做出女士的回礼,及川在做完自己的动作后没有等待,直接站起了身。

  正想调侃对方几句,却忽然听见木地板轻响,他惊得高叫出声:“小岩?!”

  

  日向的动作一顿,迅速朝灯光师打出一个手势。

  

  啪——

  

  四周骤暗,小岛变成了灯塔。

  只剩一束光芒,落在那两人的身上。

  

  “你真慢啊,跳了三首曲子才回到我这里。啊......这种时候应该说什么才好?”

  他揉揉自己的头发。

  

  发丝被照耀,变了颜色。

  使单膝跪地的人也变得不真切起来。

  

  及川的目光紧盯着岩泉,心跳的节奏异常混乱。

 

  岩泉苦思冥想了很久,最后还是直接说实话:

  “本来菅原他们帮忙准备了很多台词的,但是......我忘了。”

  

  及川一下笑出声。

  

  “都是因为等你等得太久了啊。三首曲子,你跑得还真够远的。”

  

  习惯性地想顺着话题调侃几句,才张开唇便撞上了岩泉眼中的认真。

  及川随即沉默,等着恋人继续开口。

  

  “你总是会消失,稍稍分神,就不知道跑去哪里了。”

  

  埃尔德雷奇结平整地悬在岩泉的衬衫领口,出自及川之手。

  用那种方式系出来的领带层次鲜明,饱满,形状讨巧又浪漫。但是打法非常难学。

 

  反复缠绕,放松又收紧,以极致的复杂塑造了极致的美。

  

  “但你又总是会回来,在我身边搅得我心神不宁。从以前到现在,一直都是这样,真可恶。”

  

  及川的目光落在恋人的领带上。

  抬手抹抹嘴角,溢出了得意的笑。

  

  “可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已经习惯这样了。而且,没有你烦我,就不行。”

  

  得意的笑容瞬间僵住。

  心脏无法遏制地狂跳。

  

  “虽然我们已经在一起很多年了,但这句话我还是要郑重地问一次——”

  

  岩泉摸到口袋里的盒子,捏进掌心将它举高。

  短暂的脆响之后,盒盖立起。

 

  银环的色泽让这一室的璀璨黯然失色。

  

  “你愿意和我永远在一起吗?”

  

 

 

 

 

 

  日向所站的位置离他们很远,没听清两人说了什么。

  只看到及川一下把岩泉拉起,拥入怀中,仿佛要用尽一生的力气去拥抱岩泉。

 

  抱紧他,温暖他。

 

  日向的左手忽然被握住。

  对方站在靠近他心脏的位置。

 

  他抬头对上影山的眼睛,笑笑,靠在影山肩上。

 

——To be continued

评论 ( 29 )
热度 ( 69 )

© 药师寺郁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