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日】杯盏*13

  谷地受不了这氛围,最先打破了沉默。

  

  “这些都不行的话,我就再去设计几个吧!”

  “哎?!不用了!其实这些也......”

  

  砰——

  

  门被重重关上。

  日向抬到一半的手缓缓转了方向,抹抹自己的鼻子。

  他用力一撑坐到桌上,晃着腿问:“你觉得怎么样?”

 

  影山从沙发上起来,走到日向面前将他环住。

  悄悄把冰凉的双手伸进他的背后。

 

  “嘶!好冷!”

  “其实都还可以。”

  “影山!”

  “非要用的话,也是可以拿来用的。”

  “你先把手拿出来再说话!”

  “但是,谷地她对自己要求严格的话,就随她去吧。”

  “手!”

  

  挣扎一番终于把那双手从衣服里赶了出来。

  日向狠狠地瞪一眼影山,却还是握住了他的手用力搓起来,帮他取暖。

  

  “你最近越来越嚣张了啊。”

  “嗯。”

  

  影山应得相当坦诚,凑近恋人的脸亲了一口。

  这才满意地退开,从桌上拿起一只花器。

  

  几只花器摆了一桌。

  所用的材质从铁皮到木制到树脂到塑料,应有尽有。

  都是谷地为及川和岩泉的婚礼所设计的花器。

  每制出一只成品,她就会拿来给日向过目,影山有时也会参与他们之间的讨论。

  

  虽然这些花器都很精美独特,但总有一丝格格不入的感觉。

  与那两人的婚礼风格不符。

 

  力求完美的谷地便又一次折回了自己的工作间。

  

 

 

 

 

 

  “今天的工作都结束了?”

  “嗯。后面没有安排了。”

 

  影山又窝进沙发里,把腿架到茶几上,随手拿起一本杂志。

  翻了几页继续说道:“你明明比我还清楚我的日程。”

  

  日向笑笑,依然坐在桌上,拿起吃了一半的甜甜圈啃起来:

  “要看杂志就回你办公室啊。腿放下来!”

  

  “你这里杂志多。”

  “才怪!你那里一柜子都是吧?!”

  “不是婚礼的。”

  “摄影师就去看摄影杂志啊!”

  

  日向从桌上跳下来,转身从柜子里翻出一盒茶叶。

  拍掉影山搭在茶几上的腿,开始沏茶。

  

  “渡边怎么样?”

  “还不错。”

  “藤峰和横山呢?”

  “横山是新人,有点急躁。藤峰以前有过工作经验,倒是非常稳重。”

  影山把身子探向前,咬了一口日向递来的和果子,又倒回沙发里。

 

  红茶加了牛奶后的香甜从茶杯中溢出。

  诱着人的精神越来越放松,甚至有了些困意。

  

  工作室的运营渐渐走上了正轨。

  日向不再从早忙到晚,有了偶尔偷闲的机会。

  影像部又招入了几名摄影师,影山肩上的负担也随之减轻。

 

  短暂的休息时间,两人就会待在办公室里一起喝茶吃点心。

  

  “你今天还有工作吗?”

  “啊,等下要和一个供应商谈合同。”

  日向抿了口茶,看向手表:“不急。还有一个小时。”

  

  杂志的广告页上,一条皮带吸引了影山的注意力。

  他盯了一会儿,猛地合上杂志,起身紧逼向日向。

  

  “啊!”

  

  红茶晃了晃险些洒出,日向赶紧把它放到一边。

  铁扣摩擦的声音响起,察觉到有手在解自己的皮带,日向又是一惊。

  

  “影山?!”

  恋人的呼吸喷在脖颈上,他的心跳便乱了节奏。

  

  • 咦?

  • 哎?!

  • 确实是好几天没有做了,但......但是!

  

  影山把解下来的皮带扔到桌上,又把手伸到腰际开始解自己的。

  

  • 在......在这里?!

  • 不是吧?!

  • 还有一个小时。

  • 嗯......那......应该来得及。

  

  看到恋人抽出皮带的一瞬间,日向心下一横闭上眼。

  但是等待了一会儿,想象中的亲吻和触摸都没有到来。

  疑惑地睁开眼,就看到影山在桌边坐得笔直,摆弄着两条皮带。

  

  经过简单的处理,两条皮带缠绕在一起,形成了一个圆柱体。

  影山拿起它晃了晃,扭头说道:“只要解决底座的问题就OK了。”

  

  以皮带制成的花器,尽显洒脱又饱含浪漫。

  也许就是最适合那两人的婚礼花器。

  

  看着恋人神情呆滞,影山也愣了会儿才反应过来。

  调侃道:“你在期待什么?”

  

  日向的脸瞬间涨红——

  “笨蛋!”

 

 

 

 

 

 

  拐了个弯,迎面走来推着餐车的侍者。

  日向正打着电话,顿了顿才闪身避让。

  

  “这么说,很顺利喽?”

  听到冴子的声音,他的注意力重新移回电话里。

 

  “嗯,意外地谈得很快。”

  “和那家酒店建立合作关系,算是我们最近谈成的最大一单了。辛苦啦!”

  “没有啦,这次都没费什么劲。倒是前几天去和那个供应商谈的时候很头疼啊。”

 

  更头疼的是在去之前还被影山耍了。

  想到这,日向握着手机的力道又加重了几分。

  

  迈出旋转门,街道上门庭若市。

  日向站了一会儿,决定走向街对面闲逛。

  

  “影山呢?他不来接你?”

  “他去和一家摄影公司谈合作了,我比预计的时间要提早结束,他现在应该还在工作吧。晚一点我再联系他,先去随便转转。挂电话咯,拜。”

  

  经过一家中华料理店,香气扑鼻而来。

  日向四下环顾一圈,记下了这里的位置和店名。

  

  • 等下和影山来这里尝尝看好了。

  

  继续往前走了一段路。

  正准备进一家礼服定制店看看婚纱,日向的余光就瞥到了一个招牌。

  

  “咦?!这不是......”

  

  • 那家摄影公司原来开在这里吗?!

  • 那......他应该就在——

  日向毫不犹豫地改变了方向。

  

  一对情侣从面前走过让他顿住脚步避让。

  停顿的空隙,再抬头看过去时,有几个人绕过屏风走了出来。

  

  即使玻璃门反光,他也还是认出了其中的两人。

 

 

 

 

 

 

  “那,影山那边就请你多多帮忙啦!”

  菅原揽住阿部的肩,冲他眨眨眼。

  

  “我和影山以后就是合作关系了,互相帮忙是应该的。”

  “非常感谢!”

 

  见影山冲自己鞠躬,阿部摆了摆手。

  “企业的建立初期有多艰难我是明白的,但我也帮不了你们很多。加油吧。”

  “是!”

  “会客室还有人在等我,我就先回去了。你们慢走啊。”

  “噢!你去吧,再见啦~ ”

  

  菅原挥着手送阿部离开,等人消失在屏风后,他身旁的人便长出了一口气。

  听到气音,他无奈地笑笑:“很紧张?”

  

  “有点。”

  “唔,其实阿部这个人确实挺不好说话的。这么容易谈妥,大概也是看在我和他是同窗的份上吧。”

  “今天真的谢谢你了!”

  “不用这么客气啦!啊,虽然你突然辞职,设计部乱成了一团让我很头疼。”

  “呃......”

  “开玩笑啦!”

 

  菅原一掌拍在影山的背上,害他一阵趔趄向前。

  脑中忽然闪过什么,菅原走到沙发旁坐下,示意影山也过去。

  

  “那件事,你和日向说了吗?”

  

  影山的动作一顿,才缓缓地坐下去。

  闷闷地回应道:“还没。”

  

  “不是吧......”

  菅原叹了口气。

  

  “不要这么拖着啊。”

  “......”

  “既然有那个想法,就应该和他好好地说吧。”

  “我也不一定会......”

  “不管最后会不会去,都应该要告诉他啊。”

  “......”

  “你到底在磨蹭什......”

  “他会很难过。”

  “不告诉他的话,他才会难过吧!”

  

  日向正准备张口打招呼,却猛地顿住。

  看着沙发上那两人的背影,开始猜想影山要告诉他什么。

  

  “可是!要离开他身边,跑去游历摄影什么的,我真的说不出口啊!”

  

  吼完这话,影山垂下眼。

  余光瞥见了地面反射的人影,他慢慢地转回头。

  身体瞬间发冷。

 

  那是他最不愿在那个人脸上看见的表情。

 

 

 

 

 

 

  热水落至地面,蒸得浴室烟雾缭绕。

  身体的寒冷被驱散,烦躁却依然萦绕心口。

  

  影山抹去脸上的水,低头喘了会儿气。

  又仰头让热水重重淋到脸上,击打着皮肤。

  

  从柏林到米兰,经过维也纳和布达佩斯,一路游历、摄影。

  是影山和Nelson曾经的共同心愿。

  Nelson走后,影山转入了另一行业,这计划便被深埋于心。

 

  直到名冢先生将Nelson的工作笔记交给他。

  那张他和Nelson一起画下计划路线的地图再次出现在眼前。

  他才萌生了那个想法。

  

  想完成老师生前的心愿。

    

  可是不舍得、不忍心离开日向。

  所以迟迟没有开口告诉他。

  

  影山一拳捶向浴室的墙壁。

  

  自从意外被日向知道了那件事后,他们两人就没有好好地说过话。

  日向对影山的日程了如指掌,总是巧妙地错开了时间,在他工作的时候休息,在他休息的时候工作。电话打了就挂,连回家的时间也推得很晚,总是一回到就直奔卧室睡过去。

  

  影山不是没想过把日向弄醒好好地谈一谈,可是......

  看见恋人那疲惫的样子,他太心疼,下不去手。

  

  关上水,门落锁的声音从外面传来。

  

  “日向?!”

  

  迅速穿上衣服冲出去,客厅空无一人。

  走到卧室门口,果然见到床上的被褥鼓起。

  

  影山轻手轻脚地移到床边,抚上恋人的脸颊。

  日向的呼吸沉稳,微皱着眉,眼睛下方的青黑色似乎比昨天更重了。

  

  “日向......”

  

  • 最近又有一场婚礼吧。

  • 真的非常忙啊......

    

  倾身在恋人的额上落下一吻。

  影山绕到床的另一边,掀开被子靠了过去,揽住日向。

  

  • 好好睡吧。

 

  睁开眼的一瞬,影山便感觉到四周冰凉。

  翻身冲出门外,客厅果然空空荡荡。浴室内的温度已经散去,却还残留着水蒸气。

  

  他抹去镜子上的水雾,看见自己的眉毛拧成一团。

  

  “可恶!”

 

 

 

 

 

 

  “影山先生!”

  “挂电话了。”

  “距离拍摄只剩一个小时了!你——”

  “我会赶回来的。”

 

  影山掐断电话,把手机扔向往副驾驶座。

  

  巡逻的保安刚绕过一根柱子,就见一辆车径直冲来,吓得他连滚带爬地闪向旁边。

  车猛地拐了个弯,摩擦着地面发出刺耳的声音,留下一道轮胎印,急速驶出车库。

  

  谈笑声与音乐相融。

  酒杯碰撞时,祝福便被传达了出去。

 

  道宫和身边的人碰了杯,香槟流入口中,醇香四溢。

  婚礼仪式顺利结束,到了婚宴时间她终于能暂时放松一下了。

  正这样想着,她身后的会场大门就被猛地推开,发出一声巨响。

  

  还没缓过神,那人已经快步走到了她的眼前。

 

  “日向呢?”

  “啊......就在......咦?!去哪了?!”

  

  道宫四下一圈,却找不到人,于是也急了起来。

  别把这个烫手山芋丢给她啊......

  

  影山的目光细细扫过会场内的每一处,果真没看到那身影,右手攥成了拳。

  视线落到被追光灯照射的舞台上,便松开了拳头。

  

  乐手面前的话筒突然被拿走,他愣了愣,弹吉他的手指也跟着顿住。

 

  “抱歉。现在先插播一下其他的节目。”

  “啊?”

 

  还没弄明白是怎么回事,他坐着的高脚凳就被一下抽走。

  一个踉跄跌向旁边,乐手下意识地看向道宫。

  见道宫摆手,他也不好说什么,只能抱着吉他退去了一边。

  

  “江口先生和江口太太新婚快乐!下面我就献上一个小节目作为送予两位的贺礼。”

  

  会场内的视线全部集中到了影山的身上。

  

  “但是在节目开始前,我有一些话想说。”

  他扫视了场内一圈,依然不见所期待的人出现。

  

  “今天和我一起来参加婚礼的人,是我的恋人。”

  宾客们显然来了兴趣,就连新人也翘起了嘴角,期待地等待着下文。

  

  “我们最近都很忙,交流很少。所以我想借这个机会对他说,我是非常在意他的。”

  影山握住话筒,又凑近了一些。

 

  “在意他的身体状况,在意他的情绪感受。每分每秒,无时无刻都——”

  

  角落里突然闪出了一个身影,嘴唇一张一合用口型说着STOP!

  影山放开话筒,勾起了得意的笑容。

  

  “那家伙好像不想我在大庭广众说这些话,那还是直接开始表演吧。下面这首歌送给江口先生和江口太太,唱得不好还请大家多多包涵。”

  

 

 

 

 

 

  推开门,两个身影一前一后离开了会场。

 

  日向的脸颊烧红,快步走着,完全不去看跟在他身旁的影山。

  “这场婚礼你不是工作人员吧!突然跑来干什么啊?!”

  “谁让你一天到晚躲着我啊!”

  “那你也别闹这一出啊!”

  “你不躲我的话我会跑来这里吗?!”

  “来就算了,干嘛要在那么多人的面前说那种话!”

  

  想起刚才的情话,日向感觉自己的脸更热了。

  “明明平时根本就不会那样说的吧!笨蛋吗你?!”

 

  影山沉默了下来,却还是紧紧跟在日向身边,生怕他又逃开。

 

  日向一刻不停地说着,不知不觉走到了长廊的尽头。

  正准备往左转,身体便被从后方紧紧抱住。

  

  温暖自那胸膛传来,让他一下消了气。

  无奈地拍拍环在身前的手臂。

  

  “你还有工作的吧?今天不是有一组婚纱照要在码头拍摄吗?”

  “嗯。”

  “赶紧过去吧。”

  “......”

  

  没有得到回答,日向叹了口气。

  在怀里挣扎着转了个身,踮脚吻上影山的唇。

  

  “我和你一起过去。”

 

 

 

 

 

 

  以笛声为信号,又一辆船舶缓缓靠近。

  两声长鸣宛若青年人踏进家门后的长叹。

 

  从大雪中归家,摘下围巾感受一室的温暖,长吁着排出胸腔里的寒冷,倍感满足。

  

  快门声混在嘈杂的人声里。

  看到影山放下了相机,负责后勤的女孩迅速跑过去想给新娘穿上披纱。

  新郎却快了一步把西装脱下紧紧罩住新娘,握着她的双手不停呵气。

  

  影山扭头找到了日向,快步走过去。

  “你刚才去哪了?”

  

  拍摄进行到一半的时候,他稍稍分神,便发现日向不见了踪迹。

  他的心顿时沉下去,过了好一阵子才找回状态。

  

  日向举起右手,晃了晃塑料袋。

  “去买吃的。你还没吃午饭吧?”

  

  “影山先生!”

  听见有人喊自己,影山转身说了句:

  “噢,今天辛苦了。你们收拾好道具就先回去吧。”把工作人员后面想说的话全堵了回去。

  他们看看影山,又看看站在他身旁的自家老板,最终选择了默默地收拾拍摄道具。

 

  日向看着后勤部的那些人飞速地善后,一副不想打扰自己的样子,感觉有些好笑。

  他握住影山的手腕,拽着人往不远处的长椅走去。

  

  “走吧,去那里吃。”

  

  一双筷子递到影山的手中。

  他诧异地看向日向。

 

  • 猪肉咖喱温泉蛋饭?!

 

  有这料理贩售的地方并不多。

  即使是距离码头最近的那一家,那段往返的路程也绝对不算短。

 

  • 难怪消失了这么长时间......

  

  接过便当盒,影山的心头涌上了难以言说的感动。

  自掌心传来的温暖驱散了海风灌进身体里的寒冷。

  

  日向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看着他。

  看着看着,再也憋不住笑,一掌拍在影山的背上。

  

  “快吃啦。”

  

  午饭两三下就被席卷一空。

  影山擦净嘴角,扭头发现日向正望着海面发呆。

 

  他犹豫着,试探地开了口:

  “呃......那天,菅原先生提起的那件事......”

  “嗯。”

  

  见他有回应,影山松了口气继续说下去。

 

  “那是我和老师曾经的共同愿望。”

  “......”

  “老师计划从柏林出发,沿着路线图到达米兰。”

  “......”

  “他走了以后,这个计划也就被搁置了。”

  “......”

  “名冢先生回英国之前,把老师的工作笔记交给了我,还有我们当初一起计划的路线图。”

  “......”

  “所以我才会想起来,想要完成老师生前的心愿。”

  “......”

  “日向......我一直没和你说是因为......我......”

  

  刚才停泊的那艘船舶已经下完了客,港口再次回归沉寂。

 

  日向的沉默让海风显得愈加凄厉,一下一下吹慢了影山的心跳。

  他抚上恋人的手,感受到刺骨的冰冷。呼吸一窒,大脑选择了妥协。

  

  “你别再生气了。我不去......”

  “谁说我生气了?”

  

  妥协的话卡在一半,影山和他对视着,眨了眨眼。

  

  “你不是因为我要离开所以在生气吗?”

  “啊啊,对,我是在生气。但不是因为这个。”

 

  日向皱起眉,瞪了影山一眼。

  却用双手反握住对方。

  

  “我在气你犹犹豫豫拖那么久不告诉我啊!”

  

  一直抚着日向的右手,冰凉僵硬,却没想到左手竟是那么温暖。

  影山不知是因那温度而惊住,还是被他的话所震没了反应,任由他握着。

  

  “我们不仅是恋人,也是工作上的伙伴吧。工作室运营的事情我也会找你商量不是吗?那为什么你的想法和追求就不能直截了当地告诉我呢?”

  

  日向发觉自己的温度暖不了影山,于是便放开手,帮他把围巾又绕紧了一圈。

  这才再次握住那双手,捧到嘴边,一阵阵地呵气。

  

  “你这笨蛋,给我听好了。现在工作室一切顺利,影像部的人也多起来了,所以,那边完全不用担心。”

 

  “虽然一个人住那个房子是寂寞了一点,但我不会因为这点寂寞就受不了的。我又不是十几岁的小孩子了,不需要这么处处护着我也没关系。”

 

  “你啊,想去哪里的话,就尽管去。我不会因为私心就把你束缚在身边。你要满世界跑地去摄影的话,我可是最支持你的那个人。”

 

  “而且,不管你去哪里,要去多久,我都会等你回来的。那天,我不是已经说过了吗?”

  

  日向的眼尾因笑容而扬起。

  让影山几乎要溺亡在那温柔与坚定里。

  

  “我是绝对不会放手的。”

  

  一声长鸣。

  船舶又离开了码头。

 

  笛声悠扬,渐渐远去。

  船行在海面上,划开一道道波纹,起伏后又散去。

 

  海平如镜,静待白帆再次归家。

 

 

 

 

 

 

  “话说你东西好少啊,带够了吗?”

  “哪有长途旅行带很多东西的啊。”

  “也是噢。”

  

  影山用力揉乱日向的头发,才发觉他没有反抗。

  手上的动作便一下停住,慢慢收进了口袋里。

  

  青年步履匆匆从他们身旁经过。

  机场里适时响起了温柔的女声播音。

  

  “要走了。”

  “嗯。”

  

  影山深吸一口气,胸腔却越发堵闷。

  他呆站着等了会儿,依然不见日向要说什么其他的话。

 

  他咬了咬唇,迈步转身。

  

  “影山!”

  一声呼唤,他又迅速地转回去。

  

  日向反复眨了几次眼睛。

  目光飘忽闪躲很久,才终于对上影山。

 

  把手从大衣口袋里拿出来,朝他伸出双臂。

  

  影山一跨上前,将日向拥进怀里。

  用力嗅着他身上的味道,力道越来越大,像要把他揉进骨子里。

  

  “再见。”

  

  喑哑的声音还回荡在耳边。

  怀里的人已经挣脱他的怀抱转身离去。

 

  影山望着那背影走远,鞋子也转了圈,朝反方向迈出脚步。

 

  机场内的广播持续回响。

  催促着人离开,斩断所有不舍。

 

  日向把手插回口袋,仰着头不停眨眼,努力压抑涌上的热意。

  走出机场,望着来往的车流,看着离人下车,归人上车。他不禁笑了起来。

 

  影山低着头走路,狠咬下唇,离开航站楼后,脸上的表情也始终紧绷。

  机身渐渐靠近云层,耀眼的阳光一下射进舱内,霸道地传递温度。他终于牵起了嘴角。

  

  

 

 

 

 

  • 很快就会再见面的啊。

  • 是一定会再见面的啊。

 

——To be continued

 



☀你要走,我就等你回来。

●我不会为你留下,但我一定会为你回来。

评论 ( 8 )
热度 ( 68 )

© 药师寺郁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