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日】杯盏*番外

新年福利两连发!

大年初一零点,《杯盏》的番外来啦!

 

正文其实是去年12月初写完的,而番外是12月底才码的

因为隔了好一阵子,所以文风大概有点变化?

希望不会影响整体的食用~【比哈特

——————————————————————————

 

  处理完最后一份文件,他披上大衣匆匆走出公司。

  藤峰正想递交样片,见他那副火急火燎的样子,也就作罢。

  

  影山重重关上车门,驶出车库。

  

  当初,趁着新婚的喜庆,影山便开了家摄影公司。

  不仅把婚结了,还把彩带也剪了。爱情与事业双双收入囊中。

 

  菅原被他从原来的公司挖角过来,暂时代理了一阵老板。

  他则带着日向又跑去了兹蒂尔,两人一起继续那趟未完的旅程。

  

  旅行结束后,一回到日本,他就被漫天工作压得脱不开身。

  公司可不是好开的,老板也不是好做的。他终于明白日向身处顶层的劳累了。

  

  白驹过隙,一晃五年。

  

  影山缓缓踩下刹车,在一个红灯前停住。

  他靠着车窗托腮,望向窗外的车水马龙。

 

  时间在繁忙的工作与琐碎的生活中流逝,他和日向都已三十而立。

  明天就是新的一年。这一年,他和日向已经结为伴侣整整五年。

  

  “该买什么礼物送给那家伙啊......”

  

  是他此刻正在苦恼的事情。

 

 

 

 

 

 

  又是深冬白雪。

  

  影山对于冬季特别喜爱。

  除了因为他生于冬季之外,还因为......

  

  他和日向就是在初雪落下的日子里心意相通。

  

  五年前的今天,他们一起围着衣柜讨论又争吵。

  为第一次两人一起去神社新年参拜搭配了一套又一套衣服。

  

  五年后的现在,影山站在商场里对着两件大衣沉吟许久。

  终于取下其中一件,让店员拿了合适的尺码,包起带走。

  

  “他会喜欢吗......”

 

  影山提着纸袋在商场里转悠。

  依然在考虑着,还有没有更好的礼物。

  

  男孩手捧着糖盒从旁边经过,和他身旁的伙伴说说笑笑。

  影山望着他们走远,想了想,日向也挺嗜甜的。

 

  于是走进前方的糖果店。

  

 

 

 

 

 

  “欢迎光临!”

 

  店门上悬挂的铃铛摇晃。

  店员们便纷纷停下手里的工作朝他问好。

  

  一位眉眼含笑的少女朝他走来,柔声问道:

  “先生,请问您是要购买糖果作为礼物送给别人吗?”

  

  “噢,是。”

  “对方喜欢什么糖果呢?”

  “呃......好像没有什么特定的喜好。”

  “那么需要为您推荐一些吗?”

  “那么,拜托了。”

  “好的,这边请。”

  

  糖果店内色彩斑斓。

  各种散装糖、礼盒糖摆设得整整齐齐。

  

  店内似乎喷洒了香水。

  和糖果的气味中和,便不会太过甜腻。

  

  “请问您是送给朋友还是恋人呢?”

  “我爱人。”

  

  少女顿了顿,笑得更灿烂了。

  她拿起一份样品递到影山面前。

  

  “那么,就送礼盒装的糖果吧?这一款您觉得如何呢?是产自北海道的酒心糖噢。”

  

  影山细细看了一圈,继续问道:“酒精成分多吗?”

 

  “稍微有点多噢。”

  “那不要这个。”

  “......”

  

  少女又愣了愣,很快就继续摆出职业笑容。

  心里却是有些不解,不禁想着难道她猜错了送糖的作用?

  

  影山果断地把样品摆了回去。

 

  日向的酒量很差。

  公司刚开起来的时候,他经常应酬接酒局。

  喝到后来都怕了酒精。

  

  又一盒糖果递到了影山的面前。

  

  “那这一盒您觉得怎么样呢?是梅子的噢。”

  “他嗜甜。”

  “那这一盒呢?是果酱夹心软糖。”

  “他不喜欢软糖。”

  “那这一盒呢?巧克力硬糖。”

  “我准备一会儿再去买盒巧克力。”

  

  少女看着影山那张面无表情的脸,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努力让自己保持笑容。

  心里却终于忍不住吐槽起来——

  

  还说什么“没有特定的喜好”,这明明就是把对方的喜好记得一清二楚吧!还真挑剔啊!

  

  转身又将一盒糖果交到影山手里,少女等了等,没有听到任何反驳的话。

  只见他捧着那盒包装成动物形状的糖果,点了点头:“就要这个了。”

  

  少女一时有些没反应过来。

  努力转着脑子想,这个人刚才......

  

  是不是笑了?

 

 

 

 

 

 

  “这算是新年礼物吗?还是周年礼物?”

  

  影山一边走着一边自言自语。

  余光瞥见金黄色,他扭头就看见身旁那家店的橱窗里坐着一只巨型玩偶。

  

  它系着缎带,手捧礼盒。

  坐在精心布置过的橱窗里,营造出一派节日的氛围。

  

  几年前,影山曾有一段时间很喜欢玩偶。

  

  与其说喜欢玩偶,不如说是喜欢像日向的玩偶。

  毛绒绒的博美犬玩偶,娇小的布偶猫玩偶,诸如此类。

  

  那时摄影公司刚起步,他很累,睡得也浅,每天早晨总是比日向先醒来。

  一翻身,刚撑起半个身子,日向就像是察觉到般,挪动着靠近他。

  

  “唔......”

  “呆子?”

  “......”

  “没醒啊。”

  

  影山又侧身躺回去,静静看着怀里的人。

  

  日向微张开唇。他忍不住伸手去碰碰。

  对方的眼皮抖了抖,睫毛也跟着颤。

  影山看着日向那青黑的眼圈,就知道他的情况也不比自己好到哪里去。

 

  一时心疼得不行,又撑起身,在他的额上落下一吻。

  

  再躺下时,影山发现日向脸上有一道红痕。

  大概是他睡着了抓痒,自己挠的。

  

  伸手去摸了摸。影山一下顿住。

  

  “好软。”

  

  他又继续轻抚对方的侧脸。

  

  “真光滑啊。”

  

  继而又用手指去戳了戳。

  

  “又软又滑又温暖啊。”

  

  影山就这样喜欢上了玩偶。

  因为那些毛绒绒的可爱玩偶,太像日向的触感。

  

  他看到喜欢的,就会买回家。

  买得多了,他又有了一个新乐趣:

  

  每天早晨,在日向醒来之前,用玩偶把他包围起来。

  

  玩偶越来越多,影山索性腾了一个空房间来放。

  这直接导致他们搬家的那天,两人吵了起来——

  

 

 

 

 

 

  用胶布把箱子封好,影山放下剪刀去开那间房的门。

  门把手一转,一只玩偶就直接砸到他的脸上,还有几只滚到了他的脚边。

  

  “噗——哈哈哈哈哈哈哈!”

  

  日向捂着肚子笑得欢。

  影山脸一黑,抓起玩偶就砸到他脸上,砸断笑声。

  

  “这些玩偶要怎么办啊?!”

  “哈?!你问我干嘛?!它们都是你买的吧!”

  “你也有责任啊!”

  “关我什么事啊?!都怪你买了那么多吧!”

  “谁叫你不拦着我啊!”

  “我拦得住吗?!混蛋影山!”

  “你说谁混蛋?!”

  

  影山走几步揪着日向的衣领把他举起来。

  日向把头一歪,眼睛一瞪:“你看吧!”

  

 

 

 

 

 

  有路人经过,用疑惑的眼神看向呆站在橱窗前的影山。

  他尴尬地咳两声,迅速走开。

  

  依然觉得送的东西都不合适。

  

  影山提着袋子叹了口气,他真的不擅长准备礼物。

  • 不如问问菅原前辈吧。

  他掏出手机正准备打电话,却因为没看路撞上了人。

  

  道歉过后才发现电话已经拨了出去。

 

  “小飞雄?”

 

  却打错了号码。

  

  “我打错了。要打给菅原前辈的。”

  “哎?~ 是噢。”

  

  影山想着,也许问问及川也不错,赶紧出声制止他挂断电话。

  

  “你觉得,应该买什么礼物送给日向才好啊?”

  “小不点?”

  “嗯。”

  “这个啊......”

  

  电话对面隐隐有些嘈杂的声音。

  

  “不如买个盘子吧。”

  “盘子?”

  “对,做菜的那种。”

  “啊?”

  

  影山一头雾水。

  

  “为什么要送盘子?”

  “你们两个,一般都是小不点做饭吧。”

  “不,一般都是我做。”

  “......那你们不忙的时候总会一起做饭吧?”

  “会。”

  “两个人一起在厨房做饭的时候,用着你送的盘子,不是很温馨吗?”

  

  虽然觉得这个逻辑很奇怪,但影山想象了一下那样的画面。

  确实很温馨。

  

  “好啦好啦,就买盘子吧。记得挑个漂亮点的啊!小不点会开心的。”

  

  掐断电话,影山斟酌了一会儿。

  最终还是乘着电梯去了售卖厨具的那一层。

 

 

 

 

 

 

  夜幕已经完全落下。

  

  影山坐进车里,扭回头看了眼一后座大大小小的袋子。

  挑好盘子后,他还是觉得缺了什么,又陆陆续续买了些其他的东西。

 

  “是不是买太多了......啧,不管了。”

  

  他系上安全带,踩着油门再次来到街道上。

  又停在一个红灯前,街边门庭若市,斑驳陆离。

  

  落单的行人步履匆匆,可以猜到他正要赶回家跨年。

  三五结伴的行人则有说有笑,和家人朋友一起走向远处。

  

  影山一想到今晚他要和日向两个人一起跨年。又一年。

  

  工作的疲惫瞬间一扫而空。

  只有浓浓喜悦填满心口。

  

  绿灯。

  他一踩油门驶了出去。

  

  驶往家的方向。

 

 

 

 

 

 

  拧着钥匙转动。

  影山一开门就看见日向的额头被贴上一张纸,于是一愣。

  

  他这一愣,那一屋子的人也跟着顿住。

  

  “啊,影山你回来啦!”

  “小飞雄你终于回来了。”

  “好久不见啊,影山。”

  “哟!我从我家餐厅带了吃的过来噢。”

  “晚上好。”

  “影山,听及川说你刚才要找我,可是打错了电话?”

  “影山你在门口傻站着干嘛?进来啊。”

  

  影山眨眨眼。

  目光依次扫过及川、岩泉、黑尾、研磨、菅原和大地,最后落到日向身上。

  

  终于搞清了此时的情况。

  他们是在打扑克牌,输了的,大概是要往脸上贴纸条。

  

  他们,这个跨年夜,在他和日向的家里。

 

 

 

 

 

 

  日向帮着影山把大大小小的袋子放到桌上。

  他把袋子一个个拆开,里面的东西都拿出来。

  

  “你怎么买这么多东西啊?都是什么?”

  

  日向从其中一个袋子里捧出了一束鲜花。

  

  “香槟玫瑰?”

  

  又从另一个袋子里拿出了一只牙刷。

  

  “牙......牙刷?”

  

  日向一脸疑惑地朝影山看去。

  对方却是黑着张脸,没心情理他。

  

  “啊!这件大衣好看!”

  

  日向将那大衣举在眼前,问道:“送我的?”

  影山瞥了他一眼,又扭回头去:“你穿着合适就穿啊。”

  

  日向无奈地笑笑,继续拆那些袋子。

  他拆到现在也明白了,这些都是影山买给他的新年礼物。

  

  他知道,挑礼物是影山那笨蛋最头疼的事情了。

  

  “这盘子买得正合适啊!刚才大家一起准备晚餐的时候,及川前辈打碎了一个盘子。”

  

  听到这话,影山扭头去看及川。

  及川舔舔唇,刻意撇开了目光。

  

  岩泉敏锐地察觉到了是怎么一回事,轻拍一下及川的后脑勺:“混蛋川。”

 

 

 

 

 

 

  “那我们就走啦,新年快乐啊!”

  “噢,新年快乐!开车注意安全。”

  

  影山站在门口与好友们一一道别。

  及川走在最后,从影山身边经过时,听到一句:“记得买个盘子来赔。”

  

  “哎?!”

  “再见。”

  

  砰——

  

  送走了他们,墙上的时钟已经指向11点30分。

  影山卷起袖子走进厨房,从日向的身后抱住他。

 

  轻吻一下那头卷发。

  

  “来帮忙啊。”

  日向笑笑,招呼影山和他一起洗碗。

  

  “嗯。”

  说着,他就接过日向递来的盘子慢慢擦净。

  

  客厅里的电视还开着,节目的声音隐隐传进厨房。

  

  “工作都处理完了?”

  “嗯。”

  “才不是吧?”

  

  日向用还沾着水的手指去戳影山的侧脸。

  

  “我和研磨去买菜的时候,碰到藤峰了。他给了我一套样片。”

  “啊?”

  

  影山想了想。

  傍晚匆忙离开公司的时候,好像有瞥见藤峰朝他走来。

  

  “等会儿去看看样片,然后赶紧给他答复吧。别把今年的工作留到明年啊。”

  日向从水池里拿出一个盘子递过去:“喏,最后一个。”

  

  把污水抽干后,日向转身去擦手。

  才想起来还有锅没洗。

  

  “啊!忘记了!”

  

  影山顺着他的目光看去,也才发现还有一堆锅碗瓢盆。

  

  “我来洗吧。”

  

  日向呆呆地看着他洗起了锅。

 

  自从摄影公司开始运营,影山变得更加忙碌。

  两人的空闲时间都非常少,难得一起在家吃饭的话,也是吃完就出去了。

  谁先回来谁洗碗。能这样看着影山做家务的机会很少。

  

  日向不禁在心里念道:

  认真做家务的男人真帅啊。

  

  影山见他冲着自己傻笑,眉头一皱。

 

  “傻了?”

  “才没有。”

  

  日向解下围裙递给影山。

  

  “要不要?”

  “不要。”

  

  影山只瞥了一眼围裙上的小熊,就嫌弃地撇开脸。

  日向见他这样,便轻轻地嘁了一声,嘀咕着:“明明是你买的。”

  

  “你在嘀咕什么?”

  “没什么!”

  

  日向挂起围裙,又踮起脚去整理壁柜里那些,在好友们做菜时被放乱了位置的东西。

  

  影山偏头看着日向被柜门挡去一半的侧脸。

  不禁喃喃道:“因为觉得适合你才买的啊。”

  

  “啊?你刚才有说什么吗?”

  “说你在这里碍手碍脚的。快去洗澡,一身酒气。”

  “我又没喝酒!”

  “他们喝了啊,当然有沾上。”

  “那你不也是吗!”

  “快去!”

  

  被影山黑着脸一吼,日向瞬间僵直,规规矩矩地敬了个礼:“是!”

  

  望着他走出厨房的背影,影山不禁笑起来。

  “什么啊。都三十几岁了,还像刚认识的时候那样。白痴吗?”

 

 

 

 

 

 

  日向走出来的时候,影山正站在落地窗前。

  

  两年前,为了离公司近一些,他们搬了家。

  现在住的楼层很高,这房子里的落地窗很合影山的心意。

  

  日向悄声走到影山身后,手从他的胳膊下穿过环抱住他。

  

  影山低头看看。

  抚上贴在他胸前的无名指。

 

  “戒指呢?”

  

  影山转身,日向也松开了手。

  

  “啊,刚才洗碗就摘下来了。”

  

  他说着,绕过沙发走向玄关处,将那戒指盒拿来。

  

  影山接过戒指盒轻轻打开,银色的光芒静置其中。

  他把它取出来,牵起日向的手。

  

  他微低着头,刘海有些长了。

  

  日向仰起头看他。

  思绪渐渐变得飘忽。

  

  刚认识影山的时候,他不是这样的。

  

  当时的他虽已久经职场,但依然带着股傲气。

  似是在摸爬滚打中越挫越勇,眼神里尽是对于理想的憧憬。

  

  将那颗炽热狂跳的心暴露无遗。

  

  现在的他几乎褪尽了气盛,越来越沉稳内敛。

  倒不是那种对生活倦怠后的消极,而是以柔和的方式承受并融化锋利的冰锥。

 

  眉眼间尽是早些年没有的温和。

  

  日向呆呆地看着影山。

  心想着:这些年,这些变化,都是自己所见证的啊。

 

  影山给他戴上戒指,想了想,又脱下自己的那枚交到他手上。

  

  “帮我戴上。”

  “哈?”

  “快点。”

  

  日向轻笑出声:“什么嘛,交换戒指吗?”

  

  银环轻轻穿过指节。

  因为一直戴着,所以并不冰凉。

  

  日向抬眼,正好对上影山注视着他的眼睛。

  

  两人默契地同时笑起来。

  心中了然地深吸了一口气。

  

  柔声说道——

  

 

 

 

 

 

  “新年快乐,今年也请多多指教。”

  “新年快乐,下一年也请多多指教。”

  

 

 

 

 

 

  钟声伴着两人的话音响起。

  

  整个世界瞬间被乐声溢满。

  夜空中绽开盛大的烟花,光芒映照在他们脸上。

  

  落地窗外漫天璀璨,万家灯火。

  

  这是他们结为伴侣的第五年。

  他们知道,还会有下一个五年。

  

  十年,二十年,三十年,五十年。

  

  直至这场人生旅程的尽头。

 

- End.

评论 ( 12 )
热度 ( 103 )

© 药师寺郁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