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日短篇】天然

原著向,男友力梗,如有ooc请见谅

这篇是之前@綺日色 点的男友力影山梗

我加的设定是影日处于刚刚确定关系的状态

本来想写男友力十足的帅气影山,可开出来的脑洞却是初恋笨蛋的感觉

啊......天......要是觉得不好吃的话就打我吧不要客气

【来吧小天使【说着敞开了大衣【??

          ————————————————————————

排球排球排球:图片

 

          你还真是痴迷排球啊。偶尔聊点排球以外的东西怎么样?:青城最强

 

排球排球排球:说到这个。

 

排球排球排球:及川前辈,我有件事想向你请教。

 

                                                                                    什么?:青城最强

 

排球排球排球:请教我怎么提高男友力!

          ————————————————————————

 

  两秒后,缓过神来的及川拿着手机飞速按下一串号码。

  

  “小飞雄你是有交往对象了吗?!”

 

 

 

 

 

  “好困。”

  “喂,别在路上睡着啊。”

  “才不会呢。”

 

  日向说着就打了个大大的哈欠。

  

  这个时间,行人三三两两,都是穿着制服的学生。

  偶尔还会碰上同校的人骑自行车经过。

 

  早樱已经盛开。

  微凉季节里的粉色显得单薄淡漠。

  

  却又恰到好处地宣告着初春的到来。

  

  花瓣落到日向肩上。

  他伸手拿来把玩,顺势转身面向影山。

  

  “今天怎么想到和我一起上学?”

  “顺路。”

  “一点都不顺路吧!”

  “晨跑到你家附近就顺便找你了。”

  “而且为什么不骑车啊?我们现在用走的可是少睡了两......”

  

  日向的脚步一顿,大叫出声:

  “哈?!你从你家跑步过来啊?!”

  

  咚咚。

  

  那一瞬的心跳声放大到近在耳边。

  影山下意识地抓紧书包带,想要掩饰。

 

  • 我没有想——

 

  “你这家伙!是不是在偷偷做什么特别训练啊?!想要一声不吭就蹭地一下变强吗?!”

 

  望着日向张牙舞爪的动作,影山愣了愣。

  随后不动声色地松了一口气。

  

  • 差点忘了他是笨蛋啊。

  

  走在前方的女生顿了顿。

  忽然和身旁的朋友交换了位置,帮她编辫子。

 

  !!要说男友力的话,比如......走在马路上把对方护在远离车辆的里侧吧。

  

  影山猛地想起了及川昨天的教学。

  他撇开头,快速走两步拽住日向的手臂。

  

  “呆子。”

  “啊?——”

  “你走里面。”

  

  把人从左侧扯到了右侧。

  影山依然侧着头,走了好一段路才发觉身旁没了声音。

  

  他疑惑地转身,只见到路边的草丛里倒插着两条腿,宽松的运动裤掉到了膝盖的位置。

 

 

 

 

 

  课间休息的教室里总是吵吵嚷嚷的。

  正值青春期的男生,总是免不了三五成群地聚在一起讨论游戏和女孩子。

  

  影山将目光从手机上移开,瞥向窗外。

  

  天空阴沉压抑,寒意似乎透过玻璃灌进了室内。

  手机屏幕上显示着今天的天气预报——

  

  阴转阵雨。

 

 

 

 

 

  哗啦。

  

  教室门被猛地推开。

  正在谈笑的几人看见推门的人,都是一顿。

  

  甚至下意识地后退了一步。

  

  “影......影山君,日向他去上厕所了。”

  “噢。”

  “......”

  

  影山拿着雨伞和雨衣往前走了一步。

  他每走一步,那几人就退一步。

  

  影山瞥了那边一眼。

  

  离他最近的男生浑身一颤,见他朝自己走近,恐惧感也越来越强烈。

  就在他以为自己要为了保护身后的同伴壮烈牺牲的时候,却听见对方没来由地问了一句:

  “日向的柜子是哪个?”

  

  影山蹲下去看日向书桌的抽屉。

  果然见到柜子钥匙就塞在角落的位置。

  

  咚。

  

  雨伞尖捅到柜子深处发出一声巨响。

  

  “......”

  

  影山一时有些尴尬。

  这把伞好像塞不进日向的柜子里。

  

  感受到身后的视线,他轻咳一声。

  把雨伞拿出来又把雨衣塞了进去。

  

  • 那呆子的柜子怎么这么空?

  

  折叠过后的塑料雨衣不受控地散开。

  影山用力一拍,它扁了下去。一放手,却又再次散开。

  

  “......”

  

  塑料雨衣以奇怪的形状填满了柜子的空间。

  一点也不美观。

 

 

 

 

 

  “这是......”

  

  从厕所回来的日向呆呆地看着自己的置物柜。

  柜门打开,里面插着把雨伞,伞柄上还挂着一件雨衣。

  

  “校园威胁事件?”

 

 

 

 

 

  上课铃声响起。

  

  影山从抽屉里摸出课本和一个本子。

  翻开本子,上边被不属于他的笔迹写得满满当当。

  

  他拿起笔,在“下雨天的时候偷偷地给对方送伞,男友力max”那行字旁,打了一个勾。

 

 

 

 

 

  日向助跑几步后,向上一跃。

  双手也朝后张开,地面便映出宛若羽翼散开的影子。

  

  影山看向排球落地的方向。

  再转回来时,目不转睛地望着日向。

  

  就连唇角也跟着上扬。

  

  菅原的视线在两人间游走,最后笑着开了口:

  “影山,日向。去帮大家买几瓶饮料吧。”

  

 

 

 

 

  放学后的长廊空空荡荡。

  

  日向一下一下扯着汗衫的领口,扭头问道:

  “影山你是不是对我最近的表现不满意啊?”

  “啊?”

  

  影山正在出神,被他突然一问下意识地迅速应道:“没有。”

  

  • 你身上怎么有橙子味?

  

  嗅着若有似无的甜香,他又晃了神。

  这条走廊太安静了。

 

  • 心跳要被听见了。

  

  “没有不满意的话,你干嘛要跑来我班上摆阵啊?”

 

  日向说着,往自动贩售机里投入硬币。

  汽水滚入出货口,他拿出来递给影山。

  

  “喏,橙汁汽水。你最近好像很喜欢喝这个吧?”

  “噢。”

  “噢是什么意思啦。”

  

  影山大口灌起汽水。

  目光却还是忍不住黏在日向身上。

 

  !!帮对方拧瓶盖也是男友力的一种体现方式噢。

 

  脑海中闪过及川送的那本“男友力修炼手册”,他迅速抢过日向手里的可乐。

  日向一愣,顿时有些气愤。

  

  “你干嘛抢我的可乐啊?!”

  

  手中的可乐又被抢了回去。

  争抢东西的时候,斗争心总是压也压不下去。

  

  “我才不是要抢你的可乐!”

  

  可乐又再次落入影山手里。

  

  “这不是抢是什么啊?!”

  

  可乐的所属权再一次更替。

  塑料瓶内渐渐出现碳酸饮料被摇晃后所独有的气泡。

  

  “都说了不是要抢!你这个白痴!”

  “不要再狡辩了!话说谁是白痴啊?!”

  “你啊!排球白痴!”

  “哈?!笨蛋!笨蛋笨蛋笨蛋!”

  

  影山猛地将可乐从日向手里夺过来。

  “最后和你这家伙说一次!”

 

  他高声开口的同时......

  “我不是笨蛋!”

 

  手上也不自觉地一拧。

  

  嘭——

 

 

 

 

 

  “糟糕!今天被值日耽误了好久啊!”

 

  谷地抱着书包朝体育馆的方向奔去。

  经过教室时,不经意的一瞥让她瞬间顿住脚步。

  

  “日向?”

 

  她疑惑地朝蹲在置物柜前翻找着什么东西的身影走去。

  

  “你怎么还在教室?没有去——嘶——”

  “谷地!!!”

  

  下一秒,她就被转过身来的人吓了一跳。

  日向的手上正拿着一件替换用的运动服,而他身上穿着的那件......

  

  沾了一大片褐色的污渍。

  

  日向攥紧运动服。

  说话的声音都带上了哭腔。

  

  “我觉得影山好像想谋杀我!”

 

 

 

 

 

  听完日向对影山那些怪异行为的控诉,谷地彻底僵在原地。

  正在心里拼命组织着安慰日向的语言,她又突然想起一件事。

  

  “那个......我可能知道影山是想干嘛了......”

  “哈?”

  

  谷地捂住自己的额头,继续开口。

  

  “其实,几天前......”

 

 

 

 

 

  “哎?!千夏你和学长在一起了?!”

  “嗯嗯!他上周五放学后对我告白的,然后我们周末的时候就去约会啦!”

  “哇啊!恭喜!”

  “呐呐,快说说,和他约会的感觉怎么样啊?”

  

  谷地也忍不住跟着由真八卦起来,两人凑近了千夏等着她开口。

  

  “就好像做梦一样!”

 

  千夏捧着脸回忆起初次约会的场景。

  

  “怎么说呢,学长的男友力真高啊~”

  “我就知道!他一看就是男友力max的类型啊!”

  “嘛,千夏和由真好像都很看重男友力呢。”

   “那是当然的!”

 

  由真高声回应起谷地:

  “如果对方男友力很高的话,能促进恋爱初期顺利发展啊!”

  

  走廊外路过的那个身影顿了一下,才继续往前走。

  没有被墙壁挡住的那一点点肩膀却暴露了那个人正在偷听。

  

  谷地一愣。

  

  • 影......影山君?!

  

  她凭着直觉为墙后的人引话。

 

  “虽然一直在强调男友力,但是男友力到底是什么啊?”

  “欸?仁花你不懂吗?就是那个啊那个!”

  “对方适合做男朋友的指数!”

    

  谷地把头发撩到耳后。

  装作不经意地瞥了眼影山露出的肩膀,猜测他此时的反应。

  

  “这样讲太抽象了啦。”

  “就是他的举动让你觉得有多暖心啊。”

  “比如说,他往你的抽屉里塞小礼物。”

  

  窗外的肩膀似乎猛地抖了一下。

  

  “呃......换个例子啦。”

  “还有——”

  “默契!”

  

  千夏雀跃着说出了这个词。

  谷地瞬间一呆,眨了眨眼。

  

  • 这好像更抽象了吧?!

  

  她再往窗边看去,却已经不见了那半边肩膀。

  

  “我和学长很默契地跑向旋转木马的时候,感觉超~开心的!”

  千夏又捧起脸,滔滔不绝地说着她和学长约会的细节。

  而谷地却屡屡分神,担忧着这场教学失误会造成什么样的后果。

  

  • 影山君......

  • 真的能明白什么是男友力吗......

 

 

 

 

 

  包子的香味从食盒里飘出来。

  肉包的鲜香下还隐藏着咖喱的味道。

  

  最下面的那几个,是日向特地拜托妈妈给影山做的咖喱包子。

  

  “男友力啊......”

  日向提着食盒走向车站的方向。

  脑子里一直想着谷地昨天说的话。

  

  “其实简单来说,男友力就是用来形容男性体贴、温暖、霸道的气质啦。”

  

  • 影山体贴吗?

 

  忽然起了一阵风。

  日向缩缩脖子,摸了摸自己的手臂。

  

  • 啊!

  

  他维持着双臂交叠的姿势,想起不久前他也这样发抖过。

  下一秒,巨大的阴影自上而下袭来。

  影山把外套甩在了他的头上。

  

  “穿上。”

  

  • 不不不!

  • 不能这样就认定他的男友力很高!

  • 还有另外两个特质呢!

  • 温暖。

  • 那家伙一点都不温暖!

 

  • 霸道。

  

  日向再次顿住脚步。

  眼前无法遏制地浮现出那天晚上的场景。

  

  他和影山确定恋人关系的那天晚上。

  

  “那我就先回家了。”

  “噢......嗯......”

  

  才刚走出两步。

  

  “喂!日向!”

  

  影山的侧脸似乎泛起了红晕。

  日向看得出了神,原来这家伙也会脸红啊。

  

  “不许反悔啊!”

  

  影山抿了抿唇,用尽全身的气力对日向高声喊道:

  “答应了就不许反悔啊!”

  

  • 还真是......

  • 非常霸道啊。

 

  • 这么说来。

  • 我和影山从开始交往到现在,的确一直很顺利。

  

  • 男友力真的能促进恋爱顺利发展吗?

  

 

 

 

 

  “喂,你在愣什么神。”

 

  听见前方传来声音,日向一惊。

  猛地抬头才发现他不知不觉就走到了车站。

  

  影山就在他面前。

  

  手上的食盒被影山提了过去。

  日向也侧头去看他。

  

  “这是什么?”

  “包子。妈妈让我带去给奶奶的。”

  “噢。话说,原来你奶奶住在利府町啊。”

  “是啊。”

  “我爷爷在富谷町。”

  “欸?!那要不要顺便过去?”

  “不去了。没有和他提前打招呼。”

  

  巴士迟迟不来。

  车站渐渐聚集起等待的乘客。

  

  日向抬头望着影山的下巴,突然很小声地说了句:

  “谢谢你啊。答应陪我去探望奶奶。”

  

  人声嘈杂。

  这句话应是不会被听见的音量,却直直传进影山耳中。

  

  “噢......没什么啊。因为是......”

  他偏过头去,回话的声音比日向还要小。

  

  “恋人嘛。”

  

  巴士在眼前停下。

  有序地上了车,双人座都已经没了空位。

  日向走向一个单人座,落座后才发现影山也跟了过来。

  

  “影山?你去那里坐啊。”

  “不坐了。”

  

  就在两人说话的这会儿,巴士已经满座。

  影山垂下眼看着日向,右手握住了吊环稳定身体。

  

  “这么多人,不在你身边的话指不定你这呆子会出什么事情。”

  

  日向僵硬地点点头。

  随即迅速扭头看向窗外。

 

  巴士缓缓起步,风景在他眼前延展。

  笑容再也压不下去。

 

 

 

 

 

  回到家中,日向直奔房间。

  把背包一甩开了灯,就往床上扑去。

  

  他握着手机,打开了Line。

  

          ————————————————————————

                                                              我回到家啦:生鸡蛋拌饭

排球排球排球:噢。我也刚回到。

 

                                啊,对了!你的嘴角上沾有咖喱:生鸡蛋拌饭

排球排球排球:哈?!

排球排球排球:混蛋!为什么一直不告诉我?!

          ————————————————————————

  

  日向想象着影山气愤地冲向洗手间,在镜子前擦掉咖喱的样子。

  他开心地笑起来,翻了个身,仰躺在床上。

  

          ————————————————————————

                                                        笨—— 蛋——:生鸡蛋拌饭

 

                                                                       对了:生鸡蛋拌饭

 

                                                                影山影山:生鸡蛋拌饭

 

                                                            影山!!!:生鸡蛋拌饭

          ————————————————————————

  

  突如其来的黑暗让日向下意识地连打了好几个感叹号。

  几秒后,眼睛终于适应了环境,他扶着墙壁走出房间。

  

  “爸爸?妈妈?小夏?”

  “哥哥!”

  “发生什么事了?”

  “是停电啦,爸爸已经去修了。”

  “噢!”

  

  日向正准备返回房间,就听身后传来一声闷响。

  

  “哎?!什么?!”

  “呜啊——”

  

  小夏的哭声瞬间溢满整座房子。

  

  “小夏?!”

  

  他迅速跑下楼梯,循着声源找去。

  就见小夏坐在地上,膝盖上的血丝在黑暗中隐约可见。

  

  “是太黑所以绊倒了吗?”

  他揉了揉妹妹的头:“小夏别哭啦,来,哥哥抱你飞。”

  

  小夏感觉到身体突然腾空。

  还没来得及反抗就被迫转起了圈圈,转动时带起的风把伤口吹得刺痛。

  

  “哥哥这个笨蛋!”

 

 

 

 

 

  日向一边上楼一边揉自己的头。

  嘴里还念念有词地感叹着小夏下手真重。

  

  回到房间,手机屏幕的荧光在黑暗中不断闪烁。

  

  十几个来自影山的未接电话把日向吓了一跳。

  他赶紧回拨过去,情绪也随着对面的响铃节奏越发焦急。

  

  砰——

  

  玻璃窗外传来奇怪的声响。

  日向紧捏着手机,心脏悬到了喉咙,慢慢地朝窗边移动。

  

  砰——

  • 砸玻璃?!

 

  这一次他终于听清了那是什么声音。

  可是谁会在大晚上砸他家的玻璃?

  日向朝窗边冲去,猛地拉开帘子。

 

  “影山?!”

 

 

 

 

 

  初春的夜晚很凉。

  单薄的运动衫可一点也不保暖。

  

  日向气冲冲地跑出家门,见到影山站在树下瞬间消了气。

  一肚子的狠话全憋了回去,只是迅速摘下自己的围巾环到对方脖子上。

  

  “怎么这样穿就跑来了?就算是春天了,晚上也还是很冷的啊,笨蛋吗?”

  

  摘下围巾不免有点冷,日向缩了缩脖子。

  影山注意到他的动作,捏住围巾一角转两圈环住了他。

  

  两个人戴同一条围巾。

  

  日向有些别扭地撇开头。

  刚想说两句话掩饰羞涩,就听影山的声音响起:

 

  “刚才是怎么回事?”

  “啊?”

  “为什么突然就不见了?”

  “你在说什......”

  “而且还不接电话!不知道这样会害人担心吗?!呆子!”

  

  影山吼完了话,微张着唇喘气。

  近距离地看着他紧皱的眉毛,日向无意识地用食指去推了推,把它抚平。

  

  这样温柔的举动让影山愣了愣。

  

  日向仿佛才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迅速后退一步。

  围巾扯得他呼吸一窒,下一瞬就被影山拉过去,又回到两人原本的距离。

 

  “呆子。”

  

  这么一闹,日向终于的头脑终于清醒了。

  也明白了影山所指的是什么。

  

  “刚才那是停电了啊,我下意识地就......喊了你好几次......后来小夏摔倒了,我去照看她,手机没带在身上所以没接到你的电话......对不起啊。”

  “呃,我也没有很生气,不需要你道歉什么的......”

  

  影山懊恼地挠挠头。

  他最近一直在想着该怎么呵护这个家伙,怎么现在好像......

  

  • 搞得他很怕我似的?

  

  日向始终垂着眼,把半张脸缩在围巾里,不敢看影山。

  自从谷地提起了男友力的事情,他越看影山越觉得这个人男友力十足。

  现在更是因为担心他就跑到了他家楼下,也未免......

  

  • 帅过头了吧。

  

  “我家的电路一时半会还修不好。既然你都来了,那就一起去夜跑吧。”

 

 

 

 

 

  男人握着狗绳往前走,却在低头看手机。

  性格活泼的博美犬在他脚边兜兜转转,不时扒两下他的裤脚又跑向前方。

  

  有风刮过,他终于抬起头。

  转身看去,只见到两个背影彼此追逐。

 

 

 

 

 

  沙地被蹭出一道痕迹。

  

  日向仰躺下去大口喘着气,也不管衣服沾上沙子。

  漫天星辰落在他眼中。

  

  “哈......哈......哈......这里是哪里啊?”

  “海......边啊......呼......”

  “我当然知道是海边!”

  

  他猛地坐起来,看向不远处撑着膝盖喘气的影山。

  

  “我是问这里的准确位置啦!”

  “谁知道!还不是你毫无目的地瞎跑来的!”

  “还在喘啊。你的体力有这么差吗?”

  “你说谁体力差?!”

  

  影山一下扑过去。

 

  日向没稳住身体往旁边倒去。

  两人扭打在一起,不断地翻滚。

  眼见日向就要磕到一块石头,影山赶紧停住了动作,翻身让日向趴在他身上。

  

  海边漆黑如墨。

  

  一旦瞳孔适应了环境,即会发现那颜色并非纯黑。

  而是近乎墨色的深蓝,安静且沉稳。

  

  像极了影山的眼睛。

  

  海浪扑岸的声音近在耳边。

  节奏轻柔,却如心跳般让人无法忽视。

  

  日向透过影山的眼睛看见了自己。

  他眨了眨眼,推着对方的胸口借力起身,不自在地盘起双腿坐在沙地上。

  

  “咳,那个......”

  

  • 快找点什么话题。

  • 除了排球!除了排球以外的!

  • 恋人之间会说的话题!

  

  日向拼命转着脑子,却怎么也想不到该怎么开口。

  

  “好厉害,跳得好快。”

  “啊?”

  

  却是影山怔怔地捂着自己的胸口,先发出了声音:

  “心跳好快。”

  

  日向一怔,脸颊的温度无法遏制地攀升。

 

  “笨!笨蛋!那是——”

  “我是真的很喜欢你吧。”

  “笨蛋!你在说什么啊!”

  

  影山依然躺着。

  目光从一颗星星,落到另一颗星星上,试图描绘出夜空的形状。

  

  “告白的那天,我超级紧张,心跳超快。第二天再见到你,心跳也很快。还有刚才也是。”

  “......”

  

  日向不再接话。

  影山那仿佛在讲进攻战术般认真的语气让他无法回嘴,那样的坦诚也让他很不习惯。

  

  • 搞什么啊,简直就像爱情电影里一样。

  这个认知让他的心跳越来越不受控制。

  

  “呆子,你以前和别人交往过吗?”

  “哈?!怎么可能啊!”

  “噢,也是。”

  “喂!你的也是是什么意思啊!”

  “我也没有。”

  

  • 所以呢?

  “你是第一个啊,快感谢我吧。”

 

  • 你这混——

  “所以我也不知道要怎么办。”

  

  日向的嚎叫再次被卡在一半。

  他瞥了眼静静躺在身旁的影山,等着对方继续说下去。

  

  “因为以前没试过,所以恋爱到底是要怎样?搞不懂。”

  • 搞不懂是当然的吧,你这个笨蛋。

 

  “打排球比恋爱简单多了,真想和排球在一起啊。”

  • 那你干嘛还要对我告白啊!

  

  “但是,不能把排球当做恋人。恋人的话,还是要活的,比如你。”

  • 等等等等!在排球和我之间选了我,就因为我是活的?!

  

  “我以为你会拒绝的。告白。”

  • 什么啊......对自己这么没自信吗你这家伙。

  

  “没想到居然接受了啊。我......非常开心!”

  

  日向的目光一直黏在影山身上。

  听见影山深吸一口气大喊出“非常开心”,他也跟着笑起来。

  

  “我......向前辈讨教了能促进恋爱初期顺利发展的方法。”

  • 啊我知道,就是谷地说的男友力吧。

  

  “但是总觉得不太对,好像一点也不顺利。”

  • 对对!因为你根本就没有男友力嘛!完全没有!

  

  “所以......”

  

  影山突然挺身坐起来,拉过日向捧住他的脸。

  “还是直接问你比较快。你想让我对你做什么?”

  

  • 哈?!

 

  “什什什什什什么做什么啊?!”

  “我们不是在交往吗?”

  “交往又要做什么啊?!”

  “我不是在问你吗?”

  “我怎么知道啊!”

  

  日向不停挣扎,想要躲开那双手。

  却一直被捏着脸,被那目光注视着,无处可逃。

  

  “那......”

  

  日向出神地看着影山的唇。

  他以前怎么没发现,这家伙的嘴角是上扬的。

  

  “什么都不做也可以吗?你会......反悔吗?”

  

  词汇贫乏的笨蛋无法准确地传达自己的想法。

  日向却是第一次觉得,他轻易地就理解了影山的意思。

  

 

 

 

 

  无措地捧着意外得到的宝物。

  不做点什么的话,不保护起来的话,宝物会消失吗?

  

  不要消失啊。

 

 

 

 

 

  “噗......哈哈哈,什么嘛。”

  日向一下喷笑出来,也捏着影山的脸往两边扯。

  “我那天不是说过了嘛,不会反悔的。不会不会不会不会不会。”

  

  手上一放,皮肤立即往回弹。

  日向顺势猛拍了一把影山的脸。

  

  “我都答应和你交往了才不会反悔啊!”

  

  夜色渐浓。

  海浪扑岸的节奏渐缓。

  

  “喂,你敢拍我的脸啊。”

  “!!”

  

  日向赶紧往后躲,毫无意外地被影山拽了回去。

  想象中的暴力没有来到,却是落入一个温暖的怀中。

  

  “不会反悔就行。”

  

  岸边的石块湿润。

  承受着海浪看似汹涌的攻击,聆听它的低语。

  

  一声声,旁人都不懂的爱意。

  

 

 

 

 

  “要回去了吗?”

  “嗯!回家吧~”

 

 

 

 

 

  哗啦。

  

  教室门被推开。

  及川皱着眉抬起头,揉了揉僵硬的脖子。

  

  • 这么吵,看来是睡不成了。去买点吃的吧。

  

  经过前桌的时候,两个女生的谈话让他顿住脚步。

  

  “哎?!你和他分手了?!”

  “嗯。”

  “为什么?上个月你不是还一直在说他男友力很高啊之类的吗?”

  “啊啊,是这样没错啦。但是......”

  “男友力高也没用的啦。”

  

  及川一开口,女生便齐刷刷地看向他。

  “男友力高只是那个人自身的修养素质而已,恋爱顺不顺利这种事,还是取决于他对你的在乎程度啦。”

 

  他说着拍了拍女生的肩:“分手快乐噢。”

  

  扯开包装袋一口咬下去,红豆面包的香甜瞬间溢满口腔。

  感觉到口袋里震了震,及川掏出手机来看。

  

          ————————————————————————

排球排球排球:及川前辈,上次向你借的比赛录像我这周末就还给你。

 

                                                                           噢,看完啦?:青城最强

 

        对了,我送你的那本进修手册怎么样?是不是很有用啊?~:青城最强

 

排球排球排球:不。

 

排球排球排球:感觉一点用也没有。

          ————————————————————————

  红豆面包的包装袋掉到了地上。

  

  两秒后,及川拿着手机飞速按下一串号码。

  “怎么可能没有用!是小飞雄你太笨了吧!”

 

-End.

影山的男友力是天然的,笨蛋属性......也是天然的。

评论 ( 30 )
热度 ( 187 )

© 药师寺郁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