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日短篇】舂臼逸事之 战局

架空,地狱背景

日向:阎王  影山:判官  岩泉及川:黑白无常

 

想写地府背景的影日很久了,终于摸了条这样的鱼出来

然鹅没能赶上昨天白情的末班车......明明我的手速已经很快了

 

大概会是个系列,但!

只是那种BAKA上下属日常,没有感情线

并不是正儿八经的剧情,所以不定期更新

打算每篇带一对小排球里的其他搭档们玩儿,这次就先带大王和小岩

 

完全就是放飞自我瞎写着爽的玩意儿233333

噢对了!文名那俩字念“舂chōng 臼jiǜ”噢!

————————————————————————

  宴席上,觥筹交错。

  人类贪婪虚伪的本色尽显无疑。

  

  推杯换盏间,各式恭维脱口而出。

  食物入嘴后,不合胃口当即舍弃。

  酒友散尽后,即便留下满桌美食也是挥手一倒。

  

  浪费粮食者,糟蹋五谷者,进食时言语者。

  死后皆会堕入第十二层地狱——

  

  舂臼地狱。

 

 

 

 

 

  殿中宽敞空荡。

  一丝细小的鼾声飘于其间。

  

  下一秒却被猛地砸断。

  

  从睡梦中惊醒的日向大吼着回头:

  “好痛啊!影山!”

 

  影山右手拿着判官笔,一下一下,颇有节奏地敲在左掌心上。

  

  “嘶!”

 

  日向刚才的气势瞬间消失无踪。

  拿起卷宗盖在自己头上。

  

  “我好好工作就是了!工作工作!你......你别打我头啊。”

  “少说废话!快审卷宗!白痴!”

 

 

 

 

 

  日向不止一次地觉得,他这个十二阎王做得真惨。

  其他层地狱的阎王们应该都不会被自家判官骂作“白痴”吧?

  

  “整天臭着张脸,又凶又暴力,我怎么就摊上这家伙了?”

  他嘀咕着,不着痕迹地瞥了眼跟在身旁的影山。

 

  “啊啊!还要过多少年才能换判官啊?”

  “你在嘀咕什么?”

  “没有!完全没有!啊~ 集市真是热闹啊~ ”

 

  日向赶紧故作兴奋地蹦跳着往前走,掩饰自己说了对方坏话的心虚。

  影山望着他远走的背影,皱起眉。

  

  默默地跟了上去。

 

 

 

 

  

  每逢月初便兴起集市,是各层地狱的传统。

  亡魂可以暂时摆脱劳役,由鬼差们押着到集市上游玩。

 

  地狱里的商贩们往往会趁着这个机会大捞一把。

  

  “啊!这个!超好看!”

 

  玉佩白皙透亮,在月光下泛起光泽。

  日向拿着它细细赏玩了一番,最后捧在掌心里。

  

  老板见他一副爱不释手的样子,立刻开了口:

 

  “哎哟!您识货啊!这可是我从一个老亡魂那得来的,是人间几千年前的宝贝呢!”

  “欸~ 难怪这么好看。”

  “您要是真喜欢,就带走呗。看您是我这的第一位客人,给您个优惠价。”

  

  老板说着,用手指报了个数。

  

  日向并没有搭理他,依然捧着玉佩左看右看。

  只是指了指自己身后,示意老板由那家伙付账。

  

  影山盯着老板的手,歪了歪头。

  明明应该是个可爱的小动作,却涌出了一股骇人的气势。

  

  老板颤颤巍巍地赔起笑,换了个价。

  

  影山突然甩起手臂做伸展运动,还挑了挑眉。

  老板一哆嗦,再次换了个价。

  

  影山依然沉默着。

 

  老板心惊胆跳地等了很久,始终不见对方再有别的动作。

  就在他以为能用这个价钱把玉佩卖出去的时候,面前的人却突然朝他伸出了右手。

  

  毛笔凭空出现。

  

  檀木笔杆上的精致雕纹泛着光泽。

  雪白细毛凝聚成型,看起来颇有力度。

  尾部的红缨自然地垂落。

  

  老板扑通一声跪倒在地——

  “您拿去!您喜欢就拿去!我!我这家小铺的东西全都给您!”

 

 

 

 

 

  “影山啊,你知道低调两个字怎么写吗?”

  

  日向叹了口气,瞪向自家判官。

 

  “不要在集市把判官笔拿出来啊!”

  “是那家伙开价太高了。”

  “你没带够钱出来吗?”

  “看来集市乱抬价的现象很严重。”

  “哈?”

  “要想个办法把这些商贩的气焰压下去。”

  “喂喂!你在听我说话吗?!”

  “对了!可以这样!”

  “......”

  

  日向无言地看着影山从和服里掏出了账本和笔开始写。

  他彻底石化在他的身旁。

  

  • 好。

  • 我这个阎王就是这么没有威信。

  • 我家判官完全没有把我说的话听进去。

  • 不,我一点都不难过,我很开心。

  • 我家的判官尽职尽责我真的很开心。

  

  日向深吸一口气。

  把涌到眼眶边缘的热泪忍了回去。

 

 

 

 

 

  忽然有兵器撞击的声响传来。

  影山警觉地朝前方看去。

  

  “怎么回事?”

  “欸?什么什么?”

  

  两人刚走两步,就被大群亡魂堵住了去路。

  他们对视一眼,默契地决定要一起侧身挤进去。

  

  身体各处都被挤得发疼。

  就在日向快要忍受不了了的时候,他终于把脑袋探了出去。

  

  亡魂们围着台子聚成了圆圈。

  一黑一白两个身影站在圆台的两侧互相对冲。

  

  短暂地交战后又彼此错开。

  

  日向愣了愣,冲身旁的影山问道:

  “岩泉和及川?”

 

  岩泉落地后在地面磨出一道痕迹。

  他挥动着手臂,将追魂索收回缠在自己的右臂上。

  

  及川将哭丧棒搭到左肩上,拍了拍自己的衣服:

  “小岩,白衣服很容易脏的,你别打我那么狠啊。”

  

  岩泉翻了个白眼,没有接话就又朝他冲了过去。

  

 

 

 

 

  周围的亡魂越发兴奋,起哄声渐响。

  影山双手交叠抱着手臂,偏头说道:

 

  “喂,你不阻止他们?”

  “为什么要阻止?很精彩啊!”

  “你这家——”

  “好了好了!我知道你要我尽阎王的职责!但是他们难得畅快地打一架就让他们打嘛!你别拧我的头啊!痛痛痛!”

  

  又是交战后分开。

  及川刚一落地就眼尖地发现了混在亡魂中的橙色。

  

  “小不点——”

  “不许那样叫我啊!”

  

  自家下属全都不用敬称来叫自己。

  这真的让日向欲哭无泪。

  

  “小飞雄也来了啊~”

  及川刚把手搭到影山肩上,后脑就遭到了岩泉的重击。

  

  岩泉恭敬地朝日向和影山都行了礼。

  

  “话说,你们怎么会打起来啊?”

  “啊,我押着亡魂出来的路上突然觉得小岩真的好难看啊。”

  “......”

  “正好这里有商贩搞了个擂台要开店,我们就干脆打一架啦。”

  “哈?!有商贩搞擂台赛?!”

  “是噢,五十打一次。”

  “地狱禁止斗殴啊!”

  

  影山大吼着,作势就要去把那个搭擂台的商贩揪出来。

  日向却兴奋地大喊了起来——

  

  “真的?!我也要打!”

  “哈?!”

  “我要和你打!”

  

  话音刚落,日向已经嗖地一下蹿上了擂台。

  围聚着的亡魂们见擂台上又有了人,便再次起哄起来。

  

  气氛越来越高涨。

  

  影山咬牙克制着自己的情绪。

  “你!这!白!——”

 

  话还没说完,影山就被岩泉用追魂索套住了腰部。

  及川高举起哭丧棒,对准了他的臀部,猛地一挥。

  

  把他打到了擂台上去。

  

  影山从擂台上爬起来,额上青筋暴跳。

  日向不禁一阵发颤。

  

  周围的叫好声越来越响。

  

  有亡魂们鼓劲,日向突然有了底气。

  他猛咳两声,挺直了身体:

  

  “你这家伙平时总是不把我放在眼里!我今天一定要狠狠教训你!”

  “哈?!”

  

  影山被挑衅得来了气。

  下意识地把毛笔唤了出来。

  

  瞬间一片寂静。

  

  片刻过后。

  欢呼起哄的声音如潮涌来,将日向淹没。

  

  “你这笨蛋!都说了别把判官笔拿出来啊!”

 

 

 

 

 

  阎王和判官在集市打起来了。

  

  听到这个消息。

  几乎所有的商贩、亡魂、鬼差都涌向了擂台赛。

  

  日向看着黑压压的围观群众,僵硬地扯了扯嘴角。

  

  现在这个局面,当然不能退缩。

  这可关乎他这个阎王在地狱的颜面啊!

  

  日向心下一横,凭空唤出了阎王鞭。

  

  鞭子垂下地面。

  看似柔软,实则硬如磐石。

  鞭身布满细密的尖刺。

  

  一鞭下去足以令人皮开肉绽。

  

  所有亡魂在堕入舂臼地狱时,都挨过那武器的鞭打。

  此时再看到它,都是一寒。

  

  日向看着影山,影山也回望着他。

  两人却都没有动作。

  

  终于,日向开始向右迈步。

  于是,影山也开始向右迈步。

  

  两人逆时针在擂台上走了起来。

  

  亡魂们不禁屏住了呼吸静静等待。

  可是等了很久,他们还是在转圈,丝毫没有开打的意思。

  

  就在及川打起了哈欠的时候,日向动了。

  

  他往前迈了一步,将鞭子猛地甩向前方。

  影山还没反应过来,手中的毛笔就被紧紧缠住。

  

  日向往回一扯,毛笔便朝他的方向飞来。

  

  得意的心情刚涌出来,一道黑影就跃到了上空。

  影山在半空中稳稳地接住了毛笔,踢着鞭子借力又跃回了自己原来所站的位置。

  

  “啧!”

  日向烦躁地挠了挠头。

  

  影山看向他,神色终于认真了起来。

  

  “你是我上司,所以你不动手我就不会动手。”

  “欸?”

  

  日向不着边际地想着,原来影山真的有把他当上司噢?!

  

  “所以现在,轮到我了!”

  “哈?”

  

  影山侧身,用判官笔指着日向。

  还没等日向反应过来,就猛地朝他冲了过去。

  

  “欸?欸?欸?!!!”

  

  对舂臼地狱的亡魂们而言,日向的鞭子是他们初堕时尝到的最可怕的滋味。

  所以在他们心中,日向是这座地狱里最厉害的人。

  而判官影山?只不过是一个辅佐日向的文官而已。

  所以,当日向被影山追打得满场跑的时候,亡魂们深深地感觉到自己的世界——

  

  崩塌了。

  

 

 

 

 

  日向边跑边躲影山的毛笔。

  时不时回过头去甩一鞭试图绊倒他。

  

  可影山的攻势却越来越凌厉。

  

  又朝后甩了一鞭。

  日向再转回身时,却被自己的武器猛地一拌。

  

  “啊——”

  “日向!”

  

  影山加快了速度朝日向冲去。

  却已经把毛笔别到了腰间,显然是放弃了攻击。

  

  他蹲下身想把日向扶起来。

  

  趴在地上的人却自己起了身。

  一转,换了方向。

  

  本应别在腰间的毛笔正被日向握在手上。

  雪白的笔尖直指着影山的脖子。

  

   “嘿嘿,你输了吧。”

  

  影山怔怔的看着在自己眼前绽开的笑脸。

  

  他曾用笔勾勒过那唇角的弧度。

  也曾用手抹去那眼睛流下的热泪。

  那副容颜陪他度过了身处地狱的千年。

  即使历经沧海桑田,柔软的橙色也不曾改变。

  始终温暖如一,让他忍不住——

  “你是不是找死啊?啊?!”

  狠狠地拧下去。

  日向吃痛地狂打影山的手背。

  想把那双拧住自己的手拍开。

  “我本来就是死的啊!笨蛋!放开我!头很痛啊!”

  “你说谁是笨蛋?!你这白痴!”

 

 

 

  鬼差们纷纷押着亡魂离开了擂台。

  只剩圆盘上的两个身影扭打在一起,躺在地上翻滚着。

  “小岩,我们的上司原来有这么蠢吗?”

  “一直都是这样啊。”

  “刀山地狱还缺黑白无常吗?”

  “那里的黑白好像是新人啊。”

  “我们去把新人赶走,投奔刀山吧。”

  “啊,走吧。”

-End.

评论 ( 22 )
热度 ( 61 )

© 药师寺郁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