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Q】月光

这篇嘞 讲的是明光哥和冴子姐结婚后把儿子丢给月月照顾的故事

涉及微量月山和影日

——————————————————————————

  香烟的味道她早在十几岁的时候就尝过了。

  可她身边的人,却是完全不适应。

 

  冴子拍着明光的后背,给他顺气。

  “哈哈哈哈哈哈哈!你看你!”

 

  明光被香烟呛得不停咳嗽,扶着墙咳得脸都红了。

 

  突然有些心疼。

  冴子抢过明光的烟掐灭。

 

  “抽不了就别勉强自己啦,也不用什么都迁就我的。”

  “咳......咳......是我先提出来要体验你的......咳......习惯的。”

  “那我不抽啦,你就不用体验了。”

 

  冴子最后深吸了一口,吐出烟圈。

  将烟蒂摁灭在路边的垃圾桶上。

 

  她挽住恋人的手臂,往回家的方向走。

 

  “嘶!好冷!”

 

  冴子下意识地贴紧明光。

  对方却轻轻抽出了手臂。

 

  “真拿你没办法啊。”

 

  带着体温的宽大外套披到了冴子的肩上。

  她愣了愣,突然觉得月光落在那家伙的眉眼上真是温柔极了。

 

  “明光你还真是个好男人啊。”

  “那就嫁给我吧。”

 

  行走的脚步一顿。

 

  “啊!呃......那个......不是......我!对不起!我不该突然说这个的!”

 

  月光倾洒,映得沥青路面柔软而明亮。

  明光双手合十高举到眼前,正打算郑重地道歉却听到轻轻的一声——

 

  “好啊。”

 

  他的眼前绽开了比月光更美的笑颜。

 

 

 

 

 

  【因为被我叫住而回首的那双眼睛】

  

  【让我忍不住想上前拥抱你】

  

  【想要一直保持不变的心情】

  

  【一直注视在不断改变的你啊】

  

 

 

 

 

  “阿月,阿月!”

  

  月岛摘下耳机看向身旁的人。

 

  “你有听到我刚才说的吗?”

  “什么?”

  “你的音乐放太大声了啦。对耳朵不好噢。”

  

  他从口袋里翻出手机,按了暂停。

  

  “所以呢?你刚才说了什么?”

  “菅原前辈今天给我发了邮件,前辈们下周都会回来,问我要不要聚一下。”

  “噢,无所谓。”

  “影山和日向好像也会回来呢,阿月你就不期待吗?”

  “有什么好期待的。”

  

  自行车从他们身边经过,留下一串清脆的铃声。

  

  月岛打了个哈欠,随手解锁了手机。

  查看下周的天气。

  

  山口笑起来,喝了一口饮料又递给月岛。

  

  “果然阿月就是阿月。”

  

  月岛瞥了他一眼,弯腰含住饮料的吸管。

  深吸一口后,记住了饮料的名字和包装。

  

  • 好喝。

  

  “说起来,影山和日向好像住在一起啊。”

  “国王大人那种性格也能和别人一起住?”

  “对方是日向嘛。”

  

  微风拂过,枝叶跟着摇晃。

  月岛仰头,透过斑驳的光影望向天空,悠悠地开了口:

  

  “山口,要不要一起住?”

  “欸?”

 

  山口的脚步猛地一顿,月岛已经往前走了好几步。

  

  “我家离大学太远了,每天这样坐车来回累死了,想换个离学校近一点的地方住。你家的话,也离得很远不是吗?”

  

  没有听到回答。

  月岛终于停下脚步,回头望着身后的人。

  

  “所以,到底要不要一起?”

  “啊!好!”

  

  山口小跑着回到月岛身边,笑容再也压不下去。

  

  “有什么好笑的?笨蛋吗?”

  “是!那我这几天就看一下租房信息!”

  

  偏头看着身边的笑颜,月岛也忍不住勾起了唇角。

  他张开手臂,勾住山口的肩膀,把重量压到对方身上。

  

  “好累。”

  “啊!阿月!我扶不动你啊!”

  

  笑闹的时候,口袋里的手机震动起来。

  月岛拿出来看,是来自哥哥的邮件——

  

  【萤!明天你没有课对吧?冴子带鼓队去北海道比赛了,我明天要去一趟京都,阳太就交给你了!我现在在家,你快回来啊!啊!顺路买点奶粉!】

  

  “山口。”

  “嗯?”

  “我能先去你家住几天吗?”

 

 

 

 

 

  他被拒绝了。

  

  将杯子往里推顶住机器,咖啡便呈一条细线流入杯中。

  月岛皱着眉,把杯子举到嘴边抿了一口。

  

  • 好苦。

  

  他被山口拒绝了,就因为身后的那个家伙。

  

  月岛往咖啡里丢了块方糖,转身。

  望向那个正在沙发上爬来爬去的“元凶”——

  

  月岛阳太,他的侄子。

  

  “阿月你应该要学着照顾他才对!这次不能再躲来我这了!”

  不,他一点也不想学着照顾那家伙......

  

  刚满一岁的小家伙睁着圆滚滚的眼睛望着月岛。

 

  月岛眨了眨眼,他也跟着眨了眨眼。

  月岛歪了歪头,他也跟着歪了歪头。

  

  月岛放下咖啡,两手交叠放到自己的肚脐上,闭眼做出一副睡觉的样子。

  然后——

  

  “呜哇——”

  

  尖锐的哭声响彻整间屋子。

  

  月岛睁开眼,啧了一声。他想起了另一个精力十足的家伙。

  顿时觉得自己大概跟所有名字里带“阳”字的人都八字不合。

  

 

 

 

 

  按下门铃后,田中只等待了几秒。

  

  就看见了臭着张脸的后辈。

  “哟!月岛!好久不见啊!”

 

  月岛没有回话,往田中怀里塞了样东西。

  随后重重地关上了门。

  

  田中手捧怀里的重物,对着紧闭的门扉发愣。

  

  ......

  

  “呜哇——”

  “啊啊啊啊啊啊啊月岛!”

 

 

 

 

 

  “其实,小孩子也没有那么难搞嘛。”

  

  月岛反身坐在椅子上,贴着椅背。

  看着趴在田中头顶上的小家伙一下一下地敲打着田中的头。

  

  “是吗?那前辈你加油。”

  “喂!你就这样撒手不管了吗?!”

  

  阳太不安分地晃动着,从田中的脑袋掉到了沙发上。

  不但没有哭闹起来,反而还顺着沙发往下爬。

  

  爬到了月岛的脚边,扯住他的裤腿。

  

  “哈哈哈哈哈!看来他很喜欢你嘛!”

  

  月岛低头看着脚边的小东西。

  无奈只能把他抱起来放到腿上。

  

  “差不多到时间了吧?我去给他冲奶粉。”

  

  田中拍了拍月岛的肩走向厨房,留他一个人对着阳太。

  

  白皙的手掌肉嘟嘟的,有节奏地敲打着月岛的大腿。

  阳太捶打了几下,就仰起头来看月岛,咯咯地笑。

  

  月岛愣了愣,犹豫着伸出手,揉了揉那颗脑袋。

  

  阳太还在笑着,眼睛都笑得弯起来。

  随后他转头,对着月岛的手掌——

  

  狠狠地咬了下去。

  

  田中拿着奶瓶回到起居室的时候,看见月岛已经站了起来。

  他双手捏着阳太的腰部,伸长了手臂,把小家伙拎得离自己远远的。

  

  脸上一副准备要干架的表情。

  

  “月岛你在干嘛啊!”

  

  田中两步把阳太救下来,放到茶几上。

  “来吧小家伙,吃午饭啦。”

 

  阳太停了几秒,听话地咬住了奶嘴。

  “很好很好,乖。”

  

  小家伙眨了眨眼,咬着奶嘴用力往回一扯。

  乳白倾泻而出,顺着茶几流到了田中的脚上。

  

  “啊啊啊啊啊啊啊!月岛!”

  

  月岛开冰箱门的动作一顿。

  捂上了双耳决定无视身后的声音。

 

 

 

 

 

  阳光从窗外洒进来。

  

  山口拉上了窗帘,整理好被褥准备午休。

  手机却突然发出了接收邮件的声音。

  

  【我果然还是想把小孩子扔掉】

  

  睡意一扫而光。

  他迅速翻身起来按下一串号码。

  

  “阿月!你冷静啊!”

 

 

 

 

 

  啪——

  

  田中双手合十高举过头顶。

  山口满脸焦虑,挥舞着双手不知所措。

  月岛头戴耳机,全然不管地吃起了薯片。

  

  他们的面前,阳太正躺在沙发上嚎啕大哭。

  

  “怎么办啊?阿月!”

  “我知道的话还会喊你来吗?”

  “我们一起叩拜吧!没准这样他就不哭了呢?!”

  

  “呜哇——”

  

  尖锐的哭喊再次响起。

  月岛把耳机的音量又调高了几分。

  

  山口手忙脚乱地翻出手机,按下一串号码。

  

  “喂?山口?”

  “日向!救命!”

  “欸?!怎么了?”

  

  听完对面的叙述,日向愣愣地眨了眨眼。

  

  “照顾小孩子啊......”

  他转头看向不远处。

 

  熟睡着的影山正好翻了个身。

  抱住日向的毛绒玩偶。

  

  日向走过去,伸手揉了揉那柔软的细发。

  看着黑色的发丝在指间晃动。

 

  “你要先......”

  

  听着山口的转述,月岛隐隐觉得有哪里不太对。

  他挑了挑眉,开口问道:

  

  “那家伙说的这些,是以谁为参照的?”

  “参照?”

  “啊——”

  “欸?!日向?怎么了?!”

  

  电话那头传来一声尖叫就没了消息。

  留下月岛和山口面面相觑。

  

  月岛嘲讽般地翘起嘴角:“是被咬了吧。”

  

  日向捂着右手虎口,疼得在地上打滚。

  听见身边传来一声迷迷糊糊的呢喃——

  

  “咖喱......包子。”

 

 

 

 

 

  “一到三岁是孩子的模仿能力最强的时候......对了!我们可以冲他笑啊!也许他会学呢?”

  

  月岛拿过山口手里的书。

  随意翻看了几页。

  

  “这本《育儿圣经》是从哪来的?”

  “过来的时候向邻居家借的啦。”

  “那我们还等什么?笑啊!”

  

  田中用力拍了拍脸,深呼吸蹲下。

  对着阳太咧开了嘴角。

  

  “呜哇——”

  

  山口扭头看向月岛,用眼神询问着:

  阿月,我们是不是应该拦住他?

  

  见笑容法不奏效,田中又有了别的想法。

  他迅速脱了上衣,握在手里甩起来。

  

  “看!阳太!像不像风扇啊?”

  “呜哇——”

  

  哭声更凄厉了。

  

  山口几乎是整个人都扑过去阻止了田中。

  见阳太还在哭闹,他便把小家伙抱在怀里摇起来。

  

  “别......别哭了啊......”

  

  富有节奏的摇晃很快就安抚了阳太。

  他咬着手指,冲山口笑了笑。

  

  “阿月!阿月!他笑了!”

  “我看得见,不用喊那么大声。”

  

  山口凑近了些,观察起阳太的眉眼。

  发现他笑起来的时候眼睛弯弯的。

  

  “有点像阿月啊。”

  “哈?”

  

  阳太蠕动着翻了身,开始往山口身上爬。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阿月!”

  “加油。”

  “别啊!救我啊啊啊啊啊!他爬起来好可怕啊!阿月!”

  

  月岛又戴上了耳机。

  他觉得,今天真的很吵,太吵了。

 

  这大概是他被别人尖叫着喊名字喊得最多的一天。

  

  田中手忙脚乱地把阳太从山口身上扒了下来,放到沙发上。

  小家伙却又哭了起来。

  

  “怎么办......”

  “救命......”

  “干脆我们上网查一下怎么才能让孩子不哭吧?”

  

  月岛又打开了一包零食。

  站在阳太面前,居高临下地吃起来。

  

  小家伙还在哭,五官全皱在一起。

  

  他突然有些于心不忍。

  扭头看去,田中和山口正背对着自己看电脑。

  

  他把零食放到一边,拍两下手,蹲了下去。

  

  • 该怎么......

  • 笑......

  

  • 才好?

  

  月岛吸了一口气,鼓起腮帮子放松嘴角。

  然后,扯动自己的面部肌肉。

  

  “呜哇——”

  

  • 笑错了吗?

  • 啊,对了。刚才是平常的笑法。

  

  他看见了墙上的照片,那是他初中时期和哥哥的合照。

  

  月岛挠了挠头,闭上眼咬了咬唇。

  像是下了很大的决心一样。

  

  睁眼,稍稍偏头,扬起了唇角。

  

  田中和山口趴在门边,小声地交流着:

  “那个人真的是月岛吗?”

  “是阿月啊。”

  “那个月岛怎么会笑得像天使一样啊?!”

  “阿月就是天使啊。”

  

  阳太停止了哭闹,眨了眨眼。

  又朝月岛挥动起双手。

  

  月岛不明白他的意思,便凑近了去看。

  

  小家伙却一下攀住他的衣领,爬到了他怀里。

  甚至挪动着转了方向,坐到月岛的脖子上。

  

  月岛怕他摔下去,赶紧扶住搭在肩上的两条小短腿。

  

  阳太也咯咯地笑,晃着腿玩。

 

  月岛轻易就哄好了阳太,心里有些得意起来。

  正飘飘然的时候,却感觉到头发被什么东西揪住,接着便是——

  

  一阵被拉扯的刺痛。

 

 

 

 

 

  走出会议室,明光终于松了一口气。

  

  顺利完成这次演讲真是太好了。

  他松松领带,伸了一个懒腰。

  

  从旁经过的人正好是他以前的同事。

  

  “月岛?好久不见啊!”

  “啊!高桥!”

  “怎么会来这里?”

  “跟老板过来做演讲啦。”

  “欸,现在已经变成很厉害的人了嘛!”

  

  明光不好意思地挠挠头,口袋里的手机正好震了震。

  是来自弟弟的邮件——

  

  【我果然还是要和你断绝兄弟关系】

  

  “月岛?月岛?你怎么了?”

 

  高桥担忧地推了推呆立的明光。

  就见他转过身来,眼里盈满了热泪。

  

  “我弟弟不要我了!呜啊——”

 

 

 

 

 

  起居室里只剩电视机的声音,没了哭声。

  安静平和,似乎一切吵闹都不曾发生。

  

  山口擦干水渍,将盘子递给月岛。

  

  “啊......他终于睡着了。”

  “嗯,吵死了。”

  

  月岛看向沙发上的小家伙。

  

  阳太盖着被子睡得正熟,肉嘟嘟的手臂不时挥动两下。

  腿也会偶尔抽动,似乎是正做着什么梦。

  

  “不过他安静的时候,还是挺可爱的。”

  “是啊,啊!还有笑起来的时候!特别像阿月!”

  “喂,那是我哥的儿子啊。”

  “阿月你喜欢小孩子吗?”

  

  山口将最后一副碗筷收进柜子里。

  转身靠着流理台,等待月岛的回答。

  

  “没什么喜不喜欢的。”

  “欸?就是以后想不想要孩子之类的啊。”

  “你喜欢的话就领养一个,不然就不养。”

  

  山口打开饮料的动作一顿,看向身旁的人。

  

  眼镜框遮去了一点侧脸。

  反倒将那线条衬得越发俊朗。

  

  山口笑起来——

  

  “果然阿月就是阿月。”

  “啊?什么啊。”

  “喝吗?”

  

  饮料递到了月岛的眼前。

  他弯下腰,含住吸管。

  

  “好喝吗?”

  

  微甜的滋味和冰凉的口感。

  是他记得的那个牌子。

  

  “嗯,好喝。”

 

 

 

 

 

  “明——光——”

  

  冴子走两步就往前一倒。

  明光赶紧上前搂住她,生怕她把自己给摔了。

  

  “我们队赢啦!赢啦!”

  “好好好,赢了赢了。冴子你喝酒了吗?”

  “什么嘛,再高兴一点啊你!”

  “喝了吗?”

  “喝了一点。”

  

  明光叹了口气,揉揉冴子的头发。

  

  “别喝那么多啊,对身体不好的。”

  “知道了知道了,真啰嗦啊。”

  

  冴子脱下高跟鞋拎在手上,朝明光伸出手臂。

  

  “真拿你没办法。”

  

  接过高跟鞋丢到后座。

  明光揽住冴子,就将她抱进了车里。

  

  “去接阳太吧。”

  

  深夜,街道悄无声息。

  明光走进院子,里面一片漆黑。

  

  想必他们都已经睡了。

  

  轻轻推开门。

  冴子一眼就看见了睡在地上的田中。

  

  “啊!这家伙居然真的跑来照顾阳太了啊!”

  

  明光走回卧室,抱了两床被子出来。

  盖在山口和田中的身上。

  

  冴子踮着脚走到了沙发旁,趴在沙发背上看月岛。

  

  “呐,明光,这样看的话,萤还真是可爱啊。”

  

  月岛曲起了左手,侧身将头枕在手臂上。

  阳太和他面对着面,躺在他怀里。

  

  他们都微张着唇,睫毛颤动。

  几乎是同样的睡颜,盖着同一张被子。

  

  冴子看着月岛,月岛抱着阳太。

  

  月光洒进来,起居室里泛起明亮的光泽。

  将此情此景绘成一幅柔软的画作。

  

  明光看着眼前的景象,觉得他白天工作的所有辛苦都是值得的。

 

  一切,都是为了守护这样的夜晚,甜美的月光。

 

- End.


交完稿子心情舒爽就摸了这条鱼

其实想写的只有开头求婚那段和明光哥说月月不要他了哈哈哈哈哈

结果还是摸了这么长一大堆 希望大家吃得开心❤

评论 ( 20 )
热度 ( 125 )

© 药师寺郁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