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日短篇】向阳

半架空,青梅竹马,友情向

时间线是在他们初中毕业的暑假


更一发就跑庆祝自己又老了一岁哎嘿

希望今天能开心到打嗝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嗝


————————————————————————


  蝉鸣作响。

    

  影山右手托着脸,腿脚翘到了左膝盖上。

  他摇着蒲扇,将凉风从宽松的和服领子灌进胸口。

  

  直视太阳让他的眼前浮出了一团光晕。

  

  感觉有些不适,他便将视线收了回来。

  投向几米开外的那张藤椅。

  

  少年瘫坐在那儿。

  双脚被晒出了拖鞋的痕迹。

  他用一只草帽盖着脸正在午睡。

  

  草帽下漏出细小的鼾声和温暖的橙色。

  

  “你这家伙。”

 

  影山只嘀咕了这么一句。

  又继续摇起他的蒲扇。

  

  两人身后的两间小屋上挂着木质的招牌。

  

  “飞雄杂货”和“翔阳杂货”。

 

 

 

 

 

 

  巴士缓缓启动,驶远。

  

  影山眯着眼盯了会儿太阳。

  才低下头去看自己手中捧着的排球。

  

  • 我为什么要带排球来这里?

  

  他想不明白。

  

  • 明明已经......没有人会去打我的球了。

  

  巴士车站只有他一个人,寂静,空荡。

  路牌反射了阳光,让他看不清上面的标识。

  

  • 爷爷家是往哪边走来着?

 

  叮铃——

  叮铃——

  

  自行车的铃声。

  影山朝那边看去,就见到一个熟悉的身影。

  

  “影山!你回来了啊!”

  

  对方蹬着自行车来到他面前。

  橙色的卷发晃动着,看起来非常蓬松。

  

  影山曾经想过:

  这家伙的头发和太阳的颜色一样。

  那么,在烈日下会不会吸收阳光,变成和太阳一样的温度?

  

  “我载你回家吧?上车!”

  

  影山对日向翔阳的了解仅限于:

 

  他爷爷开的杂货铺就在他家杂货铺的隔壁。

  他们两家杂货铺是生意上的竞争对手。

  他们的爷爷都用了他们的名字做店名。

  

  他比自己大半年。暑假里每一天都会晨跑。

  

  他的卷发也许很柔软?

  这一点影山不确定。

  他很想揉一揉,却从未付诸过行动。

 

  尽管两人每年暑假都会在这里碰面,但影山对日向的了解十分有限。

  日向倒是每年都不厌其烦地来找他搭话,热情得好像,他们很熟似的。

  

  影山应了句:“噢。”跨上自行车的后座。

 

  日向用力蹬起自行车。

  找到平衡后,他回头,就看见影山缩着两条腿非常累的样子。

  

  “影山,你是不是又长高了啊?”

  “大概吧。”

  “现在有多高?”

  “180左右。”

  “那么高吗?!”

  

  日向恶作剧般地狠狠晃了晃车子。

  

  “明明我们八岁那年你还比我矮的!可恶!”

  “那么久远的事情了谁还记得啊。”

 

  很快就驶进了一片田野。

  

  烈日将土地烤得泛起光晕。

  自行车行进在田野间的小道上。

 

  农作物将他们的身子遮去了一半。

  有风的时候,农作物晃起来,他们和车子都变得影影绰绰。

  

  自行车一阵颠簸,再次回到了平坦的大道上。

  

  “现在还打排球吗?”

  “......”

  “影山?”

  “不打了。”

  

  日向以为自己听错了,又高声问了一次:

  “还打排球吗?”

  

  后座的重量忽然变轻。

 

  日向回头去看,却来不及按住刹车。

  自行车因为惯性滑出了很远的距离。

  等他终于停下的时候,已经看不见影山了。

  

  影山站在马路中间。

  

  沥青路面的温度蒸得他有些不适。

  他看着手里的排球,感觉有些眩晕。

  

  汗水沿着侧脸滴落到肩头。

  

  他将排球往上一抛。

  遮挡住太阳的光芒。

 

 

 

 

 

 

 

 

  影山的爷爷喜欢穿和服。

  所以影山每次回老家,都被拉着一起穿和服。

  

  他换上在箱子里放了一整个冬天的素色衣衫。

  

  从店里面走向柜台。

  掀开暖帘,就见到那抹橙色出现在眼前。

  

  “噢!平时的影山出现了!”

  

  影山突然觉得,日向真的好刺眼。

  像是追着他跑怎么甩都甩不掉的太阳。

  

  日向的爷爷也在店里。还有冴子小姐。

  

  冴子小姐是两家杂货铺的供货商。

  从饮料水果到日常用品,店里三分之二的商品都来自冴子的供货。

  

  影山的爷爷把影山叫到身边,继续和冴子谈生意。

  

  “我家的销量可比他家高。这个夏天啊,你应该继续把货供给我才对。”

  “喂!你少睁眼说瞎话啊!我家的雨伞可比你家卖得好!”

  

  日向的爷爷双手叉腰,影山的爷爷双手环抱在胸前。

  两人都皱着眉,大眼瞪小眼比着狠劲。

  

  冴子被夹在中间左右为难。

  

  “可这批波子汽水真的不够两家店分啊,要不然这样——”

  

  冴子说着,将掉下来的衣袖又卷了上去。

  

  “这一周的时间里,你们两家就比比销量吧。哪家销量更高,我就把货给哪家。”

  “好!指定什么商品吗?”

  “全部的。不指定。”

  “行!”

  

  两个爷爷摩拳擦掌,几乎是同时喊出了声:“你就等着吧!”

  

  影山对这场竞争不感兴趣。

  只是瞥了眼松了口气的冴子小姐。

  

  正准备回到店里面去,他突然感受到一股灼热的视线。

  

  回头,日向正直直地盯着他。

  还舔了舔下唇,双手也做出了掌心朝上的预备姿势。

  

  • 什么啊。

  • 又不是我和你之间的竞争。

 

  他掀开暖帘走远,将那目光隔绝在身后。

 

 

 

 

 

 

  店里的吊扇坏了。

  影山坐在柜台后面,摇着蒲扇扇风。

 

  杂货店的门敞开着,将炎热与阴凉隔开。

 

  他朝外面看去,好似能听见室外的蝉鸣。

  孩童奔跑玩闹的嬉笑,冰棍融化的水声。

 

  困意来袭,影山干脆趴在了柜台上。

 

  他以这样的姿态表现出一种抗拒。

  对于盛夏、玩耍、运动,以及太阳的抗拒。

  

  “影山!”

  

  闻声抬头,他看见了一个高大的光头。

  那是冴子小姐的弟弟,田中龙之介。

  

  “下午好。”

  “噢!下午好啊!”

  

  田中咧着嘴笑,冲他问道:

 

  “有玉米冰棍吗?”

  “有的。”

  

  影山走到柜台最左侧,哗啦一下推开冰柜。

  手就这么伸进冰柜里,冻得他发麻。

  他翻找着那些五颜六色的包装袋,却怎么也找不见玉米冰棍。

  

  “玉米冰棍的话我家有噢!”

  

  另一个声音响起。

  日向不知何时出现在店门口。

  

  影山看过去,因为逆光而有些看不清对方的面容。

  但他感觉得到,那家伙正在笑。

  

  “真的?!那我去你家买!”

  

  田中就这么迈步离开。

  店里又只剩影山,以及若有似无的蝉鸣。

  

  实在太热了,影山启动了吊扇。

  风扇坏了只能开到最小档,吱吱呀呀地响着,送来些许微风。

  

  杂货店的门敞开着。下午四点,阳光似乎更盛了。

  

  他朝外面看去,正好有颗皮球落到那小小视野的中央。

  可他听不见皮球落地的声音,也听不见孩童捡球的笑声。

 

  只有坏了的风扇发出的噪音。

  

  “影山!”

  

  这次出现在店门口的,是住在他家隔壁的西谷夕。

  染了发的西谷在大人口中是个调皮捣蛋的“坏孩子”,但影山很喜欢他。

  

  “要买什么?”

  “波子汽水!”

  “那个的话,现在没有。不过有其他的。”

  “欸?!没有吗?好可惜!那我看看有什么。”

  

  对方不需要他带路,就径直走到货架前挑选起来。

  店门口响起的声音却再一次打断了顾客的动作。

  

  “我家有波子汽水噢!还有好几瓶呢!”

  

  影山扇扇子的动作一顿,看向店门口。

  日向叉着腰站在那儿,落在他眼里依然是一片逆光的黑暗。

  

  但影山觉得,这一次,日向的笑容里一定带着挑衅。

 

  “那我要买!果然还是想喝波子汽水啊!抱歉啊,影山,我过去啦。”

  日向侧身避让西谷,脚步一转也要跟着他往外走。

  

  却突然停了下来。

  

  他停在那儿,却好似融在室外的那片盛阳里。

  他的白色短袖和黑色中裤被不知哪儿来的风吹得抖动。

  

  影山恍惚中觉得,那家伙的出现带来了室外的青草味道。

  

  然后他看见那家伙转了身,脸上愤怒的表情让他怔了怔。

  他看见那家伙大步朝他冲来,隔着柜台揪住了他的领子。

  

  “你这算是怎么回事啊?!你真的是影山吗?!影山飞雄那个混蛋有这么没干劲吗?!”

  

  那家伙的嗓门很高,情绪也很激动。

  揪着他,将脸凑到他眼前。

  

  “我们两家店不是要竞争销量吗?!拿出点干劲来啊!你这像融掉的冰棍一样的家伙!”

  

  有很吵的噪声。是店里的吊扇在吱吱作响。

  影山突然觉得很烦,从来没有这么烦过。因为那噪声,因为......

  

  眼前这家伙的声音。

  

  “你又知道我的什么啊?!”

  

  他反揪着日向的领子大吼。

  吼完,从柜台后跑了出去。

  

  这次只留下日向一个人在店里。

 

 

 

 

 

 

  他已经很久没有这样跑过了。

 

  木屐摩擦地面发出哒哒哒的响声。

  和服摆动起来,有风灌进宽大的袖口。

  

  影山毫无目的地往前跑。

  

  树木一直往后退,太阳却不曾移动似的一直挂在他上方。

  晒得他浑身发热,汗水流过额角,发梢,沿着下巴滴落。

  

  他在一颗树前停下,扶着树干大口喘气。

  

  “可恶!可恶!”

  

  拳头一次次落在粗糙的树干上,擦得皮肤发红。

  影山也不知道“可恶”的究竟是什么,只是想这样将拳头挥出去罢了。

  

  他转身,背靠着树干,身体缓缓下滑。

 

  烈日如旧,没有因为他往前跑而被甩在身后。

  也没有因为他的无名怒火而变得更盛。

  它保持在原来的位置,维持着原来的温度,炙烤着这片土地。

  

  影山闭上了双眼,想将自己困在黑暗中。

  却还是有丝丝光线透过眼皮袭来。

  

  让他无处可逃。

  

  “你这混蛋,跑得也太远了吧。”

 

  和这声音一同传来的,还有左脸冰凉湿润的触感。

  影山睁眼,就见到日向站在他面前,俯低了身体,拿着一瓶波子汽水贴上他的脸颊。

  

  他愣愣地接过汽水,水珠顺着他的掌心落到和服上。

  

  “橙子味的。”

  

  日向说着,也在影山身边坐下。

  橙色的卷发在影山肩膀的位置晃动。

  

  冰凉的汽水灌进喉咙里刺激得人发颤。

  

  影山拧紧瓶盖,竟然有了股服输的想法:

  他是躲不掉太阳的。

 

 

 

 

 

 

 

 

  “明天我和西谷、田中前辈,还有另外几个人要一起打排球,你来吗?”

  

  影山忘了自己是怎么回答的。

  答应了?还是没答应?

  

  他看向窗外已经开始泛白的天空。

  

  • 天亮了啊。

  

  他竟然在房间里定定地坐了一夜。

  

  桌面是平的,从学校带来的那颗排球被放在那儿。

  反复滚动,向前向后,摇摇欲坠的样子却始终没有掉下去。

  

  影山站起来,腿有点麻身子晃了一下。

  他换下和服,穿上一身运动衣。

  

  手扶在门把上,他回头看了眼那颗排球。

  

  轻轻地关上了房门。

  只剩排球独自在黑暗里摇晃。

  

  “呼...... 呼......”

  

  山村小镇的清晨,空气湿润。

  刚开始喘的时候,胸口会有些难受。

  

  影山渐渐地找到了合适的步调。

  

  这个时间,他不用再去躲避太阳。

  没有难耐的燥热,也没有烦人的噪音。

  

  他跑过山脚,跑过空荡荡的车站。

  踏着沥青路面,和骑着自行车早起送货的男人擦肩而过。

  

  整个世界只有他一个人。

  

  他开始有些累了,呼吸的幅度开始增大。

  他的世界终于有了些声音,却只是他自己的喘气声。

  

  于是他停下了。

  

  站在田野间的小道上。

  四周是茁壮的农作物。

  

  他在炎热的夏季,落在了一片生机勃勃的地方。

  身体却一阵发凉——

  

  • 一个人啊。

  • 这里只有我啊。

  

  “影山!”

  

  他回头,看见了不属于清晨的橙色。

  穿着运动服的日向从他的身后跑来。

  

  “你也晨跑啊?我们一起跑吧!”

  

  日向说完,率先往前奔去。

  橙黄越跑越远,似乎是它拉高了东边的天空,带来日出。

  

  影山抬手,抓皱了胸前的衣服。

  

  • 啊。

  • 是“我们”啊。

 

 

 

 

 

 

  “跳得再高点!速度再快点!要是想赢的话就努力配合我啊!”

  记忆中,这句话是没有得到任何回应的。

  

  他最后一次托起球的时候,没有听见扣球的声音。

  而是听见了几声——

  

  哒。哒。哒。

  

  他回头,没有人在那里。

  没有人站在他身后,去扣他的传球。

  

  哒。哒。哒。

  

  他转动僵硬的身体,看向他们。

  他们却没有看他。

  

  哒。哒。哒。

  

  他坐到了板凳上,头上盖着毛巾看不见场上的情况。

  耳边却一直传来排球被击打落地的声音。

  

  哒。哒。哒。

  

  他把嘴唇咬的几乎出血。

  

  哒。哒。哒。

  哒。哒。哒。

  

  影山惊醒了。

  天花板落入他眼里。

  

  他大口喘着气,松开了紧握的拳头,挣扎着起身想要分辨这里是梦境还是现实。

  

  哒。哒。哒。

  这里是现实,那声音却还在继续。

  

  影山哗啦一下拉开窗帘,石子砸在玻璃上又落下去。

  那个瞬间,他恍惚以为已经天亮了,因为黑夜中出现了属于太阳的橙色。

  

  “影山!今天不晨跑了吗?”

  

  日向说着,还蹦蹦跳跳的。

  运动衫的帽子跟着上下晃动。

  

  影山哗啦一下拉上窗帘,将柔软的布料攥在掌心里。

  他只停顿了两秒,毫不犹豫地换了运动衣重重甩上房门。

  

  桌上的排球滚了滚,掉落在地。

 

 

 

 

 

 

  夏季和冬季的清晨是不一样的。

  

  冬季的清晨与深夜相似,混沌,沉重,寒意刺骨。

  影山就是在那样的一个清晨里出生的。

  

  夏季的清晨却亮如白昼,呼吸的时候甚至能嗅到青草的味道。

  影山看着跑在他身侧的人,突然想到那家伙好像就是夏季出生的。

  

  “要跑去哪里?”

  “去那边那座山吧!我们来比赛!”

  

  他已经很久没有去过那座山上了。

 

  三年,还是五年?影山记不清了。

  关于那座山的记忆,只剩下一些模糊的画面。

  破旧的渔网和他弄丢了一只的草鞋。

  

  他们越来越靠近山脚,那座山的模样开始变了。

  

  站在之前的角度看,那座山,只是一座山。

  从田野间的小道绕到侧面,便看见了一片山峦。

  

  它们隐在那座山的后面,藏在浓重的雾里。

  

  影山怔了怔,脑海中浮现出一个奇怪的认知:

  • 那座山,原来有伙伴啊。

  

  “好!我们就从这里开始比赛吧,看谁先跑到山顶!”

  

  日向说完就冲了出去。

  影山慢了几拍才踩着树叶追赶而去。

  

  从山脚到山顶的路有很多条,日向偏偏选了最远最绕最荒凉的一条路。

  

  影山不明白日向为什么要这么做。

  奔跑的时候不好发问,他也只好跟着他往前跑。

  

  山林里枝繁叶茂,光线渐暗。

  

  树枝绿叶铺了一地,一落脚,满是沙沙的声响。

  星天牛趴在树干上,伸着触角,窥探跑远的背影。

  

  咔擦。

  

  影山又踩断了一根枯枝。

  

  “日向?日向?!”

  他停下脚步,四处张望。

 

  密林昏暗,枝叶错落。

  绿叶遮天蔽日,却被无名的风吹得晃动。

  

  影山不断呼喊着日向的名字,没有回应。

  

  没有人迹,没有方向。

  没有他所熟悉的橙色,没有阳光。

  

  是似曾相识的感觉。

  

  他有足够的理由停在这里。

  紧张,焦虑,无措,孤独。

  

  • 这算什么——

  

  “影山!为什么不跑了?就这样认输了么?好逊!”

 

  他怔怔地回头,看见那家伙站在那里。

  有光透过枝叶的缝隙落在那张带着挑衅意味的鬼脸上。

  

  影山转身,迈出右脚,身体前倾。

  

  “啊啊啊啊啊——”

 

  他嚎叫着,冲向那家伙。

  带起了一阵风,冲向山顶。

  

  他还在喊着,企图以此耗尽全部的体力。

  他不顾一切地往前跑,这一次没有再回头张望。

  因为他不用看也知道,那家伙一定会跟在他身后。

  

  树木往后倒,光线越来越强。

  

  然后,山顶到了。

  

  影山脱力地往前走了两步,喘着气倒下去。

  他躺在草地上,感受到身旁的草地陷落,日向也躺了下来。

  

  两人并排躺着,伸展开手脚。

  微风推着汗珠往下滚,从眉梢滑到嘴角。

  

  “你这混蛋,果然是有什么事情吧?”

  “什么?”

  “在学校里发生了什么吗?关于排球的?”

  

  一语中的。

  

  影山不想回答,发自内心地拒绝回答。

  可是他鬼使神差地开了口,告诉了日向。

  

  北川第一的事情,他身后没有人的事情,被换下场的事情,输掉了比赛的事情。

  

  他把整个初中生涯中关于排球的所有事情,通通告诉了日向。

  为什么?会说出来?他闭上眼,将这一切归结为跑得太快被血液冲昏了头脑。

  

  “这样啊。”

  “嗯。”

  

  两人再次陷入缄默,没人再开口。

 

  • 这样就好。

  • 说出来就好。

  

  “可是那些都已经过去了吧。”

  

  咚咚。

  

  影山转头,看见日向的侧脸。

  他正望着天空,卷发被风吹得晃动,再次开了口——

  

  “你接下来还要上高中的不是吗?还会继续在高中里打排球不是吗?”

  

  • 这家伙是怎么回事?

  • 这么轻描淡写地一笔带过。

  • 那这阵子的我又算什么?

  • 岂不是......

  

  影山笑了,发出很轻的声音。

  

  • 太可笑了吗?

  

  “噢!影山你笑了!”

  “没有。”

  “明明就有!”

  

  日向翻了个身,趴在草地上。

  他用左手托着下巴,盯着影山的眉眼。

  

  “从你回来到现在,我还是第一次看见你笑。”

  

  这座山位于小镇的东边,是看日出的最佳地点。

  远方泛起一圈光晕,渐渐漫开了温暖的光泽,染遍天际。

  

  影山闭上眼,明晃晃的阳光透过眼皮刺进来,却没有不适的感觉。

  

  这太阳一点都不刺眼。

  因为在他身边有比太阳更闪耀的东西。

  

  影山又笑了,突然并拢了手脚蜷成一团,翻身沿着山路往下滚。

  

  “影山?!喂!等等我啊!”

  

  日向也学着他的动作把自己蜷起来,滚了没多久就和影山撞在一起。

  

  山顶的草地又复空荡,风拂过青草抚平人躺过的痕迹。

  夏日的阳光渐盛,在余温尚存的地方覆上更滚烫的温度。

 

 

 

 

 

 

  烈日正盛。

  

  影山有节奏地垫着排球。

  听着那个聒噪的家伙在耳边吵吵闹闹。

  

  “喂!影山!托球给我啦!”

  “不要。”

  “为什么?!你是二传手吧?给我传一个球啦!”

  

  日向围着影山转圈圈,甚至伺机想要抢走他的球。

  无奈影山总是闪躲得很巧妙,他怎么也找不到机会。

  

  “不托算了。”

  

  赌气般地撂下这句话,日向转身就走。

  影山停下了动作,抱着球,望着他的背影。

  

  鬼使神差地,转动了手腕。

  

  背对着影山的日向是怎么知道排球飞到了空中的?

  又是怎么瞬间就跑回来,一跃而起,重重扣下那一球的?

  

  影山不知道。

  

  他怔怔地望着落地后滚远的排球。

  他以前从未见过日向跃起扣球的样子,从来不知道——

  

  那家伙竟然能跳得那么高。

  

  有风吹来,刮得树叶作响。

  斑驳的光影落在影山的和服上。

  

  他开了口:

  

  “日向,你报了哪所高中?”

  “乌野!就在山的那头!是小巨人曾经的学校噢!你呢?”

  “这样啊。”

  

  影山没有回答日向的问题。

  他看向不远处的两家杂货店。

  

  小屋有着相似的外表,并肩相邻。

  同色的招牌上镌着同色的店名。

  

  “飞雄杂货”和“翔阳杂货”。

  

  拥有那两个名字的人,每年盛夏都会在这小屋前碰面。

 

  他会骑着自行车去接他,会和他一起坐在店前的树下乘凉。

  他会请他喝橙子味的汽水,会和他一起争吵打闹,会和他竞赛奔跑。

  

  影山跑过去捡起排球。

  

  他转身看着站在树下的日向,看着那头在阳光中晃动的卷发。

  他最后还是没有告诉日向,他也报了乌野高中。

  

  他想,不急。

  

  过了这个夏天,他们就会在这座小镇之外的地方见面了。

  他和他的故事将不止于此。

 

  也许正如他们的名字一样。

  “影山”和“日向”,光影总是相伴相随。

  

  也许正如两家杂货铺的店名一样。

  “飞雄”和“翔阳”,彼此相伴向阳飞翔。

  

  - End.

评论 ( 21 )
热度 ( 107 )

© 药师寺郁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