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日】他闻*06

最近被母上和姐姐拉着去健身

整天都腰酸背痛的

所以这一章放了肉【并不


www06

  

  “影山!影山!”

  

  正被人群围得喘不过气来的影山飞雄突然听到有人叫自己的名字,顿感抓住了救命稻草。

  蹲下身从月岛的旁边吃力地挤出人群。

 

  正好,要向他炫耀一番。

  

  “喂,呆子,你......”

  “太厉害了!!!太厉害了啊!!!!!”

 

  正准备戏谑对方的影山被那副闪闪发光的表情闪得不知该说什么好。

  

  “呃......”

  “超帅的!!!!!!我之前还以为贝斯是最低调的乐器呢,没想到这么帅啊!!你刚才超帅的!!!”

  “啊......喔!那......那当然了!你以为我是谁啊!我都说了会让你迷上我的贝斯的吧!”

  “嗯!嗯嗯!!”

  

  影山没想到日向竟然夸他夸得这么直白,禁不住飘飘然起来,说话都有些结结巴巴的。

  

  这呆子是不是太直率了一点,好像比之前对待及川前辈的态度还要夸张啊。

  有点,不知道该怎么对付了。

  

  “呐,你们后面有庆功会么?”

  “他们好像没有这个打算。”

  “那去我家吧?我做蛋糕给你吃!”

  “喔......ok。我回等候室拿一下调音器。”

  “我跟你一起去!刚才想进去都不能进呢。”

  

  身边的人一路上都在叽叽喳喳地说个不停,这让影山心里萌生了一些异样的感觉。

  

  好吵啊。

  不对,吵......吗?

 

  不如说,虽然很吵,但是,还蛮开心的。

  不对。明明之前还很讨厌他的吧。

  不过那时是因为他太过崇拜及川前辈了才会讨厌的。

  看样子,现在这呆子最崇拜的应该是我吧。

  

  影山稍稍撇过头,身后人的笑颜映入眼中。

  

 

  好像,更开心了。

 

 

 

 

 

 

 

  

 

  影山领着日向从举办互动活动的广场回到了室内会场里,径直走向后台的等候室。

  碰到门把手的时候,他隐隐地感觉到有什么地方不太对劲。

  但也没多想,就直接打开了门——

  

  室内,衣物散落一地。

  两具躯体交叠在一起,细碎的呻吟充斥着整个房间。

 

  “岩酱不......不行了......已经唔......”

  

 

 

 

 

  砰——

  

  影山又以光速关上了门。

  两人都十分默契地保持着安静,尴尬逐渐弥漫开来。

    

  刚才的画面太激烈了吧喂!

  

  影山的头都快炸开了——

 

  及川前辈和岩前辈是白痴吗?!

  为什么不锁门啊?!

  原来刚才不参加互动活动是跑来这里了啊?!

  喂喂喂!!不要祸害人啊!!!

  这可怎么办......

  他会讨厌前辈他们的吧......

  

  影山卡壳地转过头看向身边的日向。

  矮了一截的他低着头,让影山看不清他的表情,只看到他的耳朵似乎红了起来。

    

  “影山......我们直接走吧,调音器明天再拿吧......”

 

 

 

 

  

  刚才还吵吵嚷嚷的日向这一路都沉默不语,让影山倍感不适。

  想开口说些什么,又不知道该提些什么话题才好。

  

  好烦!

  

  “影山。”

  “嗯?”

  

  正在他烦躁的时候,日向却突然开了口。

  

  “你知道么?”

  “喔......知道啊。乐队的大家都知道的。”

  “这样啊。”

  

  又没下文了。

  真的好尴尬啊!

  

  “那,影山你有女朋友么?”

  “没有啊。”

  “那,有男朋友么?”

  “哎?!啊?!什什什什么?!没没没没有啊当然没有了!你你说什么呢!”

  

  面对这突如其来的问题,影山的脸顿时胀红,结结巴巴的差点咬到舌头。

  

  “这样啊。”

  

  影山的反应让日向感觉松了一口气。

  身体向后仰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僵硬的脸终于笑了出来。

  

  “回家回家。做蛋糕~”

  

  影山真的搞不懂这个呆子。

 

  为什么心情又突然变好了?

  而且,对前辈他们,似乎并不反感的样子?

  

  搞不懂。

  





  “喂!影山!”

  

  嗯?这个声音?

 

  影山转身便看到那个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人向他跑来。

  左眼的泪痣是他特有的标志。

  

  “你这家伙!刚才很帅嘛!”

  “菅原前辈!”

  “哈哈,看到我很开心嘛?”

  “刚才的演出你也在吗?!”

  “当然了!你的演出我怎么会不在呢?再忙都要去看的啊!”

  

  这么说着的菅原孝支扑到影山的身上,揽着他的肩使劲地揉起他的头发。

  

  “对了,前辈你之前借给我的CD......”

  “喔!都听完了?怎么样?合你胃口吧?”

  “嗯!超棒!超喜欢!前辈给的我都超喜欢的!”

  

  砰——

  

  咦?什么东西掉了?

  

  影山这才想起身边的日向,急忙蹲下身帮他收拾起掉落的食材来。

  

  “喂,你这呆子,连个塑料袋都拿不稳吗?”

  “影山......”

  “啊?”

  “我突然想起今天还有别的安排。蛋糕什么的,就改天再说吧。我先走了。”

  “什......喂!”

  

  菅原尴尬地看着那两人之间的互动,惊觉自己的出现大概......有点不合时宜。

  

  “啊......刚才忘了和你的朋友打招呼了,抱歉啊。都没来得及介绍一下自己呢。”

  “不怪你吧,我也忘了给他介绍了。”

  “话说,以前没见过他呢。也是大学的人吗?还是在酒吧认识的?”

  “是我们学校的。姑且算是我的Fans吧。”

  

  Fans......吗?

  

  菅原看影山一直呆呆地望着对方消失的方向,想起刚才橙发青年从自己身边匆匆擦肩而过时的表情。

  

  喂喂,明显不止是那样而已吧。

  

  糟糕,我好像坏了点儿事。

  如果今晚回去向大地提起的话肯定会被教训的吧。

  闲聊的时候还是有意识地管住嘴好了。嗯。

 

 

 

 

 

 

 

 

 

  日向最近连一个蛋糕也没有成功地做出来。

  

  自从前几天突然离开以后就再也没有和影山见过面。

  毕竟两个人的学系不同,他的位置和音乐学系可是有相当一大段距离的,如果不是刻意约好的话平时也不可能碰得到。

  

  结果还是不知道那天突然出现的人到底是谁。

  这才是他最在意的地方。

  

  “他给的都最喜欢了什么的......什么嘛......”

  

  那个人到底是谁啊?

  看起来和影山关系非常好的样子。

  “喜欢”什么的......

  还真是容易说得出口啊!

  明明平时都是傲娇得要死的样子!

  

  “话说......他一次也没有说过......”

  

  我给他做了那么多蛋糕。

  他一次也没有说过,“喜欢吃”。

  

  啊啊!可恶!

  




  “日向君?日向君?日向翔阳?”

  “嗯?”

  

  走在路上不停碎碎念的日向半晌才发觉有人在叫自己的名字。

  回过头的一瞬间,心情非常地复杂。

  

  “太好了!没有认错呢!啊不过这样的橙发辨识度也很高就是了。”

  

  怎么是——这家伙!

  

  “第二次见面了呢。还是先正式介绍一下吧。我叫菅原孝支,音乐学系三年级生,年中的时候出去实习了,最近因为一些事情才暂时回校。”

  “你好。我是日向翔阳。”

  “嗯,我知道噢。”

  

  既然知道,你还一副‘你不介绍一下吗?’的表情?!

  

  日向继续向前走着,抓着背包的手紧了紧,对现在的情况感到非常不爽。

  

  “呐,日向。我就开门见山地问咯。你,是不是在吃我的醋?”

  

  橙色的卷发不再随着运动的幅度而晃动。

  身体的主人停了下来,转回身盯着菅原,沉默三秒后,给出了一个夸张的回答——

  

  “哈啊?!!!!!!!!”

  

  这个,大致上算是菅原意料中的反应。

  尽管......稍微过头了一点。

  

  结果还是在做晚饭时的闲聊中说漏了嘴,被大地狠狠地教训了一番。

  而且最近和影山走在一起时,常常见他发呆,还时不时地拿出手机瞄一眼有没有新邮件。

  在大地那“你看看你惹的祸”的眼神拷问中,菅原妥协了,决定来做一回和事老。

 

  虽然,罪魁祸首就是他本人。

  

  “那个啊。我想,还是要先说清楚我和影山的关系吧。”

  “什么跟什么啊?!什么醋啊?!又为什么要提到影山啊?!”

  “我是他音乐学系的前辈,与其说是前辈,不如说是老师。那个人的Bass是在初中的时候,我教他的。”

  “哎?”

  

  菅原不出所料地看到日向温驯下来,眼神也逐渐变成了惊讶与......崇敬???

  

  呃,果然有Fans的这一层关系在啊。

  

  “就是这样。所以说,他才会和我那么亲近,而且表现得很喜欢我的样子。但是,那是对前辈的尊重而已,我和他什么特殊的关系都没有噢。日向你该放心了吧?”

  “啊?放心什么?”

  “就是说,你看着他的时候,应该不止是朋友或者Fans的心情吧?”

  

  菅原微微弯腰,观察着青年的反应。

  看着对方的脸颊逐渐发红,然后以光速逃走......

  顿感他这和事老是做得不错,但是当红娘似乎还差了一截。

 

 

 

  

  “爽朗君真是一点都不爽朗啊。”

  

  这个熟悉的,讨厌的声音。

  

  菅原撇过头,正对上缓缓从柱子后边走出来的及川的眼睛。

  

  “你搞这种偷听算是怎么回事啊?话说,你都知道?”

  “那当然了。不如说,只有他们本人还没发觉而已吧。”

  “嘛,我猜也是。”

  “真是的,弄那么复杂干嘛。刚才直接戳穿他不就好了?”

  “说得轻巧,我又不了解日向。换你来你试试?”

  “呀咧,别这么说嘛。我之前也是帮了他们一把呢。”

  “你?怎么帮的?”

  “喔。之前演出结束了和岩酱做的时候没锁门好像让他们同时看到了。”

  “......................”

  

  菅原脖颈僵硬地扭头盯着脸上堆满无辜微笑的及川。

  

  “你......真的假的......”

  “呀咧,我忘记了嘛。”

  

  菅原觉得自己的太阳穴非常地痛。

  今晚回去一定要向大地抱怨一下报读了音乐学系实在是人生中做过的最错误的决定,这都认识了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人啊。

 

  不过在那之前,还是先处理一下影山的事情吧。

  看日向刚才的反应,他们两个的路还很长啊。

  

  “喂?影山吗?我是菅原。你最近和日向吵架了对吧?”

评论 ( 2 )
热度 ( 46 )

© 药师寺郁子 | Powered by LOFTER